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說歷史
明太祖朱元璋戎馬得天下後,洪武元年(西元1368年),太祖敕令京城設立國子學堂(國家的最高學府「國子監」,或稱太學),令九品以上官員的子弟及民間通文義的少年俊秀到國子學堂當學生。天下平定後,太祖詔令恢復科考制度,各府、州、縣考選秀才及舉人入國子學。並特地賜給少年舉人(14歲左右)李擴、趙惟一、董昶等衣服蚊帳等日用品,其中特別聰慧的李擴等人還被召入文華殿及武英堂說書,太祖謂之曰「小秀才」。
彼時,華盛頓將軍早已向國會屢次報告大陸軍必須放棄紐約,他知道紐約已經保不住了,國會也明確指示放棄紐約。然而,他的部下和摯友格林將軍與之意見相反,積極主張守住華盛頓堡,不能將紐約這樣帝國根基的重地拱手讓給敵軍。曾在前幾次戰役中重創敵軍的麥高上校也拍著胸脯保證,與三千士兵留守華盛頓堡,至少可以堅持到來年二月。
像任何一次災禍一樣,瘟疫爆發前,上天就已經對倫敦進行了預警。1664年冬天,一顆彗星拖著長長的尾巴,從倫敦上空划過,占星家認為這是「惡魔要降臨人間的預兆」,戰爭、饑荒或者瘟疫可能會降臨。
寇準俸祿雖多,卻不肯建造宅第。隱士魏野,為此特意贈送給他二首詩,其中有句道:「有官居鼎鼐,無地起樓台。」稱讚寇準雖位居顯要,卻不肯建造宅第。
以百戰百勝而載譽歐洲近代史的拿破崙,卻在1812年與俄羅斯帝國的戰爭中損失慘重,60萬大軍只剩下區區2萬人馬。俄法戰爭成為拿破崙強盛運勢下落的拐點。
1910年10月至1911年4月是大清王朝的最後一個冬季,也是最寒冷而又慘烈的一個冬季。1910年秋,位於俄羅斯赤塔州俄中邊境的達烏里亞小鎮車站附近,中國人張萬壽在那裡經營一所小工棚,9月的一天,工棚內有七人突然發病死去。俄國當局得到消息後,立即燒毀了工棚及一切衣物用品,將三千多華工隔離在破舊的火車皮內。
回溯二千多年前,春秋時期打仗的場面,是怎樣的畫面呢?兩國對陣,有國君擔心敵軍士兵是否受傷,特派使臣前去問候。為救下臣,有國君闖入敵軍大營,還被護送了出來。敗軍逃跑,兵車陷入泥坑,勝軍在後面追擊,還教敗軍如何逃跑……風趣的春秋戰場,貴族應有的風範,消弭了敵我。
獨立宣言,這個美國最重要的立國文件,由五人小組共同上呈大陸會議。事實上,托馬斯·傑斐遜一個人完成了這篇名垂千古的雄文,而同為寫作小組成員的約翰·亞當斯和德高望重的富蘭克林老人只是為這篇文稿修改了一些單詞,以及末了刪除了一段指責英帝國販賣黑奴的文字。
春秋時期,執政卿趙簡子夢到裸體的童子唱歌跳舞,鄭文公姬妾燕姞夢到天使贈蘭,權臣孔成子夢到開國之君立儲。每一個夢的預示,都成為現實。
如果把歷史當成劇本,每個人的一生都是一場真人秀,每個人的故事,都是自己粉墨登場上演的劇目。在歷史的大戲,換了王朝時空,變了生活場景,改了角色和容貌,但劇情似乎沒有多少改變,譬如焚券,似乎是命運之神青睞的劇本,曾在很多朝代上演過呢!
有風骨者,亦可以說有氣節。有風骨者,不僅是「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而且是「寧為玉碎,不為瓦全」,還是「處其厚,不居其薄;處其實,不居其華」的大丈夫。在中國漫長的歷史中,有「風骨」的大丈夫歷朝歷代都並不少見。本文就說說西漢末年兩位有風骨的人物。
晉國大夫趙盾曾作一夢,夢中先輩趙叔帶,撫著腰,哀聲痛哭。一會兒,他又破涕為笑,一面拍手為節,一面大聲高唱……趙盾頓時自夢中醒來,馬上占卜,結果顯示「兆絕而後好」。
民國九年(1920年),皖系段祺瑞和直系曹錕開戰之際,中華民國第二任大總統徐世昌請人測了一個「定」字。一位奇人就字論字,僅從字義看穿了戰爭結局。測字之際,飛來一隻蟲子,這位奇人順勢將蟲子與偏旁組合,道出了段祺瑞的親信徐樹錚所組織的安福俱樂部,最終命運會「滾蛋」。神奇的漢字攜帶的全息特性,道出命運中的包羅萬象。
在後世史學家的眼裡,托馬斯·傑弗遜是一個謎語,是一個無法被定義的人,因為他太龐大,太壯闊,猶如大霧籠罩的千丘萬壑,你看見的,永遠只是其中一峰一巒。
君子是儒家學說提倡的理想人格。在孔子看來,「仁愛」是君子首要具備的,是以孔子曰:「君子去仁,惡乎成名?」君子還必須襟懷坦蕩,要「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惡」。面對利與義,「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意即君子更看重「義」,但君子並非不重利,而是取之要符合道義。此外,君子要言行一致,能自我要求、約束自身,即「君子求諸己」「君子病無能焉,不病人之不己知也」。
漢武盛世後,自漢元帝以下,歷代皇帝或優柔仁若,或耽於癖好,或短祚夭壽,出現宦官、外戚先後專擅朝政,導致綱紀紊亂、吏治腐敗的亂象。西漢從輝煌強大走向衰落,加上王莽篡漢,迅速走向敗亡。
在人類歷史上,19世紀是一個告別古典與傳統的時代,近現代文明粉墨登場:工業革命與資本主義席捲歐洲;早期議會民主制誕生;物理、化學、生物等自然科學漸成體系;藝術領域走向遠離傳統的印象派。此外,社會主義勢力在19世紀逐漸得到擴張……
宋廷芬生有五個女兒,都聰慧過人,善於作文章。長女宋若莘,次女宋若昭,這兩人特別有才華。其餘三女,分別是宋若倫、宋若憲、宋若荀。五個女兒性格相似,都生性素雅高潔,鄙薄華妝豔抹,謹守婦道。
中國民間一直有「百善孝為先」的說法。事實上,對於孝德,無論是天上還是人間都是十分看重的,古代孝德動天的例子一直都有流傳。除了流傳甚廣的「二十四孝」外,今天再說說史書上記載的兩個故事。
拿破崙‧波拿巴是法國歷史上乃至世界歷史上一位叱吒風雲的人物,他在法國大革命末期發動霧月政變,結束了革命狂潮所帶來的混亂局面。1804年,他建立法蘭西第一帝國,成為「法國人的君主」。之後,拿破崙以其傑出的軍事才能帶領法國發動拿破崙戰爭抗擊反法同盟,所向披靡,並迅速在歐洲大陸建立霸權。
清末,中國政治由君主制向民主制度轉型的過程中,報刊熱可以看作是那個時代的風向標之一。報刊不僅數量激增,而且呈現民間化趨勢,新聞報導和評論越來越擺脫官方的鉗制,而凸顯廣泛的民意。
人們常以「出淤泥而不染」來讚揚那些身處惡劣環境而潔身自好的人。乾隆後期的兩江總督岳起就是這樣一位品德高尚的人。他在吏治腐敗、官場貪污成風的情況下,依然提倡為官節儉,並能以身作則,為世人樹立了榜樣。
晉元帝任用鄧攸為太子中庶子,後又任命他為吳郡太守。鄧攸自己帶著米糧前去就任,不肯接受俸祿,只飲用吳郡的水而已。當時吳郡正鬧饑荒,鄧攸上書請求朝廷賑濟,但沒有得到朝廷的回覆。為了不讓百姓餓死,鄧攸私自下令開倉放糧。這時朝廷派來賑濟災民的官員也到了,同時來了解鄧攸從政的好壞。有人彈劾鄧攸私自放糧之罪,但是朝廷很快赦免了他的罪過。
圖為明 杜堇《十八學士圖屏之畫》。(公有領域)
古弼為人忠厚謹慎,善良正直,曾經因為上谷的皇家苑囿佔地面積太大而請求減去一半面積,賜給貧民百姓。
「有權不用,過期作廢」似乎是不少現代人對公權力在握的一種解讀,在社會道德日益下滑的今天,這種解讀也幾乎成為行使公權力者的座右銘了。然而在道德普遍高尚、敬畏天地神靈的中國古代,官吏們多潔身自好、仁義善德,演繹的是「身在公門好修行」的傳統佳話。
孔子說:「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民無信不立」。在人與人的交往中,誠信是不可或缺的,千百年來無數中國人都在切身踐行著。在史籍中,也記錄了很多仁義誠信的故事,供後人借鑑。
兒時的喬治·華盛頓,就顯示了他天性的慈悲心腸,身處在複雜關係中,周到地維護著這一大家的家庭成員之間的親密聯繫。
1918年春,正當第一次世界大戰接近尾聲時,一場世紀瘟疫——西班牙大流感突襲全球,疫情持續一年多,有著三次流行高峰,造成約5000萬人喪生,死亡人數竟是戰爭陣亡人數的3~4倍。
清朝時期,相國尹泰(1651年─1738年)家法嚴厲。他的一位側室出身卑微,雖已生下一子,但平日仍像婢女一樣,站著侍奉他和嫡夫人。後來,雍正皇帝出手,下了一道聖旨封這名小妾為一品夫人,讓堂堂相國當著眾人的面,向她叩首行禮。
尼古拉斯.普桑Nicolas Poussin (1594~1665)1630年油畫《阿什杜德的瘟疫》(The Plague of Ashdod),法國。(維基百科)
這場大瘟疫據說起源於中亞,由十字軍帶回歐洲。1347年9月,意大利西西里島的港口墨西拿,被它選為歐洲第一站。當時,一旦有人染疫而死,所有拜訪過他、與他做過生意甚至抬他到墳墓的人,都難逃此劫,恐慌從這裡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