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陳太獲勝世紀之戰 立法會選舉硝煙濃

陳方安生在獲勝後翌日坐敞蓬車謝票。(AFP)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2月18日訊】十二月二日,香港立法會港島區進行補選,經過了區議會選舉差強人意的戰績後,泛民主派在今次的補選中團結一致,盡力為今次補選的七號候選人、前香港政務司長陳方安生拉票。最後陳方安生以十七萬五千多票,贏了得票十三萬七千五百五十票的前香港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結束了這場「世紀之戰」。

之所以被外界喻為世紀之戰是因為這次補選的兩位焦點候選人──陳方安生和葉劉淑儀,她們在香港人心目中有著民主對專制的一種象徵意義。

陳方安生獲勝無疑是給在區選落敗的泛民主派一個肯定,就是爭取民主仍然是大部份香港人的意願。不過,從今次葉劉淑儀的得票打破過去十多年,在港島區各項選舉泛民主派與親中派得票的六/四比例,變成了五成四比四成二,以及區選時中共對影響區選投票的精密鋪排等跡象來看,明年的立法會選舉,對民主派來說,將不會是輕鬆的一役。

中國人權論壇召集人甄燊港說,今次補選結果意味著兩方面:「第一就是民主派這一次都很團結,大家出盡全力撐陳太;第二就是共產黨縱使出盡如此多的資源、人力、物力來支持一個候選人,但如果那個候選人所代表的背後意義是違背了市民的想法,或是與市民的核心價值不同的話,一樣不會得到選民的認同的。」

甄燊港指出,從票數上可以看到,左派得票大概是十三萬到十四萬之間,也就是說全都是左派票:「她根本拿不到中間選民的票,所以就這一點來講,我個人覺得很欣慰。所以有一些評論家都說,香港市民是憑良心做了應該做的事。」競選期間,據說葉劉淑儀有十四萬「鐵票」。

互相尊重 拒絕選舉暴力

對於十一月八日的區議會選舉和十二月二日立法會補選頻頻發生暴力事件,甄燊港認為,台灣的選舉比香港的選舉氣氛更激烈:「我們香港因為接近西方,我們沒有那麼激烈,但自從回歸後,我們的一切都向大陸靠攏──性格和思維模式,在這方面特區政府是責無旁貸的。(有需要)在這方面大力糾正那種行為模式,因為我們是一個法治社會,人民也許是理念不相同,但我們應該互相尊重,而且應該和藹地進行,如果我們不用這種方式,慢慢向大陸方式靠攏的話,我想民主制度就會慢慢變質。」

另外,甄燊港觀察到左派很明顯在區選及補選的那種肆無忌憚的氣焰:「像那個天下是屬於他們,那種君臨天下的態度是令人反感的。但有時我在想,這些本來就是他們的性格,要表露無遺,可能是一件好事,讓一般市民去思考為何香港一向不是這樣的,何以要搞到如此地步。」

甄燊港覺得近期出現的選舉暴力事件,是國內社會的那種霸道風氣反映到香港來的體現,把中共黨文化帶到香港,離高尚行為的準則很遠。

對於葉劉淑儀有十三多萬票,打破了六四定律,甄燊港說:「香港一向的模式是民主派六成、左派四成,左派勉強叫鐵票,但我們不能夠否認一個事實,就是他們都是市民,也證明我們中國人為何在共產黨和特區政府的倒行逆施,在他們的惡形惡相之下,還有那麼多人在行使自由意志的時候,還選擇他們(左派),這讓人覺得是很可悲的現狀。若有朝一日,這四成的選民的心靈都得不到解放的話,我們香港的前途就堪虞!」

他續說:「所以我有時候也說民主派,整天都在想,我(民主派)只要計算民主派的票就足夠了,以為好滿意。我說,另一半的票數所代表的市民我們也不能夠放棄的。」

香港民政事務局長曾德成於陳方安生宣誓就職議員當天,在立法會會議上不回應陳太提出有關民主及民生方面的質詢,反而不點名批評她「忽然民主」後又「忽然民生」。會後,陳方安生對媒體說,她對曾德成的言論感到驚訝,並認為曾德成不點名批評她,是人身攻擊。她希望這是個別事件,而不是港府對待民意代表的態度。她也希望公務員要學習民主。

甄燊港說:「曾德成一向都是中共的打手,他今次走出來,不顧身份,不顧我們優良的傳統,這沒有辦法。但我們不能夠把曾德成的做法等同議會的文化,曾德成只可以等同於土共的行為。」

甄燊港強調:「此風不可長,我覺得這次曾德成這樣做,民主派也沒有強大的回應,也是一種退縮,只有助長他們,曾德成的行為已經是令人難以忍受。」

曾德成是親共政黨民建聯前主席曾鈺成的弟弟,在一九六七年參與土共引發的「六七左派工會暴動」,因派發傳單煽動暴亂而被捕並判處入獄。當時有五十一人在暴動中被炸死、活生生燒死或暗殺,其中一名七歲女童及其兩歲弟弟在港島北角被土共製的一包裝成禮物的土製炸彈炸死。

至於陳方安生和泛民主派如何面對明年的立法會選舉?甄燊港說:「以我個人的看法,民主派一定要『莊敬自強』,就是一個人要尊重自己,要自強。第二,在面對著現時的嚴峻環境,我們是絕不妥協。」

香港時事評論員林保華(筆名凌鋒)認為,從泛民主派的角度來講,今次的補選是民主和獨裁的一個決戰:「因為兩個人(陳、葉)都是過去港英的高官,一個是比較堅持民主自由,一個是代表專制制度的一種主張。誰勝利就等於香港人是投民主的一票還是專制的一票。」

補選是一次變相公投

他說,中共是絕對不會讓香港公民投票的,所以今次的補選變相是一種公民投票:「因為區議會選舉失敗,香港市民也有一個危機感,再不出來投票不行,所以這次的投票率是蠻高的。二零零三和二零零四年是經濟最差的時候,兩年都有大遊行,那時投票率是57.1%。」

這次補選共有321,938名選民投票,投票率約52.06%,比二零零四年立法會港島區投票率低4.56個百分點。

泛民主泛在區議會選舉的失敗,接著立法會補選的勝利,林保華認為,情況反映不想投票的中間群眾被「迫」出來投票,不論是香港或台灣,市民投票率高,對民主派是有利的。

他分析說:「因為民主派是主張自由民主的,所以往往沒有組織力,個人覺得想投就投,不想投就不投,不像專制政權下的體制都是有組織的,它一動員就是大家一起來,像一個政黨,一個中資企業,他們一動員全部都去投票。」

林保華指出,雖然中共在經濟上好像給了香港好多好處,但一般的專家學者是比較分得清楚,就是經濟發展長遠和短期是不同的,但一般的百姓,他們不一定看得那樣清楚,他們也覺得什麼「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CEPA)、自由行來了,香港的經濟就發展了,股市上市賺到錢就覺得共產黨好,但長遠來看,香港的經濟越來越依靠中共的政策。

沒有民主就沒有民生

林保華說:「它(中共)的政策一變,香港就不行了,所以那個股市、什麼股市自由行,直通車,股市漲幾千點。然後過兩個月,(中共總理)溫家寶說那個直通車不能弄了,馬上股市又掉幾千點。香港的股市金融中心,這樣一下子就變成了共產黨的金融中心,港人就沒看到這一點。現在香港的經濟怎麼樣?以前比較能夠反映一種客觀的規律,經濟好,股市就好,經濟不好,股市就不好,現在不是,就看中共怎麼講股市才好,怎麼講股市又不好了,共產黨是個貪污集團,它們這些特權階層可以控制政府,將來政府要講什麼話,還沒有講它就先知道,那香港如果變成共產黨的金融中心,香港就完蛋了。」

林保華指出,泛民主派沒有看到這一點:「我覺得民主派對這個經濟問題是比較少介入,他們比較關心政治,經濟上的問題比較少分析給百姓看。」

關於曾德成對陳方安生的語言攻擊,林保華說:「曾德成是老左,以前(英文)《中國日報》經常發表攻擊民主派的文章就是他寫的。」

陳方安生當選,特區政府反應冷淡,曾蔭權亦沒有親自向陳太祝賀,兩次傳媒問他對陳方安生當選的感想時,他都沒有做出回應。林保華說:「曾蔭權如果不是個人恩怨的話,他是不想得罪北京。北京從目前情況來看,陳方安生也是代表了立法會議員的其中一個,六十分之一,北京擔心她人氣一高,參加未來的特首選舉,北京怕的是這一個。」

林保華分析,陳方安生也知道這一點,所以在很多場合她都強調自己不是和北京作對。不過,林保華認為,她的做法,效果不大:「共產黨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所以陳方安生自己也知道,她已經六十七歲,過幾年要普選她都已經七十多,她也知道她沒有可能參加這個特首選舉。但北京總是不放心,因為共產黨對誰都不放心,它本來就是與民為敵。」

高精度圖片
街上呼籲市民投陳方安生良心一票的展版。(AFP )

有危機感 免溫水煮蛙

林保華認為,以香港人務實的特性,除非感到一種危急感,才會意識到不能一直忍讓下去,也不能無所作為,「就像(香港支聯會主席)司徒華講的溫水煮青蛙,不能到煮得不能動的時候才提醒群眾,來不及了。要不斷提醒香港市民共產黨的壞,就是要不斷揭露共產黨的罪惡,可是當今的民主派不敢這樣做,怕揭露共產黨的罪惡會與共產黨的關係搞僵了」。

林保華覺得香港泛民主派跟台灣的情況很類似,像台灣國民黨討好中共,民進黨也有一些人認為:『算了,不要老是反共,反共會把事情搞壞了!』他們就不曉得共產黨是絕對不會答應你台獨的,你以為不揭發它,共產黨就會對你好,民進黨也是動不動就說溝通,溝通。然而林保華說,「就是溝通也不能因為這樣而不揭露中共!」

林保華認為,只要一天在中共統治下,香港人便很難看到有普選的一天,對於「一國兩制」的河水不犯井水,林保華說:「(中共)早就犯你了,我覺得民主黨很不爭氣,《基本法》講了除了外交和國防由中共來做之外,其他都是香港自主,現在連股票共產黨都要管,這叫什麼自主呢?(毒)牙膏這個問題也沒有看到民主派怎麼去罵,而且也不想(罵)。香港的媒體也沒有去罵共產黨。這是你揭露中共的最好機會嘛,你談到自由民主,市民不一定感到貼身利益,但是中共官員下令香港將毒牙膏強迫上架賣給別人,市民就會覺得自己的利益受到侵犯。所以不是老高調談:自由、民主、普選!談具體的東西你也要做。」

林保華又說:「共產黨一天到晚講『一國兩制』,要服從《基本法》。違反《基本法》最厲害就是它們!」

現時身在印尼、中國過渡政府亞洲地區發言人、前中共官員賈甲被問及關於香港人如何向中共爭取普選時,他說:「這話聽起來就不舒服!向共產黨爭取民選?哪能要得來,它能給你嗎?香港的事情聽起來不舒服是因為人民不主動形成自己的主權。做就行了,沒有必要去請示共產黨,總是在共產黨的圈裏!」

一般人認為中共是一個政府,要與它溝通,賈甲說:「所以這就是為什麼香港的民主實現不了,香港人的障礙就在這裡,什麼事都要找共產黨。」

共產黨是流氓政權

他續說:「共產黨哪是政府,它是一幫土匪,侵蝕了中國人民,它們是非法的犯罪集團,哪是政府?如果港人把中共看成是政府,那就得不到民主。共產黨不可能給你民主,它本身就不是民主的,就是非法的,都是靠暴力和謊言來維持。」

賈甲認為,香港人只是考慮香港的民主,就跟台灣一樣,是不可能的,因為香港、台灣和大陸都是一個不可分隔的整體,「大陸如果實現了民主,香港的民主還用做嗎?大陸不實現民主,中共現在就是鎮壓民主,香港想從共產黨拿到民主可能嗎?它(中共)在深圳還在鎮壓民主,過一道牆就給你民主?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賈甲認為,只有結束共產黨一黨專政的殘暴統治,中國才可能有民主,到時候香港的民主才能實現。他呼籲港人說:「不要對共產黨抱有什麼幻想!」

中國過渡政府成員賈闊認為,香港在面臨爭取普選上,就要有一個信念,那就是民主必定戰勝獨裁。

最大的資源是民意

高精度圖片
陳方安生(吳璉宥/新紀元)

雖然泛民主派認為,親共政黨有一個資源方面的優勢,但賈闊認為,最大的資源是民意:「人民的利益就是最大的資源,作為共產黨獨裁政權來講,它眼前可能有一些資金,也可能有一些其他各方面的支持,但這些支持和人民的意志差得太多,所以主動權還是在人民的手裡。」

(注:本文轉載自新紀元周刊第49期焦點新聞)(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7-12-18 11: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