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重庆市渝北区政府强占土地又拆房抢乳牛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8月27日讯】 我叫徐元清,1971年5月10日出生,住重庆市渝北区双凤桥街道瓦房村九社(以下简称瓦房村九社)。 渝北区政府2004年先违法强占我们瓦房村九社农民土地689.60亩,全村444个人囗失去生活来源。我们家与乡亲从未签什么协议,他们作假并克扣我们的补偿。区政府口说,保持农用地性质,建溜马山公园,而实建“红树林”商品房谋取暴利。

为了活命,我家自谋生路,起早贪黒养奶牛只为活命。我们的生活刚稳定一点,可2007年政府又要来拆我农民唯-遮风避雨的住房,因我家无处可去无法搬迁,渝北区政府先断水电,又断路两年多,这两年多期间,我们全家一年四季与几十头奶牛在无水无电,特别是在重庆这个世界著名火炉城市,毎年七至八月连续高温40%度以上,长达-个多月的时间不下雨. 冬季无电无水的好艰难,人与畜都要喝水。迫得我上市政府,上北京中央政府投诉求救,可没有人为我农民撑腰。

渝北区政府为了顺利抢房,怕遭我反抗,先耍阴谋唆使帮凶区法院于2009年12月16日先把我骗到法院去谈解决问题,可是当我一到法院,五六个法官匪徒一齐上前野蛮的把我往地上按。尽管我拼命反抗,终因寡不抵众匪官,我的手和臂膀都被弄伤,还是被他们带上手铐,乱扣罪名“妨碍公务”关押十五日(2010)渝北法执拘字第6号《拘留决定书》。

当我被他们关在牢中时,渝北区,镇,街道,公检法的李燕强、海民、古富香、冯彬、钟勇等等带领五、六百员警、保安、挖掘机和推土机向我家及几户乡邻发起了进攻,团团包围了我们的家园。不管我老母,妻子,孩子的苦苦哀求和痛哭,不管几十头奶牛不愿离家凄凉的哀嚎声,他们毫无人性的毁掉我们的家和抢走了养牛,致使我们一无所有,无家可归四处漂流。

中国早己是法制国家,宪法、土地法、土地承包法等明文规定:“保护耕地”“三农政策”让农民安居乐业。我依照相关法律法规多次向法院起诉。状告区政府,区国土局,市政府违法行政。可人民的法院打着幌子给政府当帮 凶。在这里我要向全社会国家各级政府大声喊:“还我们农民的合法财产与家园来!”


徐元清被打伤2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10-08-27 11:3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