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天辰:鋌而走險為哪般

黃天辰

人氣 5

【大紀元10月22日訊】福建一艘載著近70名偷渡客的船,日前在海地附近的海域翻船,造成數十人喪生。這類關於偷渡客出大事、大批死亡的消息不是第一回聽到了,每次總讓人感到很痛心。痛心之餘,人們不禁要問,什麼理由非讓那些人鋌而走險、前仆後繼的客死異鄉,又是什麼理由讓他們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呢?

孔子曰:「苛政猛於虎也。」

記得促使我下決心出國的是北京六四。經歷了如此驚心動魄的事件,又眼睜睜的看著中共開足全國宣傳工具,製造謊言欺騙全國民眾,出門還要在戒嚴部隊槍桿子的威嚇之下,讓人感到既悲憤又哀傷。那時的心情是一種對共產暴政的厭惡、對前景的心灰意冷。哀大莫過於心死,那時的我真感到心已經死了,就像掉在宇宙黑洞裡的感覺,一心只想離開那片令人傷心的土地。

那一年,北京大部份青年都在千方百計辦理出國手續。在學外語的夜校、在等候辦理護照時、在各國使館門前排隊等候簽證時,大家聊天的共同話題幾乎都是如何儘快出國,甚至不止一個人提到哪怕是去烏干達也好。對此大家都發出會心的一笑,因為據《參考消息》報道,非洲烏干達的國王阿里被指控吃人肉。可在北京人的心裏,中共的暴虐,更甚於烏干達。

1975年越共佔領西貢後,開始排華,華僑紛紛拿出金條來買出路,越南政府收下金條將他們放出海,任由他們在公海上漂泊、被海盜掠奪。西德和其他國家的商船就曾經營救出好多越南難民,那些難民即便知道在海上有極大的危險,他們也要捨棄家園,背井離鄉另尋出路,因為他們知道共產黨的恐怖比海盜更甚。


那位北朝鮮婦女絕望的哭泣令人震撼,孩子被扔在地上。

從北韓逃到中國的民眾也是不顧生死,一心闖入韓國、德國、法國、日本等國家的大使館,以期得到去南韓的機會。曾經有一張照片讓我感到很震撼,那應該是在日本駐北京大使館門前,中國武警攔腰緊抓懷抱孩子的北韓婦女,她的先生已經闖關成功,那位婦女拚命掙扎,試圖擺脫武警的阻攔,闖入大使館。她的無望掙扎、充滿絕望痛苦表情的照片,在我腦海裡駐留了很久。他們逃亡者被中共當局向北韓遣返。有的人被抓回後甚至要被鋼絲穿鼻子。在遣返的一萬多逃亡者中,大約三分之一已被金正日政權處決或迫害致死。

1961年,為阻止大量東德人以東柏林為跳板逃往西方,東德政府建立了柏林牆,並取了一個諷刺意味十足的名字,叫「反法西斯保衛牆」。從建牆到柏林牆倒塌的28年間,東德民眾不間斷地用智慧、勇氣試圖翻越這堵阻礙了他們自由的牆,他們冒著極大的風險,採取了挖地道、跳窗戶、跳躍柏林牆、坐熱氣球、涉水、開車硬闖邊關、縮在手提行李箱裡,甚至藏在汽車發動機裡,一心希望擺脫共產專制的統治,單在柏林牆就至少有136個無辜的生命死亡。

德國總理默克爾在紀念柏林牆倒塌20週年紀念日的致辭:「德國的統一不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它是勇氣、決心和信念的結晶,它的源泉來自人們內心深處對自由的渴望,這種渴望是東德的獨裁者在幾十年的統治下都沒有能夠清除的。」

嚮往自由,希冀更好的生活,是偷渡客之所以冒險的原動力。雖然中共不斷標榜所謂六十年的輝煌,但那些捨棄家園、冒死也要闖天涯偷渡到世界各地去的民眾的淒慘遭遇,給中國社會另一面的真實提供了最好的註解。不擺脫中共、不改變中國社會強權掠奪的狀態,類似偷渡客這樣的慘劇便難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重複。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人民日報》外逃記者揭「政治」恐怖
人民日報記者外逃震驚中南海
德國搜查180家中餐館 海外非法華工辛酸
【新紀元】中國城黑社會與美國夢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Gary Mok:親歷721 政治冷感變黃店
【紀元播報】疫情下的中國經濟 面臨五大危機
【紀元播報】美政府派發救濟金 哪些人受益
【紀元播報】武漢檢測數據中的監獄無名氏
【直播】3·29美國疫情發布會 確診近14萬
【思想領袖】極左分子如何將美國制度極端化?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