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穎:民工跳樓

─民間記事

曾穎

人氣 1
標籤:

【大紀元4月29日訊】鐵路、公路等交通運輸部門都在謀劃著開漲價聽證會的時候,民工廖大成知道,年關要來了,他必須在欠他工錢已經六個月的包工頭面前做點什麽。

其實,這個想法他早就有了,他曾經很謹慎地對包工頭提起過工錢的事,儘管他謹慎得像一隻小老鼠,但仍然惹起了包工頭的憤怒,包工頭敲著桌子吐著酒氣滿臉肌肉都移了位地呵斥他說:你不要忘了本,不是我帶你出來,你娃能有今天?你看天天站在勞務市場傻等那些大腦殼,哪個有你日子過得好。人嘛是要講良心的,不就是幾個月工資嗎?你怕我給你賴了不成?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子打麻將,隨便亂放一炮也不止這個數啊!

聽了包工頭的這息話,民工廖大成自己都覺得有點瞧不起自己了,是啊!就爲了那不到1000元錢的工錢,自己的行爲是不是真有點小器而沒有良心?

又過了一個月,收穀子的季節到了,娃娃又要開學了,這兩樁在別人眼裏是喜事的事讓廖大成更傷感了,收穀子要請人幫忙,沒錢不成。娃娃讀書,更不用說了。

這一次,廖大成決定不找包工頭了,他去找有關部門,他想,包工頭總得聽當官的吧。

這次找有關部門的行動除了使他知道世界上還有那麽大的辦公室而且夏天還把人冷得直打哆嗦之外,便再無什麽收穫了。

接待的同志態度還算可以,只是他覺得對方說的很多話他不是太懂,譬如勞動合同,譬如最低工資保障。人家問什麽,他都只能搖頭,當他搖第15次頭的時候,對方也開始搖頭了,他知道,沒戲了。

在此後的半個月裏,民工廖大成還想過很多招法,譬如用襪子蒙住腦殼趁包工頭打牌時去抓賭;或乾脆把包工頭的那個心肝寶貝二奶抓起來當人質,喊他拿自己的工錢來贖。但這些招法讓他想想也覺得睡不著覺睡:我只是想要自己的工錢,又不是想犯罪。

就在廖大成躊躇著不知該怎麽辦的時候,鄰近工地上傳來一個消息,有一位元和他一樣想領工錢想得快發瘋的民工一怒之下上了幾十米高的塔吊,報紙電視臺110、120、119來了一大堆,包工頭嚇得軟了,乖乖地把錢拿了出來。

正在廖大成琢磨著該不該學那位兄弟也上一回塔吊的時候,他所在的這個城市的東西南北門的建築工地上紛紛傳來民工上塔吊上井架上樓頂的事。隨著年關將近,其規模呈急劇上升的趨勢。

當報紙上出現18個民工同時上樓頂的新聞之後,媒體對民工跳樓的新聞不再感到興奮,就像是對報道貪污金額100萬以下的貪官一樣。民工跳樓討工錢這一社會現象,也遭到來自各方面的批評。有專家指出,這是一種做秀,必須立法對此進行整治,誰要是不通過合法途徑而是採取跳樓秀的方式來追債,應該按擾亂治安論處。

民工廖大成從來不看報紙,消息自然很閉塞。當他喝下半斤老白乾下定決心戰戰兢兢地走上塔吊頂端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很孤獨,城市在自己的腳下,很平靜很自在地運行著,街上買菜的女人刷皮鞋的男人和修自行車的小工都像螞蟻一樣平靜地做著自己的事情。

沒有記者沒有警察沒有醫務人員,甚至沒有在一旁喊“加油,快點跳!”的觀衆。站在塔吊頂上的廖大成有一種騎虎難下的感覺。平日裏吵得令人心煩的世界這時候突然變得很靜,他聽見風刮在衣服上發出呼呼的響聲。

這時,他突然想起他的母親,臨出門時她老人家說,自己這輩子還沒穿過一次棉褲,一定要帶一條回來,年紀大了,一天比一天怕冷了。

他還想起他的妻子,那個不美麗但很可愛的女人,她想要一瓶甘油,她說那樣冬天做活手就不會裂口。

他還想起了他的兒子,這小子比較奢侈,想要一個新書包。

廖大成已盤算過無數回,並已無數次在地攤上爲自己的親人們夢想要的幾樣東西與小販們談妥最低價。但是,那伸手可及的東西,也就是親人們伸手可及的幸福,怎麽一下子就變得遙不可及。

廖大成有些憤怒了,從恨自己開始,恨包工頭,恨天,恨地,恨風,恨用鄙夷眼光看他的城裏人。

這時,他看見包工頭的摩托從塔吊下沖過來,他感覺這傢夥一定又喝了很多酒。想著他那被酒精鼓舞得誇張的一臉橫肉,廖大成心中冒出一股強烈的苦味。突然,一種要用血和腦漿濺誰一臉的衝動使他莫名地想往下飛。

借著酒勁和風力,他飛了。

民工廖大成這輩子很難有一次按自己心願順利做成一回事情。這一次也不例外,在他飛的時候,空中的一根鋼纜將他挂住,等再次落地時,勁道已消了大半,他沒有肝腦塗地,只有一條腿血肉模糊。

廖大成成爲本市第一個真正跳樓成功的民工。第一個肯定有新聞價值。包工頭雖然喝了酒,但還是明白這個道理。除了封鎖消息之外,他積極地想辦法給他治腿。腿最終沒保住,他只有硬著頭皮找廖大成私了。他開出的條件是:除了工資和醫藥費之外,一次性再給他6萬元錢。

工地上的民工們開始沸騰了,有的甚至開始羡慕廖大成了,他們算了個賬:依廖大成現在的收入狀況,他起碼要苦掙20年,而且要不吃不喝一分不花才能攢夠這個數。想不到才一條腿就換到了。

有人甚至半開玩笑半認真地對廖大成說:如果換成我,再添三根手指頭也願意。

在民工們的羡慕和議論聲中,廖大成拄著拐杖上路了,他背上背了一個大包,裏面是母親要的棉褲和妻子要的甘油以及兒子要的書包。儘管因爲醫療他已錯過了新年,但他還是爲即將到來的團聚以及錯過了“春運”的高價車票而興奮不已。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曾穎:不要和農民聊礦難
曾穎:暖心診所
曾穎:垃圾山上的「小資」
曾穎: 在鄉下遭遇查暫住證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罪惡一生 江澤民死了
【全球新聞】大陸民眾:江澤民一身罪惡待清算
【有冇搞錯】「人民領袖」是人民血換的
【晚間新聞】江澤民死了 人權律師團發五點聲明
【時事軍事】北京的核三位一體是蹩腳假貨
【十字路口】江澤民嚥氣 遺產不可告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