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书】你会好起来的 什么都会好起来的

被“坠楼”,卧床了十几年的儿时好友俊英,已面目全非。(图片由作者提供)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7月24日讯】【作者注:在7.20法轮功全球反迫害之际,仅以此文献给我还躺在病床上的儿时好友俊英。我们一起成长于中国广西壮族自治区。在十年前,俊英因为练习法轮功,遭受残酷迫害,大脑损伤,变成了植物人。因为以前受中共政府的宣传影响,我内心并不能接受法轮功,直到走出国门,才越来越清楚真相。今年清明节,本人回老家,在县医院偶遇到俊英母亲,才见到了已面目全非的俊英,此次见面,对我内心触动很大。我偷偷拍了视频片断,只是因为当时就想让更多人知道真相。但在中国国内,我这些想法肯定是不可能发表于任何媒体上的,故我只有想到了大纪元网。通过“翻墙”,我找到了贵网,我相信,通过更多的曝光,才能让全球有良知的人清楚认识到中共的残暴本质以及相反勇敢可敬的斗士们!而我,一个经典的被中共洗脑过的人,也正在慢慢清醒,我相信中国还有许多的人跟我一样,正在慢慢清醒过来!】

清明节回家,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见到了儿时的好朋友“公乐”。之所以这样称呼,是因为他小名叫阿乐,而他却是与我爷爷同辈份的,故从小就这样叫,“阿乐公公”的意思。

但这次见面也是苦涩的,因为他躺在医院里面已经10年多了,而且已经不能说话、不能翻身,只剩下僵硬的四肢、微微张开的嘴巴及一双深陷的眼睛。

这一切的灾难都来自14年前中国的那场惊动全世界的镇压运动。据当年了解其中内情的亲戚说,阿乐是一名“顽固”的法轮功弟子,曾是县城里“法轮功份子”的两大骨干之一。阿乐当年在省城师范进修,就很积极的推动法轮功的发展。但由于镇压的态势越来越强,刚开始是谈话、攻心,后来变成了监视、控制。最后,在一次回到家中后,遭到市国安局的传唤,带走,不到一周就出事了。

我当年知道的情况是:国安通知阿乐家属,阿乐拒不合作“认罪”,企图逃脱,在三楼往下跳,摔成了植物人。国家本着“优待”的态度,阿乐的教师身份被保留,每月工资照发,同时在医院设特别病房,十年如一日就医、“照顾”。

阿乐从小给我的看法是很有主见。在我们还在大唱红歌的小学年代,他就私下与我探讨国共抗战的内幕。他曾说,当年国民党在正面战场抗日,绝对不像老共所说的那样退缩投降,这分明是谎言;还说,实行计划生育就是做断子绝孙的事。当年我就很惊讶:这不是反动思想吗,而且,他从哪里知道这些事情呢?

或许是具备这种平常人少有的独立思考能力,又或许是公民意识的觉醒,阿乐选择了法轮功。在他理念中,他宁可接受“真、善、忍”的理念,而不愿去迎合谎言。

在医院看院阿乐时,阿乐母亲对我说:阿乐多次对她说,妈,不用担心,我们没有杀人放火,没做犯法的事,我们只是坚持我们的信仰,没事的。但是,他低估了这场风暴的残酷性。

十年前,我和大部分的中国人一样,对于此事的想法是,“公乐”好傻,为什么对一个“不得民心”的“邪教”如此执著?真是走火入魔了。

这几年的“翻墙”经历,慢慢地改变了我对先前事物的看法。当今中国社会绝不像政府所宣传的那样和谐、昌盛。公民最基本的自由与权利只是纸面的东西,根本就没实现过。我们没有言论自由,没有宗教自由,没有生育自由,没有集会自由,没有保卫自家土地的权利;政府对异议人士的迫害愈发严重,被失踪、被神经病、被车祸,甚至对一个盲人律师都能软禁多年……所有这些,不能说明当今某党的谎言吗?虽然我还不能完全接受法轮功的理念与看法,但我至少不会像之前那样带着有色的眼镜去看待他们。看了很多海外自由媒体的报导,我甚至有个“邪恶”的想法,阿乐很大可能是被坠楼,他们想至他于死地,这在神奇的天朝和某些邪恶的人手中,是绝对有可能发生的。

离开医院时,我再次握了握阿乐的手,他的关节是如此的僵硬,但我明显感觉到了他眼角的湿润,他显然是认出了我!嘴角在微动着,想诉说着什么。我轻声说:“公乐,你会好起来的,什么都会好起来的。”

(责任编辑:郑芬芳)

评论
2012-07-24 11: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