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萬人圍攻中南海?江澤民驚天陰謀

1999年4月25日,上萬民眾為了同一件事,來到了中南海旁的國家信訪局上訪,但幾個月後,中共卻把這件事構陷成「萬人圍攻中南海」,到底是怎麼回事?(《百年真相》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299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百年真相》節目。

1999年4月25日,中國發生了一件震動海內外的大事——上萬民眾為了同一件事,來到了中南海旁的國家信訪局。當時,BBC、美聯社等西方媒體都報導說,這是「六四」事件後中國人民最大的上訪活動。國際社會也稱讚,事件開創了中共政府首次和民眾和平對話、解決分歧的先河。

但幾個月後,中共卻開啟喉舌宣傳,把這件事構陷成「萬人圍攻中南海」,而且至今不敢讓中國人了解真相。那麼,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一件好事要被無端抹黑?又是誰下令撒下彌天大謊?本期節目,我們帶大家重回1999年的那個春日。

四·二五事件起因:天津抓人打人

1999年4月25日一大早,北京城還沒從晨光中醒來,很多人就已經朝著國家信訪局的方向趕去。這些人有本地的、有外地的,有年老的、年少的,有平民百姓、也有達官顯貴,還有來自公安、國安、軍方等領域的要員。他們背景各不相同,卻有一個共同的身分——法輪功學員。

在當時的中國,「法輪功」三個字還沒被強加政治禁忌色彩;恰恰相反,這是個熱門話題:大街小巷裡都有人談論他,報紙、電視上多是正面報導他。官方估計,到1999年初,中國大陸約有7千萬至1億人學煉法輪功

然而,在風平浪靜的表象之下,中共高層早就盯上了這個日益壯大的修煉群體——雖然《憲法》寫著民眾有信仰自由,但信奉無神論又獨裁專制的中共,根本容不下這些。相反,或明或暗的打壓行動早就開始了,也埋下了這次大上訪的導火索。時間關係,我們這裡只挑主要事件和朋友們說。

1996年7月24日,中宣部管轄的新聞出版署,向全國各省市新聞出版局下發內部文件,禁止出版發行當時名列北京十大暢銷書的《轉法輪》等法輪功書籍。

1997年和1998年,時任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干在黨魁江澤民的授意下,兩次指示公安部進行全國調查,想要網羅罪證,誣陷法輪功為×教。然而,各地公安調查後都上報說「尚未發現問題」。1998年,中共前人大委員長、中央常委喬石根據對法輪功的詳細調查和研究,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並在同年底向江為首的政治局提交了調查報告。

但與此同時,羅干的連襟何祚庥,開始通過媒體攻擊法輪功。這個何祚庥,名義上是中國科學院院士,其實是個鑽營拍馬和投機的科學痞子。他曾經專門寫論文,用量子力學的發展,來論證江澤民「三個代表」的理論「是科技創新評價體系的根本性標準」。你說荒謬不荒謬?

就是這樣一個人,再次拿捏到了江澤民的心思。1999年4月11日,他在天津教育學院的《青少年科技博覽》雜誌上發表文章,誹謗誣陷法輪功。在媒體全被官方控制、無法公開辯誣的情況下,4月18日至24日,一些法輪功學員前往天津教育學院,向工作人員講述法他們煉功後如何身心受益,並指出何祚庥文章的不實之處。

據在場的法輪功學員、前資深媒體人趙若溪回憶,剛開始,教育學院編輯部態度很誠懇,表示願意更正不實報導,但事情很快發生了變化。4月23日下午,教育學院的大喇叭突然開始廣播,要求學員離開,不然「後果自負」。院裡右側二樓的一個窗子裡,還有人在悄悄錄像。當天傍晚,天津市公安局出動幾百名防暴警察,毆打反映情況的法輪功學員,有人流血受傷,45人被非法抓捕。

4月24日,法輪功學員到天津市政府要求放人,被告知:公安部已經介入了這個事件,要想解決問題,上北京去。這個說法也被前天津「610」(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官員郝鳳軍證實。

2005年6月8日,郝鳳軍在澳洲接受採訪時說,「教育學院就坐落在和平區,在我們分局管轄範圍之內。……市政府出面接待了他們,說你們法輪功的事天津市管不了,要找你們就找北京去。」也就是說,先有天津非法抓捕事件,法輪功學員再根據天津官方的建議,去北京上訪。

和平上訪 警察「好心」帶路?

親歷天津事件的法輪功學員李慧說,當時,大家都非常相信政府,有的學員4月24號晚上就動身去北京了,有的是25號到北京。同時,「要去北京才能解決問題」的消息,很快在天津、北京等地法輪功學員間傳開,所以4月25日那天,國家信訪局外來了一萬多人。

這個人數多嗎?我們按照當時中國法輪功學員的總人數來算一下,差不多一萬個人中去了一個,不算多。但不考慮比例,單看「一萬多人」,數量還是相當可觀的。這麼多人去了之後,發生了什麼呢?

從中共央視畫面和現場照片來看,學員們安安靜靜地站在路邊人行道上,沒有口號,沒有標語,沒有影響來往汽車和自行車的正常通行。負責維持治安的警察,絲毫看不出緊張感,而是沒什麼事可做,三三兩兩地站著抽菸、閒聊。那麼,法輪功學員們站的具體位置在哪裡?

前清華大學土木工程系副教授、法輪功學員須寅當天也去了。他回憶說,自己早上7點多趕到府右街北口。府右街在中南海的西牆外,與國務院信訪辦相鄰。他剛到時,那裡人還很少,警察已經布好了警戒線,不讓行人進入府右街。

漸漸地,四面八方來的人越來越多。8點鐘左右,須寅驚訝地看到,警察打開北口的警戒線,將學員引向中南海西門。事後他得知,警察同時把另一批學員從府右街的南口向北引領;還有一些法輪功學員,被警察從府右街北口引向中南海北邊的大街——文津街。

清華大學美術學院畢業生、現居紐約的法輪功學員叢大洋回憶說,「一開始大家是隨意站的,但是都自覺地讓出了盲道,過了一會兒,來了好些警察指揮我們站這兒、站那兒,我們很配合,讓站哪兒就站哪兒。」

中共警察什麼樣、如何圍追截堵上訪民眾,大家肯定多少有所耳聞。他們為什麼那時候那麼「好心」,要給法輪功學員領路呢?這個,我們一會兒說。

天津學員獲釋 人群平靜散去

先說當天上午8點多,時任中共總理朱鎔基從中南海西門出來,看見外面站了很多人。他向人群走過去,大聲問,「你們來這裡幹什麼?誰叫你們來的?」有人回答說,「我們是法輪功學員,來反映情況。」朱鎔基說,「有什麼問題,你們派代表來,我帶你們進去談。你們誰是代表?」現場學員紛紛舉手。朱鎔基點了三個人,其中一個,是中國科學院地球物理研究所博士生石采東。

石采東2021年接受媒體專訪時回憶說,他們跟著朱鎔基進中南海後,向接見的官員提出三點訴求:(1)釋放天津被抓捕的法輪功學員;(2)允許法輪功的書籍公開出版;(3)為法輪功學員提供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

到了下午,國務院負責人又找北京法輪大法研究會的一些學員去中南海,正式反映情況。他們提出的,也是這三點訴求。晚上9點左右,天津傳來放人的消息;國務院還表示,大家有什麼意見可以向各地信訪部門反映。聽到這個結果後,一直靜靜等待的上萬名學員,很快安靜散去。

當時在清華大學念書的法輪功學員謝衛國博士說,一名在場的女警察很感動,說從沒見過表現這麼好的上訪人,在那待了十多個小時,走後地上乾乾淨淨的。

那時候,所有法輪功學員都以為事情圓滿解決了。海外媒體也一片讚譽,既讚賞學員的和平理性,也讚賞政府的開明,並稱這是中共建政後官民第一次和平理性的對話,開中共歷史之先河。

妒火中燒 江澤民設圈套

但是,這個局面卻不是江澤民想要的。根據《江澤民其人》一書記載,4月25日當夜,江以中共總書記的身分,模仿毛澤東「炮打司令部」的做法,給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關領導寫了一封信,決定全面鎮壓法輪功。這封信後來收錄在《江澤民文選》第二卷公開出版發行。

到7月19日,中共民政部將法輪功宣布為「非法組織」以取締。黨媒《人民日報》8月13日刊文,誣衊「四二五」上訪是「圍攻中南海」,到2001年1月7日又升級為「衝擊中南海」。這時候,上訪的法輪功學員才意識到,當時警察撤掉警戒線、給他們帶路,並不是出於好心,而是想引導他們形成「圍攻」之勢,為日後的抹黑造謠布局。

不過即使如此,現場照片仍顯示,上訪群眾並沒有聚集在中南海特有的紅色圍牆一側,他們和那堵紅色圍牆隔街相望。況且,中南海的東面,以及正門所在的南面都沒有人群。哪有「圍」住中南海?更沒有所謂的「衝擊」了。

根據法輪大法網站的介紹,法輪功教人們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並傳授五套簡單易學的功法。修煉者能不斷提高精神境界、道德水平,獲得健康身體。而且,法輪功的著作裡明確指出,修煉者沒有任何政治訴求,「不會對政治、政權感興趣」。

這樣的功法,江澤民為什麼欲除之而後快?在那封給政治局常委的信中,江提到了鎮壓的兩個理由:一、修煉法輪功的人太多了;二、法輪功信仰與共產黨意識形態不一致。其實還有一個上不了台面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江的妒忌。

前北京公安局政保科長、二級警督鍾桂春透露,江身邊的工作人員時不時說起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多麼高風亮節,多麼受億萬人尊敬。作為當時的中共黨政軍最高獨裁者,江澤民妒火中燒,所以執意要鎮壓法輪功。

《華盛頓郵報》也在1999年11月12日的報導中說,「根據中共內部消息,政治局並沒有一致同意對法輪功的鎮壓,是江澤民主席獨自決定要剷除法輪功。」「尤其是當他得知自己周圍的人中有不少是法輪功修煉者以後,更決意要儘快剷除。……內部消息來源稱,『很顯然,這是江的個人意志,他想剷除法輪功。』」

好了,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了,感謝收看,咱們下次見。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訂閱Telegram群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李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百年中共史上,所謂妄圖「攫取黨和國家權力」的「野心家、陰謀家」可能有一串。今天,我們就來說說原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孫政才,原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劃。這三個人,都是後期被中共點名的「野心家、陰謀家」。
  • 不少人都聽說過林伯渠的名字,他和董必武、徐特立、謝覺哉、吳玉章並稱「中共五老」。他一生娶了四個妻子,第四任妻子朱明跟他共同生活15年,最後卻因為一封匿名恐嚇信,不得不以自殺告終。今天,我就跟大家說說這樁陳年舊案。
  • 2021年4月15日,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的首席中國問題顧問余茂春,在「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舉辦的聽證會上說,過去15年,至少27位中國億萬富翁被抓捕,他們遭受的指控既離奇又荒唐。今天,我們就來聊一聊被關進中共監獄的億萬富豪。
  • 「這是一場人類歷史上空前的悲劇。在氣候正常的年景,沒有戰爭,沒有瘟疫,卻有幾千萬人死於飢餓,卻有大範圍的『人相食』,這是人類歷史上絕無僅有的異數。」 這段話,是原新華社記者楊繼繩,對中共發動大躍進運動的控訴。歡迎收看《百年真相》節目。今天,我們跟大家說說中共當政後,以極左政策殺人最多的這場人間慘劇。
  • 李銳,曾經當過毛澤東祕書。從上世紀40年代到70年代,他三次挨中共的整,一次比一次慘,最後一次蒙冤坐牢八年多。他吃苦很多,命卻很大,活了102歲。今天,我就根據《李銳口述往事》等記錄,跟大家聊一聊他跌宕起伏的一生和晚年對中共的反思。
  • 歡迎收看《百年真相》節目。在2001年至2022年的21年間,遼寧省四任公安廳長——李峰、李文喜、薛恆、王大偉全部落馬,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四個公安廳的第一把手都不正,整個遼寧省公安系統的官員能正的了嗎?絕對正不了。
  • 歡迎收看《百年真相》。1949年前,中共特務滲透到中華民國幾乎所有要害部門,蒐集絕密情報,為中共奪取政權立下汗馬功勞,但1949年中共當政後,這些特務幾乎沒有一個不挨整的,許多人被整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葛佩琦就是一個典型例子。我們跟大家談一談葛佩琦被整得死去活來的往事。
  • 中共第一任公安部長羅瑞卿,經常是毛澤東走到哪裡,羅瑞卿就陪同到哪裡,確保毛的安全萬無一失,可謂忠心耿耿。因此,羅又被稱為「毛的大警衛員」,也被毛提拔重用為國務院副總理、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軍委祕書長、總參謀長等。但是到了1965年,毛卻突然翻臉不認人,不但將羅打倒,還把他逼得跳樓自殺。今天,我就根據余汝信編輯的《羅瑞卿案》等蒐集的史料,跟大家聊一聊這件往事。
  • 歡迎收看《百年真相》。韓正是在1997年被江、曾提拔重用為上海市委常委,成為副省部級高官,直到現在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其被認為是以江澤民、曾慶紅為首的中共「上海幫」重要成員。但是在上海期間,當地民間流傳著一個說法,叫「韓正不正」,可想而知上海人對韓正沒什麼好印象。不僅如此,韓正至少和三件嚴重違紀違法的事,有著重大關係。
  • 大家好,歡迎收看《百年真相》。郭伯雄是中共百年史上被查處的最高級別的將領之一,他到底貪了多少錢?中共沒對外公布,只說「數額特別巨大」。但我們從媒體掌握的一些信息可以看出,中共應該是不敢公布,因為已經公開報導的貪官最高貪腐金額是30多億元人民幣,郭伯雄很可能大幅度破了這個紀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