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軼東:縣委書記入京培訓預兆著甚麼?

張軼東

人氣 1
標籤:

【大紀元1月1日訊】奧運會前後曾經洩漏出一條信息是:中共中央計畫在十月份執行一次「鎮壓社會上四種不穩定份子」的運動。但現在十月份已經過去了,大鎮壓並未實施。中共只是在十一月中旬抓捕了新民黨代主席郭泉。這可能是中共已經底氣不足,或黨內意見不一致,大鎮壓計畫在十一屆三中全會上未被通過或被擱置的緣故。

但最近網站上披露出一條消息:中共中央將全國二千多個縣委書記,以五百人為一批,分批到北京中央黨校和中央行政學院集訓七天,培訓處理突發事件,應付抗暴浪潮的辦法(具體課程是:維持社會穩定及突發事件的處理)。許多網民為之捧腹,說這是「討論癌症晚期如何止痛」的問題。接著在第一批在國家行政學院集訓的縣委書記中,又出現了一個「林嘉祥」(山西省垣曲縣委書記高峰)酗酒毆打保衛幹部,侮辱調戲女服務員,口出狂言,動作下流的事件。這就使得人們忽視了中共中央這一舉措的重要含義。

不可捧腹!捧腹可能是錯誤的,或許是非常錯誤的。這一舉措表明當前中國的專制一方還是相對強大的。它的強大不僅在於它有金錢和軍隊,而且在於它有一定的遠見。分批集訓縣委書記這一舉措表明中共中央預見到了中國的社會與政治矛盾的總爆發有可能即將發生,用毛澤東的話說,就是「要準備打仗」了。抓捕郭泉和處死楊佳就是「準備打仗」的一部份。而且這總爆發的特點之一,將是縣一級群體事件「遍地開花」的情況將可能出現,那對中共將是致命的。

集訓縣委書記就是為應付這種可能出現的「遍地開花」作好準備。迄今為止人民對於專政的反抗始終是處於「此起彼伏」的狀態。遠的不說,即使在奧運之後,從吉首到隴南,雖然反抗的規模擴大了,激烈程度也提高了,但畢竟不是同時發生的。只要不是同時發生,中共中央憑著它鎮壓力量的機動性,就可以一個接一個地予以撲滅。然而,隨著形勢的發展,誰知道哪一天會出現「遍地開花」的局面呢?

任何個人和政權,對於自已的生死存亡問題都是敏感的。例如老年人會感到「73、84」將是他(她)生命的兩道坎。毛澤東在七十三歲那年(1966年)發動了文化大革命,過了一道坎。一九七五年他過八十二歲生日那天他就念到過這句話。第二年他死了,沒有跨過八十四歲這道坎。現在中共也感到二零零九年將是它生命中的一道坎。因為在即將到來的二零零九年裏,至少有四個時間點是可能引爆「遍地開花」的局面的:二月份(民工返鄉潮);四月二十五日,鎮壓法輪功十週年;五月四日,五四運動九十週年;六月四日,六四事件二十週年。只要這四個時間點中的一個引爆「遍地開花」的全民反抗運動,中共中央在中國的一黨專政制度可能就結束了。

中共現在已經預見到:一旦全民反抗運動在全國各地同時發生,它首尾不能相顧,亂了陣腳,民主一方就能不戰而屈其之兵。如果人民反抗運動只是同時發生在北京天安門或中南海周圍,乃至各個省城和大城市,它還是能夠集中力量鎮壓下去的。然而如果人民反抗運動普遍發生在縣一級,它的確無法分布現有的鎮壓力量了。

這麼說吧:如果全國二千多個縣中,有三百至五百個縣的人民起來摧毀了中共縣委,那麼民主一方就是「三分天下有其一」,可逼迫中共談判或放棄一黨專政。當中共中央猶豫不決,放不下面子時,民主一方就會發展到「三分天下有其二」,形成武昌起義後的形勢,天下將定矣!於是中共開始「集訓」縣委書記們,教他們如何在該縣發生了人民抗暴事件,而中央和省市一級又調不出力量「支援」的情況下,如何依靠本縣的力量把本縣的反抗運動鎮壓下去。我想其方法不外乎以下三個方面:

一、訓練好本縣的鎮壓力量。除去軍警外,也得加強利用黑社會。

二、提高忽悠人民的技巧。包括動員本地御用文人和政協委員等。也得準備一點錢必要時對人民撒一點「胡椒面」。

三、爭奪中間民眾。他們在民主與專政的鬥爭中畢竟是大多數。從遠景(戰略)上說,中間民眾只能是民主的後備軍而不是專政的後備軍。但從近景(戰術)上說,專政一方還是可以把中間民眾的一部份拉過去的。

應該說,迄今為止,民主一方對於民(主)專(政)決戰的即將到來的嗅覺遠不如專政一方敏銳。民主方面如感到這一點,應針鋒相對地有以下行動:

一、堅持不懈地對人民群眾(包括一部份正在覺醒的軍警和黑社會)作喚醒工作,使更多的民眾認識到必須結束中共的一黨專政制度了。

二、土洋結合,發揮人民群眾的聰明才智,打破中共的信息封鎖。當全面反抗運動開始後作到互相互應。

三、也「培訓」一部份縣級幹部(縣委第一,第二書記,縣長局長等)。要知道,縣團級官員在中共官員體系中屬於較低層次的。他們中「裸官」(即家小和財產在國外的)比例較低。尤其是:他們和省市中央的大貪官們比起來,多數還是「小貪官」。他們自已往往也因此對「大貪官」們(包括那些在黨校講臺上對他們念「和諧八股」的「首長」和「教授」們)心理是憤憤不平的。為甚麼不能利用這個矛盾爭取他們中間的一部份改邪歸正,轉到民主的一面來呢?他們並不全都是張志國和高峰。而且他們大多數是中年人(30~50歲),思想並不僵化。一旦形勢大變,一封類似「邱遲致陳伯之書」的信就可以把他們轉化過來。而且他們有一定的管理經驗,其中一部份人甚至可能成為民主的領導人。因此這種「培訓」對民主是有利的。

在勘探石油中如出現井噴,可以用人工的方法堵住井口。但是對於將要爆發的火山來說,是否可以用人工的方法堵住火山口就很難說了。總之,二零零九年在中國歷史上將是極其重要的一年。中共想跨過二零零九年這一道「坎」,然後再維持它的一黨專政制度十至二十年。民主一方則應堅決不讓中共跨過這一道「坎」,使在中國建立民主制度,哪怕是「萬里長征」,也要跨出結束中共一黨專政的這第一步!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於美國賓州◇

──本文轉自第101期<<新紀元週刊>>自由評論
http://mag.epochtimes.com/103/5745.htm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遼寧抓記者風波後復出 輿論譁然再丟官
「最牛縣委書記」東山再起是對誰的愚弄?
中國過渡政府:即將星火燎原的維權抗暴新舉動
梁京:中共的危機與中國的生機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川普4線捷報 密談遭惡意洩露
【財商天下】傳馬雲被邊控 旗下蛋殼公寓出事
【薇羽看世間】一場大重構和大覺醒的戰爭
【欺世大觀】為中共立功的特務 個個難逃厄運
【直播預告】制止竊選 美各州週末挺川集會
【新聞看點】鮑威爾或炸翻喬州 Dominion被深度曝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