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揭秘比三峡大坝更可怕工程 专家为何集体沉默?

人气: 75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3年12月29日讯】三峡工程和南水北调工程是中国两大世纪水利工程。旅居德国的国土专家王维洛揭秘,比三峡工程更可怕的南水北调工程专家却集体沉默,是因为三峡工程让他们学会了自保,为了生存而选择沉默。

三峡工程遭激烈反对 南水北调则顺利建成

据大陆媒体报导,修建三峡时,反对意见非常强烈。三峡建成后是否引发了自然灾害也为人们广泛质疑。奇怪的是南水北调工程几乎没有专家反对,顺利开工建成。旅居德国的国土专家王维洛曾接受某环境杂志记者专访,揭开了南水北调工程专家集体沉默的秘密。

王维洛称,中国两个最大的水利工程——三峡和南水北调工程是姐妹工程,密不可分,南水北调中线方案的源头工程,就是三峡的水源工程。

最早五十年代毛泽东在提出这两项工程时,毛建三峡工程是为了防洪,把洪水在三峡卡住,卡下来的洪水调到北方去,解决中国南方水多北方水少的问题。南水北调的工程后来是江泽民搞的,为了北京要举办奥运会,2008年南方的水能够调到北京供外国运动员喝,急急忙忙批准了南水北调工程。但是当年工程没有完成。

南水北调工程有三条调水路线,即东线、中线和西线方案。东线设想沿着京杭大运河,从长江的扬州向天津、北京方向调水;中线设想从三峡水库向北方调水,丹江口水库作为中间的蓄水;西线设想是从长江的源头向黄河的源头调水。

南水北调西线方案要把长江源头的水位垫高超过黄河后才能把水流过去,设想飘渺。

东线方案因大运河已经存在了,当时江苏省一直利用大运河向苏北调水,但水不超过江苏省界内。要往北调,过了黄河以后有个地势问题,在山东有个中间高南北低的地方,就有个提高水位再往北方流这么个问题。后来,人们对东线方案也不感兴趣了。而且东线沿江苏往北走要穿过许多城市,大运河的水很脏又被污染,最后水被调到天津了,但天津不要,所以南水北调东线工程到了天津后,因为水质不好而搁置。

所以中国搞工程的人比较感兴趣的是三峡工程和南水北调中线一起搞,因为这样他们可以搞大工程,拿到更多的经费。南水北调东线、中线的造价是5000亿,是三峡工程的2.5倍。

中线工程批准的这个蓄水位是海拔175米,加高的丹江口水库水位也是175米,三峡水库和丹江口水库都是175米,因此三峡水库的水到不了丹江口水库,所以目前三峡水库不能成为长江蓄水的起源,不能成为南水北调工程的起源。如果三峡水库再提高25米,水就可以流过去了,但重庆的一部分会被淹掉。既然三峡水库无法做为南水北调的发源地,现在只能从丹江口水库取水。

南水北调工程整个构思有问题

王维洛表示,北京是中国的一块风水宝地,是这么多朝代的京城,不可能没有水。北京政府毁了永定河、清河、拒马河,毁了北京所有的河,北京的缺水,确实是人为地破坏,错误评估水而导致的。

而且南水北调也不能解决北京缺水的问题,拆东墙补西墙,多地就会缺水。这缺水了不能调过去,而建的那套设施是要运作,要挣钱的,水不给能行吗?根本就没有水往北调时怎么办?这调水就像人人哄大家骗一样,因为你依赖的是别人的资源。

回过头来重新考虑,南水北调工程的整个构思有问题,拆东墙补西墙,还搞不好。南水北调这一刀切下去,把中原大地所有的水流都给切坏了,本身的水流都已经乱掉了。

对中国文化遗产的摧毁

王维洛还谈到,实际上,南水北调的最后社会影响,是对中国文化遗产的摧毁,对中国国教圣地的淹没。宗教都有其圣地,中国的道教也是国教,很多中国人都不知道,道教的圣地就在丹江口水库底。

而你要跟以色列说把耶路撒冷给巴勒斯坦人,他会什么反映?苏联斯大林镇压得那么厉害,也没敢动莫斯科旁边的东正教圣地谢尔盖耶夫镇。

王维洛称,一个水库的价值能超过道教的圣地,我不相信。中国很多人到庙里烧香,求平安发财,当你的道教圣地被淹没时,你都不知道,你去烧香拜佛,有什么用。

专家集体沉默的原因

王维洛说,为什么三峡工程上马时,有那么多知识份子敢冒着自己身心的代价批评,南水北调就没有人批评了?不是南水北调对社会和生态的影响不如山峡工程那么坏,是中国的知识份子聪明了。

看看三峡工程中在最后报告上签字的那些专家们,最后都成了工程院和科学院的院士,成了对国家有贡献的特殊专家和院士,得了这个奖那个奖。再看看那九位没有签名的专家,他们的水平绝对在签了字的人之上,但是没有一个人成为院士。

这些中国知识份子还想进入科学最高殿堂的知识份子,他们在三峡工程的学习过程中,知道了还是不说的好,说了也没有用。如果他们说了,现在很可能连一个科研的题目、科研经费都拿不到。就像黄万里一样,给三峡工程写了那么多的论文,他有一分钱的科研经费吗?

所以三峡工程在中国学术界造成了一个很坏的影响,开了一个很坏的先例,后边的人知道了,尽管不是像当初那样被打成右派,可他把你打成另类,没有科研经费,那你怎么办!你想当院士,没门。所以他们就不说了。

王维洛说,道教圣地被淹没,本应遭到很多人的反对,可他们却不说了。当知识份子不能自由地发出声音时,不能自由表达他们的意见时,国家的灾难就开始了。

(责任编辑:李文慧)

评论
2013-12-29 6:2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