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牽一髮而動全身的南太平洋之爭

人氣 672

【大紀元2022年07月28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Gregory Copley撰文/信宇編譯)自2022年2月俄烏戰爭爆發以來,中共明顯加強了對南太平洋地區的戰略衝擊。

儘管澳大利亞、英國和美國組成的奧庫斯(AUKUS)三方安全夥伴協議聯盟具有理論上的戰略優勢,但印太地區的勢頭逐漸遠離華盛頓及其盟友,已經開始向有利於北京的方向發展。

這是一個近幾個月來沒有出現在任何西方媒體頭條的重大轉變,值得外界關注。

北京戰略活動出現復甦勢頭,部分原因就是中共黨魁習近平需要在2022年晚些時候召開的中共二十大之前,在國內聲勢上顯示出活力和領導力。這個重大政治事件將是習近平極其看重的政治生涯關鍵分水嶺。但中共在亞太地區加強的活動大多是利用俄烏戰爭的掩護來轉移其跳島戰略的機會主義行為。

此外,由於中共掠奪性的「一帶一路」倡議(BRI)債務外交產生惡果,斯里蘭卡的經濟和社會出現全面崩潰,這對斯里蘭卡的鄰國印度而言是一個重大的干擾,因此印度一直試圖在中印的西藏邊境以及南亞和東南亞地區抵禦中共的南下攻勢。

2018年8月5日,斯里蘭卡最大城市科倫坡,建築工人正在一條公路上作業。(Lakruwan Wanniarachchi/AFP/Getty Images)

在這一點上,北京需要感謝喬‧拜登總統領導下的現任美國政府,因為正是拜登政府的一系列操作,致使俄烏戰爭成為美國戰略關注的明顯焦點。華盛頓對中共保持了近乎「無線電靜默」的態度,當然其中亦有不少亮點,美國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在印太地區展開了頻繁的外交活動。然而綜合從各方面來看,華盛頓並沒有認真回擊北京開始恢復的「戰狼外交」策略和針對亞太地區的實際擴張。

中共一直企圖在南太平洋,甚至是整個印太地區,擴大其政治影響和軍事威懾能力,而放眼全球,美國憑藉其強大的影響力和硬實力,成為中共實現區域稱霸野心的主要反制力量。儘管美國國防部一直在密切關注中共在太平洋地區的稱霸企圖,然而拜登政府卻有意無意地選擇性忽略了這個地區。今年5月24日,印度、日本、澳大利亞和美國等四國在日本東京舉行的四方聯盟(the Quadrilateral Alliance)會議,拜登也只是呼籲各方支持美國對俄羅斯的制裁。即使是這樣的呼籲也難言成功,因為印度拒絕加入美國的立場。

2021年9月成立的美、英、澳三方聯盟奧庫斯(AUKUS)似乎對中共的勢力擴張形成了重要衝擊。然而,這仍不足以阻止中共試圖通過各種手段拉攏南太平洋地區眾多小國,以增強區域影響力。2022年4月,中共外長王毅代表中方與南太平洋島國所羅門群島簽署了安全協議,強化了對該地區各國的政治和軍事滲透,進展之快速令外界憂心。所羅門群島總理馬納塞‧索加瓦雷(Manasseh Sogavare)更將這個協議描述為一項條約,並期待更多實惠。對中共最重要的反擊不是來自美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而是來自南太平洋各國政府對自身安全的深切擔憂。

最近,南太平洋區域部分國家似乎熱衷於抬高北京方面與澳大利亞、新西蘭和美國等西方國家的對立情緒,從而在捐助、投資和貸款等領域獲得自身利益的最大化。然而更有一些保持清醒的國家,如斐濟和巴布亞新幾內亞等,已經顯示出面對中共在南太平洋地區積極活動的深切擔憂。中共實際控制著該區域許多國家的重要港口,如巴布亞新幾內亞東南部的達魯(Daru),這是該國第二大沿海城市,也是距離澳大利亞大陸最近的港口。

中共不僅控制了該地區的港口,甚至澳大利亞的港口也不能倖免,而且還將「捕魚船隊」部署在菲律賓和澳大利亞等國家領海區域,這些船隊既不捕魚也不挪位,對附近國家造成巨大安全壓力。例如,一支裝備精良的中共「漁船隊」就停泊在澳大利亞的諾福克(Norfolk)島鏈附近,而該島位於澳大利亞大陸和新西蘭北部之間。

2021年8月1日,大規模的中共捕魚船隊從浙江省舟山市的一個港口起航,前往東海領域。(Chen Yongjian/VCG via Getty Images)

這些案例只是中共打著各種幌子向印太地區不可阻擋地推進其努力的冰山一角。時至2022年,北京的地緣戰略定位越來越接近日本帝國在1930年代末和1940年代初的大東亞共榮圈的狀態。在許多層面,它也反映了中共在21世紀頭十年美國和西方各國在非洲大陸影響力逐漸下降後,對非洲大陸迅速展開的戰略觸角。由於西方在非洲和印太地區的影響力下降,管理漏洞凸顯,北京基本上一直在向這些真空地帶推進。

鑒於數十年來澳大利亞、新西蘭和美國一直與南太平洋諸國保持著密切的聯繫,中共勢力的突然闖入令外界譁然。

今年5月28日,中共與另一個南太平洋島國薩摩亞(Samoa)簽署了一項雙邊戰略協議。而就在幾天前的5月24日,澳大利亞工黨領袖、總理安東尼‧阿爾巴內斯(Anthony Albanese)的新政府宣誓就職,並承諾新政府將有一個「全面計劃」造福太平洋島嶼。然而,儘管即將上任的澳洲外交部長黃英賢(Penny Wong)立即對該地區進行了訪問,但「全面計劃」的實施似乎遙遙無期。

7月8日,澳大利亞海事專家斯圖爾特·巴蘭坦(Stuart Ballantyne)在《澳大利亞觀察家》(Spectator Australia)雜誌上撰文,在與太平洋島國打交道數十年之後,他直言不諱地指出,南太平洋地區的眾多小國已經厭倦了接受澳大利亞的援助,這些援助不僅收效甚微,而且代價高昂。他特別提到了澳大利亞對外贈送的、造價昂貴的守護者級39.5米巡邏艦。

巴蘭坦指出,就在三年前,澳大利亞送給薩摩亞一艘守護者級巡邏艇納法努阿2號(Nafanua II),這是一艘由西澳公司設計和建造的單體船,龍骨兩邊的螺旋槳和船舵都暴露在外,對於主要由珊瑚礁環繞的南太平洋小港口來說,絕對沒有用武之地,而且很容易損壞,而這種艦艇一向就是如此。澳大利亞納稅人耗資200萬美元用潛水駁船把它一路運回凱恩斯(Cairns),卻發現該艦只能完全報廢。

第15艘守護者級巡邏艇由澳大利亞造船商奧斯塔(Austal)公司製造,並交付給澳大利亞國防部,然後被贈送給庫克群島(Cook Islands)政府,並被命名為「特庫帕二號」(Te Kukupa II)。[澳大利亞奧斯塔(Austal)公司提供]
他繼續指出,「僅僅是啟動2x2000kW的卡特彼勒動力推進系統的守護者級巡邏艇,就對13個相關受援國的國內生產總值產生了不利影響,導致這些國家的汽油價格接近每升3美元。顯而易見,對這個面積大約12.5萬平方英里的經濟區進行巡邏,是他們捉襟見肘的財政預算所不能承受的,而且這些艦艇大部分時間都是閒置的。」

「澳大利亞外貿部是否有人訪問過這些南太平洋國家?了解過他們的實際需求嗎?」

大多數南太平洋島嶼人民都很自豪一直以來他們與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的密切關係,可以自由訪問兩國,甚至他們的許多親戚都在那裡生活、工作和學習。然而,他們也從中共的投資和貸款得到了實惠。他們津津樂道的是,現在,他們重新獲得了華盛頓、堪培拉和惠靈頓等各方的更多關注。

區域權力中心斐濟(Fiji)在現任總理弗蘭克‧姆拜馬拉馬(Frank Bainimarama,前海軍司令)的領導下,一直熱衷於強化與中共的雙邊關係,原因正是該國曾多次與澳大利亞發生對抗,儘管澳方一直對斐濟進行救災和其它多方面支持。然而,即使是斐濟政府現在也對中共觸角深刻影響斐濟和其它南太平洋國家治理感到坐立不安。

7月12日,美國副總統賀錦麗(Kamala Harris)應斐濟邀請在首都蘇瓦(Suva)舉行的太平洋島嶼論壇(The Pacific Islands Forum)上發表了視頻連線講話。這是中共尚未得到的榮譽,美國充分利用了這個平台,提出在未來十年將美國對太平洋島嶼的援助從每年2000萬美元增加到6000萬美元。

具有戲劇性的是,中共駐斐濟大使館的正副國防武官不請自來地闖入了論壇現場。當這個突發情況被主辦方發現後,斐濟警方將兩人護送離開了現場。

「新的太平洋戰役」已經箭在弦上,正如第二次世界大戰那樣,西方世界姍姍來遲,仍然在戰略上被俄烏戰爭鉗制分心。事實上,西方對烏克蘭的軍事支持已經很大程度上耗盡了在印太地區建立遏制中共軍事威脅所需的有限軍事和政治資源,使幾乎所有西方國防力量都呈現出與潛在對手維持長期衝突的無力感。

澳大利亞新政府致力於建立針對中共的防禦系統,但該計劃已經明顯受到了經濟上的衝擊,因為政府承諾在當前通貨膨脹加劇之際,為社會和綠色能源項目提供本就稀缺的資金。而在美國,從因通貨膨脹而大大縮水的國防預算中撥款支持烏克蘭的資金、武器和軍械的數量,幾乎相當於澳大利亞國防支出總額的兩倍。

2022年7月8日,澳大利亞外交部長黃英賢(Penny Wong,左)與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在印度尼西亞度假勝地巴厘島的努沙杜瓦(Nusa Dua)舉行的20國集團外長會議期間進行雙邊會晤。(Johannes P. Christo/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而與此同時,中共利用全球聚焦俄烏戰爭之機,加大了對台灣的全方位施壓。7月13日,中共國台辦發言人稱,台灣海峽「不存在所謂的『海峽中線』」,因為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

該發言人還宣稱,中共新近下水了全新的海警船,即巡洋艦大小的「海巡06輪」(滿載排水量6600噸,可持續巡邏60天,航程1萬海里),負責台灣海峽福建沿海的救援、調查和監視行動。台灣方面的大陸事務委員會就此公開回應稱,台方將密切關注相關事態的發展。

中共軍方和外交部在台灣問題上表態似乎已經趨向強硬。7月8日,就美國國會參議員、共和黨人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訪問台灣一事,中共外交部和軍隊東部戰區司令部發言人均強硬發聲,稱「台灣問題純屬中國內政」,「(台灣與大陸)的統一是絕對要實現的」。

在此之前的6月13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公開宣稱,台灣海峽不是國際水域。外界有足夠理由猜測,中共海軍可能已經處於警戒狀態,以支持「海巡06輪」在台灣海峽的常規行動。如果此事證明屬實的話,這將是中共在今年秋季二十大召開前向外界展示強硬態度的最新手段。從這個意義上講,中共已經做好了台海態勢升級的準備。

由是觀之,在拜登總統領導的白宮團隊表現得好像美國和北約沒有正式參與的俄烏戰爭是全球軍事舞台唯一的表演之際,另一場大戰已經在印太地區悄然拉開帷幕。◇

作者簡介:

格雷戈里‧科普利(Gregory Copley)是總部設在美國華盛頓的國際戰略研究協會(International Strategic Studies Association)的主席。科普利出生於澳大利亞,是澳大利亞勛章獲得者、企業家、作家、政府顧問和國防出版物編輯。他的最新著作是《21世紀的新全面戰爭和恐懼大流行的觸發因素》(The New Total War of the 21st Century and the Trigger of the Fear Pandemic.)。

原文:The South Pacific: A War to Start All War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王赫:中共對南太平洋的三大圖謀
楊威:中共欲在南太平洋挑事卻黯然收場
楊威:中共南太平洋失利 改挖俄國牆角
分析:美採結盟方式 遏阻中共插足南太平洋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習悼江? 四大盤算恐落空
【微視頻】企圖拐走白紙革命 海外左派失敗
【晚間新聞】武漢大學學生冒雨聚集 抗議封校
【全球新聞】布林肯訪中將支持中國抗議群眾
【菁英論壇】中國足球自毀三階段
【財商天下】進出口萎縮幅度加大 中國經濟陷長期低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