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民間故事─ ─ 梅花碑

謬悠
font print 人氣: 52
【字號】    
   標籤: tags:

杭州過去有位老石匠,因為雕了一輩子的石頭,而擁有一身好手藝,聞名杭、嘉、湖三府。

有天,他在南山腳下發現一塊石頭,仿佛映著一株樹影;老石匠揉揉眼再仔細看看,可不是嗎!上頭清楚地映著一株梅花枝影,好似生在石頭上一般渾然天成;伸手觸摸,卻是平滑光亮的,好比剌繡的白綾,才描上花樣還沒動手繡呢。他越看越喜愛,便使出全身力氣,踉踉蹌蹌地將石頭扛回家去。

回家後老石匠迫不及待要大顯身手。沒想到這石頭好硬呀!一鑿一刻都用盡全力,卻往往只有一點痕跡。老石匠不灰心,日夜不休地工作,十日雕個瓣,百日刻朵花;終於將那株梅花雕在石頭上了!多美的梅花啊,彷佛迎著春風搖曳,向著朝霞盎然,白玉似地開滿一樹。老石匠嘔盡心血,最後面帶著微笑,死在石頭旁。老石匠沒有兒女,但鄰裏們都敬重他,把他埋在一塊公地,將他這塊梅花碑豎在墳頂。

過了一陣子,奇怪的事情發生了,鄰裏們發現,石碑上的梅花會開會謝!每當春天,別的樹上梅花才含苞,石碑上的梅花卻已盛開;夏天,別的樹兒剛青,石碑上梅樹早已一片蔥鬱;秋天,別的樹上葉兒落得一片不剩,石碑上的梅樹才開始落葉;冬天,西北風把別的梅樹吹得七歪八斜,只有石碑上梅樹挺立在那裏,一動不動。

這塊石碑還會預報天氣呢!若天要晴時,石碑就會顯得明晃光亮;天將陰時,它就會顯得潮濕晦暗。人們從石碑上就可探知時令節氣,或是天氣陰晴,因此,農家犁地下種就能安排妥當;欲出門在外者心裏也能有個準備。大家都很喜愛它,把它當做寶貝。

有年杭州來了個大官。大官早聽說過這塊石碑的奇妙,一到杭州便帶著手下來到墳地;當時是春天,雕在石碑上的梅花果然如傳言中的盛開著,大夥不禁嘖嘖稱奇。大官隔天就在老石匠墳地旁邊造了一座衙門,築起一堵圍牆,把那塊石碑圍進自己衙門花園裏,還堂而皇之地貼出佈告,將墳地立為公地官有,庶民不得進入。居民雖然忿忿不平,但只敢怒不敢言。

說也奇怪,不到兩天,碑上的梅花便漸漸隱謝了。此後,不論天晴落雨,石碑總是陰沉濕漉,失去了預測天氣的能力;慢慢地,爬滿了青苔,變得難看極了。大官因此悶得茶不思、飯不想,鎮日苦思。師爺見了,便獻計道:「官爺,我看這是地氣潮濕之故,若架起火來,烘乾潮氣就會好了。」大官聽了,覺得也有道理,忙叫人搬來乾柴木炭,在老石匠墳頭頂上燒起來。

當火苗一舐到石碑,轟然巨響,熊熊火舌突然爆發,噴射得老遠;瞬眼工夫,衙門和花園都燒了起來。大官和師爺走避不及,便燒死在裏面。大火燒了三天三夜,把衙門燒得精光,只在大門前面剩下半截焦爛的旗杆;而這塊奇妙的石碑也就這麼毀掉了。

如今,在杭州東城還留下兩處地名:一處叫「梅花碑」;另一處叫「焦旗杆」。@、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浦島太郎穿越時空」的民間故事在日本家喻戶曉、婦孺皆知,幾乎成為日本民族文化的一個象徵性標誌。它折射出日本文化的什麼特質?和中華文化有什麼關聯嗎?
  • 兄弟爭獄,兄弟爭義甘心赴死,兄弟慈悲無懼疫病,這些歷史上的真實故事,給人溫柔的慰藉,給人永恆的情義,也給予後人種種啟發。
  • 在時光緩緩的昔日,仙鶴報恩的民間故事是一則日本家喻戶曉的傳説,其中蘊含著怎樣的文化意義,反映怎樣的精神境界呢?
  • 這是忍受多年悲傷和失去後,得以成長的故事。故事歷程和隱喻,對許多艱難情況和不同的年齡層來說,都有所幫助。
  • 《聽故事的天使》,每天都有好故事。每位孩子都是上天賜予的天使,在價值觀不斷變化的時代裡,《聽故事的天使》節目製作群願意為您的孩子撐起一片純淨的天空。
  • 這是適合大孩子、青少年和成人的故事,目的是為了在2011年日本沿岸遭受海嘯襲擊後,為人們帶來希望並協助加強復原能力。這篇故事也收錄在東京書籍株式會社出版的《兒童心靈成長故事》中。
  • 萬物有靈,不限於其形體的大小。動物的靈性在一些特別的時刻能顯露出來給人看見。天地就是巨大的鏡子、宇宙就是超級資訊庫,即使當下沒人看見,上天也會讓當事人得到果報,不論是善報還是惡報,今日之果必是前日種下的因。
  • 《給希薇亞的娃娃》 適合年齡:5歲。 應對狀況:失去家人。
  • 中國古代,無論是父母之命,還是媒妁之言,都講究門當戶對,認為有相近的背景及環境,才有利於婚姻和家族的幸福穩定。不過,人生的某種緣分一旦註定,可能怎樣都擋不住。神韻作品線上影音平臺發布了《情繫道緣》交響樂曲。這首改編自2019年神韻藝術團舞劇《情繫道緣》的原創音樂,呈現了一個驚心動魄的、關於緣分的愛情故事。
  • 每個孩子從咿呀學語開始,就有一個長長的書單在等待他了。爸爸媽媽們常常親自手捧故事繪本,希望從書香寶墨中,讓孩子得到最好的智慧啟蒙。全球頂級藝術團神韻的主持人唐瑞,以幽默的舞台風格博得世界主流精英觀眾的認可,他講述的經典童話《彼得兔的故事》(The Tale of Peter Rabbit)深受觀眾喜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