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煤火自燃50年 剥地灭火酿灾

人气 5
标签:

【大纪元09月29日讯】作为中国最大的煤田火区之一,内蒙古乌达煤田火区世界闻名。它已自燃了50年之久。2006年至2008年进行的灭火工程,非但未能灭火反而加重了火灾治理难度,并酿成了巨大环境和生态灾难。

据新京报报导,乌海市苏海图矿山区,风起,漫天灰尘卷来,夹杂着刺鼻的二氧化硫味道。老金在这里住了10多年了。四五年前,家门口的山上还到处覆盖着青草。现在,只有黑色的煤矸石和被翻出的红褐色过火石,形成连绵不断的渣堆。

“那时候整天炮声不断,我们家的玻璃被震得哗哗往下掉。2年过去,整个山皮都被剥了一遍。”老金说。

老金记得灭火工程是4年前开始的,到2008年6月戛然而止。一直到前几天才重新开工。不再剥山皮了,改为打钻井。

熄灭的煤田仍冒浓烟

2008年8月29日,乌海市政府新闻办公布“乌达煤田浅部灭火工程取得显着成效……煤田浅部火区已基本熄灭。”这条新闻成为乌达区2008年10大新闻之一,并被评价“煤田灭火工程,为乌达区带来了巨大的环境效益和经济效益”。而事实上,2年的剥挖“灭火”带来的是深重的生态灾难。

2006年1月6日,内蒙古乌达煤田获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准立项,拿到总投资16260万元的灭火资金。当年,乌达矿业公司下属银星公司把整个煤田划成16块,层层转包。承包费“有的几十万一块,有的几百万一块”,来自浙江,宁夏和内蒙古东胜的100多个煤老板,开始以剥地皮的方式疯狂挖煤“灭火”。

知情人士介绍,灭火资格一旦卖给私人老板,就失去了控制。“老板花了钱,肯定要尽量多地赚回来”。灭火工程变成露天采煤工程。村民老金回忆,当时山上剥地皮者昼夜放炮。

乌达矿业公司知情人介绍,2008年灭火工程数次严重威胁到井下采矿。最后,由乌海市政府出面,强行停止了整个乌达煤田灭火工程。

一些刚高价买到地块的煤老板因此亏损严重,丢下剥开的地皮,到北京告状;已赚到钱的煤老板,也不再回填、复垦和绿化,一走了之。同时,刚刚挖出露头的煤层,失去地表阻隔空气,2年来也开始大规模自燃。

一百亿一百年 也难恢复原始地貌

“乌达煤田地表85%以上的原始地貌都被彻底破坏了。”9月6日,神华(北京)遥感勘察公司一名技术人员说,花一百亿用一百年,也恢复不到原始地貌了。

一份2002年的录像资料显示,当时乌达煤田着火面积307.6万平方米,约占整个煤田8.8%。这些火点之外的绝大部分煤田地表,是原始的完整地貌,绿草覆盖,蜥蜴四处爬行觅食。而如今,贯穿整个煤田,几乎看不到一块像样的植被。

乌达煤田原来的火区一部分被清除、一部分被渣石掩盖、一部分沿煤层向深部蔓延,煤田18个火区被切割得凌乱不堪。

今年6月15日出版的《国土资源遥感》杂志中,神华(北京)遥感勘查公司工程师孔冰等人提取了乌达煤田地表剥挖前后的航空影像图。2006年6月,影像图上原始地貌清晰可见。但2009年3月的彩色影像图上,是杂乱的剥挖坑、岩石渣堆等。

当初的相关人物一一“淡出”,留下的是一个一个采坑。银星公司董事长周根良拒绝回应乌达煤田地表生态破坏的责任问题。周称,这是当年的领导操作的。现在银星公司已成地方企业,“区里叮嘱过我们,不得随便说话”。

相关新闻
习访武汉再提清零 中信部突取消行程卡星号惹议
上海宣称“抗疫”成功 民众:充满悲剧的笑话
【新闻大家谈】王维洛:中共与水斗 洪灾暴增
【一线采访】疫情再起 安徽宿州泗县封城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河南村镇银行真相 储户钱没被偷走
【横河观点】20大前卡位战 王小洪升官破规矩?
【新闻看点】访港缩时减量 习心头大患是啥?
【财商天下】中共欧洲认错有陷阱?习速夺“刀把子”
【拍案惊奇】习访港引抗议 郑州维稳传出枪声
【方菲访谈】桑普:解读台海局势与中共政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