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自救常識 (上)

林志慧

人氣 57
標籤:

【大紀元1月25日訊】目 錄

引 子

第一章 生命真諦
一 浩浩宇宙知多少
二 渺渺生命自何方
三 誰不輪迴千百世
四 誰不悲苦且迷茫
五 匆匆一生終何去
六 開天闢地唯今朝

第二章 文化傳統
七 道家歸真法自然
八 佛家修善出慈悲
九 儒家忠恕見大忍
十 天人合一證易經
十一 千古藝文多神跡
十二 歷史大戲天注定

第三章 全球困惑
十三 史前因何存文明
十四 預言為誰指迷津
十五 慘烈災禍向何人
十六 異象種種驚誰心
十七 科學如何稱萬能
十八 物種進化將誰欺。

第四章 危在旦夕
十九 西來幽靈亡道德
二十 邪黨屠刀破膽魄
二一 謊言一統假大空
二二 戰天斗地山河泣
二三 正信俱被黑手控
二四 天滅中共人人危

第五章 誰主救度
二五 高德大法正乾坤
二六 神傳文化洗塵世
二七 笑對屠刀挺脊樑
二八 廣傳真相喚良知
二九 萬法皆自真善忍
三十 人神同在誰救誰

第六章 自救途徑
三一 遠慮生前與身後
三二 深思此生慾何為
三三 徹底清除黨文化
三四 拋棄惡黨不遲疑
三五 解體邪靈傳九評
三六 善待大法沐佛恩

尾 聲

引 子

可貴的中國人啊,你能否佇足一聽,聽我說說什麼是平安,什麼是吉祥,什麼是幸福與真理?

我曾和你一樣,一樣希望身體健康、心情愉快、思想暢達,一樣希望聲名遠播、財富豐厚、情意深長。不過總有一天,我們會突然發現:我們已百病纏身,甚至病入膏肓;我們已心力憔悴,甚至心如死灰;我們想聽一句真話,卻不知道何處尋找;我們想自由表達,卻被邪惡力量封殺。

我們還有最根本的追問:我是誰,我來自何處,我將去向何方;天是什麼,神在哪裏,宇宙間有沒有地獄或天堂;人生終該如何經營,如何修養,才不至於墮落或迷茫?

本來,我們的祖先早就有過全面回答,答案即是中華五千年傳統文化,即是儒家、佛家、道家與無數聖哲先賢的經典與教化。然而,1950年代以來,我們已不是炎黃兒女,而是馬列子孫;已不受自我意識主宰,而受西來幽靈支配;已拔起華夏民族的根,徒負一張中國人的皮。

由此,我們不只失去健康,而且失去身體;不只失去財富,而且失去靈魂;不只失去一生的幸福,而且失去永恆的真理。由此,我們早已走進邪黨精心佈置的死局,正在面臨萬古以來生命最大的劫數。

所以,我們懷抱誠意與善念而來,我們的一切努力與期待,都只為你拔出可怕的泥沼,為你重塑生命的根基,為你走向美好的明天。

我得告訴你啊,昨天我才走出監獄的大牆,今天還在中國四處流浪;我們數以萬計的同修,甚至被活摘器官之後焚燒;我們數以十萬計的親人,仍被中共邪黨非法關押;我們數以千萬計的大法弟子,正在全球傳遞福音與真相。

無論我要談到什麼啊,都是人之所以為人的常識,都是宇宙之中、天地之間的正道。如果你並不想聽,那是因為邪黨文化的毒害與阻擋;如果你聽了也難明白,同樣因為根深柢固的邪黨文化。

我已伸出一隻手,請你跟我一起走。一起走向未來,走向沒有共產黨、沒有黨文化、沒有邪靈附體的新時代,走向天性得以復甦、生命得以拯救、中華得以復興的新紀元。

第一章 生命真諦

一 茫茫宇宙知多少

我親愛的同胞,你是否有過寧靜一刻自問:浩翰無垠的宇宙,到底有沒有盡頭,有沒有神靈;微渺不過的人體,到底能不能包容天地,超越生死?

邪黨依據唯物論、無神論與進化論妄言:宇宙只是運動的死物,神靈只是愚迷的臆測,宗教只是精神的鴉片;與天斗其樂無窮,與地斗其樂無窮,人的意義就在共妻與共產。

邪黨也不相信科學,因為科學力求解答許多困惑:為什麼巨大的天體可以在轉瞬之間永遠消失,陌生的星系可以從空無之中突然新生;為什麼銀河系正在超速逃逸,小宇宙正在變成孤魂野鬼,人類越來越難把握未來宇宙的圖景?

牛頓堅信,宇宙的第一推動力來自上帝。愛因斯坦堅信,上帝絕不可能擲骰子。他們同是科學的巨人,他們卻在宗教之中皈依。西方的上帝與東方的聖人,都說天地中的生命,可以巨大得沒有邊際,漫長得沒有生死,神奇得不可言表,美好得不可思議。

由此啟迪我們:覺者所講的時空,絕非今日的科學所能包容;科學竭力描述的時空,並沒超越一粒塵沙的範疇;將每一個微粒無限放大,即能看見遙遠無際的宇宙;深入同一層面的微粒群中,即入同樣擁有日月星辰的浩大時空。

原來,覺者一旦證悟高遠的境界,任何言語都是那一境界及其以下的真理,任何作為都代表那一境界及其以下的最好選擇;人一旦放下塵世名利情意的執著,即能直接體察人體、生命、宇宙的根本,即能證實一層層更高時空與更高生命;只有覺悟之後所見的時空,才是真正偉大、光明、繁榮的宇宙實景,才是生命產生之初的原始家園,才是生命存活於世的終極意義。

原來,我們的肉眼所及、科學所及,都不過只是表象、假象或盲人摸象、井中觀天的產物,都只能將人的思維帶入更加狹隘與更加狂悖的絕境。共產邪黨即因只信眼見為實的有限物質,所以證明不了神的存在,所以才會撒下彌天大謊,所以才會將你身心嚴控到如今。

二 渺渺生命自何方

中國人啊,你就在我身邊,我知道你多相信,生命始於分娩之時,終於入土之際,此外別無延伸與知覺;至於生前是否有過久遠的歷史或記憶,身後是否還有未來的生存或選擇,你都不多深思。

其實這是共產邪黨強加給你的思維,當你一旦信守「人生在世,吃穿二字」、「事在人為,人定勝天」等等邪說,你就再難思考生命的終極命題,只會注重人事的爭鬥、外物的攫取與器官的刺激。

兒時我曾聽見一聲嬰兒的啼哭,我即開始回想我在降生以前的往事:如果沒有前生,生命的產生並無意義,因為它最終歸為死寂;如果沒有萬古久遠的細節,我的夢就不該豐富而奇特,我也不該無所思索而百念叢生。

年長後進一步求證,其一是似曾相識的感覺:無數次初游某地,都似故地重遊,好似早已來過。其二是與生俱來的潛能:並不需要特別訓練,只待如意取用,果如天賦神授。其三是來去無蹤的幻象:即如昨日去世的祖父,今夜佇立眼前,栩栩如生依舊。

直到某日邂逅大法,一切才豁然開朗:人本自宇宙高層時空誕生,如佛如道如神,擁有極高智慧;唯因為私、為我之念滋生,人才層層墮落下走,輪迴轉生至今;又因每一次輪轉,務必清洗從前記憶,人才不知生命曠古高遠的歷程。

故此,人的故鄉不在人間,而在天上;人的父母不在人間,而在天上;人的歸宿不在人間,而在天上。故此,老子講返本歸真,釋迦講往生涅磐的彼岸,耶酥講接送他的信徒去天國;即使孔子主講做人的道理,亦不在做人做得如何完美,而在只有心性純正的生命,才有機會擺脫骯髒的塵世。

可是,我們從天堂與神界墮落,已經太久;我們對真正家園的認知,幾近空無;父母正焦灼期盼,我們卻熟視無睹。不是我們天生無力,難能超越巨大時空,而是我們可資超越的一切潛能,早被邪黨文化扼殺於萌芽之中。

所以,我們必須回家,必須自己想要回家,必須排除千難萬險回家,必須回到美好、壯觀、殊勝的天堂之家。

三 誰不輪迴千百世

一位女教師半路出家,人多估摸她必遭遇巨大創傷。她卻吟吟一笑,說是只有擺脫輪迴之苦,才對得起青春韶華。

有人說起前生前世,如數家珍。有人在催眠狀態,可以親身回溯歷史,目睹過去時節的種種場景。當我們對某段歷史倍覺親切,或者夢迴古代和許多歷史人物往來,也許我們就曾是其中某一角色。

佛家弟子修善,最低願望也是修成羅漢,不再進入輪迴。道家弟子修真,亦在出神入化,不再陷身紅塵。無論你來自哪裏,只要一進入三界,必定失盡記憶的痕跡。

何以如此?生命在天、在神、在人的世界曾經鑄成大錯,只有落到既迷且苦的塵世歷煉,才能償清罪過。如果並不明白輪轉清洗的真相,反以為私、為我、攫取、享樂為能,罪業必如雪球翻滾,斷難重返天國。

生命輪迴中的際遇,遵循幾條鐵定的規律: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失不得,不得不失;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換言之: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無一事出自偶然,無一人可避命運;當前之一切,俱由過去世的作為鑄就;未來之一切,俱由當前世的作為奠定。

所以,人類波瀾壯闊的歷史大戲,其實都由今人推動與上演;人類輝煌燦爛的文化傳統,其實都由今人創造或發現;即使你默默無聞,你卻可能作過叱吒風雲的英雄;即使你志得意滿,你卻可能窮愁潦倒於某朝某代。

由此,我們可以輕輕鬆鬆證悟,做人即意味著苦,不管他身處哪一種狀態、哪一個階層;做人即意味著迷,不管他有多少知識,多少學問;做人的根本目地決非為了做人,而是為了跳離做人的宿命;上天安排生命輪迴的本意,只在消減其罪業,積累其德行,喚醒其本性,最終入道得法,返本歸真。

我們千百年輪迴,已嚐盡千百種滋味,已在塵世的方方面面打上烙印。如果今日還將輪迴否定,將信仰否定,雖然天地浩大,神佛慈悲,也難再有安身立命的位置。生命最可怕的結局,即在上不了天,做不了人,甚至歷經地獄大劫之後仍被滅盡。

雖然人難置信,人卻多受邪黨無神之論蠱惑,正在拚命奔向絕境。因此我對我的同胞說,輪迴是常識,是一切為著今日清醒的常識,是只有中共邪黨才視為迷信的常識,你不能不驚覺,不能不從深淵中拔起。

四 誰不悲苦且迷茫

據調查,中國人中,百分之六十以上患有抑鬱,百分之二十以上極其嚴重。人因何抑鬱?因為紅塵之人,無不既迷且苦。

首先是生老病死之苦。沒人不在落地之時啼哭,顯然出自恐懼。沒人不害怕疾病,動輒威脅性命。沒人不害怕衰朽,殘軀一副難見生機。沒人不害怕死亡,他怕死後即入地獄。何況,人體熱了不行,冷了不行,渴了不行,累了不行,隨時隨時都可能不適。

其次是心靈肝膽之苦。一在名利情感的驟然得到與失去,都不容易消受。二在勾心鬥角、爾虞我詐的人際環境,輕易即將物質、精神資源耗盡。三在妒嫉心、仇恨心與顯示心等等,無時無刻不將自我折磨。
再次是思維思想之迷。比如此生來自哪裏,將去向何處;因何一路順風,或者慘遭不幸;前世有何因緣,此世有何變故;誰在將天地主宰,誰在將命運注定;何謂是非與正邪,何謂墮落與提升。人想知道許多謎底,人卻被經驗與物慾束縛,很難找到破解的途徑。

只要是常人,即難不迷不苦。平民有平民的煩惱,總統有總統的憂愁。「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人人心中都有一個魔鬼」,即指人活著即苦,活著即迷,活著即意味著承受罪業與面臨塵封。罪業加諸身心,身心俱難伸展;塵封智慧門窗,百竅俱難洞開。

人雖如此困苦,如此愚迷,人卻不是無法超越。因為降生之前的萬古歲月,生命早有突破障礙的強烈期待;此生此世的每一細節,都能折射天地、神佛的良苦用心;人類積澱至今的輝煌文化,都是重塑心智的極好參照。

我的這些片言隻語,也許同樣能夠提供一個機緣。讓我們一起決斷:與其被動承受苦痛,何不發下大願,某日徹底解脫;與其飽受困惑糾纏,何不痛下決心,以求一勞永逸?君子有苦,卻多不迷;聖人無迷,自然無苦;覺者如來如去,早已洞穿一切,如何還受束縛?

五 匆匆一生終何去

人固有一死,死狀卻往往不同。有人壽終正寢,有人橫屍街頭;有人拈花坐化,有人含冤自盡;有人長命百歲,有人中途夭折;有人坦然赴死,有人恐懼萬分。

臨死而大懼,多因畏怖地獄。無論他如何堅信「無神」,都會在彌留之際看見鬼神:如遇天使,她必美麗、光明;如遇無常,它必黑白、猙獰。人之死,只是塵世的肉體瓦解,而非生命的永恆消失。真正的生命是元神,或曰靈魂。無此,即使存活,也不過是植物人;有此,即使是一粒塵沙,也是非同尋常的生命。

肉體在塵世瓦解,元神即在另一時空重生:一則天堂,昇華到佛、道、神的果位,或作三界之內的天人;一則地獄,層層受盡凌虐之苦,直至償清生生世世的罪業;一則塵世,從新輪迴做人,重歷生老病死的漫長過程。

生命的不同去處,雖可從不同的死狀判別,卻主由根基與悟性決定:重善則多積德,德高往往善終;縱惡則多積業,業大往往兇死;倘已勘破生死,死亦無懼;倘未明瞭因果,生亦不寧。所謂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不在事功的大小,而在真理的得失。

修行者看淡塵世名利情的執著,讓身心不斷同化宇宙的特性,一旦圓滿功成,多以圓寂、屍解、白日飛昇之狀永離塵世,直入聖境,絕非生命終結。尋常人善念猶在,德分尚存,至少可保來世,不至遭遇淘汰或毀滅。唯有無惡不作、十惡不赦之徒,死即意味開始,開始煉獄、償罪的歷程,無休無止;即使被徹底銷毀,也必先經重重大劫,漫漫長夜。

古人深知後果,故重前因,始終以道德修養自我、歸正子孫、教化百姓。今人不然。今人受邪黨文化清洗,以「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為銘,以膨脹私慾、滿足私慾為要,以致天地不容,人神共憤,身心嚴重敗壞,災禍頻頻降臨。

以此旁觀,有多少人不在欣欣然自我麻醉,有多少人不在興沖沖奔赴死地?這是中國人的常態,更是東土眾生的大患。你與我同在一個國度,同被一面旗誤導,同時面臨生死存亡的險境,如何可以不自救,如何可以不清醒?

六 開天闢地為今朝

中國有盤古開天闢地之說。其實確有其事。

宇宙有無量大穹,大穹有層層不同時空,不同時空有不同標準與智慧。生命本來源自高層時空,直接同化宇宙特性,無私、無我而自如。但當一些生命逐漸變異,再難符合相應層面的標準,就只能層層墮落。

諸神出於浩大慈悲,安排盤古再開天地,以便給墮落生命一個去處,也便給他一個重返天國的環境與機會。此即人類所在小宇宙的由來,它由將近三十億個銀河系構成,同時與無數宏觀、微觀時空對應。
三界即是這個時空的一個範圍,地球更是三界範圍的一粒塵沙。地球的生命大多來自三界,三界的生命大多來自更高時空。生命既然墮落而來,又被諸神寄予返歸家園的希望,生命就絕不僅僅為了追逐名利、建立功業與縱情聲色。

生命一旦進入塵世,先前一切神的記憶立即被清洗。既迷且苦的人類歷史,即是生命償還罪業、磨礪心性、積澱文化、尋覓正道的歷史。歷史開創儒、釋、道教等等,都是神傳文化,藉以啟迪眾生的善性與良知;歷史也多異端邪說、低靈附體與天災人禍,一則出自十惡毒世的必然反應,一則藉以考驗並成就大覺。

所以,宇宙之有三界,是為有朝一日法正乾坤、救度眾生;三界之有世人,是為有朝一日入道得法、返本歸真。今世每一人,除開同化宇宙特性以自救,而後喚醒更多生命,並無更多意義;今日每一事,都非偶然而起、偶然而終,都由天地、眾神冥冥之中注定。

我們回溯生命的歷程,不知已產生多少年;我們從原初之地墮落,不知已犯下多少罪;我們在塵世之中輪迴,不知已吃盡多少苦。一切的一切,無不為著今天辨正邪,分善惡、識正法,得真經。

可貴的中國人啊,不管你一時能不能明白,你都需要追求生命的真諦。我們的來處與去處,絕非共產邪黨所言,來自猿猴的進化,去向死寂的墳墓。如果為其所惑、所累,也許萬古久遠的大願,轉瞬即空;也許千載難逢的機會,轉瞬即逝。

第二章 文化傳統

七 道家歸真法自然

中國傳統文化之道,源遠流長。早自炎帝、皇帝、堯、舜、禹等,即以治理天下的途徑成就大道。他們的修習歷程與「黃帝四經」等元典,為老子及《老子》的更大使命奠定基礎,以至東土隨處煥發道家的奇光異彩。

老子如龍如鳳,塵世並不知其高遠的來由,亦不知其壯觀的去處。《老子》不過五千言,卻能指引生命入道得法,卻至今不能為常人破譯。當然,老子的天然使命,並不在於留下真道與真法,而在開啟道的文化,折射道的內涵,一面使俗世的道德不至過快滑落,一面為宇宙大法的洪傳再作鋪墊。

宇宙大法將以「真、善、忍」為根本,在末劫時期法正乾坤,救度眾生。所以,道家以其豐富的典籍與神奇的故事,將宇宙特性之「真」,演繹得淋漓盡致。「真」在說真話,做真事,返本歸真,最後修成真人;「真」亦神通大顯,智慧超卓,似天地不老,與日月同輝。

道家風流,如黃帝出行,上達九天,暢通無礙;舜為父兄所迫,卻泰然自若,以德報怨;老子無意塵世,騎牛西行,伴隨紫氣東來;莊周看輕相位,甘守貧困,一切逍遙自在。此外如列子,可以御風而行;如彭祖,享壽八百春;如鬼穀子,教徒孫臏、龐涓、蘇秦、張儀,俱能翻覆天下;如韓湘子,早知韓愈有貶謫之禍,故語「雪擁藍關馬不前」。

無論他們能否修到奇高境界,他們都使塵世眾生,多少曉知天必有道,人必重德,生命的要義不在做人,而在歸真;倘若一意修習,必能看破紅塵,超越生死,失之須臾,臻於永恆。眾生有此一念,即易於今之亂世,領悟「真、善、忍」宇宙大法,尋獲最快、最好、最正的修煉法門。

因此,今日道教中人,如果並不明白道家文化的初衷與歸宿,固守一隅而不聞真道,實屬執迷;如果連道教協會也受中共邪黨掌控,連道觀、道長也受邪黨文化籠罩,那就不啻修煉無門,而且必作邪黨邪教之犧牲。今日塵世中人,如果連神傳道家文化也不承認,甚至跟隨邪黨污蔑它為精神鴉片,即使主佛慈悲,也難將其救度。

八 佛家修善出慈悲

佛法無所不包,無所遺漏,釋迦法理只是佛法在如來層面及其以下的表述,佛教的修煉法門只是佛家修煉法門中的少數幾種。釋迦之前,尚有原始六佛;印度的婆羅門教,最初也是修佛;西藏密勒日巴之法,與釋迦亦無關聯;釋迦之後,還會有未來佛彌勒洪傳佛法。

釋迦佛也講法無定法,意謂其所傳佛法,並非宇宙的最高真理,而且必在五百年後進入不靈、不能度人的末法時期;倘要聽聞至高法理,且不脫離世俗而修成圓滿,必待轉輪聖王下世之後;當三千年一開的優曇婆羅花顯現人間,即是聖王洪傳大法之時。

釋迦佛在世時並無佛教,只有實修。後來人不重實修,只重形式,遂有種種流派產生。佛教之所以進入末法,原因有三:釋迦佛並未親手留下文字,後世所傳只是耳聞,與其本來言語頗有差異;許多僧人開悟的層次極低,卻樂於闡釋經書,大肆篡亂釋迦佛本意;寺廟亦成小社會,彼此勾心鬥角,往往招來各種低靈附體。

然而,釋迦之法的傳揚,以「善」為本,以慈悲為懷,以普度眾生為使命,畢竟已使不少高僧修到較高境界,並使大眾由此而知佛與修煉的基本內涵。因此,佛教的根本意義,在於開創佛之修煉文化,維持人類的道德標準,為「真、善、忍」宇宙大法的洪傳奠定基礎。

時至今日,佛教已進入末期的末期,其法已不能使修者自度,更何況度人。尤其是在中國,佛教同道教一樣,早被共產邪黨嚴厲控制與嚴重扭曲。所謂宗教領袖,其實與政客類似;所謂寺廟住持,其實與官吏等同;所謂僧尼修持,其實與上班無異。

亦有佛門中人,真心實意唸經、求法、出家,卻因中共的邪惡禍亂與宗教的變異識見,苦修多年而無成,執迷一生而不悟。殊不知,倘不得正法,倘不遇明師,倘不破除邪黨思維,決無可能成就。殊不知,釋迦佛圓寂之後,至今還待在三界高處的娑婆世界,時刻點悟他曾授記的弟子,趕快進入大法之門,唯此才是真正的天梯。

九 儒家忠恕見大忍

儒與道其實是一個體系。只是前者指向入世,後者指向出世;前者面對大眾,後者面對自我。而其根本,都在使人從修身養性開始,或做君子或做真人,一面不使道德敗壞,一面可往超凡入聖的境界昇華。

孔子曾向老子問禮與問道。老子勸導孔子,不過是從覺悟者的眼光,囑他不必執著塵世的名份。其時,孔子雖然學識淵博,卻尚未大徹大悟,所以他看老子,如龍在天,難以捉摸。當其五十學《易》,六十耳順,七十從心所慾而不逾矩之時,即已漸入大道門逕,最終明白天意與使命。

天賦使命於孔子,即在佛家普度眾生、道家清修自我之外,針對入世之芸芸大眾,確立做人的基本標準,指引修齊治平的途徑。標準即仁、義、禮、智、信等等,而其核心,則是忠恕,則是大「忍」,則是「真、善、忍 」宇宙大法的又一心法。因此,孔子之講做人,絕非只在衣食住行、建功立業的世俗層面,而在悟道、明德、歸真的終極目標。

當然,孔子亦與釋迦、老子一樣,要麼述而不作,要麼語焉不詳,以致《論語》僅留片言隻語,並無系統論述。何也?他們來在世間,開啟東土神傳文化脈絡,都只為大法洪傳作鋪墊,決不可自成一體而干擾大局。他們都能洞察天機,預知未來,所以一切以宇宙大計為重,一切都要遵從主佛的整體安排。

正因如此,中華文化才輝煌壯觀,綿延不絕;華夏子孫才浩氣長在,道德猶存。至於今日,無論我們曾被邪黨文化如何清洗,曾被邪黨謊言如何欺騙,曾被邪黨暴力如何威脅,只要心頭還有儒、釋、道文化的烙印,只要現實還有神傳文化的影像,我們就有可能找回區分真假、善惡、正邪的標準。

十 天人合一證易經

《論語》而前,可從《老子》發現源頭;《老子》而前,可從《易經》發現源頭;《易經》而前,可從「黃帝四經」發現源頭。孔子校訂「六經」,「六經」以《易》為首。

或說《易》自文王,又說《易》之八卦出自伏羲,河圖、洛書出自龍馬與神龜。其實,它們都遠遠超越華夏五千年曆史,來自史前文化,來自天賦神授,來自浩瀚宇宙的整體安排,來自萬王之王的正法一念。

儘管今日之國人,多被無神、唯物之論桎梏,卻誰也無法否認,《易》神奇莫測,絕不在現代科學與馬列邪說所能解釋的範圍。其一是易理,博大精深,似已囊括層層宇宙與萬物。其二是易數,出神入化,無事不可以預卜。

顯然,易理即天道在某一層面的體現,即此一層面及其以下的宇宙真理。易數通過陰陽、八卦、五行、河圖、洛書等等演繹,實質是在天人合一的狀態,或者直接與神靈溝通,或者間接受神靈啟迪,或者深入真相所在的別樣時空,或者遵循天體規則而推測,故算無虛算,言無虛言。

天人合一,該是怎樣一種境界?人無塵世俗念與執著,人心即與宇宙特性相通,人體即能多出天眼或慧目,另外時空的天地、萬物與生命也便次第展現,過去、現在與未來的一切細節也能歷歷在目,人所百思不解的任何命題或困惑,此時再也不能構成障礙。這是東土高人的真正狀態,也是東土民眾內心深處的久遠期待。

《易》卻不是為人預測而來,而是承上啟下,不啻拉開東土神傳文化的大幕,且使這種文化內涵外化為種種符號與圖譜,逕直以天機、神意及禍福等等啟迪眾生。眾生即使迷茫,即使被邪黨文化清洗,也期待從《易》之支流風水、命相、八字、讖諱等等方面捕捉命運或改變命運。

因此,我親愛的中國同胞,只要你還能記起《易》書,還能記起《易》之「天人合一」的理念,你就還保有中華神傳文化的根本,還能突破中共邪黨文化的束縛,進而與「真、善、忍」宇宙法理結下大緣。

十一 千古藝文多神跡

除開儒釋道等傳統文化經典,中華神傳文化的另一大系,在於文學、藝術、中醫與科技。它們浩如煙海,是五千年文明的偉大結晶。催生它們的大家,猶如群星璀璨,令人目不暇接。然而,它們與他們的初衷與宗旨,都在體道與濟世:前者是實質,藉以教化人心;後者是功用,藉以歸正人心。

文以載道,是中華文人的一貫傳統。「《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思無邪。」屈原開「楚辭」之風,《問天》而後殉國。相如好為大賦,卻並不看重功名。司馬遷寫《史記》,意在「窮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唐詩、宋詞、元曲、明清小說等等,無不與儒、釋、道相關,無一與真、善、忍相關。

畫家名作,更是如此。畫多神來之筆,即因他們心中有神佛,靈感自天外,下筆如神助。書畫同源,都重寫「意」,意在敬天畏命,超凡脫俗,堂堂正正。人類數千種文字,唯漢字有書法藝術,即因漢字也自神傳,形、音、義都與天上的文字近似。古代中國建築,多見天人合一的絕唱:上合天象,下應風水,中通人情,自成多維一體的神奇世界。

名醫如扁鵲、華佗、張仲景、孫思邈、李時珍等,俱通陰陽五行之學,俱懷神奇莫測之術,故能起死回生,藥到病除。譬如華佗,一眼可以看清曹操腦袋裡面的瘤子;譬如經絡,古人早就畫出圖譜,今人卻仍不能發現。今人將其特異的修養方式與表現手段視為迷信或糟粕,只是繼承少許藥方,所以中醫已至消亡的絕境。

古代科技,真個是鬼斧神工,令人歎為觀止。譬如秦始皇陵,至今也不敢挖掘;東漢地動儀,至今也不能破解;趙州橋雄跨千年,絕非今日「豆腐渣」工程可以並論。何也?古人用「心」從事創造,注重每一環節的「天地大義」;今人用「術」從事創造,注重每一環節的「名利雙收」。所以,前者精益求精,感天動地,宛若天成;後者急功近利,粗製濫造,毫無神韻。

中華文明如此,如此意味深長,慾使每一字、每一器、每一藝,都能體現天意、啟迪神念、濡染人心,所以純真、純善、純美,所以珍貴莫比,影響至深。

十二 歷史大戲天注定

中華文明五千年,以神傳文化為經,以歷史演義為緯;前者將後者推動,後者將前者詮釋;兩者俱由上天一手導演,只為宇宙對天地、生命的最終安排。

道家清靜獨修,卻以逍遙無為的文化內涵,塑造廣大士人的心態與派作,並在道教形成之後,沉澱為民眾精神的一大支柱。曹參以黃老思想行政,天下得以休養生息。大唐崇道,鑄就天朝上國的自由、恢宏氣度。全真派與成吉思汗結緣,必定影響後者對戰爭的姿態。明朝人家家設爐,重道修道的風氣蔚為壯觀。由此,「真」念深入中華人心底,成「神」即人之最高想望,「修煉」則被視為由人到神的必由途徑。

佛家慈悲為懷,意在普度眾生。釋迦誕生、寂滅之期,早被周朝太史卜知,並且斷定千年後其法東傳。正好一千年,東漢皇帝夢見金甲天神,遂派人西向迎取,中途恰遇竺法蘭等白馬馱經西來。佛教並不顯著影響中國歷史,佛教卻早已預言佛法大盛於東土的前景,以及變異之後的末劫表現。同時,善惡報應、因果循環、輪迴轉世等觀念,無不烙上中華人的心坎,成為他們重善積德的動因。

儒家主張入世,從格物、致知開始,以正心、誠意為核心,以修、齊、治、平為己任,故與歷史進程最關密切。為君者治國,多以內聖外王為則。為臣者報國,多以守節盡忠為則。為民者處國,多以孝悌、仁義為則。三國紛紜,其實是為演繹「義」的內涵;岳飛與文天祥罹難,其實是為演繹「忠」的內涵;《西遊記》與《紅樓夢》,其實是為演繹「修煉」的內涵。

東土歷史的每一細節,都在上天的掌控之內。上天安排無數細節的目地,只在借神傳文化而為宇宙大法鋪墊道路,借人物關聯而為天地眾生廣結善緣,借天災人禍而為入道得法清除障礙。歷史沒有假設,沒有偶然;人可以在十字路口選擇,人卻無力影響歷史大勢。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中共在拉美的毒品戰等非法活動
【名家專欄】中國經濟正進入危險地帶
【名家專欄】出口軍用無人機 中共破壞世界穩定
【名家專欄】我們為何允許大學「宰」孩子?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森格:誰在利用大流行攫取權力
【新聞大家談】美國會議員再訪台 白宮痛批北京
【未解之謎】都市傳說or真相? 揭祕月球與登月計劃
【微視頻】金融騙局:百度京東等網路公司內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