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日本国力得益于《论语》

人气: 107
【字号】    
   标签: tags:


有人说,《论语》近年在日本复兴,其实还不如说从来没有在日本消失过。从江户时代就成为学校的必修课,后来被广泛应用于企业管理之中,为日本各界人士顶礼膜拜,成为他们做人的标准和教育理念。

文、摄影 ◎ 任子慧

国古籍中,最早传播到海外的恐怕非圣人孔子的《论语》莫属。在邻国日本,《论语》被各界顶礼膜拜,从江户时代至二战结束前(一九四五年),都是学校的必修课程。《论语》不仅影响了引领世界的日本大企业家的经营之路,更成为日本政治家的做人准则。日本天皇家族的名字也多出自中国的《四书》、《五经》。

前首相安倍晋三曾表示,“建设日本的教育,首推的古典是《论语》。因为《论语》阐述了人道,人应该普遍遵循的伦理。有必要成为我们国家的第一古典来作为教育方针。”

安冈定子:亲子新一幕


读《论语》的同时,也让孩子们上台发挥,背诵论语。

“这些孩子就像一张白纸,在没有任何观念的时候,大声的朗读《论语》。”教授这些只有五六岁孩子的安冈定子老师说道:“他们大声的跟着老师朗读,虽然不能理解其含义,但儿童的记忆力惊人,随着朗读的韵律,很快能背诵下来。”

悦耳的韵律引起了孩子们的兴趣,即使回到家里,他们也会自觉地大声朗读,这令注重孩子教育的家长更加关注,陪同孩子一起阅读,也成为亲子的另一幕。已经教授儿童五年《论语》的安冈说:“虽然只是简单的举例解释,随着孩子的成长,他们会接触到相同的汉字从而记忆起《论语》,到时会体悟到《论语》的意思,并将成为他们的人生指引。当遭遇困难或者逆境时,《论语》的记忆会自动打开,从而指导他们如何去面对,懂得一个做人的基本道理。”

这些孩子都由父母或爷爷奶奶带着,或一家三代一起来上课。开班第一天,前来参加《论语》班的胜见婆婆就带着女儿及三名孙子女前来,不善言辞的胜见婆婆说,看着孩子互相之间和睦相处,不会受到电子游戏的干扰,自己很放心,孩子们也争先恐后地说在这里很开心。


尽管采访当天下雨,不分男女老少,近八十名的学生前来上课。

讲到教课方式,安冈说:“在他们这个年龄,未必能理解真诚、诚实这样的辞汇,但通过列举小朋友接触的生活事例,就能引起孩子的兴趣,也能使他们明白一些词义。”“成年人则相反,会先入为主的自行解释《论语》,这反而阻碍了他们大声朗读,所以他们往往觉得这是一篇好文章,但很难背诵下来。”

安冈定子一九六零年在东京出生,毕业于日本著名学府二松学舍大学文学部中国文学科,祖父是日本著名阳明学者、被誉为日本政治家的指导者的安冈正笃。


东京文京区儿童《论语》教室的创办人、《论语》老师安冈定子与总管森冈隆(右)。

有感于“赚钱有何不对”

与安冈一起开设儿童《论语》班的森冈隆先生,一次无意中听到年轻人谈论“做生意赚钱有何不对”?让他深感当代年轻人的危机。

森冈隆从事滑雪运动已有五十年之久,他深有感触的说,自己大半生均倾注于教授滑雪等户外体育活动,当返回到社会后,惊觉现代年轻人与自己这代人的隔阂,差别的根源在于道德心灵方面的教育。

六年前,他终止了教授滑雪这项工作,并在五年前偶然与安冈定子相识,二人志趣相投,要开设《论语》班,并在筹备期间得到了广泛支持,没有任何阻力,在极短时间内,文京区的这个儿童《论语》班就开课了。随后,儿童《论语》班如雨后春笋在日本各地开班。


读小学五年级的胜见茜与四年级的弟弟胜见丈太郎,异口同声说,参加儿童《论语》班很开心,学了很多汉字和成语。


争先恐后,写上自己知道的成语汉字。

企业重视学习《论语》

不知何时,《论语》教育也引起了企业的关注。成立于一六九零年的著名的日本和纸公司东京松屋,三年前重新盖起一座五层大厦,第五层的一个小型展览厅,专门用来为公司成员开设《论语》班,授课老师就是安冈定子,老板伴充弘夫妇也是学生,跟着老师大声朗读《论语》。

在谈起为何要开设《论语》课时,伴充弘先生平静地说:“世界上不是只有钱。其实做人最基本的理念是,无论做什么,一个好的原点就会是一个好的开始。日本人不能没有《论语》。”

他太太则颇为健谈,按奈不住接着说:“日本孩子需要从小学《论语》,他们必须知道一定的做人准则。在知道《儿童论语》这本书后,当时就决定把书陈列在店内最明显之处,供顾客流览。”

她一边回忆一边说,“大约半年前,一个很偶然的雨天,一对老年夫妇站在门外避雨,他们无意中看到了这本书,当时就买了。不到一周,他们再次光顾,一口气花费一百五十万日圆购买了一千本《儿童论语》,匿名送到他们居住区域的学校、图书馆和一些政府的儿童设施中心。”

这位三百年老铺的总经理说:“我们知道,日本社会寄托在孔圣人的《论语》上了。”


拥有三百多年历史的日式和纸老店东京松屋,社长伴充弘与公司员工一同朗读《论语》。

《论语》运用于企业管理中

日本企业界对孔子顶礼膜拜。“近代工业之父”涩泽荣一首先将《论语》运用到企业管理上,他开设了“《论语》讲习所”,宣导“论语主义”、“道德经济合一说”、“义利两全说”、“论语加算盘说”等等。

日本东芝公司总经理土光敏夫,丰田公司创始人丰田佐吉、丰田喜一郎等人都喜欢《论语》,丰田喜一郎还将“天地人知仁勇”用作自己的座右铭。日立公司创始人小平浪平把儒家的“和”、“诚”列为社训(公司准则)。日立化成公司总经理横山亮次说:“日本人的终身就业制和年功序列制是‘礼’的体现,企业内工会是‘和为贵’的体现。”三菱综合研究所的中岛正树盛赞“中庸之道”。住友生命的会长新井正明以“其身正,不令而行”为座右铭,住友的总理事小仓恒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是建立事业的头一个条件,也即尽本分、尽责任。

‘经营之神’松下幸之助更是孔子迷,他深谙儒家思想,其管理文集经常引用孔子的言论。在松下公司的发展过程中,松下幸之助将儒家思想的核心──‘仁义礼智信’贯穿始终。他主张‘仁者爱人’,认为人才是企业最重要的资产,将人本思想提升到了企业文化核心地位,由此而产生著名的‘玻璃式管理’理念──企业的经营者不可以让部下存在依赖上司的心理,而让部下盲目服从;个人都应以自主的精神,在负责的前提下独立地工作。

著名实业家朝日啤酒名誉顾问、国家基本问题研究所理事,现年八十三岁高龄的中条高德指出,日本社会道德下滑,就是因为没有了《论语》,没有了品性及礼仪。“社会上最大的问题就是道德,要搞好经济必须先从德育开始,近代的日本企业家都学过的‘左手《论语》,右手算盘’,也是日本著名实业家涉泽荣一的名著。这对企业家来说,可谓永远不变的指南。”

《论语》给日本带来的影响

据安冈老师介绍说,《论语》在终战前是日本必修课程,而战后出生的一代虽然没有接受正统的《论语》教育,但还有父母教育的环境,但在终战后二十年后出生的那一代中已经出现断层,如果与祖父母同住,还有可能受到家庭环境教育的影响。但现在四十岁前后的年轻父母,则整个出现断层,而他们对孩子的教育也成为社会的一大问题。

在战后的日本教育中,《论语》曾被当时的美国盟军政府作为封建主义而废弃。有学者认为,过分强调个人、利己,是令今日日本社会变异的一个主要成因。若要回复战前的精神教育,则必修精神教育科目——孔圣人的《论语》。《论语》中的仁信忠在日本最被重视,而孝在孔圣人学说中也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在日本体现出的就是灭私奉公。而欧美国家则着重于强调“权利.自由”“个体”。战前的日本教育则是“整体”比“个体”更重要。但是随着《论语》的被废除,日本的精神支柱也就丢失了。

有人说,《论语》近年在日本的复兴,其实还不如说从来没有在日本消失过。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很感慨,没想到《论语》、《四书》、《五经》等中国古籍在日本人心目中有着那样崇高的地位,而且被广泛应用到他们的生活中,成为他们做人的标准和教育理念。◇

 

评论
2010-05-08 9: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