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北瑞芳.再访猴硐煤矿博物园区

Tony 撰文、图、摄影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今天陪着母亲及家人前来游览猴硐煤矿博物园区。相隔三个多月,再访猴硐,感觉车流及游客明显增加许多。

不知停车场是否会爆满,所以车子没驶入猴硐车站旁的停车场,而直接停车于猴硐坑旁的路边,然后走运煤桥过基隆河,前往猴硐车站前的游客服务中心。

走在桥上,望见座落于运煤桥桥头的选洗煤厂,屋顶铁皮尽剥落。较上次所见,感觉又沧桑了许多。抵达游客服务中心,旁边的愿景馆,一楼已开放参观,展出猴硐矿业历史图文资料及照片,馆内也展出画家洪瑞麟一系列以瑞芳矿工工作为背景的写实作品。询问导览工作人员,才知煤矿博物园区预计六七月份才会正式开幕,所以目前还没有完全开放所有展区。

不过,慕名前来的游客愈来愈多,车站前又有新开幕的餐厅小吃店,颇为热闹。车站前,猴硐文史工作室的原址现在也已变成一间矿工饮食店铺了。这也是合情合理的结果。昔日猴硐文史工作室位于车站前的一楼民宅,为偶尔来访的外地游客提供了猴硐深度的旅游资讯。

如今,此地已设立博物园区,游客中心就在车站附近,免费提供游客精美导览小册,又有工作人员热心解说,当地文史工作者自可功成身退,将工作室迁移至安静僻巷内,好让屋主可将黄金店面做更妥善利用。


猴硐运煤桥(瑞三大桥)。

瑞三矿业选洗煤厂。


猴硐赏猫

趁着家人在车站前的面摊用餐的空档,我先去逛猴硐车站后方的山坡社区。小朋友听说我要去拍摄猫咪,顾不得吃饭,也纷纷跟行。从车站爬楼梯,走天桥,过铁路月台,便来到了有“猫村”之称的猴硐光复里社区。

猴硐赏猫,是近一年来猴硐爆红的旅游新景点。猴硐矿业沉寂后,人口大幅外流,位于车站后方的这个小社区平时仅有居民约百人,且大多是老人,而猫只却超过一百五十只。

由于居民爱护及喂食猫只,因此附近的大猫小猫便呼朋引伴,群聚于此,形成猫村景致。爱猫人士来此拍摄猫咪,照片一经网路流传,“有猫相随,猴硐最美。”,引领了猴硐赏猫的热潮。

猴硐猫村,猫的数量比居民人数还多,而假日时候,游客又比猫多。猫咪个性不一,有的十分活泼,迎来送往,大方让游客拍摄;有的十分害羞,对游客避之唯恐不及。我小时候家里养过猫,所以我对猫的习性颇为了解,我小时候也懂得猫语,能发出唯妙唯肖的猫声,让猫儿愿意回喵数声,彼此温馨互动。不过今天游客多,我没机会试试久未使用的猫喵本领是否依旧在。


猴硐猫村。

猴硐猫咪。


母亲与瑞三本坑合影

回到猴硐车站,与家人会合后,沿着柴寮路旁的步道,走往瑞三煤矿本坑。沿途各个景点,三个月前的旧旅记已有记述,自无须再赘述。

来到瑞三本坑,母亲对于这座全台最大的煤矿坑兴趣盎然,她说,以前就听过猴硐生产的土炭(煤矿)最多。可见猴硐产煤的盛名由来已久。

我在矿坑口参观时,突然听到母亲从旁冒出一句:“这个炭坑是昭和15年开的。”我愣了一下,有点意外,回头,看见母亲正在看矿坑旁的导览解说牌。我很少看见这种景象。

母亲不认识中文字,但还认得“昭和”这两个字,再加上导览牌上还有日文解说;虽然母亲的日文已大多遗忘,但对照情境,便大概能猜出其意。

昭和15年(1940)时,母亲正就读公学校,还是一名小学生。看见瑞三本坑,母亲显然有所感动。小妹在旁说要帮母亲与瑞三本坑合照,母亲大方的答应。昭和世代的母亲与昭和时代的矿坑合影。按下快门的一刹那,仿佛七十年的岁月,从1940年到2010年,岁月就这么一下子的流逝。

在本坑附近找地方休息,闲话家常。孩子们则等着看一辆辆火车从眼前通过,兴奋的欢呼过瘾。等孩子尽兴,我们才循原路走回猴硐车站。


猴硐炭铁厂遗址(瑞三矿业大楼对面)

回到运煤桥头的猴硐坑停车处,我把握时间,独自去探访桥旁的猴硐炭铁厂遗址。遗址就位于瑞三矿业大楼的对面,只剩残屋断垣,宛如废墟,砖石玻璃碎片,散落满地,一片狼籍。

据猴硐文史人士的考证,这里是“瑞芳五二七事件”(或称“瑞芳五二七思想案”)的爆发地点。关于这一历史,我是这一、两年才得知的。

1937年,中日战争爆发,时局逐渐紧张,日本人开始加强台湾岛内的思想检查。昭和15年(1940年),瑞三矿业的创办人李建兴遭人挟怨检举,与祖国暗通,图谋反日, 5月27日,日警包围猴硐,先进入猴硐炭铁厂,逮捕五、六十位工人,并进行挨家挨户的搜查,后来逮捕行动扩及九份及金瓜石矿区。

昭和15年,瑞三本坑正式开矿,李建兴却因这一事件而入狱,系狱五年,至战后才重获自由。李建兴的弟弟李建炎则死在狱中。根据苏新以庄嘉农为笔名所写的《愤怒的台湾》记载这一事件,猴硐地区有五百多人入狱,最后仅一百多人平安出狱,其余都死于狱中。


猴硐炭铁厂,只剩残屋

瑞芳五二七事件,似已被世人遗忘。即使猴硐成立了煤矿博物园区,但展览馆内并没看到任何资料陈述这件当年发生在猴硐的大事。

这一历史事件被人遗忘,不尽然是因为岁月逐渐久远,我想也是因为日本人已退出台湾的政治圈,政权既亡,影响力已失,于是过往的历史不会再与政治纠葛,便能随着时间而渐渐归于平寂。

这似乎是普遍的一种历史现象。例如,我们看到中国大陆的游客,来到台湾游览,就特别喜欢参观蒋介石的行馆,争购与蒋有关的纪念品,我想也是同于此理。历史沧桑已经升华,不再与政治纠缠,因此陆客的这种行为,也就不会有人将它解读为中国人民非常怀念蒋介石的统治。

同于此理,我的旅记写到昭和时代,有时笔触会带点乡愁的滋味,自然也是与政治无关了。

旅游日期:2010.04.25


旅行地图

——本文转载自Tony的自然人文旅记http://www.tonyhuang.idv.tw/@


白云悠悠,矿业沧桑。


从猴硐坑走运煤桥,前往猴硐车站。


游客中心(左)与愿景馆(右)。


愿景馆展出画家洪瑞麟的矿工写实作品。


画家洪瑞麟的作品-矿工群像。


从猫村眺览猴硐选洗煤厂。远处为三貂岭。


矿工寮(内寮仔)附近,近距离观赏火车。


矿工寮,俗称“内寮仔”。


回程。小东走轻便铁轨。


猴硐炭铁厂遗址-瑞芳五二七事件的历史现场。


猴硐运煤桥(1920年建造)与猴硐选洗煤厂旧照片。

评论
2011-03-22 4: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