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横河:试析近期官员的离奇死亡

人气: 33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5年11月19日讯】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上星期大家肯定是被北京政府新的打虎速度所震撼。不仅是10天之内有5名省部级官员落马,而且北京、上海也出现了首虎,也就是说打虎已经覆盖大陆全部的省、市区。在这个轰轰烈烈的打虎、反腐大潮之下,可能大家没有注意到一个现象,就是有一个新的趋势,大陆官员突然死亡事件最近频频发生,仅在十月下旬到十一月上旬不到20天之内,至少有9名官员死亡。

这么集中的官员死亡事件显然不是偶然,那么这些事件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我们今天就来探讨。横河先生,您先跟我们讲这些官员主要哪类人?他死亡的公开原因是什么?

横河:我看了一下这9名官员,可以比较简单的分成二大类,一类是国企和金融的高官;还有一类是行政和政法官员。这里面我觉得是以自杀为最多,9个里面官方的公布的死亡原因是自杀的就有4名,另外还有5个没有公布死亡原因,即使是没有公布的,主要的原因也可能是自杀或者是他杀。

比如说柳州市长,他没有说他是自杀的,但是他是在柳河边散步,怎么散步就掉到江里面淹死了。而大家说柳河边上沿途都有一米多高的围栏,据说跟他一起散步的旁边还有一个秘书。另外一个也没有说是自杀的,就是吉林省蛟河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这个人居然在6楼擦窗子的时候掉下来就摔死了,而且奇怪的是旁边也有一个秘书在场。中国网民都说了,那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自己在这么冷的天去擦窗子,秘书站在旁边看,这种说法只要是中国人都不会相信。

主持人:就是因为您刚才讲的这么多的情况,现在大家对这些官员死亡的真实原因有各种各样的说法,有一种当然说的确是自杀,因为官方报导来说它们的报导是自杀,另外一种当然也认是他杀。您觉得如果这些官员是自杀的话,他自杀真实原因是什么呢?

横河:我们先来看一下,作为中共官员他可能自杀的原因是什么?然后看这些人能不能放到这里面去看。第一种可能性是工作压力太大,这个不太可能,因为中共的官员我们知道是最容易当的,只要能喝酒就行,所以过去他主要是应酬太多、吃局太多,吃伤身体是可能的,但是这不是工作压力太大。现在又不一样了,现在很多中共的官员处于悠闲的状态,甚至是怠工的状态,所以不存在工作本身压力大的问题。

第二个可能性是政治压力太大,像被调查、双规,或者怀疑自己已经开始被调查了,这种情况应该不是非常多。这个我们知道在历史上,由于政治压力自杀最多是文革时期,那文革时期自杀的人绝大部分是被政治迫害,他们是被冤枉的,或者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迫害,所以承受不住自杀了。而现在被调查的人,他是知道自己是有罪,他不是被冤枉的,因此由于这种压力自杀的可能性相对来说我觉得比较小一些。

再一个可能性是替人受过,这种替人受过自杀有两种,一种是主动,一种是被动。主动的情况在中共统治下不太多。我觉得中国古代有这种文化,就是“士为知己者死”,你如果是有恩于我,到时候有什么事情要替你解难的话,可以为你死,中国古代有这种,到了中共统治下面没有了。日本还保留这种文化,所以日本有很多为了谢罪,保住他的上司可以去自杀。

但是在中共的统治下面,这种环境里面是没有的。因为这些年中共的统治,这种小的派系的形成主要是利益的结合,所以他不可能为利益去自杀去保另外一个人。他为了解脱别人把自己生命给丢掉,这个可能性很小。

另外一种可能性是被动的替人受过,这种就可能就为了上司或者团伙的利益,他被迫的。那么拿什么来威胁他,能够让他去死呢?无非是以家人的生命或者子女的前途以这种方式,或者是你死了以后,保住你的名声、照顾你家里的人,用这种方式作为交换,有没有可能被迫死呢?这个可能性相对来说比主动自杀的可能性要大一些。

再一种是畏罪自杀。这个名词我觉得不太好,因为历来都是中共把被迫害的人自杀说成畏罪自杀,那些人实际是历次运动当中被迫自杀的人,多半是无罪,不存在畏罪的问题。如果这些官员要是畏罪的话,那就要看他们畏的是什么罪?这点很重要。

畏罪自杀过去讲的是什么?共产党给你戴个莫须有的帽子你就是罪了。但是现在这些官员他可能犯什么罪,害怕到要自杀的程度?一个是违反了党纪,那这党纪就是说违反了中共的家规。以前违反家规的也很多,很多人他哪怕被抓起来枪毙了,他也不会去自杀。

历史上违反中共家规而自杀的并不多,不会说现在因为违反了家规自杀的人突然增加。除非有一个情况,就是规矩变了,原来在政治上正确的,现在不正确了;原来他跟的人是对的,现在是错了。也就是规矩变了。这是一个突然变化的东西,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违反了规矩而有罪的人可能突然增加了,这是可以考虑的。比如说对政法官员来说,他过去迫害法轮功是保险的,再腐败也不会被查,那现在就不是保险了,照样可以查处,这就是规矩变了。

另外一种,以前讲党纪还有国法,国法就是国家的法律,国家的法律到现在为止,这几年一直到这几十天可能不会突然改变。会改变什么呢?这两年我们可以看到对于法律的执行会改变。就是以前贪腐它不会用法律来对付这些人,特别是高级官员,但是现在可能真的会用法律对付他了。所以法律没有变,法律的执行会变化,这两点跟现在的反腐是有关系的。

再一种的罪行就是真正的罪行,就是反人类罪,包括酷刑罪、群体灭绝罪,还有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等等这些罪行。这些罪行,如果是这些人犯了罪的话,他害怕什么惩罚导致他要自杀或者是被杀?我们知道在人类的法律系统里面,死刑是最重的惩罚。当然对于有神论者来说,最重的惩罚是神的惩罚,而且也不仅仅是这一世的惩罚,东西方都有下地狱的说法。

但是中共是无神论,它不相信来世,所以中共的官员对他们来说的话,死亡就应该是最重的惩罚,官员他会为畏惧什么样的惩罚,而去选择被人认为是最重的惩罚,就是死亡呢?这个就很难想像了。从这些方面来看,突然之间出现这么多官员都是自杀的可能性不是特别大。

主持人:现在也有一些说法,认为这是他杀或者是灭口,您觉得这种可能性大吗?

横河:这种可能性我觉得是比较大的。我们可以看一下他杀有几种情况,第一种属于系统的惩罚,这种主要是灭口,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在中共的历史上是有的,但是目前看不到有任何迹象。我们讲一下历史上,就是文革结束以后,中共重新上马的老干部们,曾经把北京市公安局的一批人弄到云南处理掉了,当时是为了给那些被整的老干部们消消气,这个也是灭口。文革的时候犯的很多罪行是共产党犯的,但最终要有人来承担,就把这批人做了替罪羊

据说江泽民也曾经提议过,当海外起诉他的时候,他曾经提议过处理掉一批下层迫害法轮功的打手,来换取撤销海外针对他反人类罪的起诉。这类也都是属于灭口一类的。现在的最高当局不大可能采取这种系统惩罚,至少没有看出有这样的必要性和可能性。

因为第一,他们没有迫害法轮功的血债,所以他们没有必要去用这种方式来换取自己的解脱。而他们现在对于这些以前有血债的人、或者是犯罪分子,就像贪腐分子吧,有足够的法律工具去对付,而且已经处理的包括周永康在内的这么大的集团、这么多部委、在内的很多高官,都用足够的法律工具对付掉了,所以他们没有这个必要。这是一种系统惩罚,我觉得不大可能。而且现在也没看到在某一个系统里面突然之间一批人一起自杀、或者失踪,也没看到这种情况。

主持人:因为他们现在自杀的这些官员们分得还是很散的,各个行业、各个地区。

横河:对,分得很散的,所以不可能是系统的惩罚。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同一个犯罪集团内部它的成员分赃不匀、或者是互相报复,这种可能性是有的。但这种可能性它一直存在,集中在20天之内这么高发的可能性不大。

再一种就可能是个人复仇。中共的官员滥权嘛,它会有很多很多受害者,这个受害者有的时候一个想不通就去报仇去了。这一种报仇一般来说带有一些随机性,而且他往往是公开的,你像杨佳就属于这种类型,他是公开的。而且他做案的不是内部人,是外部人。就是说往往是造成一个惊天动地的事实。但是要去悄悄的杀一个人,然后制造一个自杀的假象,这很困难,而且也很少能够集中高发。

所以如果说是他杀又造成了自杀的假象的话,那么可能性比较大的是同一个犯罪集团所干的事情,这一种灭口的可能性就比较大。

主持人:从刚才前面的分析来看,他杀的可能性有,但也不是很大。有的可能性只是说有可能是被自己人去灭口;自杀的可能性也是有。那么从您的角度来分析,比如说我们可以单个的来分析,就是最近发生的是锦州监狱的副监狱长王洪博,您得他是什么情况?

横河:王洪博他是锦州监狱副监狱长,分管狱政。锦州监狱是臭名昭著的迫害法轮功非常严重的地方。现在知道的至少有两个人是近年来被迫害致死的,像张立田,2008年11月17日被暴打致死,死的时候36岁;另外一个叫曲成业,2011年3月迫害致死,死的时候是58岁。

这里面我们就要看一下,锦州监狱的这种迫害情况,当然很多迫害案例我就不说了,副监狱长王洪博个人他要承担什么责任?根据明慧网2015年1月6日的一个报导说,王洪博和狱政处处长高宽,是锦州监狱迫害法轮功的最主要的责任人。因为王洪博是分管狱政的,他就是高宽的顶头上司,所以这两个人是一个部门的。他管什么呢?他管狱政处和教育处。

狱政是什么东西?根据《北京监狱狱政管理实务》这本书上介绍,狱政是负责教育转化的,就是对(迫害)法轮功来说的话就是负责洗脑的。迫害法轮功是一种信仰迫害,作为一种信仰迫害最核心的就是转化洗脑。它还跟一般的惩罚不一样,它不是惩罚,它是让你把信仰放弃,不是简单的惩罚。可以这么说,所有被迫害致死、迫害致残、和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都是因为拒绝被转化。所以在锦州监狱所发生的所有的迫害,王洪博都应该负主要责任,这是他在锦州监狱个人要负的责任。

除了洗脑转化以外,还有一个另外可能的罪行,大家可能不注意。记得今年早些时候,广东出了一件事情,四会监狱有一个警察实名举报这个监狱的副监狱长罗祖彪为首,和另外一些警察形成了一个监狱的警察犯罪团伙,他们10多年来在四会监狱里面除了贪污受贿、索贿这些犯罪行为以外,更主要的是杀人。就是说在这个副监狱长罗祖彪的指挥下面形成了一个分工严密的屠杀囚犯、出售器官的黑色产业链,达10年之久。这种情况在中国的监狱里面,我想不是少数。

你想想看,前几年中国的移植业这么蓬勃发展,而且我记得黄洁夫公开讲的是,中国的移植业的发展要感谢司法部门的配合,所以司法部门在这里面起了什么作用我们都很清楚。如果说王洪博,锦州监狱的副监狱长他也卷入了这一类罪行的话,那么他就有可能会曝光、就可能会牵连出其他的同伙、或者是更高层的官员。那些人出于自保,因为这种是反人类罪,那些人为了自保的话,他可能是一个在他们这里的产业链里头最关键的一环,把他灭了口了,可能就断了线了,所以很有可能会要将其灭口,这个不是不可能的。尽管现在我们没有看到,但是像四会监狱能发生的事情在中国的监狱,再比较一下中国前一段时间移植器官的爆炸性的发展和这么多的来源,那么这个可能性我觉得也是不能排除的。

主持人:那我们再看一下您刚才讲的这个柳州市长,他是在河边散步的,这个总该算是自杀了吧?

横河:这个就很难说了,因为旁边有一个秘书在,你怎么能够说他要翻墙出去投河,那秘书会不管他?这个事情就很难说。我们记得前一段时间有一件事情,就是柳城县发生的那个连环爆炸案。柳城县是柳州市下属一个县,虽然官方宣布已经破案了,但是我们专门讨论过一次,就是说从爆炸的专业手法来看,很难相信那是一个采石场的矿主所为,我们看这就是基地组织专业训练的爆炸水平。

作为一个市委副书记和市长,他在处理这个过程当中,当然我相信直接的处理可能不是他,但是作为一个地方官的最主要的首脑,他肯定会介入到一些案情的讨论和一些问题当中去。如果在这个过程当中他发现了什么,甚至参与了制造假案,而又有暴露的可能性的话,那么真正的凶手或者这个团伙,去把他灭口的可能性是很大的。我相信这个市长,如果这是一个团伙制造的案子的话,我讲的是党内的团伙,制造的案子的话,我相信只是因为选择到了柳州市,而他被动卷进去的,但被动卷进去了可能知道太多了,被灭口了!这个可能性也是有的。

主持人:那您刚才讲锦州监狱副狱长王洪博,您刚才讲了他可能是卷入了很多迫害法轮功的案例,那您觉得他的死亡,不管是自杀、还是像您刚才分析的有可能是被自杀,跟迫害法轮功相关吗?

横河:应该相关。从它的报导来看的话,我觉得是有关的。因为这个人的级别太低,一个锦州的监狱它的副监狱长的级别也就是个处长,处长在中国有多少?你想想看。这种人死的话,连省市这个级别的报纸都不会去报导的。而且又是属于专政机构的人死亡,这种死亡要被老百姓当笑话看的。所以以前即使这种事情发生了,也会把它掩盖下去,根本就不会把它报导出来的。

而这一次它是在网络媒体上被广泛报导的,都是全国性的。也就是说按他的级别本来是不够报导的,但是因为他的身份,所以把他报导了。就这一点来说的话,把他报导出来自杀,和他自杀本身是没有关系的,旁边还有别的戏,还有别的原因。

另外一个就是,报导说他是抑郁症。一个副监狱长,人要是有良心的话,他会对自己良知造成非常大的困惑,在这种情况下,工作引起的抑郁的话,他可以辞职嘛,也不至于需要自杀嘛。况且这个人他干这一行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最早的明慧网的报导,在2002年的时候,他已经是凌源第一监狱的狱政科长了。当时就在2002年的时候,他曾经迫害过一个法轮功学员叫徐大为,这个徐大为后来被沈阳东陵监狱迫害致死了。

2002年到现在已经持续13年了,做着同一件事情,当时他是狱政科长,也就是说他从事或者负责监狱的洗脑转化已经有13年了,这么多年都没有患抑郁症,又因为干了这个事情在这个问题上被提升了,现在有什么变化会导致他抑郁症的?是害怕罪行被曝光了?还是害怕被同伙灭口,造成抑郁症的?也就是说如果他造成抑郁症的话,跟他这13年所干的工作是有关系的,和迫害法轮功是有关的。当然也可能时间更长,2002年是能查到的纪录。就是说他的罪行不是一般的罪行,他这13年所干的都跟迫害法轮功有直接关系,因此他的死也应该跟它有关。

主持人:我们在以前讨论这些贪官的案子中,比如说在讨论周永康、李东生这些人的案子中,您都提到过说,他们如今的结局,都是他们当初去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报应。那么我们今天谈论的这些案例,您也觉得是他们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报应吗?

横河:当然是!我们就看一下锦州,如果大家还记得的话,王立军就是来自锦州的,最早知道王立军参与迫害法轮功,并不是他到重庆去当公安局长,而是当时目击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那个武警的证词,那个武警当初就是锦州的。当初他在王立军手下,因为武警是归当地公安局指挥调动的,他在王立军手下,王立军就说过对法轮功要赶尽杀绝。后来我们讲到王立军之所以倒台,跟他的侵犯人权是有直接关系的,而他侵犯人权的来源跟当时早在锦州的时候就参加迫害法轮功是有直接关系的。

锦州监狱已经有很多人遭恶报了,在明慧网的统计当中,遭恶报的有10个人,就锦州监狱有10个,其中已经死亡3人,这还不包括我们现在讲的这个副监狱长。另外一个就是蛟河市,我们讲的这个蛟河市的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明慧网报导,8月份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蛟河市有17名。就全吉林市是30人,蛟河市是吉林市下面的县级市,就有17名,占一半以上。而在吉林省,蛟河市是一个县级市,它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的人数超过除了长春和吉林这两个地级市以外的其它任何一个地级市。

主持人:就说它应该是迫害最积极的?

横河:就是现在最积极的。

主持人:现在还是?

横河:其中被抓的这17名里面有10名是参与控告江泽民的。大家知道控告江泽民开始以后,有些骚扰,但是普遍的没有那么严重,部分地区很严重的往往是以前迫害非常严重的地区,就是说这种骚扰、拘押,或者是拘留等等,这些行为看来并不是全国统一部署的,很多地区没有发生,发生的地区更多的是一种条件反射,或者是对自己以前罪恶的掩盖。在周永康倒台以后,确实有不少地区对这种迫害采取了消极对抗,或者拖延的方法,他避免自己再犯罪,有的还在争取立功。

相比较而言,蛟河市到现在仍然在追随江泽民的迫害政策,就这个市,作为政法委书记和公安局长的这个郝壮,他就要负主要责任。尽管我们现在没有掌握郝壮有什么要直接被灭口的罪行和证据,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上来说,他继续追随江泽民的政策遭到恶报,就这一条可能性是很大的。

另外,关于柳州市长肖文荪,肖文荪这个人他任柳州市委副书记和市长的时间不长,他是从2013年2月份才开始的,所以现在没有证据表明他在任上有什么迫害人权的纪录,现在我们不知道,不见得没有,只是我们不知道。但是如果说是和柳城爆炸案有关的话,那么也就是说和中共当中一些现在可能不得势的势力,比如说江派,当中一些见不得人的黑幕有关系的,他可能就卷到这里面去了。所以这些人他今天的这些恶报不是偶然的。

主持人:我们从您以前的分析我们也看到了,的确是说迫害法轮功的人群跟现在这些反腐落马的人群,它有很大的重合性,追其原因也可以追到他报应的来源是从哪儿来的,但是还是会有很多听众他心里会有这个疑问:从科学上,这个所谓的恶报或者报应可以解释得通吗?

横河:这不是从科学上解释的,因为本身这个报应属于灵界的嘛,信仰宗教和科学本身就是两个不同的范畴的东西。中国人历史上为什么会,不仅是中国人,各个民族为什么会维持一个道德的水平线?原因是对神的信仰,实际上是对神要敬畏。所谓“敬”是相信,我就追随你;“畏”是我不追随,但是因为我知道这是真的,所以不敢做坏事。以前人遇到重大灾难,或者是陷入困境的时候,他就会说什么呢?说“前世我造了什么孽啊?要这么惩罚我?”实际上他是认为前世做了坏事,所以这世里要报应,人们是这么说的。

你再不相信的话,你怎么解释,作为中共最高的一个主管政法的官员、侵犯人权最严重的官员,最后是被中共自己的司法系统给判了刑的?这本身就是报应的概念,报应就是这个概念。你还能找到什么比这个更明显的现世报?人不相信的是下世报,但是如果把现世报放在你面前的话,我相信很多人就会相信了。

这么多迫害法轮功的,这么多侵犯人权,严重侵犯人权、草菅人命的人,最后自己就完完全全被自己的这个系统,迫害别人的系统给惩罚了。所以我觉得现在就应该看到,就是这些人曾经参加过江派迫害人权、迫害法轮功罪行的,和那些阴谋的人,不管他自杀也好,还是他杀也好,你跟这个系统一沾上边,你就倒楣了!

因此,现在就要觉醒。作为普通人,这个觉醒还是比较容易,退党就可以了。但是作为这种有罪的人,我觉得还没有这么简单,因为你犯的罪你得偿还,怎么偿还?当然你可以退党,但是除此之外,要把自己的罪行公布,要把自己的同伙和上及所犯的罪行记录下来,要曝光,来争取得到受害者的原谅,更是争取得到神的宽恕。但是能不能宽恕要看你罪行重到什么程度,但至少对于相当多数的人来说的话,应该争取去试一试;不做,那就永远得不到宽恕。

主持人:我想这些人他既然当时能犯下这么大的罪,他应该心里是不信神的,那他在这种情况下,他也许会想着说,那我死了不就最简单了吗?大不了是不活了。

横河:做了坏事的话,直接死了,那就是遭报,但是他会殃及到家人和后代,那别人就一直会怀疑下去。现在其实你要看这些跟帖,就对这些人死的原因、官方说法,大家都不相信,也就是说大家认定他的死是和他的罪行有关系的。就从在人间留下一个好名声来说的话,也做不到,就是你死也不能了之,你的家人、你的后代还要受这种牵连,那怎么说中国人还讲个光宗耀祖的嘛!

主持人: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这个话题就先讨论到这里,从这么多官员的死亡案例,我们能看到有一句话老话,讲的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现在有一句时髦的话,讲的是“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在听我们广播的人里面有可能就是有现在混得还不错的,还没有开始还的,那您要不要想一想自己的下一步呢?好,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5-11-19 1: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