【一線採訪】陽光城爆雷 投資人維權被鎮壓

人氣 6458

【大紀元2022年07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高邈、顧曉華採訪報導)中國房地產巨頭陽光城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簡稱「陽光城」)旗下理財產品爆雷後,兩三百名投資人6月20日前往福建省信訪局維權討要血汗錢。據一位投資者的家屬表示,他們在維權前後不僅受到當局無理監控、恐嚇,有的維權(微信)群群主還被約談、關押8小時以上。他們向經偵部門報案,至今也未被受理。

今年3月11日,陽光城控股股東福建陽光集團有限公司(簡稱「陽光集團」)公告稱,公司尚未支付2022年票據本息(2月20日到期)以及尚未於30天寬限期內(2月4日)支付2024年票據的利息,2022年和2024年票據的未償付本金金額分別為1.059億美元和3億美元。
聽新聞:

powered by Sounder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福建陽光集團表示,由於宏觀經濟環境、新冠疫情及房地產行業政策調控等諸多因素的不利影響,公司正面臨短暫的現金流問題。由於上述兩支債券的未償付可能會觸發公司其它現有離岸融資項目的加速償還,公司正在評估資產和預期現金流,制定整體重組計劃。

據公開資料,陽光集團成立於2002年,是一家主要從事房地產開發業務,輔以貿易、環保設備製造和民辦教育業務的民營企業。陽光集團旗下的上市公司主要有陽光城和龍淨環保,其現金流主要來自運營子公司,其中陽光城占陽光集團總資產的85%以上。

3月20日,陽光城創始人林騰蛟實控的華冕財富召開線上投資人見面會,更新理財產品兌付方案稱,將以實物、現金、債轉股、信託受益權兌付等一攬子兌付方案,儘快完成全體投資人的完全兌付。

陽光城的付方案一改再改 最後取消現金兌付

不過,一投資人的兒子黃興(化名)6月28日向大紀元表示,陽光城的兌付方案一改再改,最先推出1+6+6的166方案,即到期後首月兌付10%,然後接下來6個月不兌付,等到第7個月開始,再分6個月,每月返還15%。

而「抵房等實物資產抵債方案,更是一個陷阱」。據投資者了解,陽光城宣稱的準備作為賠付的樓盤項目,都是該公司賣不掉的庫存,位於三四線城市,地理位置偏遠,且房產和車位的產權手續都有一大堆問題,根本就辦理不了網簽手續,很可能無法出手,爛在自己手裡,而陽光城卻將這樣的房產以高出市場價格轉給投資者,並需要首付三四成。

黃興說,陽光城還頻繁宣稱現金流枯竭、公司帳上沒錢了,恐嚇投資人儘快拿房拿股,否則公司破產就什麼都沒有了,造成很多缺乏專業知識的人瘋狂去搶那些爛資產。而陽光城見恐嚇有效,更加變本加厲,於2022年3月20日單方面終止了之前的166方案,推出的320方案徹底宣布無現金兌付,要求投資人全部去抵房抵股,不願抵房抵股的最終全部信託兌付,還債期限可能長達5至8年。

黃興說,320方案激怒了一直等待現金的投資人,該方案推出三個月以來,廣大投資人聯合起來尋求對策,但由於各地疫情持續,導致投資人一直無法到現場維權,只好在線上向各級政府部門的官方投訴平台投訴,並向國內各大媒體平台求助曝光。但結果要麼不予發布,要麼偶爾在自媒體上僥倖發出去也很快被刪除,幾個月來的線上投訴收效甚微。近期,鑒於疫情暫且穩定,投資人於是於6月20日到福建省信訪局進行了一場維權活動。

投資人上訪維權 當局出動大批人力恐嚇阻撓

不過,據黃興在受訪前發給大紀元的信件顯示,6月20日前幾天,所有準備維權的投資人就先後接到了屬地派出所和居委會的頻繁騷擾,有的電話一個接一個,有的甚至直接上門騷擾,並且時間都是在22點以後。「客氣一點的提醒你不要越級上訪,不要聚眾去政府部門鬧事,拉橫幅、喊口號等,然後寫保證不在網上發表不當言論,不組織其他人一起去,最多5人一組否則違法。」

態度惡劣的直接打電話將投資人投資失敗之事告訴投資人家屬或單位甚至遠親及朋友(很多人都是瞞著家裡人私自投資的),「甚至直接阻攔威脅稱『可以定性為非法』。」為此大量福州本地投資人都被控制在家裡不能出門。

其他人好不容易到了福州,各種不可思議的事更是接踵而來。先是之前預約好的酒店不讓入住。酒店前台人員告訴投資人說,他們接到上級通知,最近一段時間來自江蘇、浙江、廣東三省的客人都不能入住,預定好的了也必須退掉取消。

「結果大晚上的投資者們拖著行李箱疲憊地一家家詢問,最後出了鼓樓區去到較遠點的地方或改住管理較松的民宿才得以解決住宿。隨後,投資者們立即進行各種投訴。當晚事件在網上迅速發酵,可能當局懼怕被說成是第二個鄭州紅碼事件,大概到了晚上十一二點的時候,各酒店又來電話說接到通知可以入住了。」

但入住以後,很多投資人發現自己房間的對門或隔壁住的人鬼鬼祟祟,盯梢或尾隨自己,甚至有的單身女投資人被半夜敲門,一開門四五個可疑人員站在門口,支支吾吾,不知到底什麼目的,女投資人拿起手機錄像,還幾次被搶奪手機。 黃興說,「後來證實是陽光集團的人或者當地的便衣。」

然後,6月20日深夜至21日全天,從各省屬地又陸續來了很多民警,全程陪同監視投資人在福州的各種活動,有的比較友好的確定給你送上高鐵,有的直接硬生生地用警車帶回。結果,一些投資人連中午都沒待到,就被各省屬地來的便衣警察逼回老家。

最後到達福建省信訪局門口的只有兩三百名投資人。但投資人發現到達福建省信訪局及周邊後,手機就被切斷網絡沒了信號,上不了網,也無法接打電話。

黃興表示,投資人代表於20日上午、下午和21日上午,與當地區級和市級金融辦的、經偵的以及陽光公司的人員在福建省信訪局談了一天半,但因林騰蛟和其他公司高層都沒有到場,最後也沒談出結果,改成以後繼續談。

而一些自己坐高鐵回老家的投資人下了高鐵之後還被約去派出所,或被警察上門要求對此次福州之行做個詳細交待,以及保證不再參與,並做筆錄簽名按手印。

投資者 當局只登記不立案

還不止這些,黃興說,「當投資者到福州市經偵部門報案,對方只收資料登記,卻不給出具正式的報案回執,也不解釋為何不予以立案,只回覆一句稱,這個事已交由專班負責。

「但有投資者到馬尾區的專班工作地後,卻發現裡面陰森恐怖堪比重慶渣滓洞(看守所)。裡面沒有出具正規工作證明的政府工作人員,而是十幾個穿著黑衣面目猙獰的彪形大漢盯著你,還有一些穿著像地痞無賴的人過來糾纏,去了幾批投資者都被嚇得逗留不超過兩三分鐘,就立刻像逃命似的跑了出來。」

此外,投資者的維權群組也遭網警監控,「任何敏感詞都不敢直接打出來,如提到北京、上訪類的字眼,馬上就會有警察上門。並且各個群的群主也都被嚴密監控或傳喚,在派出所裡一待就是8小時以上,做各種筆錄、交待、保證。而被他們定義的這種群體事件的牽頭人都是重點監控打壓對象,甚至可以直接被定罪『違法』。」黃興說。

數百萬以至過億的血汗錢打水漂卻被打壓 家屬:什麼世道

黃興表示,購買陽光城兄弟公司陽光金服旗下華冕財富理財產品的投資者全國一萬出頭,其中金額達到兩百萬以上的就有一千一百人左右,有的甚至過千萬、過億。這一千多人的金額占這些人總金額的大概是百分之六十至七十,其他人的都是小額,而出來維權的基本都是金額兩百萬以上的這些人。

「天眼查」的數據顯示,華冕財富的公司主體為「陽光泓寧財富管理有限公司」,背後是陽光金服集團,再背後是陽光龍淨集團,再背後是陽光城實控人林騰蛟,持股98%,另外2%由吳潔持有,公開信息顯示吳潔是林騰蛟兄長林偉民的妻子。

黃興說,到目前,據他知道的跳樓自殺的投資人大概就有兩三個,還有一對山東老兩口得了癌症,為了要錢跑到上海總部大樓下面捲鋪蓋睡在那下面,都沒人管。黃興的媽媽也因買了幾百萬的理財產品無法兌現,幾次想自殺,都被他勸住。

而林騰蛟作為陽光城實際控股人,既是福建省工商聯副主席,又是福建省人大代表。

黃興說:「作為一個普通百姓,不是親身經歷,真的不敢相信所發生的這一切,我們只是想討回屬於自己的血汗錢,卻像個犯罪分子一樣,受到各種離奇遭遇。而政府警察不去抓欠錢不還的詐騙犯,卻嚴密監控限制我們這些可憐的受害人,這是什麼世道?!」

對此,大紀元記者致電陽光城集團位於上海與福州的總公司,電話均無人接聽。◇

責任編輯:方明#

相關新聞
中國房企今年償債6589億 海外債將現4次高峰
中國房企巨頭陽光城境內境外債同時爆雷
第二波償債高峰臨近 大陸又一房企面臨違約風險
金馬影后蕭芳芳丈夫張正甫離世 享年82歲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比佩洛西更狠?金三胖打臉中共
【秦鵬直播】鄧家少爺炫富火爆 朝鮮稱抗疫勝利
【橫河觀點】細數中共對台白皮書的荒唐可笑
【財商天下】洪灝:中國GDP超低 勿期待股市反彈
【新聞看點】中共助推拜登決斷 美或不取消關稅
【十字路口】四大敗象 中共對台統戰全失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