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的思想最早來自於上古時期「三皇」之一的伏羲,他根據天地間陰陽變化之理、憑日月升降悟出乾坤之奧,從而起太極,定五行,製八卦。
人一生的功名利祿,大多早已註定,只不過世人因為有太多妄念,還有很多不甘心,因此還要苦苦奮鬥,甚至為了滿足自己的貪慾而殘害生命。殊不知人在世上做什麼,都一定會有相應的報應,只不過爭個早和晚。譬如為官者若不仁,今日手握大權、高朋滿座、頤指氣使,明日就可能下馬入獄、遭人索命。從古至今,這樣的例子數不勝數。
孔子云:「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貧與賤,是人之所惡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大意是說,通過獲取不義之財而致富貴,君子無法處之泰然。換言之,取不義之財和損人利己都會帶來災禍,因為這不是正道。漫漫歷史長河有多少故事在反覆告訴世人這個道理。
佛家相信因果報應,而有孝行之人,可得升天的善報。清朝有兩則故事就是例證。
為了讓世人了解因果報應、明白善惡有報之理,上天不僅將「善人得善報」通過一個個鮮活的例子展示給世人,而且亦不厭其煩地明示「惡人得惡報」的道理,至少人若有所畏懼,可能會在準備行惡前三思。
佛家有造口業的說法,常人中亦說禍從口出,意思是一個人會因為有意無意中的妄語、搬弄是非、戲謔、誇大事實等不當的言論而遭受業報。當報應上身時,世人才明白因果。
佛家認為,人做了壞事,有現世報的,也有來世報的;有報應在做壞事人身上的,也有報應在其子女親人身上的,甚至也有專門轉生到當事者家中報應的。不管以何種方式,其實都是應了老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一切皆報」。
中國民間流傳:做了傷天害理之事、罪大惡極的人會遭五雷轟頂的報應。因為古籍記載,雷神執掌五雷,秉承天帝旨意,專門懲處惡人,以維護人間正義。這方面的例子歷朝歷代都有記載。本篇說說發生在清朝的幾個案例。
關於竇娥冤的故事,很多中國人並不陌生,它出自元曲大家關漢卿的雜劇。不過,竇娥的冤情和上天感應,在歷史上卻是有實例的,主角是漢代山東省郯城縣的東海孝婦周青。
古人留下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之語,從來就不是妄言。行善者、行惡者,報應或隨之而至,或延後一段時間,乃至來世,但卻從不爽約,只為讓世人知曉天理昭昭、神目如電,人因此需敬天畏地,修己正心。這樣的故事比比皆是,本篇再說幾個。
從古至今,歷朝歷代都有能人術士,或早早堪破天機,預知社會走向,或提前揭示個體命運,告知富貴禍福。而世人往往在歷史走過後,才猛然發覺一切確實是早有安排,一切都是天定、命定,有些後悔也來不及了。
唐朝武德年間,都城長安有一個叫蘇仁欽的富翁,他的父親為富不仁,死後在陰間吃盡了苦頭。蘇仁欽與他的父親一樣,仗著錢多,過著極為奢侈的生活,而且為了滿足口腹之慾,恣意宰殺豬羊,燒煮熏炙小動物。
中國幾千年歷史長河中,歷朝歷代都有能人異士,能力高者可通古知今、預知未來事,能力低者可相出人生命運,道出人間禍福。晚清咸豐光緒年間有一位官員、書法名家,亦是擅相術者,他叫李文田。
一些人在輪迴轉生後,或因未喝孟婆湯,或因某種特殊機緣,可以知曉自己的前世,不過,能夠知曉一兩世的人較多,而能知曉九世人生的並不多見。且說晚清太守章價人的兒子章華,不僅風采過人,而且德才兼備,年紀輕輕就已出名。1895年,參加光緒乙未科殿試,登進士二甲98名。同年五月,改翰林院庶吉士。他曾得了奇怪的病症,並在恍惚間看見了過往的九世人生。
所謂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令人盪氣迴腸的魏、蜀、吳三國,在曹操、劉備、關羽、張飛、諸葛亮、周瑜、孫權等風流人物謝世後,天下大勢逐步走向統一。公元263年,曹魏政權滅掉蜀漢。266年,司馬炎取代曹魏政權建立晉朝,史稱西晉。280年,西晉滅東吳,徹底結束了三國鼎立的分裂局面,重新統一了天下。
儒學大家孟子曾說過:「惻隱之心,人皆有之。」「惻隱之心,仁之端也。」什麼是惻隱之心?即看到遭受災禍或不幸的人產生同情之心,同情心是「仁愛」的肇始,是每個人都應該有的。如果一個人連基本的同情之心都沒有,比如看到棄嬰不僅置之不顧,甚至為了利益而泯滅天良,上天能容忍嗎?在善惡有報的天理衡量之下,這樣的人通常的報應會立竿見影地顯現。
不管人是否相信,天國、冥府、地獄都是真實的存在。既然有冥府,那自然就有為其工作的冥官、陰差。有時冥府之人忙不過來,也會在陽間找一些得道高僧或通陰陽的特殊人,或德行比較高且有此機緣的普通人到冥府辦差。通常是在夜晚他們熟睡後,讓他們的元神離體前往地府。由於這些人在辦完差回到陽間後,還能記得陰間之事,因此偶爾會透露一些世人所不知道的事情。
清朝一代名臣汪守和(1764—1836),江西樂平縣人,在乾隆年間就中了舉人,曾任新喻(今新余)縣教諭。嘉慶元年(1796年),他赴京參加恩科考試,殿試被欽點一甲二名(榜眼)進士,授翰林院編修。在嘉慶和道光年間,先後出任同考官、起居注官、奉天府丞兼奉天學政、浙江學政、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郎、禮部尚書、工部尚書等職。
成語「自毀長城」的意思是自己削弱自己的力量、毀掉自己的優勢,而最早發出這一痛心之語的乃是中國歷史上南北朝時期南朝的第一名將檀道濟。他在被冤殺前怒斥道:「乃復壞汝萬里之長城!」事實上他一語成讖。
人的命運、生死、福祿、姻緣皆有定數,此話不虛。不過,人的命運還是可以改變的,或因行善,或因行惡。行善可以延長壽命、得福祿、來世得福報,行惡則會使壽命縮短、福祿不再。明朝袁了凡寫的《了凡四訓》說的就是這個理兒。
不管人是否相信,「三尺頭上有神靈」這句話是不虛的,人的善念惡念、人的善行惡行,都逃不過上天之眼。積德行善者,自是福報相隨,或早或晚,或惠及自身,或報與子孫後代。中國古籍中記載的相關故事並不少。
佛家認為,人今生的功名利祿大多都取決於前生所積的德行的多少,德多者,必為高官得厚祿,享榮華富貴,德少或無德者,則一生貧困、命運多舛。而且,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今世的許多高官富豪,前世很多是修行者,他們或因為沒有修成,或沒有發願繼續修行,而在紅塵中得了極大的福報。晚清有兩名官員就是如此。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自古不虛。然而,世間還是有一些人,表面上做了很多善事,沽名釣譽,實則在背地裡做的卻是蠅營狗苟、滿足私慾之事。他們或許可以瞞過世人、瞞過親友,但卻瞞不過上天。神目如電,自是可以分辨出是真的善還是偽善,而報應也如影隨形。
有這麼一句話:「善惡只在一念之間,一念可成佛,一念也可成魔。」而實際上,就在善惡一念間,人的命運已經發生改變,因為舉頭三尺有神明,種什麼因,得什麼果。
史籍中關於人和動物之間輪迴的記載並不少,比較多的是人與豬、牛之間的輪迴。自然,人投胎為豬牛免不了被宰殺的命運,而這都是其惡報所致。比較有名的是戰國時期坑殺四十萬趙國降卒的秦國大將白起,其就多次轉生為豬。本文說一說晚清一位官員轉世為豬後又投胎為人的故事。
筆者在幾個月前的《大千世界無奇不有 人死去百年竟能復活》一文中,曾列舉了若干人死後相隔數日「還陽」或者死後數十年、上百年後復活的例子。雖然在當下的許多人看來,這猶如天方夜譚、難以置信,但這就是真實存在的。而一些古籍記載的例子也告訴了我們:人死而復活也是有原因的。
佛家認為,人死後,魂魄通常要先渡過冥河去冥府接受審判。由於其人在生前所作的善事、惡事早已被一一記錄在案,閻王或冥府中的判官就依此決定其去處。關於冥府的情況和如何斷案,千年來的古籍中不乏記載,民間也有很多傳說,而這大多來自於那些基於不同原因從冥府返回之人。今天就說幾則還陽官員帶回的警訊。
大唐近三百年的歷史中,少不了諸多耀眼的文臣武將。他們同樣秉承著天命,輔佐著一代代帝王,在讓帝國平穩運轉的同時,抵禦外來的侵擾。這中間就包括唐朝中期名將李晟、李愬父子。本篇說說李愬。
在中華歷史上,北方少數民族契丹建立的遼國也曾輝煌過,而這與遼國皇帝仿漢制治國、推行中華文化密不可分。從遼太祖耶律阿保機開始,遼國就逐步實行漢化政策,尤其是契丹貴族們的漢化程度非常高。遼道宗曾說「吾修文物,彬彬不異於中華」。自然,在遼國的朝堂上,漢人朝臣也不在少數,而且能力出眾者亦被重用,這其中就包括輔佐遼聖宗遼興宗兩朝、為相二十多年的張儉。
古往今來,善惡之報雖有早晚,但從不缺席,只不過不信神之人不願相信罷了。史籍上關於善惡有報的實例並不少,其目的當然是勸誡世人要為善,否則行惡者、害人者最終害的是自身。
共有約 581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