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今日】被中共利用的鲁迅真实面目

人气 1028
标签: ,

【大纪元2014年09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春秋综合报导)鲁迅1881年9月25日出生在中国浙江省绍兴府会稽县府城内东昌坊口(今属绍兴市越城区),本名周樟寿,后更名为周树人。2014年9月25日是其出生133年之日。

鲁迅是被中共利用的一个文人,其对中华文化的全盘否定和对暴力、仇恨的宣扬符合了中共夺取政权的需要,并符合中共建政后毒化民众、给民众洗脑的宣传需要。鲁迅能够被中共利用,与其自身有很大关系,是他个人的一个悲剧。其对中华民族没有爱心,国难当头之际,立场站到苏俄和日本那边去。1949年后中共党魁毛泽东曾说,如果鲁迅活着,要么自己闭嘴,要么进监狱。

中共利用鲁迅毒害中国人

鲁迅性格偏激,把自己遇到的所有不幸迁怒于他所存身的社会,并对中华民族五千年传统文明作出全盘否定。在民族虚无主义、进化论、无神论的影响下,鲁迅看不到中国的希望,其笔下的中国人,麻木、愚昧、懦弱、自欺、凶暴,所以鲁迅自称“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中国人”。

鲁迅否定中药、中医,还自我表白说“决不看中医”;其甚至还要彻底废除中文,宣扬“中文不灭,国无希望”等等文化虚无的言论。

因为带着这种绝望的消极情绪,人性中的善良和互助友爱被鲁迅视为虚伪。在国难当头之时,鲁迅不是奋力呼吁民族的团结和抗日,而是揭中国人的短处,以证明外族入侵、凌辱中华的合理性。

中共可以利用鲁迅的正在于此。仁、义、礼、智、信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理念,中共的假、恶、斗在这样的道德氛围中无处存身,鲁迅却恶毒地诽谤中国传统文化是“吃人”文化,把现实社会描述成“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和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颠覆传统道德在民众心目中的地位,为中共能够在中国立足开路。

中共看中鲁迅文章中的阴暗、暴力、冷漠、相互敌视和仇恨的因素,对民众可以起到麻痹和毒化的作用,大力宣传鲁迅,将其宣扬仇恨和暴力的文章引入中、小学及大学教育的课本中,几代中国人被中共宣传洗脑,被鲁迅所毒害。

鲁迅享有批评政府的自由 却诋毁其为“伪自由”

鲁迅批评甚至是谩骂国民政府的文章,可以在《申报》等中国大报刊上自由发表。但鲁迅对此并不满意,出版《伪自由书》,把国民政府给予的宽大和自由称为“伪自由”。而众所周知,1949年后的大陆,知识份子对中共的任何不满言论都会引来杀身之祸。自由和不自由、真自由和假自由的对比,在此一清二楚。

鲁迅眼中的现实是“黑暗的铁的牢不可破的屋子”,没有任何希望可言。鲁迅给人看到的片面的“黑暗面”使人消沉,觉得时代除了黑暗别无所有,出路要么像中共那样处心积虑推翻政府,要么接受日本人的侵略来“打破黑屋子”。而这两种结果都是中华民族的灾难。

事实上在抗战的艰难时期,国民政府从未放松过对教育的支持,投入教育经费仅次与军费。期间由中学到大学毕业,完全依赖国家贷金或公费的学生,共达12.8万余人,这其中就包括了李政道、杨振宁这两位未来的诺贝尔奖获得者,这让抗战时期的大师级人物辈出。而对比现在的中共社会,镇压民众维权的“维稳”费反倒超过军费,而大陆还有不少贫穷山区的孩子无钱上学。

面对民族危机 鲁迅倒向苏联一边

鲁迅看不到中国的希望,把希望放到别处。据大陆学者邵建《20世纪的两个知识份子:胡适与鲁迅》(2008年1月出版)介绍,鲁迅是一个苏俄式的社会主义者,抱着非同寻常的热情关注、介绍和支持苏俄,形成了一种化解不开的“苏俄情结”。

中国对于北边的俄罗斯,一直抱有戒备之心。过去的俄罗斯和当时的苏联,并吞中国的心一直没有停止过。早在上个世纪初,俄罗斯和日本就在东北为各自利益打了一仗。苏联成立,祸心未止。东北张作霖之死,过去一直认为是日本人所为,后来苏俄档案揭秘,证实是苏联干的。1920年代,孙中山卧病在床,谆谆告诫张学良要警惕苏联和日本这两个“红白帝国”,对中国都有侵占的野心。

鲁迅除了对红色苏联怀有一种特殊的情结,对白色帝国的日本,更有牵扯不清的纠结。

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日本占领中国东北。鲁迅称这是日本帝国主义“膺惩”其奴仆中国军阀,同时“膺惩”中国民众,因为中国民众又是军阀的奴隶。

而在1932年在北平辅仁大学的一个演讲中,鲁迅宣称,日本侵占东北是进攻苏联的开头。

日本人占领中国领土,在鲁迅看来这并不严重,严重的是这将成为日本攻打苏联的第一步。面对国难,鲁迅一步就跨到苏俄那边去,好像这事和中国无关(有关的也只是两个“膺惩”)。

对此邵建表示,面对民族危机,鲁迅原是以苏俄为中心来考虑问题、发布态度的。

孙乃修:鲁迅有汉奸的嫌疑

加拿大学者孙乃修今年7月发表一篇关于鲁迅与日本书商内山完造交往的文章,援引了许多历史资料,显示鲁迅不仅有汉奸之嫌,内山也可能是日本间谍。

1935年10月21日,日本侵略政策的使者和狂热宣扬者野口米次郎与鲁迅的一次谈话,把鲁迅和日人的亲善、友谊的实质和盘托出。据内山记述,野口对鲁迅宣称,中国的政客和军阀无法给中国带来太平,英国对印度的军事政治管理还算太平,中国不如请日本帮忙管理军事政治。

1933年7月1日《文艺座谈》第一期发表白羽遐《内山书店小坐记》,表示内山完造表面是开书店,实在差不多是替日本政府做侦探。

1934年6月12日《社会新闻》7卷24期发表天一《记某书店底秘密》,称凡是到书店买过两、三次书的人,可以在书店赊取书报。书店1933年的赊账款达到16万元,其中有14万元是中国人欠的。文章还说,有一次内山在一家馆子里喝醉,回答人们关于放账的疑问说:“我这放账,等于军部里放军用鸽;好的传信鸽,一头就要八百美金,我如今储了数十百头了。”此文认为,鲁迅就是其中一只传信鸽。

鲁迅之依赖和受庇于内山,这种异常关系曾引起中共王明的关注,他断言内山完造是“日本特务”(吴奚如《我所认识的胡风》),“甚至左翼内部有地位的领导人也这样看内山。鲁迅丧事期间,有这样一位领导人亲口对我和冯雪峰说,谁不晓得内山是特务。”(胡风《鲁迅先生》)

鲁迅若活到中共建政 下场可能凄凉

鲁迅被中共利用其实是鲁迅的一个悲哀。在需要鲁迅反对国民政府的时候,中共党魁毛泽东称他与鲁迅心意相通。鲁迅性格偏激,而抱怨和发泄又是他难以克服的习惯。鲁迅不改掉这个毛病,如果活到中共建政,下场可能会很凄惨。

1949年后有人问毛泽东,如果鲁迅没死,活到现在会怎样?毛沉默了一会回答道:“他要么自己乖乖闭嘴,要么会蹲在监狱里面把嘴闭上。”

责任编辑:刘毅;复核编辑:姜斌

相关新闻
梁文道:韩寒是下一个鲁迅 金庸为何加入作协?
卫金桂 : 许广平为什么如此恶搞鲁迅?
王藏:小谈鲁迅,并别鲁迅幽灵
林语堂鲁迅对骂日记北京亮相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OPEC+大减产 美国祭出大招
【新闻看点】普京签吞并法案 乌军扩大战果
【财商天下】北溪管道爆炸 北京受益最大
【思想领袖】美国法学院如何受觉醒主义影响?
【时事军事】普京的手指离核按钮还有多远
【微视频】蓬佩奥大格局令中共恐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