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从海军参谋到儿童妇权义工(上)

为中共潜入老挝偷KA-28直升机 “立大功”却被判七年

原海军中校参谋姚诚在纽约。(施萍/大纪元)

人气: 235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6年12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纽约报导)1997年5月中旬的一个傍晚,一架俄罗斯制造的共轴双旋直升飞机在中(国)老(挝)边境的朗博拉姆邦上空起飞。时年37岁的中共海军司令部中校参谋姚诚(原名:谭春生)坐在飞行员身旁,静静地看着越来越远的大地。

机窗外,郁郁葱葱的热带丛林被深蓝色的远山包围着,夕阳把在山林中露出的一角金色的屋顶照亮。此时,掩映在树林中的那座大皇宫就像阿里巴巴的宝藏一样放射着诱人的光芒。姚诚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见过那么美丽的景色。也许是完成任务后的喜悦心情让他把这一幅南亚风光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脑海中。

座下的这架俄罗斯“卡二八”(KA-28)直升机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反潜直升机,是他从老挝偷来的。一想到以后用自己带回的技术,可以让海军仿造出的直升机在导弹驱逐舰上频繁起落的情景,姚诚就一阵心潮澎湃。可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绝密任务曝光之后,不但没让他立功,还给他带来灭顶之灾。当时的中共总书记江泽民亲自下令抓捕姚诚,他竟然被重判了七年监狱徒刑。

策划偷飞机

从1990年开始,中国国务院每年拨出15亿美元的军备开支。这笔钱逢双年给空军,逢单年给海军。1993年,海军成立933办公室,准备用这笔资金从俄罗斯购买两艘956现代级导弹驱逐舰和24架“卡二八”反潜艇直升机。当时姚诚就在这个办公室工作。

“这个‘KA-28’直升机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直升机。俄罗斯开始的报价一架是650万美元。而956驱逐舰的价格是3.5亿美元。”20年后,已经在纽约生活的姚诚回忆着说。

一般的直升机的螺旋桨转起来会产生偏转力,所以要用个长尾巴尾梁,后面带个小螺旋桨来平衡。但是俄罗斯卡莫夫设计局的这款直升机是共轴双旋翼,就不需要长尾巴了。一来占地面积小,便于军舰上使用;二来是升力大。

“我们国家原来用的是哈飞(哈尔滨飞机制造厂)的‘直9’号直升机,就是法国的‘海豚’。用这种直升机对付潜水艇,需要用两架。一架装声纳和磁探仪,用来‘搜潜’。”姚诚说,“另外还需要一架挂鱼雷的直升机来进行攻击。”这样的话,效率不高。而“卡二八”自己就能搜潜和攻击。

所以海军准备从俄罗斯进口“卡二八”直升机。但是,谈判进行得非常不顺利,两年下来也没有结果。1995年,台湾国民党候选人李登辉竞选首届民选总统。俄罗斯知道中共对台的心理,趁机抬高价格,把直升机的报价翻了一倍:变成一架1,350万美元。

这时,海军和哈飞就想采取中共一贯的做法:“窃取技术”和“仿造”。姚诚说,中国的国防陆、海、空所有武器技术没有什么是自己研发,都是偷技术仿造。连汽车、飞机工业的技术都是从国外偷来。

这个偷飞机的任务就落在了姚诚的身上。姚诚1982年从“海军航空工程学院”毕业,一路从海军航空兵团、师、军,一直调到海军航空兵司令部当作战、训练参谋。他年富力强、技术拔尖,深受海军司令石云生的重视。

“为此他们给我弄了另一个身份。”姚诚说。他被派到哈尔滨担任哈飞直升机办公室高级工程师,并和另一名长期在俄罗斯做间谍的国安部特务合作,策划到国外偷一架“卡二八”直升机。

潜入老挝

根据国安的情报,苏联解体后在亚洲留下了几架“卡二八”,老挝就有两架这样的飞机,所以当时他们就决定前往老挝弄飞机。不过这些直升机虽然先进,但是断了零部件供应和维护后,就和废品差不多。听说老挝人还用这些直升机在山林中吊木头。

国家安全部提供情报说,当时老挝国家的第三把手、国会主席的女儿在上海外国语学院读书。为了和这个女孩套上关系,姚诚和同伴在97年1月大学放假的时候特意在昆明机场等候。

“我们知道她在昆明转机,手里有她的照片。”见到女孩时,她正在填写离境卡,恰好没有笔了,姚诚适时地递过笔去。登机后,他们顺理成章地坐在女孩的身边,攀谈了起来。

女孩对这两个想到老挝找商机投资的“中国富商”非常欢迎,但是一开始她并没有同意给他们做翻译。然而,女孩最终没有架住姚诚开出一天100美元工资的诱惑。要知道,100美元是当时老挝一位部长一个月的工资。女孩终于答应了给姚诚做翻译。

有了这个后门,姚诚畅通无阻地走访了老挝的国防部、空军、国务院等关键机构。“我们带了30万美元,每天的工作就是吃喝玩乐,歌舞升平。”姚诚说。最后,他们和老挝军方谈好价钱,以150万美元的便宜价钱买下了一架快到寿命的“卡二八”直升机。老挝人一看,这个正不知道怎么处理的垃圾卖了这么多钱,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一时间宾主尽欢。

惊动江泽民

姚诚从哈飞要来了四名飞行员,学了一个星期就把飞机飞了起来。于是他们把飞机带到了中老边界的朗博拉邦,准备悄悄潜入中国境内。

“这个任务是绝密,知道的人不多。我们又没有经过正常的报关手续,也没给中国机场飞行预报。”姚诚说。所以,当他们一路超低空飞行绕过雷达,到达西双版纳的景洪机场时,当地武警如临大敌,把他们团团围住。因为这些边防警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飞机,马上通知了上级。

当地军区负责人拿着姚诚给的一个电话号码,直接打到了海军装备认证中心主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的二儿子刘卓明那里,确认了这次行动是个海军的项目,就释放了姚诚一行人。但是,让姚诚倒楣的是,那天在中央军委值班的是刘华清的死对头张万年。

中共军委主席江泽民当时在此事上的批示复印件。
中共军委主席江泽民当时在此事上的批示复印件。(姚诚提供)

当时中共中央军委有四个副主席:刘华清、张政、张万年和迟浩田。张万年早想把刘华清搞下去,让自己成一把手。“张万年一听,海军项目?谁干的?刘卓明?”姚诚说,“他说,‘海军这么大一个项目,为什么不报军委?’”张万年马上跑到时任军委主席江泽民那里告了刘华清一状。

这个时候,海军上下谁也不敢承认这件窃取先进武器装备的事情了。刘华清一口咬定他并不知情,说他儿子也不知道。把此事从头到尾说成是海军司令部参谋姚诚一人所为。

中共军委副主席刘华清在中航总文件上的批示复印件。
中共军委副主席刘华清在中航总文件上的批示复印件。(姚诚提供)

在这期间,克格勃也从老挝那里得知中国刚刚以低价购买了一架“卡二八”直升机。深知中国“山寨”本领的俄罗斯勃然大怒,扬言要“中断中俄之间的武器交易”。这可吓坏了中共高层。因为北约对中国武器禁运,中共所有国防的家伙都从俄罗斯购入。俄罗斯不给了,到哪里去买武器、偷技术呢?于是,刘华清三赴俄罗斯,信誓旦旦地向俄保证:这次偷飞机的就是海军一个小小的参谋。

江泽民亲自批示“这样大的事一定要彻底搞清”,即同意了刘华清给姚诚定下的“违法犯罪”的罪名。江泽民的批示一下达,姚诚就被捕了。可怜姚诚辛辛苦苦为党国偷来了先进飞机,到头来却成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说我走私飞机,那150万元是谁给的老挝?又是谁给我办的一系列假证件?”姚诚质问,“别人走私飞机是为了赚钱,我为什么一分钱不赚就卖给了哈飞?”可是,没有人理会他的冤屈。

97年8月,姚诚被关进了北京首都机场附近来广营的总政看守所。九个月后,他被送到安徽省合肥监狱。2003年,江泽民被逼下台后,姚诚才从监狱提前释放。此时,“卡二八”直升机已经通过一系列的测绘、仿造,早就在舰上使用了。

1997年姚诚到老挝窃取先进反潜直升机后中航总的情况说明复印件。
1997年姚诚到老挝窃取先进反潜直升机后中航总的情况说明复印件。(姚诚提供)

“我偷回来飞机的时间,比后来从俄罗斯买成品的时间整整提前了5年。”姚诚说,他在监狱也蹲了五年多的时间。这个曾经上天入海的军事精英变成了劳改出狱犯;一个忠心耿耿为中共卖命、前程似锦的海军中校就这样销声匿迹了。“我几十年的军旅生涯,政治上的、经济上的、荣誉上的,什么都没有了。以前的战友都瞧不起我,因为我坐牢了……”(未完待续,更多精彩,请关注明日的大纪元“纽约新闻”)◇#

责任编辑:艾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