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史海】蒋介石从共产“粉丝”到反共先锋

中华民国总统蒋中正(蒋介石)毕生反共,抵制共产主义祸害中华,临终前依然念念不忘反攻大陆,解救大陆同胞。(网络图片)

人气: 330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4年04月15日讯】 热血的共产“粉丝”

中华民国总统蒋中正(蒋介石反共之名播于天下,但是他早年未亲身接触共产主义以前,曾一度是个为俄共辩护的“粉丝”。

蒋早年作为满腔热血的革命志士,听闻俄共“革命”成功,推翻沙皇,很受鼓舞,也非常期待能身临其境。勤作日记的蒋在1919年1月1日写道:“近年拟学习俄语,预备赴俄考察一番,将来做些事业”,他为俄共辩护称:“如果有人攻击俄国革命,必与之力争;如有人攻击共产党,必竭力为之辩护”。

青年时代的蒋中正。(网络图片)
青年时代的蒋中正。(网络图片)

1921年7月13日,蒋写信给大元帅府秘书长杨庶,提出想去苏联考察:“为今之计,舍允我赴欧外,则弟以为无一事是我中正所能办者……如不允我赴俄,则弟只有消极独善,以求自全。”孙中山等人商议后,决定以蒋为全权代表,组成“孙逸仙博士代表团”访苏。

1923年,蒋中正以孙中山全权代表名义,对苏联的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进行了历时约3个月的全面考察。这次俄国之旅让他对共产主义的态度发生了彻底的转变。

反共先锋的成长

蒋中正在行程归国后,对苏联做出了较为全面细致的分析,他认为苏联这个国家在政治上独裁,在文化上不尊重传统并与中国传统文化格格不入,行使霸权主义,并预见苏联是对中国的威胁,而且预言苏联“赤色帝国主义”终将败亡。这些对苏联的分析和观点后来都应验了,可见蒋对共产主义的认识之深刻。

《苏俄在中国》一书系统的阐述了他对苏共和共产阵营的看法。蒋的部分言论摘录如下:

“苏维埃政治制度乃是专制和恐怖的组织。”

“俄共政权如一旦臻于强固时,其帝俄沙皇时代的政治野心之复活并非不可能。则其对于我们中华民国和国民革命的后患,将不堪设想。”

“在我未往苏联之前,乃是十分相信俄共对我们国民革命的援助,是出于平等待我的至诚,而绝无私心恶意的。但是我一到苏俄考察的结果,使我的理想和信心完全消失。我断定了本党联俄容共的政策,虽可对抗西方殖民于一时,决不能达到国家独立自由的目的;更感觉苏俄所谓“世界革命”的策略与目的.比西方殖民地主义,对于东方民族独立运动,更危险。”

他在给廖仲恺的长信中,更是一针见血的指出:“俄党对中国之唯一方针,乃在造成中国共产党为其正统……至其对中国之政策,在满、蒙、回、藏诸部,皆为其苏维埃之一,而对中国本部,未始无染指之意。”他在信中提到当时马列教徒的种种行为,生于当今的我们也并不陌生——“如中国共产党员之在俄者,但骂他人为美奴、英奴与日奴,而不知其本身已完全成为一俄奴矣。”

他在后来的日记里,对共产党的认识更加深刻:“毁灭本国伦理与历史”,“手段最毒,情义与道德扫地无余”,唯物论“使人类均将降入禽兽之域”。

蒋介石平生犯过错,也说过错话,但上面这些话,历史证明是正确的。苏联为数可观的金钱和枪炮,亦即糖衣炮弹,没有轰倒这个非共产党人。虐待和迫害,居然也没有拿下他的儿子蒋经国。

蒋中正临终前陷入昏迷,口中仍然念念有词 :“反攻大陆……解救同胞……反攻大陆……救中国……反攻大陆……救中国……”

而今,蒋先生作古已近40年,然其灼见对我辈后人依然助益不小。


(视频:中华民国总统蒋中正1970年在台湾阳明山中山楼的演讲:
中华文化无人可以毁灭,中共兽性不相容。蒋总统说:大陆奸匪毛贼的罪恶兽性,乃是和我们三民主义中华文化内圣外王的道统,绝不相容的。人人要做反共倒毛的革命先锋,人人要做文化复兴的前导。一齐来巩固德性,发挥潜能,以实现三民主义新中国的理想。)

(作者: 李清源 来源:看中国 )

(责任编辑:李明)

评论
2014-04-15 1:3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