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媒报四成骇客来自中移动集团及中科院

江泽民儿子江绵恒对香港发动规模空前骇客攻击

国际第二大规模黑客攻击香港公投 阻击者及反击者双方都在大量烧钱

港媒曝出的公投三大黑客之二–中移动和中科院,均指向有中国电信大王之称的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长子江绵恒。香港大纪元时报25日到访位于新界葵兴九龙贸易中心的中移动香港有限公司。对于中移动成为骇客中心,不少员工表示不知情,但记者在门口拍照时,里面的工作人员明显变得紧张,其后出来阻止拍照。(余钢/大纪元)

人气: 1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4年06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真香港报导)距离629全民公投截止日还有四天,截止6月25日晚上12点,投票人数总计已经超过74.4万,预计港人投票人数或持续攀升至近百万,彰显港人无惧中共的强大民意。而全民投票公投的背后,亦是一场历时半个多月的惊心动魄的世界网络大战,是国际历来第二大规模的骇客攻击。

港媒曝出的公投三大黑客之二–中移动和中科院,均指向有中国电信大王之称的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长子江绵恒。加上早前有江派背景的中共国新办抛出的白皮书,令公投背后的政治角力更为激烈。香港再次卷入中南海搏击的风暴眼。

港媒曝出的攻击公投投票网站的前两大黑客--中移动和中科院,均指向有中国电信大王之称的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长子江绵恒。图为香港中国移动集团(余钢/大纪元)
港媒曝出的攻击公投投票网站的前两大黑客–中移动和中科院,均指向有中国电信大王之称的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长子江绵恒。图为香港中国移动集团(余钢/大纪元)

四成骇客来自中移动、中科院

据香港《壹周刊》25日报导称,该刊获得一份攻击占中公投系统的黑客网络位址(IP Address)分析报告,发现首三位攻击分别来自北京中科院辖下的中国科技网、中移动及俄罗斯科学院辖下的系统分析研究院,其中中移动、中科院已占四成,中方打压公投可谓证据确凿。

6月23日仍有市民到票站实体投票,占中发起人吁公投的市民七一上街争普选。(蔡雯文/大纪元)
6月23日仍有市民到票站实体投票,占中发起人吁公投的市民七一上街争普选。(蔡雯文/大纪元)

为“和平占中”公投担任网路保安顾问、互联网协会网路保安及私隐小组召集人的杨和生昨日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说,这次黑客攻击共分三阶段。首阶段是6月13日启动的预选投票,因为黑客攻击太猛烈,一度让他们瘫痪了12-18小时;当中原本的香港和美国公司都应付不了,最后寻求了美国CloudFlare 的协助。
20日中午12时,“6.22民间全民投票”正式启动。为应对中共黑客的攻击,“和平占中”聘用了美国的CloudFlare隔洋迎战中共骇客。CloudFlare行政总裁Matthew Prince 在其Twitter首页图片则是他与两员工头扎黑带、口咬军刀扮成电影《第一滴血4》主角兰博(Rambo)的样子。(网页截图)
20日中午12时,“6.22民间全民投票”正式启动。为应对中共黑客的攻击,“和平占中”聘用了美国的CloudFlare隔洋迎战中共骇客。CloudFlare行政总裁Matthew Prince 在其Twitter首页图片则是他与两员工头扎黑带、口咬军刀扮成电影《第一滴血4》主角兰博(Rambo)的样子。(网页截图)

在CloudFlare接手后,他们再遭受另一轮猛烈攻击,力度达75GBps;最猛烈的一幕则是620正式启动电子投票前两个小时,即早上10点,黑客已发动了300 GBps的攻击,攻击力度在香港前所未见,亦是国际历年来第二大规模,“香港平时内联网交换都只是300至400 GBps的流量,今次黑客却有能力全世界发动300 GBps的流量。不过因为CloudFlare在,可以应付300 GBps的攻击流量。因此我们的投票可以在12点顺利展开。”

黑客攻击至今从未停止

即使到目前为止,杨和生说,黑客攻击仍没停止,但明显弱了很多,偶尔有4GBps左右的流量。不过黑客亦尝试用新攻击方法,从之前分散式阻断服务(DDoS)转为测试他们程序漏洞来入手,“例如尝试我们的加密力度够不够”,但杨强调现在可以应付。

至于攻击来源,杨表示亦很广泛,首阶段攻击来源有百分之四十左右IP地址都是中资机构,“这些IP地址当然未必是源头,可能只是僵尸电脑,这些IP地址都是受人操控,背后操控是谁我们没有办法知道”,后来达到300 GBps攻击流量时,据称是攻击来源分散到全世界,甚至有来自印尼、巴西。

无惧中共和港府的打压,香港6.22全民公投在6月20日启动电子投票后,在6月22日正式进入实体投票阶段;截至晚上12时,连同实体票站投票数字,已有705,254投票,民意空前踊跃。(潘在殊/大纪元)
无惧中共和港府的打压,香港6.22全民公投在6月20日启动电子投票后,在6月22日正式进入实体投票阶段;截至晚上12时,连同实体票站投票数字,已有705,254投票,民意空前踊跃。(潘在殊/大纪元)

虽然杨不愿意估计攻击来源,不过就指一般黑客最多达到20 GBps至30 GBps,而且大型攻击亦多数针对一些收钱的网站,而今次针对占中公投一个非牟利系统,而且这么有系统、有组织地攻击,目的是阻止市民投票,其背后的政治寓意不言而喻。

据《壹周刊》报导称,这次攻击的中移动网络位址属于集团旗下的中国移动香港有限公司和中国移动国际有限公司。由于中移动在香港只提供手机网络,杨称不排除中移动公司甚至客户的电脑被用来做骇客,“如果中移动它在香港有数据服务,可能客户用了中移动的数据服务,然后客户进行攻击也未定。”

除了公投系统外,香港互联网注册管理有限公司亦承认,本地“.hk”名称服务器被骇客连番攻击,周日实体投票举行期间,更录得破纪录攻击强度,流量高达平时的一百倍,显示黑客正与全港市民为敌。

互联网专家、互联网专业协会创会会长林永君先生相信,在这一轮黑客攻击中,不少港人的电脑因此中毒而成为攻击源。“你的电脑运作得很慢就要很小心。”杨如生亦提醒市民要加装防毒软件,如果对某些中资机构的网络商不放心,可转用其他公司的服务。

另外,林永君直言,全世界大部分的黑客攻击都是来自中国,香港每逢六、七月都是被攻击高潮,“比如64、71期间,媒体报导多亦受袭击,今年可能公投攻击再大点,还有(中共)他们这一两年才掌握到这种大规模的骇客,去年才出现超过100GBps规模的攻击。”

他直言,今次公投背后的网络黑客和反黑客战,双方都在烧钱,“如按正常收费,CloudFlare保守估计要高达数百万美元。”不过CloudFlare强调为香港民主而通宵达旦地应对,林永君相信费用会便宜很多。

港媒曝出的公投三大黑客之二--中移动和中科院,均指向有中国电信大王之称的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长子江绵恒。香港大纪元时报25日到访位于新界葵兴九龙贸易中心的中移动香港有限公司。对于中移动成为骇客中心,不少员工表示不知情,但记者在门口拍照时,里面的工作人员明显变得紧张,其后出来阻止拍照。(余钢/大纪元)
港媒曝出的公投三大黑客之二–中移动和中科院,均指向有中国电信大王之称的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长子江绵恒。香港大纪元时报25日到访位于新界葵兴九龙贸易中心的中移动香港有限公司。对于中移动成为骇客中心,不少员工表示不知情,但记者在门口拍照时,里面的工作人员明显变得紧张,其后出来阻止拍照。(余钢/大纪元)

与中共前党主席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关系密切的香港中国移动集团。(余钢/大纪元)
与中共前党主席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关系密切的香港中国移动集团。(余钢/大纪元)

本报昨日到访位于新界葵兴九龙贸易中心的中移动香港有限公司。对于中移动成为黑客中心,不少员工表示不知情,但记者在门口拍照时,里面的工作人员明显变得紧张,其后出来阻止拍照。

中移动手机用户被阻投票

另外,投票当日,有网民亦揭露中移动阻挠港人投票。线民RealmanZhu说:揭露中移动香港公司的可耻行径!相信有不少中移动手机客户无法参与电子公投,可能还以为网路攻击造成的,但这些人在今明两天也一定不会顺利投票!因为中移动内部做了手脚,Blocked了投票验证系统,要求把四位元数位验证码传送至验证系统!

对于有关黑客指控,中移动回应称并无出现异常情况,亦没有收到相关投诉。警方则表示,案件已交由科技罪案组跟进,暂未有人被捕。

中移动集团与江绵恒

今次黑客攻击的来源之一的中移动以及中科院,甚至俄罗斯科学院,都和前中共党魁江泽民长子江绵恒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江绵恒曾担任过中科院的副院长,亦多次接待过来自俄罗斯科学院的专家。中移动和江家关系的密切,亦被传媒广泛报导。

作为中国最赚钱的三大电信巨头领军的中移动集团,近年巨大贪腐窝案不断被曝光,中移动被习近平阵营紧盯,涉案的中移动集团高层纷纷落马,多达数十人。2010年首先落马的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党组书记、副总裁张春江,被指和江泽民长子江绵恒关系密切,亦是协助江绵恒染指成为中国电信事业的“第一人”。

1999年12月,江绵恒更被江泽民任命为中国科学院副院长,晋升国家领导人行列,并在京奥期间拿到全部的电视转播权,让江绵恒的网通摇身一变成为数千亿资产的大公司。

江绵恒亦是臭名昭著的“金盾工程”的操办者,一是借此工程“收买拢络”跨国网路公司,二是加强中共公安对网路的监控,发动黑客攻击,全面封锁国外异议网站,特别是法轮功的海外资讯被严密封锁;三是借此蚕食政府资产,闷声发大财。

江绵恒成中南海盯住的“老虎”

6月10日,中共国新办公布了诡异的“一国两制”白皮书,背后涉习、江在中南海决斗内幕。据悉,曾庆红办公室因其被软禁后瘫痪,江派现由江泽民儿子江绵恒掌门,最近江派屡屡要搅局的意图被习近平阵营摆上台,江绵恒已被中南海锁定。

今年5月中旬,江绵恒曾陪同曾庆红参观上海韩天衡美术馆,此消息被几乎所有大陆正式官媒过滤,只有一些门户网站等对此进行报导,间接证实了曾庆红遭软禁的消息。

5月24日,江绵恒陪同习近平对上海联影医疗科技公司进行考察,中共央视对其镜头只是两次一闪而过,之后官方喉舌《新华社》对该事件的文字报导中,未提江绵恒的名字,其他中共官媒也是如此。江绵恒与其父一样,也遭到全面封杀。

(责任编辑:慧君)

评论
2014-06-26 2: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