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移民讲述扎根异国的苦甜人生

人气: 109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11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季薇多伦多编译报导)加拿大是一个移民为主的国家,自1867年以来接收了1,700万移民。不管是为了躲避战争,还是要远离贫困,亦或出于谋求一份赚钱更多的工作,所有移民都怀着追寻美好生活的憧憬,踏上了加拿大的土地。

除了加拿大寒风刺骨的冬季让新移民感到孤寂之外,很多家庭要靠一个成员的收入支撑。子女们还得面对文化认同的困扰,在价值观上与父母较劲。很多人在成年后,仍然挣扎于如何重新定义自己,让自己更能接受自己的背景。当然,大多数子女还是很尊重他们的父母,并感谢父母的教导。

离乡求学隐痛

据《赫芬顿邮报》报导,40年前,洛佩斯(Valerie Lopes)在安省京士顿的女王大学(Queen’s University)开始了她的求学生涯。当年的她,内心很苦恼。

祖父的信托基金帮洛佩斯获得了从圭亚那前来加拿大学习的机会。17岁的她没有语言障碍,因为圭亚那的官方语言就是英语,但她极度思念自己其乐融融的大家庭,以及令她愉悦的社区工作。

洛佩斯最终留在了加拿大,并定居在多伦多地区。她与一个圭亚那同乡结了婚,又离了婚,生了三个孩子,本人在辛尼加学院(Seneca College)担任教授和教学主任。虽然她没有返乡计划,但思乡病挥之不去。她说:“因为没有在圭亚那度过更多的时光,我一直生活在愧疚之中。”

总觉得是自己一手导演了这种愧疚的洛佩斯,很遗憾她的父母没能尽享外孙辈绕膝的天伦之乐,没能与儿孙们亲密相处并帮助他们。

但洛佩斯的大女儿霍姆斯(Krista Holmes)从来没有害过相思病。已30多岁的霍姆斯,育有两个女儿。从16岁起,霍姆斯就有意浪迹天涯。18岁时,自己一个人去了澳大利亚,之后走遍了世界6大洲,甚至还为圭亚那政府工作过几个月。她说,自己甚至从来没有想过在某个地方安顿下来,直至婚姻改变了那一切。

霍姆斯说,她明白自己不断的旅行让母亲多了无数的牵挂。但她表示,与父母文化的接触使她对世界其他地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她也很满足成长过程中吃过的各种各样的美食,诸如圭亚那的咖喱、面饼、大蒜猪肉,甚至糕点等。霍姆斯会在家中烹调自己家庭的食物,丈夫也很喜欢。

现在霍姆斯及其两个弟弟,与妈妈洛佩斯非常亲近,就像洛佩斯年轻时与家人相处时一样。霍姆斯开玩笑地说,自己必须问妈妈这一天她有啥计划,而不是要求她来帮忙看孩子。霍姆斯称:“我知道妈妈会永远来我这里,即使她有各种计划。”

携手走过51年

安妮基(Annikki)和布鲁诺∙巴伯恩(Bruno Barbon)夫妇没害过思乡病。上个世纪50年代的时候,他们分别逃离了芬兰和意大利,来到了多伦多。

当年20岁的布鲁诺是为了逃避当兵,21岁的安妮基,作为家中11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希望找到属于自己的生活。两人经人介绍相识,步入结婚殿堂,一晃51年过去了,双方谁都不会说对方的母语,好在可以以英语沟通。

两人想要孩子,但生理条件不允许,他们收养了塔亚(Tanya)。如今生活在多伦多的塔亚从事顾问工作。塔亚说,她是更好的人,因为她的父母都来自异国,他们的经历激发她做过两份其它工作,教授“英语作为第二语言”,为学习有障碍的儿童提供服务。她说:“我有怜悯心,或同情心,想要缓下来帮助他人。”

在两种文化传统中成长,塔亚熟知意大利美食和芬兰桑拿,但父母从来没有教过她各自的母语。她说,在家中父母都是教英语,也许一方与自己讲母语,另一方可能会感到被冷落了,因为那意味着被冷落的一方不懂两人在说什么。

塔亚的童年充满了欢乐,骑自行车、进女童军、学钢琴和滑雪旅行等。只是母亲永远不会明白,在10几岁的时候她就是很想和朋友们去逛商场。塔亚回忆道:“得到的回应总是‘不行,你不可以去’。回头想想,那是她可以教给我的最好的东西。”#

责任编辑:滕冬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