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美元「他強任他強」 人民幣能挺得住?

人氣 1944

【大紀元2022年10月01日訊】9月28日,離岸和在岸人民幣雙雙跌破了7.2元的關卡,事實上從今年4月下旬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就一直在快速貶值,而人民幣這一波的大幅貶值,不僅導致A股大跌,恆生指數也創下了近11年來的新低。

那麼,中共央行在9月時出台的兩項措施,為何沒能阻止住人民幣的急速下跌呢?面對這一波人民幣的強烈跌勢,中共央行這幾天又採取了哪些動作,來拉動匯率大幅反彈呢?而接下來,中共的匯率調控政策,又會出現怎樣的變化呢?

人民幣兌美元破7.2元大關 跌至14年來最低點

在美聯儲官員9月27日再次釋放出了升息的信號之後,就立即觸發了市場對全球經濟衰退的恐慌情緒,美元指數在9月28日時已經突破了114,再次創下了20多年來的新高;同時,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也觸及了4%的高位,創下10多年來的新高。

而隨著美元指數的再次走強,另一邊,則是人民幣匯率的大幅貶值。9月28日,離岸人民幣和在岸人民幣都跌破了7.2元,分別創下2020年和2008年以來的最低紀錄。離岸人民幣匯率,在盤中一度跌破了7.26元,一天內貶值幅度超過了1.2%。人民幣的大幅貶值,也導致外資拋售A股,北向資金全天淨賣出38.40億元,創業板指數的跌幅達到2.57%。

那麼,是什麼導致了人民幣匯率的大跌呢?

第一個,應該是眾所周知的原因,那就是導致今年人民幣貶值的最主要因素,是美聯儲的激進加息政策。

美聯儲為了遏制40多年來最嚴重的通貨膨脹,已經在今年加息了5次,累計300個基點。但是,在美聯儲積極加息的同時,中共央行為了支撐經濟,卻不得不幾次減息,讓中美兩國的國債利率出現了倒掛差,目前,已經倒掛了100個基點。

除此之外,還有多個導致人民幣匯率下跌的因素,像是中國經濟不景氣、「清零」政策對經濟造成的進一步衝擊,以及俄烏戰爭、台海危機所暴露出來的地緣政治風險,等等。

前不久,《華爾街日報》曾報導說,外國投資者在8月時又減持了51億美元的中國債券,這是全球投資者連續第七個月減持人民幣計價的債券。自從2月份以來,已經有總共超過850億美元的人民幣債券被減持,相當於1月底時持有量的大約15%。

報導還提到,減持人民幣債券的速度在3月份加快,是因為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凸顯出投資中國的地緣政治風險,雖然減持速度在7月份時有所放緩,但是,在8月份佩洛西訪台之後,地緣政治風險再次上升。同時,中共央行為了支撐疲軟的經濟,在8月時意外降息,也導致了外資的流出。

這之前,人民幣一直在持續貶值,人民幣兌美元的每日交易,雖然受到了嚴格控制,人民幣只能圍繞官方給出的中間價上下浮動2%,但是,也架不住日積月累地持續下走,而中共央行,為了阻止人民幣匯率的下滑勢頭,已經在9月份時出台了兩項措施。

9月5日時,央行宣布,從9月15日起,將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準備金率下調2個百分點,從8%下調到6%。這是自今年4月25日下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之後,中共央行第二次下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

隨後在9月26日時,央行又宣布,從9月28日起,也就是前天,將遠期售匯業務的外匯風險準備金率,從0上調到20%。也就是說,開展代客遠期售匯業務的金融機構,將向央行繳納20%的外匯風險準備金,這意味著,交易人士和機構,利用遠期合約做空人民幣的成本升高,旨在抑制外匯升值、緩解人民幣貶值的壓力。

但是,很顯然,這兩項措施都沒能阻止人民幣匯率跌破7.2元,跌到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的最低點。

事實上,在美聯儲強勢升息的背景下,無奈的中共當局,也已經準備讓人民幣跌破7元關卡。

可以看到,中共央行在這週一,9月26日的外匯交易中,已經將人民幣兌美元的中間價定在了7.0298元兌1美元。這也是自2020年7月的兩年多來,首次突破7的心理關口。

然而,讓中共央行無法淡定的是,即便如此,兩天之後的28日,人民幣還是迅速跌破了7.2元。

在28日的下午5時半,中共央行網站發布了一個新聞稿,內容中稱,在27日時,央行已經召開了一個「全國外匯市場自律機制」的電視會議,強調「外匯市場事關重大,保持穩定是第一要義」,並且稱,「人民幣匯率保持基本穩定,擁有堅實基礎」。

在打氣之外,會議還批評少數企業跟風「炒匯」、金融機構違規操作等現象,要求銀行遏制這一類活動,還特別強調說,「必須認識到,匯率的點位是測不準的,雙向浮動是常態,不要賭人民幣匯率單邊升值或是貶值,久賭必輸。」

在這篇新聞稿發布之後,離岸、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都出現了反彈。29日,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收復7.15的關口,和最低點相比,大幅反彈超過1,100個基點。另外,四位知情人士也在29日時向路透社透露,中共央行已經要求主要國有銀行,準備在離岸市場出售美元,以加大力度遏制人民幣貶值。

9月29日,《證券時報》的頭版也刊發了一篇評論《美元「他強任他強」,人民幣不會持續快速貶值》。

這是怎麼說的呢?評論稱,短期內美聯儲仍會強勢加息,美元指數很難出現轉弱拐點,包括人民幣在內的眾多非美貨幣,仍然會進一步承壓,但只要市場預期能穩得住,美元指數就難對人民幣匯率掀起大的風浪。因此,面對美元「他強任他強」,一方面要繼續加強跨境資金流動和市場預期的監測,準備好風險對沖預案;另一方面,也需要外匯市場參與主體,理性冷靜地看待全球匯率的短期劇烈波動,避免追漲殺跌。

那麼,接下來,人民幣會如何波動?中共央行,又會採取什麼措施來穩定匯率呢?

擔心恐慌性拋售 中共遏制人民幣貶值太快

一些分析認為,在美元全面強勢之下,中國的貨幣政策方向,將會出現180度的大轉向,會改為收緊銀根,以更強力的措施應對貨幣波動。

事實上,至少到目前為止,中共央行的舉動都顯示出,它不會為了捍衛人民幣而不惜一切代價,因為沒有這樣做的必要。

就像27日召開的「全國外匯市場自律機制」電視會議上提到的,在中共央行看來,今年以來,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穩定。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有所貶值,但貶值幅度只是同期美元升值幅度的一半;而且,人民幣對歐元、英鎊、日元明顯升值,是目前世界上少數強勢貨幣之一。

確實,2022年迄今為止,雖然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下跌了11%,但是歐元對美元貶值14%,英鎊對美元貶值19%,日圓對美元貶值20%。非美貨幣是全線貶值,歐元、英鎊及日圓的匯率,都創出了多年新低。

所以,在中共央行看來,人民幣走弱主要是美元走強所導致的,人民幣並沒有出現全面的貶值,而且,對其它主流非美貨幣,還在升值,如果僅用美元來衡量人民幣的價值有失偏頗,要綜合來計算人民幣對一籃子外國貨幣加權平均匯率的變動,才能夠更加全面地反映其價值的變化。

因此,中共央行更關心的,是人民幣相對於多種貨幣的價值。人民幣三大匯率指數,包括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BIS貨幣籃子和SDR貨幣籃子,都是由多種貨幣按照一定的權重加權來計算的。比如,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是衡量人民幣對一籃子24種貨幣的表現,而該指數目前的交易水平,基本是和1月份時持平。

由於三大人民幣匯率指數基本平穩,所以接下來,中共監管層也會允許人民幣匯價隨著美元升息而貶值,不會將匯率固定在某個固定數值上,如果說之前的目標是對美元匯率不能突破7,那麼現在對人民幣貶值的容忍度會進一步提高。

央行的這一想法,從之前大陸媒體的報導中也可以看出來。

9月6日,《21世紀經濟報導》的報導標題就是:「無需過多關注7關口:三大人民幣匯率指數運行穩健,人民幣對非美貨幣仍在升值。」

所以,中共央行目前的匯率政策,包括下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提高外匯風險準備金率等,其目的都不是為了徹底扭轉人民幣匯率的跌勢,而是為了減緩匯率貶值的速度。

那麼,為什麼中共央行允許人民幣貶值呢?我認為有這樣幾個原因。

首先,人民幣匯率是相對美元被動性貶值。如果美聯儲繼續採取鷹派立場激進加息,中美利差會繼續加大,而且伴隨著全球的通脹壓力和經濟衰退的風險,以及能源危機和地緣政治不確定性等因素,可能都會提升美元資產的「避風港」屬性,讓美元在一段時間內繼續保持強勢地位。

其次,人民幣一定程度的貶值,是中共所樂於看到的。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目前受房地產業持續低迷和「清零」政策的影響,中國經濟不景氣,「三駕馬車」中消費、投資都很疲弱,只有出口表現較好,但也面臨著激烈競爭,而且,由於歐洲和美國的消費需求下降,中國的出口動能也明顯減弱。而人民幣貶值,會讓中國產品在海外市場上更加便宜,可以幫助到中國的出口。

第三,如果中共央行為了穩定貨幣而大幅收緊貨幣政策,會讓目前疲弱的中國經濟遭受進一步打擊,不利於提振經濟。目前,相對於其它的貨幣而言,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相對強勢,也是因為北京當局一再強調,貨幣政策不要搞「大水漫灌」,沒有採取激進的寬鬆政策來刺激經濟,所以貨幣政策相對偏緊。而且由於消費需求疲軟,中國的通貨膨脹率也保持在相對較低的水平,所以也不需要大幅收緊貨幣政策。這些因素都給了人民幣一定的支撐。

但是,如果人民幣貶值幅度太快,就有可能導致恐慌性拋售和大規模的資本外流,這些是北京當局不想看到,也不能承受的。就像本週人民幣匯率迅速跌破7.2元一樣,中共當局必須採取措施來穩定匯率預期,但是,這絕不意味著政策會有什麼大的轉向,那樣做的結果是得不償失的,而且還不一定奏效。

那麼,中共接下來會採取哪些措施來抑制匯率的大幅波動呢?

除了已經實施的政策,中共央行還可以在中間價報價模型中加入逆周期因子,或者對資本流動實施更嚴格的管控,收緊離岸人民幣的流動性,或者動用外匯儲備,直接進入市場賣出美元並買入人民幣。

據大陸媒體報導說,已經有市場人士觀察到,中共央行可能已經重啟了逆周期因子,這就意味著進一步弱化上一個交易日收盤價對中間價的影響,使中共央行在設定每日中間價時發揮更大的影響力。不過,逆周期因子的計算方式,對市場參與者來說,仍然是個謎。

除非逼不得已,中共當局肯定不願意大規模動用外匯儲備來穩定匯率,那麼最有可能的政策選項,就是採用行政手段來減緩人民幣貶值,避免引發恐慌性拋售。

但是在目前,由於中國的經濟疲弱、動態「清零」政策、中美競爭,以及和中國相關的地緣政治風險等,中國和西方的經濟脫鉤都在加劇,外資正在加速從中國撤出。所以,在這樣的背景之下,面對美聯儲的激進升息,要保持人民幣匯率穩定,無論如何都是一個艱難的任務。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李松筠
編輯:蔚然、宇文銘
剪輯:曲歌
監製:李松筠
訂閱《財商天下》:https://bit.ly/2XuEbjP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財商天下】「地攤經濟」回頭 為何上海敢打擦邊球?
【財商天下】亞洲醞釀金融風暴 中共成功擠泡沫?
【財商天下】中國海運價格狂跌 東南亞航線「賠本搶貨」
【財商天下】地方城投違約潮將至?比房企爆雷更可怕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舉報殺父凶手 葉婷被抓後精神失常
【遠見快評】北京疫情炸開 清零一大圈後回原點
【菁英論壇】年輕人反了 白紙革命席捲全球
【中國禁聞】習近平訪沙特想得啥?移民再成熱詞
【十字路口】官民都反抗 清零反噬共產黨
【全球新聞】醫院藥房人滿為患 北京疫情高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