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觉醒老干部:共产党搞运动是为了杀人 实施暴政

真相深入民心 世人觉醒大潮系列回顾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10月16日讯】 一个老干部的觉醒

我是一位曾经为共产党工作近六十年的老干部,我看了《九评共产党》,写的真是千真万确,“纵观八十多年的中国共产党历史,其所到之处永远伴随着谎言、战乱、饥荒、独裁、屠杀和恐惧,”(《九评共产党》)共产党为了维护它的独裁统治,实行暴政,“将中华民族乃至整个人类拖向深重的危机。而这一切灾难都在共产党精密的策划、组织和控制下发生着”(《九评共产党》)。

共产党就是一个杀人党,搞了历次运动,利用运动杀人,我就是见证人之一。由于我“根红苗正”,在几十年的运动中,我一直受共产党的重视,是历次整人运动的直接参与者。正是经历这些运动,我才看清了共产党说的全是假话,干的是恶事。尤其看了《九评共产党》,更认清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我不是受它的重用,而是一直被它利用,当枪使了。

共产党在夺取政权之后,就利用政府机制,不断地向我们灌输“以阶级斗争为纲”,大搞运动整人、治人、杀人来实行阶级灭绝,在历次运动中不断地打击、残害、屠杀不同范围和群体中的异己分子。

利用“土地改革”运动杀地主。在我们家乡是在一九四六年十一月到一九四七年搞的土地改革,共产党用“耕者有其田”的口号,鼓动无田的农民斗争有田的农民,同时,在土地改革中,划分阶级成分,给很多人戴上“地、富、反、坏”的帽子,并提出要“消灭地主阶级”,说地主剥削农民,其实当时的地主的家人也都是到田里去干活,吃的也是粗茶淡饭。因为我们家是军属、烈属,贫农成分,分到土地和房屋,分到其它的衣物,当时很感谢共产党,可是没几年,土地就全收回去了。其实共产党根本就不是让农民过好日子,是利用农民斗地主、杀地主,对地主实行满门抄斩。我记得当时把地主的全家人都关在屋里,男女分开十人住在一个场部,民兵看着,不让上厕所,并对其进行残酷迫害,有的被用砖砸死、有的被拖着两条腿拖死、被牲口拖死,惨不忍睹,连妇女儿童也不能幸免。

利用“镇反”运动进行杀人,实行独裁统治。一九五零年底,共产党就在全国范围搞镇压反革命,那时我是市地委的一名干部,据我们了解,这次运动镇压了很多人,共产党使用是“群体灭绝”政策。“镇压反革命”不是镇压反革命“行为”,而是镇压反革命“分子”,就是说不是针对谁有反革命“行为”进行镇压,而是规定什么样的人是反革命“分子”要镇压,主要目的就是杀人、不能有别的信仰,都得信共产党,搞独裁。把各种不同信仰的人都镇压了,尤其是一贯道和会道门,根据毛泽东的批示,一贯道杀百分之八十,其它不同信仰的会道门的首领全部杀掉,有活埋的、砖砸死的、牲口拖死,手段相当残忍。连很小的孩子也不放过。

“三反、五反”运动是针对城市中的屠杀运动。一九五一年十月,根据毛泽东签发的通知,十一月开始到一九五二年八、九月,又进行了“三反”(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我当时在“三反”办公室,组织了“打虎队”,凡是在各单位管钱、管物的一个不漏都要打,大搞逼、供、信,承认贪污500元的定为“小老虎”,承认贪污1,000元的为“中老虎”,2,000元的为“大老虎”。管钱、管物的这么多都挨打。被逼承认贪污的都成为大、中、小老虎。仅举一例,百货公司的一个售货员,他负责卖碱面和纸张,把他吊起来打了三个小时,打一棍子他承认贪污2两碱面,打一棍子他承认贪污一令纸,连续打了三天,让他签字、按手印,而后他就投井自杀,井里有个水斗子他没死,“打虎队”说你死就是畏罪自杀,叫他上来,一算账,他被逼承认的碱面、纸张超过自公司成立以来所有进的碱面和纸张的5倍还多。像这样的事多了。到五二年十一月搞“五反”,说是打偷税、漏税,实际上就是抢资本家的钱、甚至是谋财害命,同样是采取逼、供、信,让私有制者承认,有的人被逼承认偷税的数字是两代人订货总数的消费额,还多出一倍多。在“三反”、“五反”中,逼死的、打死的人不计其数,有自刎的、用通条扎自己的、用刮脸刀自杀的、有吃大头钉的,其情景惨不忍睹。这样自杀的共产党还定性为畏罪自杀、自绝于人民。

一九五三年,又在毛泽东的指示下“审干”,全国性的对所有的干部一个个审查,原定审查五代人,两个月后,改为三代人。我在审干办公室。有一个家庭出身富农的同事,当地审查他太爷时,有人说他太爷偷过一把菜刀,说是从这把菜刀起家,他说:我不知道,我都没见过太爷。因为他没顺从地说,不承认就被开除回家,回去后一个月自杀。类似情况很多,凡是出身成分“高”的,持不同意见的被逼死的人数相当多。

一九五四年,中共中央在毛泽东亲自签发的文件中指示,在全国范围进行肃反运动,当时我在“肃反”办公室,中央定,在各省市所有单位都得出反革命,每个单位定指标,最少是百分之三到百分之五,每天上午工作,下午找反革命,每人过关,你都干过什么?出生、社会关系,干过什么坏事?以伪、警、宪、特为重点和其它有反党言论的人为主要对象。当时是哪个单位出一个怀疑对象就派人看起来,停止工作,单位就出两个人对此人进行外调,整出材料。根据这个比例,没有反革命也得弄出反革命来,逼得真是死的死、亡的亡。弄出的反革命人数不计其数,全国范围死的人数也不计其数。后来中央看死的人太多,为了笼络人心,又提出新政策:什么有反必肃,有错必纠,死的人被认定是整错的,给平反,所谓的平反就是转告其家属该人不是反革命,他自己承认是反革命,其实他不是反革命。

一九五五年,毛泽东又以中共中央名义签发文件要清理整顿文艺教育系统,名曰:“人员复杂,坏人甚多”,文件下发后,开始批《武训传》,以此开展了对文化艺术界的整顿。我在整顿办公室,当时把各文艺团体的名角、名演员或出身不好的都打成流氓坏分子,上边指示打击比例是:每个团体为百分之七,搞了六个月,我们是半天工作,半天整人。文艺团体停止演出,全部挨整,后来为了解决吃饭问题,可以演夜场,白天挨整。在文化艺术界整出所谓“坏分子”为百分之四点九,使文艺界基本瘫痪。其中文艺团体知识份子和名演员迫害得最多,死得也最多。

利用“反右”杀知识份子

一九五六年,以毛泽东亲自签署的中共中央文件指出,在全国范围内搞“双百方针”,鼓励知识份子、文教部门或机关团体给共产党提意见。指出对提意见的人不扣帽子、不揪辫子、不打棍子。当时我在整党前夕办公室培训工作,他们先搞舆论宣传,在《人民日报》发表“百家齐放,百家争鸣”,谁都可以提意见。因为共产党尽搞运动,整死很多人,老百姓怨声载道,知识份子提的意见非常多、非常尖锐。五七年七、八月,毛泽东给各省部级部长、党组书记、省委书记、省长下发绝密文件:情况正在发生变化,右派已经出头,这样很好,我们要准备足够的力量进行反击。反击内容:公私合营、土地革命运动、粮食统购统销、干部政策。章(章伯钧)罗(罗隆基)为代表的右派分子在全国范围不在少数,要把右派分子的言行压下去。这么做和我前面指示的没有矛盾,这叫“引蛇出洞”。毒草只能除土,才能铲除,你们要认真去做。

我们办公室的人都看到此文件。(以上说的是文件大概内容)到五七年八月,叫我们办公室汇集情况后,进行了反右派斗争,前一阶段是“引蛇出洞”,毛批示后,从中央到地方开始反右斗争,我在反右办公室工作。给共产党提意见的就算是有反党言论,都被打成右派。我们单位有一人提了一条意见,说莫斯科市也有要饭的,这一句话就被打成右派分子,罪名是“攻击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什么是右派分子?当时中央规定,右派分子就是反革命分子。又在全国范围整出五十五万右派分子,二十多年后才平反。除此之外还有内定右派分子,本人不知道。比如某人当时私下对谁讲了一句话:“共产党这么做不对”,“把你定为右派是冤枉了你”,被人举报了,就会认为有反党言论,把这一条就记录在个人档案上。这样的人是控制使用的,提拔干部时,一看档案有反党言论,就不愿提拔了,即使提拔,这样的人只能提拔行政干部,不能提拔为党内干部。内定右派不计其数。

大跃进造假,人祸造成饿死人无数

一九五八年三月,共产党又在全国范围内搞大跃进。我在大跃进办公室,当时(五七年)年产535万吨钢材,五八年提出口号要钢铁翻番,完成年产1070万吨,十年超英,十五年超美。砸锅卖铁、砸矿石,全国人民大炼钢铁。农业上也要大跃进,要求负责农业的干部也要赶上形势,农业产量要翻番。当时《人民日报》经常报导各省市的产量,不是翻番了,开始是亩产万斤,后来亩产十万斤,天津的小站米报导亩产十万斤,山东省报导亩产白薯140万斤,毛泽东八月去河北徐水的一个县,当地领导说一亩地产45万斤,毛说:好!以后一天可吃六顿饭。第二天又去一个县,其县委书记说:一亩产几万斤,毛说:太保守。每天《人民日报》和其它报纸都有放卫星的文章,报导粮食亩产翻了几番,稻谷长的满地都是,长的特别瓷实,汽车在上边开,都不会塌下来。给人感觉到处都是粮食,哪都是粮食,盛不下了。

一九五九年四月,在广大人民群众的极力反映下,中央要开会总结大跃进以来的经验教训,在庐山开九届二中全会,有人提出要反左,杀人太多要纠偏。当时彭德怀给毛泽东写了万言书,送到庐山北路毛泽东住处,结果毛泽东不纠左,又反右,彭德怀等人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各省市、自治区和各中等城市市长、市委书记或县委书记、县长大多数都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并进行批斗、撤职开除党籍。后来林彪接替彭德怀国防部长的职务,林彪总结一条经验:“不说假话办不了大事,谁说真话谁完蛋”。

六零年开始,工农业全面崩溃。五八年各地上报那么多粮食,按上边一收,两年打下的粮食都交公粮也不够,结果把口粮、饲料、种子粮都收走了,不许老百姓家里锅冒烟,断炊,妇女闭经,男子浮肿,饿死无数的人,死尸遍野。这完全是假话造成的。到六一年初,国家出台一个新政策,叫“八字方针”,我在新政策研究办公室,具体内容:把土地分给农民一点,作为自留地,开放一定范围的自由市场,也可以包产到户,叫三自一包,也确实起到一点作用,当时一年的口粮只保证九个月,这样老百姓除了口粮还能种一点地补充一点。刚好一点,共产党又瞎折腾,它就是不让人民过好日子。到一九六三年,又开始新三反运动,我当时在三反办公室,搞五个月。到一九六四年,又搞四清运动,即清账目、清工分、清仓库、清组织,在全国范围搞,从农村小队长开始“洗温水澡”,工分多记了没有?粮食多分了没有?最典型的就是在河北省高碑店新城县搞的“万人大会战”,搞了九个月,搞出了南霸天、北霸天,全国推广……

到一九六六年,毛泽东又签署中共中央文件,关于论突出政治的大讨论,并以《人民日报》评论员名义发表。在文艺界初步开展大论战,一论突出政治,二论突出政治,三论突出政治。做文化大革命的舆论准备工作。首先批三家村,矛头直指邓拓、吴□、廖沫沙,接着又批四家店,当时我在工作组。紧接着在十二月就开展了文化大革命的准备工作。毛泽东指使江青,在林彪的指示下,召开军委常委扩大会议,江青有一讲话:我的讲话是在林彪指示下代表党中央的,四清不彻底,所有运动都不彻底,十七年来党的工作被一个修正主义统治着,基本上是错误的。

一九六六年五月四日、五日实现改组北京市委,首先打倒以彭真为首的走资派,接着全国性都在找走资派,找叛徒。五月十六日,根据毛的指示,中共中央作出“关于全国范围内开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通知”。之后中共中央在毛亲自批示的文件中指出:首先做好思想组织准备工作,从中央到地方要成立文革小组,成立红卫兵队伍,准备在文化界等领域,按照5.16通知精神全国开展运动,以阶级斗争为纲,决不允许资本主义在中国复辟。消灭一切私有制,收回自留地,取消自由市场,要一大二公。当时我是文革主任,红卫兵大队长,与大、中专学生在一起进行了一系列对地、富、反、坏、右抄家,抄的东西放在仓库,干部看着,事后进行了拍卖。

毛泽东在各大军区、各大行政区党委书记会议上明确指示:走资派在哪里?走资派就在党里,要抓党内走资派,运动的重点是整党内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此后,全国开展了文化大革命。到六七年一月,上海的造反派夺了上海市委、市政府的权,毛泽东大为赞扬:上海真正搞起来了,把市委、市政府权从新回到人民手中,一小撮修正主义分子、走资派全部揪出来了。至此全国一夜之间都夺了权,从支部书记到市部级都夺了权,踢开党委闹革命,砸烂公、检、法、司……全国性进行夺权,毛称“一月风暴”,我当时在夺权办公室,这是毛、江青让成立的。从农村到城市党政机关一月份全被夺权,所有的当权者都被批斗游街,打倒了刘、邓。同年二月,中共内部发生激烈权利之争,一些老帅、副总理以上干部在中南海怀仁堂开会,他们对文化大革命非常有意见,不理解,叶剑英一气之下拍桌把大拇指拍碎,谭震林夹起书包就走,说:跟毛几十年跟不上了,我不跟了,周恩来参加并主持会议,周拦不住,此情景周向毛做了汇报,毛亲自批示:对这些所谓的大元帅、大总理要彻底批倒批臭,这次文革是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要革谁的命,是革那些革过命的命。从此全国大批“二月逆流”。四月份在全国又兴起大乱,这之前刚搞起的大联合又被毛泽东搅得分成了两派,这次大乱是毛亲手批示搞的,毛说:四月洪流,乱了好,越乱越好,乱了敌人,锻练了群众。按毛的说法,谁是敌人,谁不同意胡闹的谁就是敌人。一九六八年,全国天下大乱,武斗不止,各地武斗打死的人不计其数。表面看中央控制不住了,毛失控,各地自己搞乱的,在胡乱杀人。实际是毛操纵着一切,中央控制着一切,文化大革命的一切过程都是在以毛为首的中央领导人亲自批示操纵进行的。文化大革命打死人最多的是在各地已成立“革命委员会”以后,是文革时期的领导人与各级权力机构对暴政的直接指挥和参与的结果,而他们中又都有中央领导人直接插手,这些中央领导人又都是受毛的授意办事。是毛没想结束武斗。表面也装腔作势。比如,当时在北京有两大派,天派和地派,毛在北京召集两大派代表开会,毛说:(大概意思)你们打,打的还不够,打十年、二十年中国也亡不了,不行还可以使原子弹打。两派回去后打的更厉害了,真的动枪了。是毛的语气中暗含着让他们打,当时对毛的崇拜,谁敢违背毛的指令,这些听会的人都会支起耳朵听的。如果毛想制止武斗,告诉他们停止武斗,他们立刻就停止了。到一九六九年,毛想收场,就说:全国天下大乱,要达到全国天下大治,在工人阶级内部没有根本的利害冲突,要实行大联合,站队站错了不要紧,全国办学习班,在学习班解决问题。老大难的到北京办学习班解决问题。

到一九七零年,在庐山会议上,首先把陈伯达一批人抓出来,把罪过扣在这些人身上,陈说这是林彪指示干的。七一年九月十三日林彪外逃,林崇拜孔子,七四年又开始搞大规模的批林批孔运动。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邓小平调军队大规模屠杀学生。江泽民是踏着六四的血迹当上了总书记,上台后,没干一件好事,从一九九九年开始残酷迫害法轮功。

综上所述,共产党掌权以来,光搞了政治运动,利用运动实施暴政、屠杀人民、搞独裁专政。每次运动表面说的都是冠冕堂皇的,让你感觉不出来有多不正,实际上每次都在运动当中,在大多数人不知道的背后残酷整人、折磨人、杀人,对人民下毒手,历次运动都残害了很多人。

我在历次运动中说了不少坏话,做了不少错事,被共产党当枪使。当时我们也知道共产党干的事不对,尽说假话,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尽搞运动,民不聊生,但是看不透它为什么这么干,就以为是个别人的错。看了《九评》之后,我全明白了。《九评》说的全是事实,而且揭示了实质问题,揭露了共产党邪恶的本质。中国上下五千年,共产党是最坏的团体,杀人最多,毛泽东是:“政治上投机,经济上胡闹,典型的刽子手、杀人凶手,是‘假、大、空’的典型,不让人说话。”所谓邓小平理论是:“阳奉阴违、口是心非、当面是人、背后是鬼,是典型的两面派。”江泽民的三个代表是:“代表贪官污吏,代表吃喝嫖赌,代表丧权辱国。”

我给共产党干了几十年,跟着它尽说假话了,我现在要说真话。我与很多老干部讲,我说,我们这么多年跟共产党说鬼话,现在我们要说人话,我完完全全看透共产党所作所为,共产党就是以杀人为主,是个杀人党。《九评》说的是真实的,很多我都参与了。共产党为什么不敢叫人们看《九评》,就是怕人认清它,我看透它了,我们家人都做了“三退”。

广大的父老乡亲,千万别再听共产党的谎言,别再对共产党抱有任何期望,回顾过去,请你们亲自看看《九评》,就会看清共产党的邪恶本质。就是看看我们现在的生活,你能吃饱饭吗?你的医疗有保障吗?养老有保障吗?孩子上学有保障吗?住房有保障吗?与香港、台湾和其它国家的生活能比吗?共产党从来就没有真诚的为人民着想过,想的都是怎么巩固它的权力,怎么治人。共产党的末日已经到了。我们过去常说: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苏联共产党已解体,一党专政长久不了了。广大党员赶快退出这个邪恶组织,说真话,别跟共产党说假话,害了自己。

转自《明慧网》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14/168369.html

评论
2010-10-16 1:4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