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登黄鹤楼随感

(作者提供)

人气: 12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5年08月11日讯】“遥望中原,荒烟外、许多城郭。想当年、花遮柳护,凤楼龙阁。万岁山前珠翠绕,蓬壶殿里笙歌作。到而今、铁骑满郊畿,风尘恶。

兵安在?膏锋锷。民安在?填沟壑。叹江山如故,千村寥落。何日请缨提锐旅,一鞭直渡清河洛。却归来、再续汉阳游,骑黄鹤。”

这首词,是南宋著名抗金将领岳飞的《满江红·登黄鹤楼有感》。“兵安在?膏锋锷。民安在?填沟壑。”字里行间,洋溢着对社稷生民的无限慷慨悲悯之情。“何日请缨提锐旅,一鞭直渡清河洛。” 其壮志豪情,穿越千年的风尘,仍教今人可以想见。

无非是又一次陪外地来的亲戚游黄鹤楼,因此便看到了悬在墙上的这许多名家诗词,以及楼正中壁画里,那庄严豪迈的岳飞像。画面里,岳王身披甲胄,腰悬长剑,手牵黑犬,遥望北国的故土山河,其忧愤之意自不必多述。然而,最令我怦然心动的,却是整阕词的最后一句“却归来、再续汉阳游,骑黄鹤。”今之儒士,能解这末一句的,怕早已寥寥无几;即便是识得个中真意而慨然有感的道中人,又如何能感同身受的想见岳王当年的心境情怀?“骑黄鹤”,岳飞彼时,早已生出“从赤松子游”的出世之意,唯因天赋使命的尚未完成和必须践行,才暂时搁下一己的想往。他临就义时写下的“天日昭昭,天日昭昭”八个大字,后人多解为无可奈何的愤懑申诉,又有谁知这是他坦荡无碍、彻悟缘起后的光明表述?

时隔千年,画面里的岳王,仍带着凛然不可侵的庄严;而我们,在那末一句词的仓促一瞥间震颤萦怀。时隔千年,当圣哲以最平凡的姿态再临人间,当历史的寄托和期望已变为四海广传的福音,当金戈铁马的风沙已化作漫天播撒的莲花,您,最珍贵的每一个您,是否也已懂得,那眼眸中最热烈和赤诚的期待?

责任编辑:方凡

评论
2015-08-11 1:3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