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人 (一)

人气 22
标签:

瘟疫这个词似乎离现代文明社会很遥远,尽管家畜的瘟疫时有发生,但是人们对瘟疫的印象几乎被对感染瘟疫的鸡鸭牛羊的屠宰数代替了。在中国的词典中,瘟疫是指某种致命的传染病,在西方的词典中除了这个涵义,还特指神对人的惩罚。

西方作为现代科学的发源地,向全球输出了人类最引以为豪的反神创论的科学,在对瘟疫的词解上怎么会保留神对人的惩罚的涵义呢?人类真的能依靠科学战胜天灾人祸吗?瘟疫就在不远的地方静待暴发是不是危言耸听呢?

在世界卫生组织的官方网页上有一首这样的无名诗:

在公元前2000年的时候,人们说:来,吃这个根吧。
到了公元1000年的时候,祈祷的人说:吃那个根是不信上帝的人。
公元1850年的人们说:那个祈祷的人是个迷信的人,来,还是喝了这碗汤药吧。
公元1920年的人们说:那碗汤药是蛇油,来,把这片药给吃了吧。
公元1945年的人说:那片药没有效果,来,把这青霉素吃了吧。
公元1955年的人说:哎呀,细菌突变了,来,改吃四环素吧。
1960年至1999年的人们说:(39年人们年年都在大喊哎呀……) 来,改吃更强力的抗生素吧。
2000年的人们说:细菌胜利了,还是来吃这个根吧。(1)

从这首世界卫生组织展示给公众的诗中,我们是否可以读出:作为护卫全球公共卫生龙头的世界卫生组织在悄悄地向人们传递着一个深深的忧虑信号呢?无独有偶,美国著名的普利策奖得主、健康科学专栏作家、女记者劳瑞﹒格雷特在她的两本扉声全美的著作《即将来临的瘟疫》(2) 和《对信任的背叛–全球公共卫生的崩溃》(3) 中斩钉截铁地将冷酷的事实展示给世人:败坏的人类终将难挡瘟疫、烈性疾病的爆发。

让我们来回顾一下历史中出现的人类大瘟疫,从前人的痛苦经历中得到教训,探究一下到底是什么原因使人类遭受灭顶之灾。

一、人类瘟疫的历史

(1)14世纪欧洲的“黑死病”

早在公元6至8世纪,东罗马帝国就曾大面积流行致死性的瘟疫(4),因为年代太遥远,除了在后来的十几个世纪长的时间内,仍然让人们铭记在东罗马帝国曾经发生过摧毁人的灾难外,具体的细节人们则已经全然不知了。但是,公元1347年至1351年瘟疫横扫欧洲大陆的五年,无论是历史书还是医学书,都清楚地记载了这种可怕的“黑死病”。欧洲人通过中国的丝绸之路运来了廉价的商品,也带来了致命的黑死病菌。

千千万万的欧洲人在很短的时间内爆发高热、坏死性淋巴结炎、咳嗽、咳血、内脏出血、呼吸困难、全身毒血症,皮下广泛出血使整个人体呈紫黑色,因而得名“黑死病”,发病者常常短在数小时之内、大多在发病1至3日之内死亡。可以通过呼吸道传播的黑死病在欧洲大陆迅速播散,短短几年间夺去了大约一千七百万至两千八百万条生命,死亡人数占欧洲人口的四分之三(4)。

当时整个的欧洲生活在世界末日般的恐惧中,“如此的可怕,人们慌不择路,携带可以带上的东西四处逃窜,一旦家庭中有一个人开始表现不适,其它家庭成员立即弃他(她)而去,不论病人是父亲、儿子还是母亲和女儿。然而一旦周围的人亲眼目睹了一个人发病,他们自己也会很快在三天内死亡,除了人,家里的狗、猫以及其它家畜也都逐一死于瘟疫。甚至许多人因为接触了病人而被认为是必死无疑,他们都被活埋了。

患病的有钱人出再多的钱也没有人甘愿冒生命危险服侍他了。” (5)“医药变成了没有用的废物,医生们也成为慌忙逃命的成员”(5),一个个活生生的人从开始感觉不适到变成死尸竟然短至两三个小时,死亡就像影子一样和人们时刻相随。瘟疫肆虐的城市都几乎变成了空城,无人居住地。这段最让人难以忘怀的历史片段被称为“天降的祸”或“天谴”。

320 年之后,英国的伦敦(公元1664年)再次爆发腺鼠疫。一个亲身经历这场瘟疫的英国记者在他的日记中记录了瘟疫的详情,“从1664年8月8日至同年10 月10日,伦敦死于瘟疫的人数达到49,705”(6)。在他的日记中有这样一个真实的片段:“一对母女从外面回到家,女儿说头有点痛,母亲赶紧安顿女儿躺下。

她提着油灯看了看女儿的身体,不幸的是她看到了黑死病的标志–肿大的腹股沟淋巴结。母亲疯了似地奔向大街,痛苦地哭嚎,她再也没有回家。两个小时后女儿死在床上,一个星期后母亲也死去。”(6) 在瘟疫中人的生命是那样的渺小,就像人眼中的蚂蚁,那么它到底想让人类在意识到自己的渺小时反省什么呢?让我们再看看在中国发生的瘟疫。

(2)19世纪亚洲的鼠疫

在 18世纪末,清朝的云南省开始爆发鼠疫。人们不清楚瘟疫是如何爆发的,先是成批的野鼠、家鼠死在人们面前,然后是大批的看着老鼠死的人像老鼠一样倒下,瘟疫迅速地蔓延。清朝赵州诗人石道南(音译1765-1792)在他的一首名为“死鼠”的诗中这样写道(原文无法查找,译自英文译本):

四面八方横死鼠,
俨然象虎阻人行,
人皆惊恐绕道行。
老鼠死后不几日,
人死就如墙倒塌。
一日死者增无数,
阴沉乌云遮蔽日。

三人行走在一处,
十步之内两人倒。
夜间死去无数人,
无人敢去悼亡人。
瘟神来临油灯黯,
油灯吹灭一片黑。
活人死魂尸体留,
乌鸦嘶叫满天飞,
猫犬不宁低哀鸣。

灵魂不在人如鬼,
尸骨遍地无人烟。
田间粮食无人收,
县官收租无人睬。

我愿乘上仙龙飞,
捎我天堂寻神仙。
乞求撒下福甘露,
死者复生得慰藉。

在中国发生的瘟疫传遍当时清朝的南方各省,当时的香港也受播及。瘟疫很快在亚洲的其它国家逐渐蔓延开,死者逾百万,仅云南省死于瘟疫的人数就多于十万 (7)。我们可以看到人在瘟疫面前是那样的渺小,尽管人可以发展科学、甚至改造地球(破坏地球),但是瘟疫、天灾要取人的性命可以说就在一瞬间。

是什么原因导致黑死病(鼠疫)呢?现在的医学科学认为黑死病的病原是鼠疫杆菌,一种通过跳蚤在鼠与人之间传播的细菌。这种细菌可以产生特殊的蛋白质,逃过人体巨噬细胞(一种免疫细胞)的免疫识别与吞噬,因此一旦进入人体就可以大量繁殖,产生剧毒素,很快将人置于死地。为什么这种细菌会在某个时间某个地区之内爆发致病呢?这个问题就在现在科学能回答的范围之外,尽管从古到今有很多的学说试图解释瘟疫的爆发原因,但是至今没有令人信服的答案。

但是在冥冥之中人们似乎有一点共识:是否爆发瘟疫是由人所不能控制的力量在决定着。1999年美国国家自然博物馆内关于感染性疾病的展览中介绍瘟疫爆发的原因有:空气、水、携带病菌的昆虫、战争、地震、气候(8)。从这些关键的因素中我们不难看出瘟疫的爆发是人类无法控制的“天灾”,无论是空气、水、地震、气候还是随空气、水、地震、气候行为发生改变的昆虫,都是人类的科学无法控制的。

可能有人会说,不对,现在我们有了能杀死鼠疫杆菌的抗生素,瘟疫已经在人类的控制能力之内了,在下文中我们就将讨论为什么拥有抗生素的人类在瘟疫来临时仍然是渺小的生物。(待续)

参考文献:
1. www.who.int/infectious-disease-report/2000/ch3.htm
2. Laurie Garrett.(1994) The Coming Plague
3. Laurie Garrett.(2000) Betrayal of Trust–The collapse of Global Public Health
4. Anna Montgomery Campbell (1931) The Black Death and men of learning.
5. Francis Aidan Gasquet (1908) The Black Death of 1348-1349
6. Daniel Defoe (1722) Journal of the plague year
7. Carol Benedict (1996) Bubonic Plague in Nineteenth-centrury China
8. http://www.amnh.org/exhibitions/epidemic/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俄罗斯学者:萨斯——远远不仅是病毒
认识从中国来的瘟疫威胁
寒坡岭:从东方红到东方穷(五)
禽流感在泰国及越南、印尼继续蔓延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总统发表告别演说
【秦鹏直播】川普告别演讲 释放何信息?
【时事纵横】拜登对华政策?中共极端防疫惹怒
【重播】川普总统离任仪式 飞抵佛罗里达
【西岸观察】川普告别演讲:最好的还在前面
【财商天下】写字楼空置二手房涨价 大陆房地产怪事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