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真实的江泽民》第十三章(下)

人类的贪婪—文明的沦陷(下)

(大纪元制图)

人气: 310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09月09日讯】第七节 失去国家理想的自由领袖

自由世界为了贪欲与中共交易美国要负主要责任

作为自由世界的领袖,美国对于自由世界为了贪欲而放弃普世价值去与中共交易是要负主要责任的。美国的精英们可能会觉得,要美国去与中共政权为敌,这个负担太大,要求过高。其实,今天美国面对的问题,其先驱们早已留下了应对的先例。

●国家理想是美国最根本的东西

和世界其他国家相比,美国的独特性在于她不是建立在历史、文化、氏族、地缘或任何其它外在或物质环境的基础之上,而是建立在内在的理念基础之上的。也就是说,美国的来源是精神的、道义的、价值的。因此,美国是有其国家理想的。这种国家理想代表了美国人整体的精神,是美国最根本的东西,是不可以违背的正义价值。美国建国后二百余年的历史,正是其是否遵循其国家理想的实践过程。不论美国人是否明确认识到,这个实践过程都已经表明,一旦偏离了其国家理想,美国社会迟早会为之所困扰而不安宁。

因为这种国家理想是美国最根本、实质的东西,这就决定了美国国内与外交政策。虽然,世界上别的国家都可以“以国家利益的名义”谋划、取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放弃道义的人们普遍把“国家利益”等同于“国家理想”,因此认为二者经常不是矛盾的,但是美国不可以“以国家利益的名义”谋利,尤其在美国的国家理想和国家利益呈现不一致时,是不可以和其他国家一样舍义取利的。历史上,美国面临过很多次可以获得更大国家利益的机会,但是最终却按照其国家理想决策,而不是贪图那些利益。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在世界上倍受尊重,为什么美国成为自由世界领袖的原因,也是那些按照其国家理想做决策的美国政治家青史留名的原因。

美国的独特性很快就引起了世界的关注。1831年,美国建国后半个世纪,法国人托克维尔就来考察美国,并写下了著名的《论美国的民主》,敏锐的观察、深刻的分析和高度的赞扬了美国的体制与理想。其实,托克维尔考察美国之时,许多反映、考验、加强美国国家理想的事件还没有发生。例如,就在托克维尔出版其《论美国的民主》下卷的前一年,美国发生了后来被列入其小学教科书的Amistad运奴船的案件,充分展现了美国人对于其国家理想是认真实践的。

●Amistad案件

Amistad本是美国制造的双桅纵帆船,后来被西班牙人买去。1839年,Amistad号从当时的西班牙殖民地古巴出发,船上运载的五十三名奴隶造反,杀死了船长及其押送奴隶的随从,仅留下两人,勒令此二人送他们返回西非。这两名西班牙人白天将船开向西非,晚上却往回开,这样往复折返中鬼使神差的将船开到了纽约,触发了一场一直打到美国最高法院的著名官司。

这场官司,从任何现实、功利的角度看,那些奴隶都是必输的。国际上,与强大的西班牙帝国的关系是美国当时最需要考虑的国家利益。范布伦政府不愿为一艘小船得罪强大的西班牙帝国,已经答应西班牙女王的要求将Amistad及船上的奴隶归还西班牙。

内政上,美国南北两方因为奴隶问题日趋剑拔弩张,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引发局势的巨变。法律上,几级法院的法官都是总统委任的,理应考虑政府的立场,特别是,最高法院九名大法官有五位是南方蓄奴州的。最关键的是,那些奴隶不说英语,也没有任何美国人听的懂他们的语言,就是说,那些奴隶是哪里来的根本没人知道。如果美国人将他们交还西班牙,世界上不会有任何人知道,整件事情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然而,天真、认真的美国人硬是从大学里找来语言学家,弄明白从一到十的发音,到纽约黑人聚集区不断的念叨这十个数字,找到了会说这种语言的黑人来做翻译,弄清楚这五十三个奴隶是从西非的塞拉利昂来的。美国人请来一位前任总统(JohnQuincyAdams)为他们做律师。就这么一步一步的,为这些他们根本就不认识、甚至最开始都不知道来自何方的、没有任何地位和势力的陌生人争得了最后的自由,其代价是之后几十年与西班牙帝国关系的恶化。

这场完全违背美国“国家利益”的官司,却最好的体现了美国人是如何虔诚的实践其国家理想的。当美国全力捍卫无力自卫的人的自由时,美国同时就向全世界宣示了其捍卫自由的坚定。当美国为无力发声人大声辩护之时,美国无疑已经证实了其国家的道义正当性。当美国保护了善良的人不受欺凌之时,美国向其造物主证实了美国本身值得神之所佑。

Amistad案件后60年,美国与西班牙终于开战。在一场大雾中,双方互相完全看不见的情况下,美国海军舰队决定列纵队驶过,各船顺序发一排炮。之后在战果未明的情况下竟传来了西班牙舰队投降的消息。惊讶之余,美国舰队的正副司令互相问道:“是我们真是那么厉害,还是我们太走运?”美国人常说上帝保佑美国。美国在其历史的早期认真实践其国家理想,确实是诸事顺利的。

●南北战争的理解

Amistad案件后30年,美国为了捍卫无力自卫的人的自由,南北双方真的打了一场内战。奴隶的问题,在美国建国、起草独立宣言的时候,就是一个道德上的挑战。例如,对美国独立与宪法起草都起过巨大作用的富兰克林,在美国立国的时候就反对奴隶制,并在其84年生涯的最后两个月中正式向美国参众两院提案废除奴隶制,“以去除此一与美国精神不符之处。”

美国立国之后的87年里,奴隶制这个对美国国家理想的污点使美国社会日益受到困扰而不安宁,最终导致了南北战争。有人说南北战争是因为南方独立。但是南方为什么要独立?北方如果放弃反对奴隶制,南方会独立吗?也有人说南方只是在行使他们作为州的权利。那么南方州的权利又是从何而来?不也是来源于“独立宣言”中所宣布的“每一个人都是由造物主平等创造的”吗?不也是“来自被统治者的同意”吗?

这场战争并没有被认为是南方奴隶主反对美国理想的战争,而被认为是检验美国国家理想能否长久成立的战争,因为南方各州也是以美国立国与宪法的精神来作为其独立的依据的。的确,林肯总统在他那不朽的葛底斯堡中,是将交战双方殉难的将士同等追悼、称颂的。只不过是双方对国家理想的理解不同,为了最正确的理解。为了其国家理想能够长久成立,美国发生了一场美国历史上伤亡最惨重的战争。由此可见,其国家理想对于美国是何等重要。

经此一役,美国提前确立了其未来自由世界领袖的地位。那个时候,后来的自由世界还没有真正出现。除了英、法等个别君主立宪制的政体之外,世界上多数还是帝国整体,世界上的战争绝大多数还是帝国之间争利的战争。即使是英、法两国,其贵族阶层也是支持美国南方州,并一度想通过外交压力帮助南方独立。可见整个世界当时与美国在国家道德的思考上差距有多大。而美国刚一结束南北战争,就立即帮助墨西哥摆脱奥地利殖民统治,重新赢得独立。

●世界所有争取到的自由都有美国的贡献

美国南北战争之后还要再过半个世纪,美国才真正走上国际舞台。由于美国人天生对于强大政府的戒备,美国早期一直不发展其军队、军备,同时由于华盛顿总统离任时对美国的劝诫,叫美国人管好自己的事,不要介入欧洲远方利益的纷争,美国头150年基本上是关注自己的发展。即使这样,美国国家理想的正义气势还是阻遏了独裁势力,帮助了自由在世界的扩展。1820年代,美洲刚刚从其欧洲宗主国独立出来的国家面临重新被恢复为殖民地的危险,针对这种情况,1823年美国第五任总统颁布了著名的“门罗主义”,宣称在美洲任何新的殖民行为美国都将会加以干预。其实,当时美国根本就没有实行干预所必需的陆海军力量,但是得道多助,美国的正义立场受到美洲国家的感谢,得到英国的支持,从而保护了美洲许多国家的自由。

后人评论说世界所有争取到的自由都有美国的贡献,此言不虚。

第一次世界大战,美国迟迟不愿登上世界舞台,最终是因为德国潜艇攻击美国商船而卷入欧洲战场。之后威尔逊总统针对欧洲各国只为了谋求利益的国际政治局面提出了公正的“威尔逊14条”,第一条提出的就是反对暗室外交,受到国际各方的一直支持,并依据“威尔逊14条”成立了“国联”(LeagueofNations)。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谈判战争赔偿等问题时,威尔逊与美国代表团苦苦建议战胜国一方不要过于苛刻,冤冤相报将会留下以后征战的种子。不幸的是,一方面人类的贪欲实在太强盛,另一方面美国人实在太不情愿被拉上世界舞台,结果凡尔赛条约种下了德国人复仇的种子,而美国国会没有批准美国加入国联。后人评论说这两条导致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开始还是不出面,通过租借法案来帮助同盟国,包括中国。日本偷袭珍珠岛,美国不得不宣战,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转折点,美国为了保护世界其他国家的自由,牺牲了四十万将士。战后,美国凭一己之力促成了正义的“纽伦堡大审”,促成了“世界人权宣言”,并通过“马歇尔计划”出巨资帮助欧洲复兴,至此西方自由世界才正式成型,并在冷战中最终战胜苏联共产阵营。

●遵从其国家理想而为人类文明付出

以上对美国历史极简要的回顾,可以提炼出很重要的两点。

第一,美国确实是有国家理想的。这不是说美国所有事情都做的很崇高,但是美国很多时候是按照国家理想行事的。有些人,特别是中共的喉舌,说美国都是为了其利益而推行其政策。果如此,美国不可能成为自由世界的领袖,不可能在全球受到多数国家的尊重。如果说美国确实在世界建立了雄厚的实力与战略地位,因而得到了经济方面的收益,那也是结果,也可以说是神明对其为文明付出而给予的荣耀。自从美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登上世界舞台,其最重大的政策,如推动国联、租借法案、投入第二次世界大战、马歇尔计划等,都不是谋取国家利益,而是遵从其国家理想而为人类文明付出的。

美国历史上确实始终有一股牵引其偏离国家理想的力量,那就是人性的自私与贪婪,对物质利益无约束、无止境的追求。因为这种贪欲的作用,美国始终未能完美的实践其国家理想。

起草独立宣言的时候,南方州的代表就强迫杰弗逊去掉对英国贩卖奴隶的指控。南北战争的起因,如林肯总统所指出的,就是奴隶制所构成的巨大的利益。美国早期的总统,杰弗逊、麦迪森、杰克森、林肯等等,对于这种贪欲都是极为警惕的。杰弗逊就直接警告过美国的后人:“是的,我们造就了几乎完美的共和国。但是,他们会把她保持下去吗?还是会在丰盛的享受中失却自由的记忆?人格贫乏而物质丰盛是走向毁灭的必然之路。”

这种因为物欲的追求而对国家理想的偏离给美国带来了多次的灾难,例如1929年的股市崩溃与之后的大萧条,例如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华尔街金融寡头与大公司对希特勒的支持,也使美国形象蒙尘,例如IBM在希特勒迫害犹太人中不光彩的角色,例如石油公司在中南美的掠夺。

正是这种对物欲无厌的追求,经过商界利益游说控制了美国政界而制定出与中共交易的政策。对此,不管其政要、商界如何辩解是为了促进中国经济市场化,进而促进政治民主,其对于美国国家理想的违背,通过与美国南北战争的历史相比,就可以看的非常清楚。如果林肯总统不是对美国的立国之本那么忠诚,没有要求废除奴隶制,而是和南方搞“交往政策”,并宣称更好的经济将导致奴隶们更大的自由,同时北方可能手不沾血的从中得到经济利益,甚至可以用“一直致力于促进南方奴隶的人权”等冠冕堂皇的说辞来辩护,那就和今日美国的对华政策没什么两样。如果是那样,林肯绝不会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受尊重的总统之一。

美国二战后的马歇尔计划,更是促进经济保障自由的成功例子。马歇尔计划之所以取得巨大成功,是因为其用意之真诚,是真正的帮助欧洲回复经济,而不是为了从欧洲牟利。而且,马歇尔计划是对苏联、对东欧其他共产党国家开放的,但是因为其用意真诚,不但苏联不敢接受,还不许其他共产党国家接受。其中,波兰和保加利亚因为表示愿意加入马歇尔计划,其共产党领导人被斯大林痛骂,但是苏联也不得不给以两国优惠经济条约的待遇。美国现行对华政策可有马歇尔计划那样的诚意帮助中国发展经济?

第二,因为其国家理想,美国相当长一段历史时期走在人类文明的前列,成为自由世界以至文明世界领袖。随之而来的,尽管美国不情愿,世界上大的冲突最终都会反映到美国来,将美国卷入。美国人确实会为此觉得负担太大。但是,这本身既是美国的优势,因为其正义与正义带来的强大,各种冲突与灾难很少发生在美国本土,美国人比世界其他民族更得天独厚的安居乐业;同时这也是美国的责任,因为美国按照其国家理想而存在本身就使野蛮力量备感威胁,除非美国降低道德标准,向野蛮靠拢,否则美国最终都将或者因为捍卫文明的职责的压力,或者因被野蛮攻击而不得不卷入。美国历史上一直在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之间摇摆,有过主动坚持国家理想的正义,也有过现实主义的回避责任。

●坚持正义是代价最小的

正义本身就是一种道义责任,因此是要付出代价的,可是历史,特别是人类对野蛮绥靖的惨痛历史一再表明,坚持正义是代价最小的。如前面所举美国门罗主义的例子,美国虽未有实力,却仍然勇敢的担负了维护正义的责任,而美国实际并没有需要多少具体的付出。不过,人们恰恰不容易看到正义立场对野蛮遏制的最小代价,反而从野蛮嚣张后不得不与之作战的巨大付出中来衡量坚持正义的代价。其实,这正是不坚持正义的代价,而不坚持正义的代价是越来越大的,因为越不坚持正义野蛮就越嚣张。不坚持正义的最终代价是被野蛮吞没。现实主义看不见正义立场对野蛮遏制的最小代价,因而不得不付出不坚持正义的更大代价。

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人们一直在问,有没有可能阻止二战的发生。其实历史有过多次机会遏制轴心国的嚣张,而最和平的机会是在1931年在国联制裁日本对中国东北的入侵,以及杯葛1936年柏林奥运会。对于此,人们仍颇有疑问:这能阻止二战发生吗?可是,如果制裁日本、杯葛柏林奥运会都不能阻止二战,那么不更应该制裁日本、不更应该杯葛柏林奥运会吗?而制裁日本、杯葛柏林奥运本身却会给日本、德国一个强烈的信号,正义力量有决心坚持正义。而美国在这两次机会中都没有坚持正义,最终在二战中付出了四十万将士生命的代价。

●野蛮力量都希望美国不要干预介入

历史上,野蛮力量确实都是希望美国不要干预介入的,如两次世界大战中的德国、日本,其外交政策的重点都是防止美国的介入。而且,美国与野蛮力量对峙时的任何退让,都造成弱国人民受野蛮欺凌杀戮的惨痛经历,并鼓励了野蛮力量,而最终还是反映到美国来。例如2005年布什总统在拉脱维亚公开为“雅尔塔协议”道歉,称之为“历史上最严重的一个非正义”协议。而雅尔塔协议的恶果,包括斯大林势力的膨胀,包括朝鲜战争,包括中共占领中国大陆,美国直到今日仍然不得不面对。

中共的利益诱惑构成了对美国坚持国家精神的新挑战

●中共的外交政策最担心的就是美国的压力

如第十二章中所述,中共的外交政策完全是以美国为中心的,最担心的就是美国的压力,重点避免美国批评中共的人权问题。而中共对美国的利益诱惑构成了对美国坚持其国家精神的新的挑战,因为美国面对的不仅仅是坚持正义的代价,还有不坚持正义的奖励,也就是物欲的满足。这双重的的挑战在人类贪欲与现实主义的双重作用下,使美国最为严重的背离了其国家理想,并为之付出双重的代价。

美国与中共交易不坚持正义的代价是美国有史以来最大、至今无法估量的。现在人们普遍认为中国实力的增长是必不可免的,但是二次世界大战后,德国、日本经济增长的速度更惊人,在其国内没有以人权、环境为巨大让利代价,在国际上也没有形成威胁。其实当时整个西欧的经济增长速度都很高。这些民主国家实力的增长是文明力量的增长,也是美国为领袖的正义力量的增长,同时美国也直接的得到了经济上的回报。

中共将其实力的增长称为“和平崛起”,可见中共自己也知道世界对之担忧。不论中共自己如何掩饰,中国经济增长在内以人权、环境、文化、道德史无前例的破坏为代价,在外对全球形成威胁,并已经给许多国家带来人权、环境的伤害,它是野蛮力量的增长。

●中国经济的发展本来并不必然成为野蛮力量的增长

中国经济的发展本来并不是必然的成为野蛮力量的增长,正如中国20世纪80年代改革期经济的发展对内对外都没有不良的冲击一样。而之后中共日益转向野蛮力量的膨胀,固然因为江泽民腐败性体制的恶政,但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没有坚持正义对之规范,反而试图于中取利,这也是重要原因。美国商界绑架政界而从中国的奴隶制得到了超额利润,可是却同时促成了中共野蛮力量的急速膨胀。

野蛮力量增长的威胁,美国在历史上不是没有面临过。虽然在希特勒已经对文明构成明显的威胁后,仍然有不少美国商人出于利益不愿面对现实,仍然资助过希特勒的崛起,不过,

美国的决策者们为了商业和其他一些狭隘的利益对中共大量惨无人道的罪行视而不见,甚至在决策上资助野蛮力量的增长,这在美国历史上却从未有过。商界的私欲固然从中共的奴隶制中得到了超额的满足,可是美国以至自由世界付出的却是正义力量与中共野蛮力量此消而彼长的代价,这在美国历史上更是从未有过。仅以东南亚为例,由于中共的收买,美国一度被迫退出,而今年来,特别是南海争端渐起后,美国亟待重返亚洲,这种亟待重返,正是这些年美国政府在外交政策上和地域策略上捉襟见肘状态的反应,美国自登上世界舞台以来还没有过。

●私念与贪欲给美国造成的代价已经显现出来

美国商界以至政界的私念与贪欲给美国造成的代价即使在美国国内也已经体现出来。正如美国历史一再见证的,一旦美国偏离了其国家理想,美国社会迟早会为之所困扰。美国商界从中共的奴隶制中获取了巨大的利润,劳工阶层却承担了失去了数百万的制造业工作的代价。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时,美国制造业的工作流失甚至达到上千万。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承受得起如此巨大的失业压力,由此带来的社会问题已经伤及美国社会,伤及美国国本。贫富阶层之间互相指责,富裕阶层指责穷人懒惰,贫困阶层则指责富人贪婪而不仁,美国贫富阶层的对立空前尖锐,由此导致美国两党之间党派斗争空前激烈。

由于商界巨大的影响,美国政界至今仍然不敢直接面对中共迫害人权的问题,而只是迂回的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对中共施加经济压力。中国商品价格低廉的根本原因是中共奴隶制的“低人权优势”,这连中国大陆的学者都在公开讨论。只要美国像支持波兰团结工会那样支持中国劳工组织工会的权利,中国商品的“低人权优势”就会自动消失。但是,美国商界从中共奴隶制获利的机会也就消失。美国政界不敢面对中共迫害人权的本质问题,却企图用货币汇率的经济手段解决政治问题,这就是其根本原因。这仍然是因为贪欲而不坚持正义,美国仍将继续为之付出的沉重代价。

美国在人权自由等理想上对中共硬不起来,一个原因,就是被中共的经济所吓倒了。美国经济的重振,会使得美国更有自信,从而能对中共强硬。但是,这又像是一个“悖论”,屈从中共,本身就会导致美国经济振不起来。

●美国国家理想已经完全被“国家利益”所取代

更为严重的是,由于贪欲与现实主义的双重影响,美国已经距离其国家理想愈来愈远。2000年美国“国家利益委员会”有感于美国正面临失去方向的危险,与哈佛大学、兰德智库、尼克松中心等合作,集中了美国国家安全方面的重要人物,提出了一个有关美国国家利益的报告。从这个重要报告中可以看出,美国国家理想已经完全被国家利益所取代。而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政府、民间的思维更是完全集中在经济方面。当今美国,哪一个竞选人不将经济问题放在第一位?美国曾经长期走在人类文明的前列,今天,经济,甚至如何多赚钱,却成了美国第一要紧的议题。

经济,如同人类历史上出现过的狩猎、农业,从来不是文明根本的价值,多赚钱更不是,否则对物欲的追求就成为高尚和唯一的价值取向了。人类近代文明在世纪之交以确定人权自由普世价值的方式取得辉煌的胜利,旋即间却被江氏中共勾引人类贪欲而摧毁到经济压倒一切文明价值的地步。人类除了经济、钞票,还能看到价值吗?人类文明将要依靠钞票的价值来延续吗?

国家利益与国家理想,并不是完全排斥的。只要是以国家形式存在,就会有国家利益的存在。只是美国人把理想融入了其“国家利益”的定义之中。天下都自由了,美国就自由了;天下都安全了,美国就安全了。所以在全球推广自由价值,其实就是美国的核心国家利益。

第八节 拒绝文明

人类近代文明在世纪之交以确定人权自由普世价值的方式取得辉煌的胜利,旋即间却被中共勾引人类贪欲而摧毁到经济利益压倒一切文明价值的地步。由此给当今世界带来种种问题和损失固然令人触目惊心,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纵观人类五千年文明,征讨杀伐、争权谋利贯穿其中。人们以为这是人求生与对抗苦难的本能,因而认为是天经地义的。可是,历史上却总有一些先知哲人出现,告诉人们,人不是为了这些而活着的。他们所教导的,后来都成为人类文明的基石。典型的如“轴心时代”的释迦牟尼、老子、孔子、苏格拉底和耶稣,他们的教导构成了印度、中国、西方文明的价值体系。

然而,这些先知哲人在世之时,却往往为当时的社会所不容,耶稣、苏格拉底甚至被杀害。而不容他们、拒绝他们、迫害他们的,并不是茹毛饮血的野蛮人,而是享受、沉溺于文明社会物欲的文明人。历史证明这些先知哲人的所为完全是出于对世人的挚爱,他们的教导不对任何人造成威胁、伤害,但是人类的自私与贪欲竟如此的不愿自我约束,以至于拒绝文明,甚至以野蛮的方式杀害这些先知哲人。历史也证明了拒绝文明而自毁的结局,杀害了苏格拉底的古希腊告别了其黄金时代最终亡于罗马人之手,杀害了无数基督徒的罗马则亡于天灾与蛮族的入侵。

历史常常重演,而人类何时才能记取教训?

西方自由世界忙于与中共以利相交的近二十年,正是一亿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原理修炼,并以和平的方式抵御野蛮中共最野蛮的迫害的二十年。法轮功学员遵循的是什么教导?他们为什么受野蛮的迫害?他们正在和将要给中国和世界带来什么?这一切,自从中共对法轮功进行野蛮镇压以来十几年,无数法轮功学员给自由世界的政要和精英们写过无数的信,然而,自由世界的政府至今没有认真去了解法轮功的真相。

历史还在重演,人类何时才能记起教训?!

评论
2012-09-09 1: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