剷除中國大陸的“搞政治”邪惡環境—中共

標籤:

【大紀元8月23日訊】

在中國大陸有一個貶意詞﹐叫做“搞政治”

在人間有不少名詞是“貶意詞”﹐如“財迷”﹑“搞政治”等等。這些名詞其實是在用來阻擋人們干壞事﹐對干壞事起一種潛移默化的阻礙作用﹐以達到保護人的目的。

如說這個人“財迷”﹐其實是旁觀者清﹐別人知道這個人的命運中富德不大﹐沒有什麼財運及福份﹐就用這個貶義詞來阻擋他那想方設法掙錢的慾望﹐讓他安分守己﹐不要做費勁不討好的事﹐不要因此而耽誤了自己應該干的正事﹐應該履行的人生軌道。

如果一個人對掙錢非常着迷﹐如醉如痴﹐對物質也非常追求﹐但是他有這個命﹐在掙來的錢及物質的使用上非常準確﹐那麼這個人就不是“財迷”﹐也沒有人會說他財迷﹐而是說他很會過日子﹐很會經營。

在現今的中國大陸﹐有一個迫害人的大帽子﹐叫做“搞政治”。其實﹐說這個人“搞政治”的原意是別人知道他沒有當官﹑從政的命運﹐因此﹐就旁敲側擊的用“搞政治”這個詞來阻擋他在這方面的投機鑽營﹐讓他不要着迷這些跟命運無關的事情﹐要務正業﹐做自己該做的事情。

如果一個人對當官﹑從政很着迷﹐但是他有這個命﹐那麼這個人就不是“搞政治”﹐也沒有誰會說他“搞政治”﹐而是說他很有管理才能﹐很有為官的天賦。

真正的人類社會是人們能夠正確履行自己人生命運的社會﹐在人間就是被稱為資本主義的社會。在這些人類社會裡﹐由于限制人自然發展的因素很少﹐因此一般人都是在不知不覺中順應財﹑官的規律﹐順應自己的人生軌道﹐履行着自己的人生命運﹐因此“搞政治”﹑“財迷”這些貶義詞就沒有什麼用處了﹐也就自然沒有這些名詞了。

在中國大陸﹐由于是豺狼能量的中共把持着財﹑官﹐豺狼能量的東西由于不知道人類社會一切都是有規律的﹐就無法無天起來了﹐很多人的人生軌道都被打亂了﹐不管命運中有沒有財﹑官﹐都一窩蜂似的往這方面“廢寢忘食”﹐嚴重的干擾了自己的人生軌道﹐同時也在毀滅着別人的人生軌道﹐因此﹐那貶意詞“搞政治”﹑“財迷”也就冥冥之中深入了社會﹐成了具有“中國特色”的恐怖名詞。

現在有一個奇怪現象﹐有些人將上訪人士﹑法輪功學員﹑維權人士反抗中共的迫害﹐聲援袁胜﹑高智晟 ﹐揭露及暴光中共干的壞事﹐聲援退黨大潮等等也當成了“搞政治”﹐其實這是濫用貶義詞。揭露及暴光中共干的壞事﹐維護自己為人的最基本權利﹐聲援退黨大潮﹐實際上是維護自己的人生軌道不被破壞﹐同時也在有助于別人免遭中共毀滅人生命運的類似迫害﹐是在“替天行道”﹐說的大一點﹐那就是“替宇宙行道”﹐是做大好事﹗

中共豺狼黨將不屬於它們的中國人人生命運中的財﹑官都搶劫到了黨魁及特權階層那﹐是破壞中國人民履行人生命運的罪魁禍首﹐按照“搞政治”這個貶義詞的來由﹐應該將“搞政治”這個大帽子扣到中共頭上﹐並且還要加上“邪惡”兩個字﹐因為中共搶劫財﹑官用的是“邪﹑痞﹑間﹑滅﹑控﹑鬥﹑騙﹑煽﹑搶”九大邪術。

為了減少中國人民被中共迫害﹐讓中國人儘早正確的履行自己的人生命運﹐我們應該說﹕豺狼能量的中共是“搞人間第一號邪惡政治”的頭號大邪教組織﹐因為這種邪惡政治使中國八千萬人非自然死亡﹐使八千萬人的人生命運被徹底斷送﹐被徹底毀滅﹗

人是有命運的!

談起“搞政治”﹐其實一種行為如果沒有干擾自己的命運﹐也沒有干擾別人的命運﹐那麼其行為即使與“財﹑官”有關﹐也不屬於“搞政治”﹐因為這種行為是對的。那麼﹐這裡就有一個問題﹐那就是人有沒有命運﹖

由于細胞是由分子組成的﹐沒有分子就沒有細胞﹐因此﹐當一個人還沒有出生的時候﹐那個人生命運的劇本在分子空間中早就存在了﹐細胞人出生後只不過是在按照這個分子劇本在演戲。正因為有劇本﹐才使不少人或多或少知道冥冥之中好象有命運似的。當人老了的時候﹐一生的劇本已經基本上演完了﹐“天機不可泄”已經不存在了﹐這時人回憶起自己的一生﹐才發現原來是有規律的﹐那就是命運呀﹗

一個細胞人由于能量低﹐自己不會知道如何對自己好﹐自己再計劃﹐再想方設法為自己也沒有按照命運來履行對自己來的好﹐因為命運是從分子空間中來的﹐比細胞能量來的大。一個人對自己真正的負責任的方法就是凡事順其自然﹐但是這一點細胞人是很難做到的。

有一種改變命運的方式是極其可怕的﹐人要想履行自己的分子劇本﹐得有一個前提保證﹐那就是至少有細胞級別的能量。假如一個人干了大壞事﹐破壞了別人命運的履行﹐那就是自身不配有那麼大能量的一個證明﹐那自身的細胞能量就要降低﹐降低到一定程度﹐本來應該有的財﹑官等方面的福份﹐由于沒有足夠的能量去承擔責任﹐也就可能不存在了。那些加入過中共組織的﹐不管是少先隊﹑紅小兵﹑紅衛兵﹑共青團還是中共黨員﹐都往往由于對着惡黨血旗發了毒誓﹐在分子空間中留下了獸的印記﹐而被烏七八糟的分子空間中的動物附體﹐而一時衝動干出了很多傷天害理的事﹐加速的降低着自身的能量﹐破壞着自己同時也破壞着別人命運的履行。

下面是一位民間高人在分子空間中看到的共產邪靈附體中共組織成員的一個表現﹕

“<<九評>>中提到的“共產邪靈”那可是個言之有物的東西,它是一個有形的身体,就附在人身上﹐這种邪靈的四肢和犬科相似,尾如兔尾,頭頸如長蛇,此邪靈附在人的后背上,四肢分開,長長的蛇狀頭頸是沿著人的脖子直伸入人的大腦,在大腦的二半球上纏繞著。它就呆在人体中,在表層中附著。”

如此﹐就不難想象那些迫害家庭教會成員﹑法輪功學員﹑上訪人員的惡官﹑惡警為什麼如此無人性﹐為什麼如此瘋狂﹐為什麼會擬制不住的發泄。如此﹐也不難明白文革時期﹐人們為什麼如此瘋狂﹐為什麼在廣西等地還 發生了殺人後吃人肝﹑人肉的獸行。為什麼柬共頭子及中共黨魁毛澤東﹑周恩來﹑江澤民等等會吃人腦。為什麼毛澤東狂叫“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時躍躍欲試﹐兩眼放出邪光﹐好象有一種外在的因素在推波助瀾﹐為什麼對耍陰謀詭計﹑耍邪術樂此不疲﹐那不就是邪靈大蛇附體的特徵嗎﹗

這樣的邪靈附體﹐使得很多中國人由于干壞事而徹底改變了自己的人生運動軌跡﹐同時也毀滅了無數個其他中國人的命運。中共通過大躍進﹑人民公社﹑承包等等將勞動人民的私有財產共到中共黨魁及特權階層那﹐極大的改變了中國人民的人生運動軌跡﹐本來應該有的良好的命運及福份﹐以及應該履行的對家庭﹑對親朋好友的責任。同時﹐中共歷次豺狼政治運動造成中國八千萬人非自然死亡﹐則是徹底摧毀了八千萬中國人的命運。

如此毀滅中國人民的人生運動軌跡﹐就是徹頭徹尾的“搞政治”﹐豺狼能量的中共是中國五千年歷史上真正“搞政治”的最大的邪教。由于中共豺狼黨的破壞﹐嚴格的來說﹐中國大陸的人已經沒有了人生的命運﹐不管是得勢的還是被迫害的。

那些中共黨官搶奪﹑剝奪別人人生軌跡中的財﹑官﹐毀滅着別人的人生命運﹐同時也改變了自己的命運﹐目前的抓捕人權律師高智晟就是中共瘋狂的表現﹐豺狼中共的解體垮臺更加加速了。那些黨官搶奪﹑剝奪別人的財﹑官﹐就是自己不配擁有目前能量的一個證明﹐能量就要降低﹐現在的很多黨官已經大幅度的改變了自己的命運﹐正在大踏步的往地獄邁進。這裡介紹一位可以跨越陰陽界的中國人的警世性描述﹕

問:是有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嗎?

答﹕“那當然是真了,做了坏事到地獄去。我到那邊去玩了玩,超恐怖。地獄有好多關,第一關看到全是血,走路上有水,仔細看滿地都是血。第二關是磨磨,把在陽間做坏事人的內臟、肉都磨碎了,天天這樣磨。看了第二關就不想再去第三關了。地獄有十八層,有膽大的到十八層去看了,看了就不敢做坏事了,嚇都把你嚇死。”

問:那做大坏事的人死了是不是就沒了?

“人死了就到那邊(陰間)去了,過一個橋,分左邊右邊,右邊是天堂,左邊是地獄。人死了到那邊還要生,做了坏事都要受罪償還。自殺的人是這樣,他如果是在半夜一點自殺的,那么他每天半夜一點都要到這個地方來自殺,他的罪比殺人的還大,因為第一個他就不孝順父母。殺人的人他到了地獄有的就被用刀拉舌頭,挖心,生不如死。在人間做坏事被判死刑了,到那邊還是要他生,還要審判,就像古時候一樣,有武將,把陽間死了的人戴上手銬。”

問:人的命天注定的嗎?

“對啊,人的命天注定的,你改名換姓都沒有用,生下來就有記載了,生下來以后你做了什么也一一記載。有一次,我被人誣告,說我拿了他們的錢,陰間那里審判官把四個誣告我的人叫來看一面鏡子(陰陽兩界是有聯系的),他們愣住了,鏡子里面像演電影一樣把我從出生到被誣告的那一段的每一天的細節都演出來。他們誰也沒有辯解,我本來也沒拿嘛。那邊的法官跟我說:你可以告他們誣陷你。我說:算了,以后不要再害我就好了(笑)。你看做官的,老天分配他只有權,而沒有錢,現在做官貪財的這么多,他們不知道,到時候他吐出來利息更高,代价更大。現在的人好像聰明了,其實聰明反被聰明誤。”

希望上述的警示性描述能夠對那些破壞﹑剝奪﹑毀滅中國人人生命運的豺狼黨官﹑黨警﹑黨醫等等有所威攝作用。

履行人生命運的一個前提是實行真正的生產資料私有制﹐中國人要想履行自己的命運﹐就要參與到退黨大潮中來﹐及早解體中共﹐擺脫邪靈附體﹐徹底摧毀“搞政治”的邪惡根源—中共黨文化﹐將中國人民從“搞政治”的邪惡環境中解放出來﹐將中共非法佔有的財富及生產資料歸還給勞動人民﹐並建立健全的法律作為生產資料私有制的保障﹐才能有自由的靈魂﹐才能使干擾履行人生命運的一切因素消失的無影無蹤﹐才能達到目的。

看一看歷史上中國真正的經濟成就

在沒有中共之前﹐中國實行的是生產資料私有制﹐即使皇帝也只是管理到縣一級﹐縣級以下是宗族制度﹐沒有“搞政治”的邪惡的大範圍環境﹐中國人履行着自己真正的人生命運﹐就有了了不起的經濟成就及巨大的福份﹐這些中國人真實的經濟成都是豺狼能量的中共根本就不懂的。

二千年以前,中國是個被全世界推崇倍置的仰望的中心,當時的古羅馬人將東方的中國稱為“賽里絲”國,那時的中國就盛產絲綢,中國人發明制作的絲綢經中亞和南歐,几經轉手運到古羅馬后,就成了天价,簡直比黃金還值錢,古羅馬人起初不相信絲綢是人制作出來的,他們曾一度認為,這柔軟細膩美妙舒服的綢緞是中國的樹上結的,當他們后來知道綢緞真的是中國人制作出來的以后,中國就成了羅馬人心中神的國度,那里有极其精深的文化和技術。不少羅馬人為親眼目睹、親身游歷神的國度,曾歷盡艱辛,穿越千山万水來到中國。公元前五十三年,羅馬軍東征,在敘利亞与安息軍隊大戰,受重創,余部約一万人馬突出重圍后,沒有返回羅馬,而是奔向向往的東方,穿越阿拉伯半島的沙漠,橫穿伊朗高原,經過帕米爾高原,翻越天山,穿過死亡之海,最后余一千多人到達河西走廊的今甘肅省永昌縣。之后,他們按照古羅馬的建筑風格在高昌建立了城池和房屋,開始學習中國的文化并從事邊境貿易。那時,周邊國家与中原的聯系十分密切,大漠駝鈴此起彼伏,胡笳与羌笛互相輝映,映出一幅幅繁榮与交融的景象。

一千年以前,中國仍然是眾所周知的世界上最強盛的國家,中國的農業、制造業、手工業、娛樂業都是當時世界上最發達的,中國的經濟、政治、科技、工藝、文化、娛樂、學術、數學等等都是世界第一,即使是軍事也是數一數二。中國國民生產總值(GDP)最高峰時期竟占當時全世界的百分之八十,那時的老外經濟平均水平跟中國人比起來簡直就像窮人一樣。

北宋時期的中國GDP最高達一億六千万貫,按現在的美元折价約為一百五十二億美元,北宋時的稅率約為十五分之一,且農民不像中共竊國時期有額外負擔,并且也沒有戶籍制,想做生意就可以進城,商業尤為發達。GDP可以計算為一百五十二億美元的十五倍,也就是二千二百八十億美元。當時北宋的人口差不多一億,因此人均GDP為二千二百八十美元,比現在都高的多!西方學者說當時一位歐洲君主的生活水平還比不上東京汴梁一個看城門的士兵,這就是被中共謾罵的所謂“封建社會”。 那時中國華北的鋼鐵業年產就已經達到了一百二十五万噸,而英國直到1788年歐洲工業革命開始,鋼鐵業年產才只有七万六千噸。那個時候的中國人非常會做買賣,把泥土燒成瓷器就輕易的換來大批的金銀珠寶。那個時候的中國人在世界上很吃香,很值錢,中國的工匠是世界各國急需的人才,是世界的寶。那個時候推崇中國文化的老外比比皆是,意大利最富裕地方的威尼斯人就稱:“中國的商船是人們能夠想像出的最大的船只,有的有六層桅杆,四層甲板,十二張大帆,可以裝載一千多人。這些船不僅擁有精确得近乎奇跡般的航線圖,而且,它們還擁有几何學家以及那些懂得星象的人,還有那些熟練運用天然磁石的人,通過它,他們可以找到通往陸上世界盡頭的路,對于他們的天賦,愿上帝受到贊美。”

在八百年以前,杭州、蘇州、成都都是世界上最繁華也是人口最多的城市,人口都超過百万以上。那時歐洲最富裕地方的意大利人有幸來到中國的泉州,大聲贊嘆中國的城市是光明之城。當他們來到中國最繁華的城市—杭州時,竟目瞪口呆,惊嘆不已,稱杭州是天上的城市,是世界上最优美最高貴的城市。那時的中國人會自豪的說,我幸福、我高貴,因為我生活在世界上最美好的城市—杭州、洛陽。

到了近代的清朝乾隆時期,中國的GDP占全世界的百分之五十一。1834年,廣州十三行的領袖伍秉鑒的“怡和行”在世界上獨領風騷,伍秉鑒以資產二千六百万銀元(相當于今天約七億美元)成為洋人眼中的世界首富,伍浩官的名字更是享譽美國,美國有一艘商船下水時就以“伍浩官”命名。孫中山先生創建民國初年,中國 GDP產值占全世界的百分之二十七;民國十一年時,GDP仍然達到百分之十二;豺狼能量的中共竊國時,中國的GDP占全世界的百分之五點七;而到2003年,中國的GDP占全世界還不到百分之四。与國民政府時期遭遇的几十年戰爭尤其是日本侵華造成的巨大經濟破坏及軍火消費,以及1946年開始的中共賣國奪權造成的經濟破坏所引發的經濟下降不同,中共基本是在和平時期引發的經濟下降。

綜上所述,1949年以后的中共竊國時期是中國經濟在世界上最落魄的時期,豺狼能量的中共邪党破壞了中國勞動生產者的命運﹐剝奪了他們原本應該有的財﹑官方面的福份﹐原本應該有的自由的靈魂﹐嚴重破壞了中國大陸的勞動生產力。豺狼能量的中共是沒有任何資格談對中國經濟的什么“貢獻”的!

地主﹑資本家其實就是人生命運中有財﹑官命運的人﹐這樣的人越多﹐對整個社會的富裕的貢獻就尤其巨大﹐由于他們懂生產及經營﹐他們是整個社會的自然形式的精英。這樣的自然人才﹑自然福星被豺狼中共殺了﹐就是中斷了其他中國人跟他們的聯繫﹐使得中國人的很多通過與他們的聯繫才能獲得的福份被斷送了。

人類的福份與個人能量有關﹐也與整個社會的能量有關。能量低的話﹐人能干的正事就少﹐因為能量不足看不到﹐自然也就不知道﹐也就不可能去做。能量大的話﹐視野開闊﹐能看到巨大的機緣﹐自然也就會去做﹐也就可以獲得自然賦予的福份。財富是需要能量來支撐的﹐能量大能知道什麼是自然級別的壞事﹑什麼是自然級別的好事﹐才可能在財富的使用上準確無誤﹐才可能有更大的財富。能量低即使一時用非法手段攫取了財富﹐但因為不知道什麼是自然級別的好事﹑什麼是自然級別的壞事﹐就會在財富的使用上犯錯﹐就成為不配擁有那麼大財富的一個證明﹐就可能會出現各種各樣莫名其妙的失去﹐使財富一朝之間化為烏有。大預言家分子人劉伯溫曾經在大預言<<金陵塔碑文>>中告誡中國人現在的經濟﹕“繁華市,變汪洋。高樓閣,變坭崗。”﹑“淺水鯉魚終有難﹐百載繁華一夢消﹗”。“淺水鯉魚”就隱喻了中國人由于能量不足而擔不起財富﹐“百載”隱喻從<<共產豺狼宣言>>開始禍亂世間的一八四八年到現在的一百多年時光。有些事情﹐可能即包括中國﹐也包括國外。

解體中共﹐剷除中國大陸的“搞政治”邪惡環境

中國人要想使經濟上的大難降低到最低限度﹐就要避免財富被能量最低的中共豺狼黨使用和支配﹐否則能量和經濟上的不匹配﹐必讓壟斷經濟的中共將中國納稅人創造的財富毀滅殆盡﹐這種毀滅即包括人為的﹐也包括自然的力量(包括自然災害等等)﹑自然的法則。為此﹐必須以最快的速度解體中共﹐剷除中國大陸的“搞政治”邪惡環境﹐將中共攫取的財富歸還給能量比中共黨官及特權階層高的多的納稅人。

人就應該過人的日子﹐不能過豺狼的日子﹐也不能讓豺狼能量的披着人皮的中共在人類的大雅之堂橫衝直撞﹐人要配穿這個長着人模樣的軀殼。

既然中國大陸在豺狼能量級別的中共的禍亂下﹐人類能量級別的文化幾乎盡失﹐豺狼能量級別的黨文化橫行﹐人根本沒有過人的生活﹐也不知道人是怎麼生活的﹐那中國大陸承認自己是人的都應該站起來聲援退黨大潮﹐驅逐中共豺狼﹐建立大陸人類社會。

解體中共﹐由於是人類能量級別的針對豺狼能量級別的中共﹐因此﹐完全用和平手段就可以達到目的。那就是利用披着人皮的中共豺狼的一個最基本的弱點—“害怕人類識破自己是豺狼﹗”﹐廣傳“九評”﹐利用各種和平渠道揭露豺狼的謊言﹐讓中共豺狼面目原形畢露﹐讓中國大陸還想當人的人退出中共豺狼黨﹐當所有有意願還當人的人退出中共後﹐“天滅中共”就來臨了。

可能有人會問一個問題﹐當年國民政府怎麼會讓一個豺狼能量級別的中共得手呢﹖這不是很奇怪的問題嗎﹖

其實﹐當年國民政府敗于豺狼中共﹐並不是國民政府腐敗﹐也不是將士在戰場上不用力﹐而是沒有搞懂一個最本質的東西﹕“中共不是人﹐而是披着人皮的豺狼﹗”

一個視人如草芥﹐以豺狼“革命”的名義可以隨意殺人﹑隨意搶劫的東西﹐怎麼會是人類能量級別的呢﹐當然是豺狼能量級別的。

當年國民政府由于沒有識破中共到底是什麼﹐沒有類似神人們的大手筆<<九評共產黨>>一樣的照妖鏡﹐錯誤的只將中共當作了土匪﹐因此只有用武力這樣的下策去對付它。在用武力的過程中﹐國民政府用對待人類能量級別的人的方法去對待豺狼能量級別的中共﹐人遵循着人類的規矩﹐而豺狼由於不懂人類的規矩﹐相比之下等于什麼規矩都沒有﹐什麼邪着都敢用﹐人不敗才怪呢﹗

其實﹐人類能量級別的政府對付豺狼能量級別的中共有兩個辦法﹕

(1)用武力(此為下下思維﹐不稱為策略)﹕由於人類社會是人類為主體生活的地方﹐因此﹐本來就不允許豺狼橫行﹐在殲滅中共的時候﹐可以對豺狼不使用任何人類的規矩﹐只要將豺狼消滅了就行。

(2)用和平手段(此為上策﹐也是唯一的策略)﹕這是一個最有力的方法﹐也是對人類損失最小的辦法﹐但是有一個前提條件﹐那就是必須能識破豺狼中共。中共就是怕自己的豺狼面目暴光﹐那就將中共的豺狼面目揭露出來﹕

“共產主義社會就是奴隸社會﹗”﹑“沒有了私有財產就沒有了任何人的最基本權力﹐就沒有了信仰自由﹐勞動人民就成了任人宰割的奴隸﹗”﹑“為搶劫錢財將地主及資本家殺了的行徑就是最極端的腐敗行為﹗”﹑“可以隨便扣上一頂帽子將人殺了的中共豺狼頭是不會實行任何人類民主的﹗”﹑“豺狼能量的東西用任何人類的詞彙做許諾都是欺騙﹐都是說瘋話﹐都是一派胡言亂語﹗”﹑“中共不抗日﹐抗日是國軍打的﹐有國軍抗戰史的詳細資料﹐還有抗戰英雄的報告團﹗”﹑“豺狼能量級別的<<新華日報>>不能玷污人類能量級別的人類社會﹐將其立刻查封﹐新聞自由是給人類的媒體用的﹐不是給豺狼用的﹗”﹑。。。

只要能將中共豺狼面目揭露出來﹐將國軍抗戰的真實歷史告訴原日軍淪陷區的國人﹐並將中共不抗日及與日偽勾結的罪證充份暴光﹐中共必被中國人殲滅無疑﹐所需花費連軍事花費的千分之一也不一定用的了。

當然﹐歷史如過往煙雲﹐再好的辦法也無法將失去的重新彌補回來﹐既然如此﹐那就抓住這最後的機會吧﹗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中國六成公眾對遏制商業賄賂信心不足
天義:中共流氓廉政宣誓是國家和百姓的悲哀!
水危機不分貧富 中國環境仍惡化
紐時推崇中國科學家許良英堅持人本理念
最熱視頻
【秦鵬觀察】三網友測鞋帶吊人 宋祖德問真相
【晚間新聞】大陸驚爆青少年墓園宣誓捐器官
【熱點互動】單方釋訪問消息 普京逼習上沉船?
【時事金掃描】美使館發表情包 疑暗諷趙立堅?
【全球新聞】美國全面叫停對華為技術出口
【環球直擊】胡鑫宇「縊吊」版本多 民眾難覓真相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