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與人 (一)

人氣 22
標籤:

瘟疫這個詞似乎離現代文明社會很遙遠,盡管家畜的瘟疫時有發生,但是人們對瘟疫的印象幾乎被對感染瘟疫的雞鴨牛羊的屠宰數代替了。在中國的詞典中,瘟疫是指某種致命的傳染病,在西方的詞典中除了這個涵義,還特指神對人的懲罰。

西方作為現代科學的發源地,向全球輸出了人類最引以為豪的反神創論的科學,在對瘟疫的詞解上怎麼會保留神對人的懲罰的涵義呢?人類真的能依靠科學戰勝天災人禍嗎?瘟疫就在不遠的地方靜待暴發是不是危言聳聽呢?

在世界衛生組織的官方網頁上有一首這樣的無名詩:

在公元前2000年的時候,人們說:來,吃這個根吧。
到了公元1000年的時候,祈禱的人說:吃那個根是不信上帝的人。
公元1850年的人們說:那個祈禱的人是個迷信的人,來,還是喝了這碗湯藥吧。
公元1920年的人們說:那碗湯藥是蛇油,來,把這片藥給吃了吧。
公元1945年的人說:那片藥沒有效果,來,把這青黴素吃了吧。
公元1955年的人說:哎呀,細菌突變了,來,改吃四環素吧。
1960年至1999年的人們說:(39年人們年年都在大喊哎呀……) 來,改吃更強力的抗生素吧。
2000年的人們說:細菌勝利了,還是來吃這個根吧。(1)

從這首世界衛生組織展示給公眾的詩中,我們是否可以讀出:作為護衛全球公共衛生龍頭的世界衛生組織在悄悄地向人們傳遞著一個深深的憂慮信號呢?無獨有偶,美國著名的普利策獎得主、健康科學專欄作家、女記者勞瑞﹒格雷特在她的兩本扉聲全美的著作《即將來臨的瘟疫》(2) 和《對信任的背叛–全球公共衛生的崩潰》(3) 中斬釘截鐵地將冷酷的事實展示給世人:敗壞的人類終將難擋瘟疫、烈性疾病的爆發。

讓我們來回顧一下歷史中出現的人類大瘟疫,從前人的痛苦經歷中得到教訓,探究一下到底是什麼原因使人類遭受滅頂之災。

一、人類瘟疫的歷史

(1)14世紀歐洲的“黑死病”

早在公元6至8世紀,東羅馬帝國就曾大面積流行致死性的瘟疫(4),因為年代太遙遠,除了在後來的十幾個世紀長的時間內,仍然讓人們銘記在東羅馬帝國曾經發生過摧毀人的災難外,具體的細節人們則已經全然不知了。但是,公元1347年至1351年瘟疫橫掃歐洲大陸的五年,無論是歷史書還是醫學書,都清楚地記載了這種可怕的“黑死病”。歐洲人通過中國的絲綢之路運來了廉價的商品,也帶來了致命的黑死病菌。

千千萬萬的歐洲人在很短的時間內爆發高熱、壞死性淋巴結炎、咳嗽、咳血、內臟出血、呼吸困難、全身毒血症,皮下廣泛出血使整個人體呈紫黑色,因而得名“黑死病”,發病者常常短在數小時之內、大多在發病1至3日之內死亡。可以通過呼吸道傳播的黑死病在歐洲大陸迅速播散,短短幾年間奪去了大約一千七百萬至兩千八百萬條生命,死亡人數佔歐洲人口的四分之三(4)。

當時整個的歐洲生活在世界末日般的恐懼中,“如此的可怕,人們慌不擇路,攜帶可以帶上的東西四處逃竄,一旦家庭中有一個人開始表現不適,其它家庭成員立即棄他(她)而去,不論病人是父親、兒子還是母親和女兒。然而一旦周圍的人親眼目睹了一個人發病,他們自己也會很快在三天內死亡,除了人,家裡的狗、貓以及其它家畜也都逐一死於瘟疫。甚至許多人因為接觸了病人而被認為是必死無疑,他們都被活埋了。

患病的有錢人出再多的錢也沒有人甘願冒生命危險服侍他了。” (5)“醫藥變成了沒有用的廢物,醫生們也成為慌忙逃命的成員”(5),一個個活生生的人從開始感覺不適到變成死屍竟然短至兩三個小時,死亡就像影子一樣和人們時刻相隨。瘟疫肆虐的城市都幾乎變成了空城,無人居住地。這段最讓人難以忘懷的歷史片段被稱為“天降的禍”或“天譴”。

320 年之後,英國的倫敦(公元1664年)再次爆發腺鼠疫。一個親身經歷這場瘟疫的英國記者在他的日記中記錄了瘟疫的詳情,“從1664年8月8日至同年10 月10日,倫敦死於瘟疫的人數達到49,705”(6)。在他的日記中有這樣一個真實的片段:“一對母女從外面回到家,女兒說頭有點痛,母親趕緊安頓女兒躺下。

她提著油燈看了看女兒的身體,不幸的是她看到了黑死病的標誌–腫大的腹股溝淋巴結。母親瘋了似地奔向大街,痛苦地哭嚎,她再也沒有回家。兩個小時後女兒死在床上,一個星期後母親也死去。”(6) 在瘟疫中人的生命是那樣的渺小,就像人眼中的螞蟻,那麼它到底想讓人類在意識到自己的渺小時反省什麼呢?讓我們再看看在中國發生的瘟疫。

(2)19世紀亞洲的鼠疫

在 18世紀末,清朝的雲南省開始爆發鼠疫。人們不清楚瘟疫是如何爆發的,先是成批的野鼠、家鼠死在人們面前,然後是大批的看著老鼠死的人像老鼠一樣倒下,瘟疫迅速地蔓延。清朝趙州詩人石道南(音譯1765-1792)在他的一首名為“死鼠”的詩中這樣寫道(原文無法查找,譯自英文譯本):

四面八方橫死鼠,
儼然象虎阻人行,
人皆驚恐繞道行。
老鼠死後不幾日,
人死就如牆倒塌。
一日死者增無數,
陰沉烏雲遮蔽日。

三人行走在一處,
十步之內兩人倒。
夜間死去無數人,
無人敢去悼亡人。
瘟神來臨油燈黯,
油燈吹滅一片黑。
活人死魂屍體留,
烏鴉嘶叫滿天飛,
貓犬不寧低哀鳴。

靈魂不在人如鬼,
屍骨遍地無人煙。
田間糧食無人收,
縣官收租無人睬。

我願乘上仙龍飛,
捎我天堂尋神仙。
乞求撒下福甘露,
死者復生得慰藉。

在中國發生的瘟疫傳遍當時清朝的南方各省,當時的香港也受播及。瘟疫很快在亞洲的其它國家逐漸蔓延開,死者逾百萬,僅雲南省死於瘟疫的人數就多於十萬 (7)。我們可以看到人在瘟疫面前是那樣的渺小,盡管人可以發展科學、甚至改造地球(破壞地球),但是瘟疫、天災要取人的性命可以說就在一瞬間。

是什麼原因導致黑死病(鼠疫)呢?現在的醫學科學認為黑死病的病原是鼠疫桿菌,一種通過跳蚤在鼠與人之間傳播的細菌。這種細菌可以產生特殊的蛋白質,逃過人體巨噬細胞(一種免疫細胞)的免疫識別與吞噬,因此一旦進入人體就可以大量繁殖,產生劇毒素,很快將人置於死地。為什麼這種細菌會在某個時間某個地區之內爆發致病呢?這個問題就在現在科學能回答的範圍之外,盡管從古到今有很多的學說試圖解釋瘟疫的爆發原因,但是至今沒有令人信服的答案。

但是在冥冥之中人們似乎有一點共識:是否爆發瘟疫是由人所不能控制的力量在決定著。1999年美國國家自然博物館內關於感染性疾病的展覽中介紹瘟疫爆發的原因有:空氣、水、攜帶病菌的昆虫、戰爭、地震、氣候(8)。從這些關鍵的因素中我們不難看出瘟疫的爆發是人類無法控制的“天災”,無論是空氣、水、地震、氣候還是隨空氣、水、地震、氣候行為發生改變的昆虫,都是人類的科學無法控制的。

可能有人會說,不對,現在我們有了能殺死鼠疫桿菌的抗生素,瘟疫已經在人類的控制能力之內了,在下文中我們就將討論為什麼擁有抗生素的人類在瘟疫來臨時仍然是渺小的生物。(待續)

參考文獻:
1. www.who.int/infectious-disease-report/2000/ch3.htm
2. Laurie Garrett.(1994) The Coming Plague
3. Laurie Garrett.(2000) Betrayal of Trust–The collapse of Global Public Health
4. Anna Montgomery Campbell (1931) The Black Death and men of learning.
5. Francis Aidan Gasquet (1908) The Black Death of 1348-1349
6. Daniel Defoe (1722) Journal of the plague year
7. Carol Benedict (1996) Bubonic Plague in Nineteenth-centrury China
8. http://www.amnh.org/exhibitions/epidemic/

【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俄羅斯學者:薩斯——遠遠不僅是病毒
認識從中國來的瘟疫威脅
寒坡嶺:從東方紅到東方窮(五)
禽流感在泰國及越南、印尼繼續蔓延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小拜登錄音洩與中共間諜合作
【珍言真語】黃偉國:港八大學遭赤化 分三類型
【紐約調查】美國選戰白熱化 恐持續到明年1月
【有冇搞錯】拜登中國生意危害美國安全
【重播】FBI:逮捕5人 中共獵狐行動令人髮指
【重播】川普亞利桑那演講:永遠不要社會主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