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白先勇旧金山发表演讲 谈“文学与历史”

白崇禧将军之子,美国著名华裔作家白先勇在旧金山发表演讲。(自由亚洲电台)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3年04月09日讯】(自由亚洲电台)美国著名华裔作家白先勇是民国名将白崇禧之子,他去年出版了《父亲与民国》一书,通过记述白崇禧的戎马一生,记录了中华民国历史白先勇近来在旧金山发表演讲,指出文学家应真实表达对历史的感受。而历史就是真相,不是真相的历史是政治宣传。

白先勇演讲的题目是“文学与历史——从《台北人》到《民国与父亲》”,演讲从他早年的作品《台北人》说起。


1938年4月台儿庄抗日大捷后,军委会副参谋总长白崇禧登上“中国Life(生活)杂志”《良友》画报5月号封面人物,成为史上第一位登上该画报封面的中国军人。(大纪元记者吴涔溪翻摄)

他说:“《台北人》跟《父亲与民国》这两本书相隔有五十年。我写《台北人》第一篇是‘永远的尹雪艳’,那是在艾奥瓦州。艾奥瓦是一片平原,平原上面是一片玉米,可是我心中念念不忘的是中国1949年天翻地覆的大事件对我的影响,当然我们的民族都受到影响。我在玉米田中写出国仇家恨。”


1940年2月,桂林行营主任白崇禧上将指挥国军精锐,在桂南会战消灭日本钢军,第2度攻克昆仑关,粉碎日本亡华企图后,蒋中正自重庆飞抵柳州,与白崇禧(左一)、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左二)、罗卓英(右二)、驻华美军司令史迪威(右一)合影。(网络图片)

1949年的历史变迁影响了白先勇一生的文学创作。

他引用唐朝诗人刘禹锡感怀西晋东迁写的诗:“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说道:“我想到西晋东迁到南京,国民政府1949年从南京迁到台北,所以我写《台北人》的时候用这首诗以古喻今。从南京到台北,这种历史转变的沧桑,已经在我心中形成很重要的创作源泉,所以我写《台北人》写的也就是一群从中国大陆各地方到了台北各人的命运。这本书的历史含量蛮重,那时我年纪很轻,写的是父辈的故事,不晓得哪来这么沉重的心情。”

白先勇的《父亲与民国》这本书同样有沉重的历史含量。白崇禧历经武昌起义、北伐、抗战、国共内战、到台湾受命处理228事件等等,书中有完整的记载。

白先勇说:“我不是学历史的,没有历史学的训练,可是我对历史的感受很深。我希望以我的文学把我对历史的感受记录下来。我父亲跟民国史从头到尾息息相关,每一个阶段都亲身参与,所以我替我父亲写传记,也希望从他身上反映民国史。”

白先勇在《父亲与民国》一书中,用很大的篇幅记述了白崇禧抗战期间作为国军副参谋总长,指挥台儿庄会战、武汉会战、桂南会战等等抗战经历。

白先勇说:“抗战的胜利是惨胜。中国人民死亡两千万到三千万,国军近三百万战死,将官少将以上两百零六人死于战场。20世纪最大的一次外族入侵,这么大一场战争,我们不可以随随便便把这段历史敷衍过去。”

白先勇表示:真实的记述对历史的感受,是文学家的责任,但做到并不容易。

他说:“历史就是真相,不是真相不是历史,不是真相是政治宣传。历史要把当时真正发生的事情记载下来,这当然很难,但史官尽他的力量做这件事情,不惜杀头。司马迁坐到牢里也要把《史记》完成,他的道德观统统在他的《史记》里面。中国人以前很尊重历史,可是不幸,20世纪的历史很混乱,民国史还有很多空白需要填补。”

白先勇的“文学与历史”演讲会由美国中文报纸《世界日报》旧金山分社和旧金山华艺表演艺术中心联合举办。一千多人的会场座无虚席,三小时的演讲听众鸦雀无声。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CK发自旧金山的报道。


(视频:1945年10月10日,
中华民国双十国庆日,日军在北平故宫前投降: 中华民国首任国防部长、抗日持久战最高战略制定者、国军多场重大战役策划部署指挥者白崇禧上将亲临现场监督,北平十万余民众与美、苏、英、法代表观礼,激动高呼“中华民国万岁”、“中国万岁”、“蒋委员长万岁”、“胜利万岁”,声震屋瓦,响彻云霄。)


(视频: 白崇禧铁血桂军 英雄黎明 卫我中华


(视频:《一寸河山一寸血》(23)桂南会战 ——
1939年,日机轰炸蒋中正故乡,灾民遍野,白崇禧论克敌制胜,昆仑关攻坚战大捷,消灭日本钢军。


(视频:《父亲与民国》台北发布会现场播放白崇禧记录片:
1966年,蒋中正总统第一个前往祭悼白崇禧的国葬,蒋经国代表国防部主祭,陆海空三军和联勤总司令部的各位总司令和部长们都来祭悼;1947年,国防部长白崇禧莅临台湾视察国军和处理二二八事变;1944年,白母马太夫人90岁大寿,蒋委员长特派参谋总长何应钦代表他本人为白母祝寿,白崇禧将军全家与5万多军民以及驻华美军司令史迪威等将领参加祝寿。)


(视频: 台湾电视台专访 白先勇谈白崇禧、民国、蒋中正:
父亲白崇禧把国家民族放在最前面。在台湾17年,白崇禧将军念念不忘光复中华河山,去世前还在操心谋划国军的反攻大陆战略。60多年后,白先勇又走进了南京总统府,在当年蒋中正授予父亲白崇禧国防部长大印的那个礼堂,参加《白崇禧与中国历史》研讨会。)

(责任编辑: 李明)

评论
2013-04-09 11:4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