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爛尾樓停貸風暴涉中南海權鬥?

人氣 8542

【大紀元2022年07月16日訊】在多地村鎮銀行爆雷之際,一場截至7月16日已橫跨25省、286個項目參與,或持續擴大的爛尾樓停貸潮又湧起。在中國,已沒有與中共政治不關聯的社會事件,或涉及體制弊端,或涉及高層權鬥。已經有人評析,認為中共習派想製造金融風暴整李克強,讓其背鍋擔責進而垮台。但筆者認為這種說法過於將問題簡單化,如果從現實情況分析中共高層與這場風暴的複雜、微妙關係,或者可以看清爛尾樓腐敗這一表象背後的問題根源,以及出路。

爛尾樓停貸潮無關權鬥  集體「躺平」式維權令誰最心焦?

我們先說說7月上旬在央行鄭州分行門前的儲戶維權抗爭,這場被暴力鎮壓的示威,罕見打出的口號,包括指習近平親信、河南省委書記樓陽生有「通天關係」,又呼籲李克強查河南。雖然扯出習近平和李克強,未必真有所謂境外勢力或高層不同勢力的攪和,是因為中共已經傷到了民眾的底線——錢,所以人們一定會站出來。數十年來,特別是天安門六四學運被鎮壓後,經歷中共「一切看錢看」的洗腦,人們為精神信仰維權會被笑話,而錢幾乎是唯一可以觸動人的東西了。但中共想不到的是,現在中國人因利益受損而進行維權的行動,反而形成威脅中共的風暴。

至於民眾維權口號扯上習李,能夠說明民智已開,人們早已清楚中共高層的內鬥關係。就像上海封城,上海人都知道中南海有兩條防疫路線之爭一樣。

說回這波爛尾樓業主全國性的集體強制停貸行動,筆者同樣認為不必聯想反習派借事件對習近平二十大連任攪局,或是習派針對李克強。這些說法有時會抹殺民眾維權的正當性。對各種民間維權我們應予正面解讀,人們只是行使著基本人權,卻遭到打壓。

同時我們看到,這次爛尾樓業主集體停貸,和前幾年全國老兵進京維權一樣,是經過串聯的統一行動,說明維權者比過去聰明。特別是房產業主集體斷供,一方面是人數眾多、分散,令官方難以維穩;另一方面是本人無需出面示威,只是選擇「躺平」不給錢,讓中共無計可施。

針對爛尾樓,過去矛頭指向開發商,現在停貸潮下,都在指著銀行違規放貸給開發商以及金融黑洞,銀行則要找地方政府。了解中國房地產業的人都知道,在中共特有的體制下,政府、銀行、開發商是房地產業的利益鐵三角,而政府是利益的大頭,主要是賣地收入和稅收,購房的民眾永遠只是被割的韭菜,房子一旦爛尾,人生會被拖垮。

現在這波停貸潮中,開發商許多因為本身債務爆雷,已無法運營,根本著急不來,急的是銀行和政府,特別是後者。中共黨政雙線,五套班子,有越精簡越臃腫的公務員隊伍,還有軍隊,都要靠國民養活,房產斷貸,產業進一步崩盤,如果延伸開來,就如同黨被斷了口糧一樣。金融危機一觸即發,中共政權陷風雨飄搖。

當然,還不排除中共無法解決問題之下,事件發酵,各階層業主憤而大規模上街抗議,成為終結中共統治的導火索。

陸媒吹風爛尾樓反腐 唯反不到住建部高層

現在中共開始急了。第一步就是拿起號稱監管的大刀,中共銀保監局和央行出手,針對預售資金監管,給地方政府和相關銀行施加壓力,但是這個監管問題並不是體制問題的根本。第二步是中央政府施壓地方政府吐出一點賣地錢,讓個別開發商做下「樓盤復工」假動作配合淡化危機的宣傳,但也只是維持一陣子,地方本身財政虧空,連公務員都要減薪。開發商如果翻身乏力,維權者又很聰明,當局的緩兵之計並不起作用。

然後我們又已經看到第三步,當局發出打擊爛尾樓腐敗的信號,要從爛透了的黨的肌體割下幾塊爛肉,捉一批貪官以平民憤。

7月14日,一篇題為「爛尾樓背後的腐敗烈度」的大陸自媒體文章在網上熱傳,文章說,停貸潮大面積蔓延,「爛尾樓」背後暗藏腐敗黑幕。文章引用中紀委網站6月底有關雲南爛尾樓反腐的報導,指爛尾樓背後存在違規審批、濫用職權、權錢交易、失職瀆職等腐敗。

文章列舉,近年住建部門廳局領導頻繁落馬:局級官員比如芒市原國土資源局土地收購儲備中心主任李立春、嵩明縣原住建局局長胡金亮、文山州原住建局副局長李慶明、麗江市原住建局局長張存正、西雙版納州原住建局局長楊建玲、文山市原住建局局長余穩位、保山市原住建局副局長朱劍平、普洱市原住建局副局長楊春榮、普洱市原住建局局長夏春明等等被查。

多個省份住建廳有關負責人也陸續被查。其中,2022年5月18日,廣西自治區原住建廳副廳長封寧以受賄罪被判刑11年6個月。封寧被指「靠房吃房」,利用手中職權大肆斂財,大搞權錢交易。

另外還有內蒙古原住建廳副廳長張建中、內蒙古原住建廳副廳長李志民、河南省原住建廳副廳長陳海勤、湖北省原住建廳副廳長傅繼成、山西省原住建廳副廳長郭燕平、河北省原住建廳副廳長王舟、吉林省原住建廳副廳長包洪建、吉林省原住建廳副廳長魏連章、四川省原住建廳巡視員王衛南、天津市原住建委副主任唐連蒙等等紛紛落馬。

但問題之一是,這些官員是近幾年落馬的,拿下他們後,對於爛尾樓的問題似乎無濟於事,只能說明無官不貪,「前腐後繼」,在不同的領域都一樣。問題之二是,貪腐好像都只是地方的事,中央並未觸動。人們常說,中央反腐的實質,只是因為下邊的官員動了他們的奶酪,減少了中共頂層權貴們的收入。

監管中國龐大的住房和城鄉建設的住建部,向來是國務院中與能源和金融部門並列的油水部門,當局推動大基建,除了所謂的新基建外,基本要落實到住建部。但近年反腐中,住建部鮮有落馬者,能查到的是去年法規司原副司長陳偉。住建部前部長陳政高屢有貪腐醜聞,卻平安退休。今年3月卸任的原住建部部長王蒙徽任內,房地產爆雷頻頻,天怒人怨,卻成功甩手調掌湖北重地。

6月上任的現任住建部長倪虹,長期在住建部任職,也未見對房地產業危機有何辦法,如今接下燙手山芋,相信也只是混日子。據港媒《經濟日報》稱,是分管住建部的副總理韓正,力保倪虹上位的。韓正是眾所周知的江派台面人物。

張高麗和韓正的城建腐敗史

說完住建部,再來說說中共高層的問題。從習近平上台起,分管房地產的,先是江派常委、副總理張高麗,再到繼任者韓正,這十年間正是高速奔行四十年的中國房地產問題倍出的時期。

張高麗天生一邊臉大、一邊臉小,表情麻木,居然是早前引爆國際輿論的彭帥事件中玩弄女性的主角。他靠用八人大轎抬江澤民上泰山升官的笑料一直在官場流傳。

張高麗2007年3月至2012年11月主政天津時大搞房地產建設,使當地房地產業投資進入瘋狂增長時期,在濱海新區留下大量爛尾工程。號稱600億打造的天津國際大廈,即117大廈,也是在張高麗任內的2008年動工,2015年9月8日實現結構封頂後隨即停工,成為中國和世界的最高爛尾樓。

張高麗的城建大總管、原天津城投董事長馬白玉,2014年7月涉城建腐敗被查。張高麗本人貪了多少沒人知道,進京之後收了多少黑錢更沒人知道了。

至於韓正,他在上海任職時,官場和坊間就流傳「韓正不正」的說法。

韓正歷來被認為是江澤民家族的看家護院。韓正在上海多年,江澤民兩個兒子,江綿恆與江綿康,在全國各地有土地腐敗的醜聞不斷。特別是江綿康,其公開職務是中共上海市建設和交通管理委員會局級巡視員,負責全市土地、拆遷、規劃、建築總協調工作。

2014年10月時,上海知名維權律師鄭恩寵撰文透露,他已向王岐山舉報江綿康與上海市委書記韓正相互勾結的多起貪腐行為。據稱,上海市府黃金地段的土地拍賣,每筆交易若是循線而上總能查到江綿康染指的線頭。

曾外逃12年的前浙江省建設廳副廳長楊秀珠也曾在海外爆稱,在她擔任溫州市主管城建的副市長期間,江澤民的二兒子江綿康向她要地500畝,被她屢次回絕,認為不合規定,而且「哪有那麼大塊地給他」。

2015年上半年,時任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在上海布局,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派出人馬配合,密集在上海重點清查涉土地和城市建設問題。《新京報》當時透露,上海在土地出讓、工程建設、科技等領域腐敗案件高發。

但對韓正或是江家的腐敗調查不了了之,韓正2017年中共十九大照樣高升政治局常委。

當權者反腐底氣不足 除非紅船掀翻

除了那些分管城建、房地產業的高官,在中國,幾乎每一個「成功」的地產商都是中共權貴家族的白手套,就像恆大許家印。曾慶紅侄女曾寶寶則直接搞房地產撈金。一般的地產商也不得不賄賂各級政府官員換得「發展」。

問題說到這裡就已很清楚,中共高層要查爛尾樓腐敗,或者是要查城建、地產腐敗,首先要向政治局、國務院住建部動刀,向紅朝一眾權貴動刀,包括現任和前任高層。但這可能嗎?

總理李克強歷來無力,只是背鍋的角色,現在只盼著快點平安退休。習近平自己在河北雄安劃了一個「千年大計」大餅,最近雄安新區被爆每天只有一趟往返北京西站的列車,實實在在成了「千年爛尾」工程,如他有自知之明,要搞爛尾樓反腐,也是底氣不足。

故此,如果不想直接被民眾推翻,唯一可行的是,中共高層中如若還真有膽氣的人,就不要再顧全權貴們共坐黨國一條船的所謂大局,自行將紅船掀翻,重建自由中國。

責任編輯:林妍 #

相關新聞
大陸百家爛尾樓斷供 分析:金融黑洞隱現
陸爛尾樓業主停供:核心訴求是樓盤儘快完工
西安300業主搬進爛尾樓 悲慘狀況引關注
【新聞看點】爛尾樓停貸發酵 中共金融將崩盤?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中共終結「動態清零」背後兩原因
【中國禁聞】習悼江?悼詞埋多重伏筆
【晚間新聞】 駐馬店衛健委揭中共防疫內幕
【環球直擊】中共推新十條鬆綁 官宣病毒似流感
【時事軍事】B-21的暗箱 讓中共不淡定了
【全球新聞】普京:俄烏或陷持久戰 核戰風險上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