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颂文:珠江湖

徐颂文

标签:

【大纪元1月14日讯】世界各国的国力,经济,人民的健康和福利等,可以说完全决定于两大因素,即能源与水源。

美国由于要保障能源的供应,不惜在中东发动战争;中国为着工业化,大量的使用煤炭,而使子孙遗害无穷;欧洲借着北海油田及苏联的供应,以高价格去维持其竞争力,但将会愈来愈难。

能源除有上述的问题外,还会使地球的汽温上升,空气的污染及自然的灾害,如水灾、旱灾、风灾、雪灾、雾灾、火灾、沙尘暴、低地的沉没和物种的灭绝等等,这些己在中国,美国,欧洲和澳洲等地发生中。虽然多年来在科学塚努力下,环境保护略有成果,最可惜的是,从巴西的里约热内卢、到日本的京都,至目前丹麦的哥本哈根,在舞台上表演的,都是一些政治家或政客,而非科学家。搞来搞去,数十年都毫无成就,人类仍在受苦中。其实一切这些,早己有解决之道,最少笔者已胸有成竹,只是舞台被不适当的人占了,除非世界人民起来,先把这些外行的人轰下。

水源比能源更难解决,因为水暂时是没有别法可以代替的。美国得天独厚,北部有五大湖,东部及中部有蜜西西比河,西北部有足够的雨水及哥伦比亚河,因此占足优势。但西南部的加州及亚利桑那州等,由于缺水使农业、渔业及经济的发展遭受莫大的损伤。欧洲由于中部有高山的积雪,向四周流下,也可勉强维持,中东一带则为水不惜拔剑拉弓。

中国没有大湖,人口又多,工、农、环境等的现代化,更是非水不行。祖宗剩下珍贵的遗产,只有黄河、长江和珠江。近年因工业化的需要,而又不顾及环保,首先是黄河已死,从中、上游大量死鱼,及高毒质的河水,便可为证,黄河的下游,则早已断流。

长江自建了三峡水埧后,则伤至无可救溺的地步。三峡水埧原是孙中山的构想,在当时并不知有地球板块的存在,也没有货柜和强力的机动驳船,他只看到成队的苦力,用麻缆把载货的大木船向上游拉,于是乎以为有了水埧,便可使万吨级的洋船,从上海直达重庆,而且当时的技术,他也万想不到打算盖那么的高。

可惜近代人的领导,还是硬要上马,目前已浮现的,如中、下游的浮藻、及河道的干旱,几乎无法航行,有了水埧不但货客都受阻,你看过有多少万吨级的大洋船,从上海来往重庆呢?客运的都坐飞机或火车、汽车,货运要爬过水闸,费时失事,以致驳船队也无从建立。

世界各国建立水埧蓄水,都是在一些荒芜的地方,如美国的胡佛水埧,及亚利桑拿州的一些人造湖,既不需要移民,更不须理及滑坡,和历史性的旅游景点。建一座数十层高的大厦,定需打地基,这样才不会使大厦下沉。长江经三峡水埧一栏,形成了一个数百里的长湖,高深的湖水,也会使河床下沉,这个影响不大,但是其向两傍的压力,会使土壤向两傍横推,上面的泥土,缺乏支撑,自然会有滑坡,受害长达数百里,而且都是人口众多,和珍贵的地方。

如果打开地图一看,云南的横断山脉,及四川的四条河川,其受压力而形成的方向,都是来自西藏及印度,这次四川的大地震,尚幸在成都,其实也可能是在重庆或三峡,别要说大地震,小地震把水埧震裂了,如此巨大的工程,和湖水巨大的压力及急流,是无法可以修理的,在此至诚仅祝下游的居民、工厂、和城市等,今后的幸运。

珠江是中国唯一剩下,仍可利用的宝贵水源,虽然有一些污染,只要整治一下,水质应是可以接受的,其中东江和北江,都属广东省,西江则连绵一千数百里,从广东直达广西全省,若要谈珠江水的利用,则非要把广西也连在一起不可。

这次香港要建一港澳珠大桥,其构想和设计,都是极错误的选泽,首先是经济,此桥需耗资美金一百零柒亿元,若以香港七百万人口计算,每人需负担港弊一万二仟元,一家四口,无论去否澳门或珠海,便是港币四万八仟元。香港和澳门,各有自己的天地,来往并不是那么的频繁,况且并不是无法交通,只是慢了一些而已。再说货运,澳门和珠海,也可发展他们的出口,如香港和深玔,并没有交乂往来的必要,有的话也可用驳船来解决。港人常投䜣珠江三角洲的废气,漂到香港,若再加大队运输车辆的往来,所喷污气,绝不受港、澳、珠、三地人的欢迎,而且也十分虚耗能源。

香港和澳门,能为祖国最大的贡献,应是建立一个珠江瑚,把珠江水蓄起来,而非一条无大用,甚致有害的港澳珠大桥。笔者是一个发明家兼工程师,在此得特别警告,这么多年来,连建湖构想都没有的人,切莫插手,因为如何建堤,及其对上游的影响等,是需要很多的突破,土法炼钢的教训,难道还未受够吗?现在硬要建桥的人,也许说建桥后再建湖,则这个念头更错,因为这样要化两笔钱,同时有了桥,会阻碍湖堤的设计,或者湖堤日后的水位,会破坏桥的存在,尤其隧道的部分。

除了水资源外,这个湖最重要的,还包括可为港、澳带来五十万以上,直接或间接的工作岗位,这些岗位,不是建设时的岗位(因建设完成便又没有了),而是永久性多项的新兴事业,至于广东和广西,更可达五百万以上,这些都是建桥所不能获得的。

人死了,钱财不能带走,权力也不能带走,至于传给后代,试看这一百几十年来,有谁能够真正的成功,和古人一样、都只能留下一个名声而己,在此仅请有钱有权的人士,为着生前及死后的声誉,莫给港、澳、粤、桂及祖国,留下咒咀的建设,而遗臭万年,甚致后代的被清算。

这个湖的工程,如能得到粤、桂两省的充份合作,尤其河流整冶的部分,应可在三、五年内完成,费用不会比建桥更多,同时并不是没有桥,而是把桥建在湖堤上。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考古学家揭秦始皇陵地宫营建神秘面纱
中国最早的蓄水灌溉工程--芍陂
都江堰最具特征的景观--安澜索桥
广东波罗坑一级电站大坝出现重大险情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乌军决心多大 艾布拉姆斯的作为就多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