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网闻:春晚,十三亿病患共吸鸦片

人气: 7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5年02月20日讯】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随着电视机在中国普通百姓中的普及,中国人多了一个无需买票就可以看“小电影”的渠道。春晚节目,也开始成为十几亿中国人过年的一道必不可少的“精神菜”。然而,中共也抓住这个机会给中国人狠狠地洗脑。政治宣传,原本就是当年共产国际兴风作浪的“葵花宝典”。经过几十年的专心苦练,如今的中共,不仅比当年任何其它共产独裁者更懂得“葵花宝典”的厉害,而且自己的功夫也练到了“东方不败”的水平。就是凭着这个功夫,中共愣是在当年的共产国际大劫难中幸存了下来。

马克思主义宣传理论的“葵花宝典”秘诀,在于将精神鸦片参杂在各类文艺中。而中共版的“葵花宝典”,参杂的方法更为巧妙。我们知道,文艺乃当代社会人类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粮。然而,在一个没有言论自由的社会里,统治者可以按照自己的需要,对人民实施“精神食粮配给制”。供应什么,什么时候供应,都由统治者说了算。

记得小时候,每人每月供应四两豆油,外加二斤黄豆。平时豆油根本就不够用,只能以猪油替代之。记得那时人们买猪肉时,更喜欢挑肥肉。主要原因就是为了补充豆油供应的不足。到了过年的那个月,每人的豆油供应量增加到一斤。为了过年能够吃上炸油条和油炸糕,每家一般都是将一年供应的黄豆积攒起来,一次买回。然后到制油厂换回豆油和豆饼。豆饼用来喂猪,豆油用来炸油条。

中国人的春晚热,就跟当年的黄豆换豆油现象很相似。在平时,中共给老百姓供应的精神食粮的大至配方是:第一小时是领导接见、国内大好、国际大乱、天气预报。第二小时是要么是“抗日神剧”,要么是张召忠讲解海带缠潜艇。老百姓精神饥饿了一年,就盼着大年三十的晚上,能够饱饱地吃上一顿“炸油条”。您说春晚它能不热吗?

但是,就在老百姓每年饥肠辘辘地吞下一场场春晚炸油条的同时,也在不知不觉当中上了中共“葵花宝典”的鸦片瘾,中了鸦片毒。上瘾加中毒的表现症状之一,就是像现在这样,对春晚年年盼、年年骂,骂完了还盼、盼完了还骂,欲罢不能。从普世道德的角度看,其实每一个节目中都参有中共“葵花宝典”的毒药。从小品、到歌曲、到相声、到主持、到宣读假拜年贺词,无一例外。只不过,每个人中毒和上瘾的深度不同。

中国问题的关键,根本就不是诸如随地吐痰,给老人让座这类问题,甚至不是腐败的问题。任何一个与当代社会相适应的道德体系、社会正义都是纲,其余的都是目。因为所有的社会矛盾,都同分配有关。因此,只有努力实现社会正义,才是解决分配矛盾的关键。而实现社会正义的唯一途径,就是实现民主。除此之外,别无它路。

明白了这个道理,您就知道春晚的问题在哪里了。春晚所宣传的道德,基本上都是局部的、家庭的,或者朋友间的。中共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让中国人忘记最高道德原则,也就是社会正义。中共自己清楚地知道,现在的老百姓比较讨厌政治。但是对于爱国主义、民族主义,和仅仅具备局部意义的传统道德,却又是情有独钟。中共春晚的“葵花宝典”配方,就是按照这样一个逻辑配置的。您不是不喜欢俺的政治说教吗?那好,我就用各种局部道德,包括发财梦、羡慕大款、无原则地爱国、有钱就任性,来洗掉老百姓对社会正义的需求感。老百姓原本是出于对中共政治的抵触,却又不自觉地将春晚政治化,陷入进另外一个不伦不类的局部道德陷阱中。春晚的这个毒性,要比低俗的小品毒上一千倍。

责任编辑:李文慧

评论
2015-02-20 6: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