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郑县3年狂征数千亩 失地农民紧急呼救

人气 3
标签:

【大纪元5月15日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丁小采访报导)近日因幼儿园惨案成为媒体焦点的陕西汉中市南郑县,有城郊村民反映当地政府疯狂征地,其中大河坎镇08年以来就有约4千亩的农田被非法征用,至今未曾停止。征地暴力连连,维权代表反复被羁押的情况下,他们依然相信法律和正义,不断上访和呼吁。


南郑县上月征地中被打伤的村民(村民提供/RFA)


位于汉中市郊的南郑县大河坎镇中所营村上周贴出公告称,该村156亩农田被县政府征用要建“时代广场”,该村68岁的村民李金义(音)说已经经历了几次征地,吃饭都有困难的村庄实在负荷不了一个“时代广场”了:“现在又在征地,打的是修这个时代广场,贴了布告叫农民不能再种了,他们要围墙,实际上是给房地产开发。把我们土地征完,生活都没有什么依靠了。我们整个南郑县现在就是土地财政,黑暗的南郑、腐败的汉中,把农民逼到死亡线上了。请救救我们这些弱势群体,这几年真的是很难熬啊!”

上个月同镇的三花石村就曾发生村民阻止征用170亩基本农田建所谓的“国际颐养院”时,被开发商派人打伤。

另外,邻近的渔营、店子街、大河坎相连的3个村的村民反映,07年年底南郑大道东段扩宽改造工程,县里以荒地上报获得省政府批复数百亩,却以此征用了几个村的4千多亩的良田,同时还包括约300户农家的拆迁,目前多数人在别处租房甚至搭建简易窝棚维生。去年12月,县政府曾两次组织干部、警察甚至打手数百人,对保护农田的村民暴力驱赶。

渔营村村民庹瑞莲说:“他们利用修建公路,一共占了我们4个村加起来4千多亩地了,开发商和政府都有组织打群众的。写材料找政府,不理你;写状子告他们,法院也不立案。我们这些遵纪守法的公民,房子拆了到现在一家老小没地方住,在大河边一个长了野草的厂房院墙边搭了两个石棉瓦棚棚。没有人管你,往上级上访,上一次关一次,我已经被政府关押了3次了,一次5、60天、一次10天、一次9天。”

本台周五致电大河坎镇政府询问大幅征地用途,工作人员态度傲慢:“不知道,无可奉告。”

而南郑县城乡规划建设管理局工作人员回应查询时称,大河坎镇这几个村有城市道路的工程,但不知道占地面积和闲置情况:“没有哪个情况,这个我不大了解。(那边有什么城市建设么?)应该有吧!(什么类型的建设)基础设施建设,像城市道路这些公益性的。”

南郑县国土资源储备交易中心工作人员透露,4月底经过他们挂牌拍卖的店子街村一百多亩地将建住宅:“住宅用途、前不久卖了,店子街南郑大道以南的一块。最近没有别的。”

08年来,该镇的征地多以每亩7.3万元给村民买断,目前已经围墙准备建房的店子村地块是以每亩58万元给开发商,村民所得的补偿仅占土地出让金的一成,房屋拆迁补偿也只是法定标准的一半甚至更低,店子街村的维权村民张金禾告诉记者:“县里面给的是七万五,经过镇村两级,到老百姓手上又少了两千一亩。他们卖给开发商是58万一亩的。”

各村维权骨干多有反复被羁押的遭遇。店子村的张金禾3次被关押,其中一次 被以“拒不执行裁定”为由逮捕送上法庭,虽最终判无罪,但被关了9个月:“08年挖房子把我关了15天,09年把我从北京弄回安了个‘拒不执行裁定罪名’,说我自己没把房子拆了,就这样关了9个月。”

中所营村的李金义(音)周四接受本台采访时正准备起行再次往北京上访,不但反映征地问题,也要上访公安部就自己多次被以办学习班名义关押讨个说法。“把我们非法居留一个地方说是学法,一关五十多天。他们都不懂法,叫我们去学法,我们上访不犯法,凭什么拘留我们?”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黑龙江农民上访被截 与武警发生流血冲突
宜兴失地农民集体上书国务院巡视组
武警仍驻扎黑龙江富锦 失地农民求助
高考前夕 河南高中被强拆 副校长被打
最热视频
【晚间新闻】武汉大学学生冒雨聚集 抗议封校
【微视频】企图拐走白纸革命 海外左派失败
【全球新闻】布林肯访中将支持中国抗议群众
【军事热点】乌军跨越第聂伯河 俄罗斯人开始厌倦战争
【菁英论坛】中国足球自毁三阶段
【环球直击】华人聚中共驻英使馆 声援大陆民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