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透视】低调回应川蔡通话 习主导外交新局

作者:夏小强

美国当选总统川普与中华民国总统蔡英文通电话,是打破外交惯例再次挑战“政治正确”之举。更值得关注的是,美国部分体制内人士和主流媒体,对此表现出恼怒、不安和惊慌,与北京方面的低调形成反差。(TIMOTHY A. CLARY / AFP)
人气: 648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大纪元2016年12月08日讯】美国当选总统川普与中华民国总统蔡英文通电话,是打破外交惯例再次挑战“政治正确”之举。更值得关注的是,美国部分体制内人士和主流媒体,对此表现出恼怒、不安和惊慌,与北京方面的低调形成反差。

这种“皇帝不急太监急”的反差在习近平成为核心,进一步掌控和调整外交策略后,显得尤为明显。它折射出过去20年江泽民对国际正常秩序的破坏,以及自由社会部分精英被中共诱骗收买后的丑态。

江泽民破坏国际政治秩序

江泽民1989年上台之后,制定和实施的对美国外交政策,其恶劣影响一直持续至今。江泽民在与美国外交上,采取两手抓,一手抓经济,一手抓意识形态。

在经济方面,江泽民在国内采用的手法是放手腐败,以权益去收买中共官员。在国际上,特别是对美国,江泽民同样是以权益去收买国际社会,使之对中共绥靖。

从江泽民时期开始,中共在外交上使用最广泛的招数就是“订单外交”,又称“经贸外交”或“采购外交”。订单外交是通过大笔购买对象国商品,通过订单表现的经济上好处,使对象国政府采取对中共有利的政策;或与对象国的特定利益集团建立紧密联系,并借助其对本国政府进行游说,从而影响该政府的对华政策。

由于中共对美国的大规模采购使美国企业受惠,美国商会、美中企业家理事会、美中贸易企业联合会等握有经济实力的财团组织参与的企业联盟积极为中共奔走。它们的游说努力确保了整个20世纪90年代美国每年都延长其对华“正常贸易关系”。

中共把“用经济利益换取政治利益”的订单外交招数使用得炉火纯青,诱使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的政治家、企业家、商会、游说客等为经济利益在很大程度上放弃了人权原则、普世价值、社会道义、国际公益。

在意识形态方面,江泽民上台后,在多次讲话中,把美国当作“敌对势力”和“反华势力”,中共发表的《中国的和平发展》白皮书明确把美国界定为中国的敌人。

中共把防范美国为首的西方“敌对势力”对中国的和平演变当作一项长期的国策。从实质意义上讲,中美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本质上不存在利害冲突,而且历史上美国还多次帮助过中国。但对中共而言,要把一个虚拟的敌人真实化,中共必须不断地树立美国是中国头号敌人的概念,利用一切机会强行灌输给中国民众。

中共惯用的手法是把美国“敌对势力”与其国内的敌人从概念上绑在一起,无论是“台独势力”、“西藏谋反”、“新疆叛乱”等区域性的问题,还是倡导民主的个人,甚至百姓因为遭到不公正待遇而自发的示威抗议,一律扣上与海外“敌对势力”相勾结的帽子。

江泽民的外交遗祸

为了不错过中共在经济利益上所让之利,以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就在政治利益向中共让利,放弃自己的价值观。这就是过去20多年来,自由世界与中共打交道的本质。

与中共的经济利益捆绑关系主导了美国的对华政策,这就是克林顿国务卿之前访问中国时,居然公开宣称人权问题不应该妨碍美国与中共在“更重要”问题上的合作的原因,当然,“更重要”的问题就是经济。

美国公司把制造业转移到中国,中国依赖低价劳工优势制造的廉价产品却冲击了美国经济,造成美国失业大增、正面临制造业空心化、产业链断裂的危机。这也是为什么此次美国民众用选票选择了政治素人川普当总统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江泽民主导的中美外交政策下,中共不仅重金雇用外国政要、机构、公司、财团等为其利益游说各国政府。更有甚者,选择性的给外国政、商界主要人物提供个人的或集团的商业机会,给学术界人物提供讯息、资金和接触中国的条件,把他们卷入利益的循环圈中,成为“中国崛起”的真正受惠者,使他们为中共国担任积极说客、主动推手。这些人中不乏很有份量的名字,如,基辛格、亨利·鲍尔森、卡特、比尔·克林顿……甚至是一个世界范围的趋势,由各国政府首领带头,争先恐后潮水般的涌入中国,占得经济利益的先机,作为当朝者的政治建树,以及下野后的个人商机。

美国媒体也不甘落后,从美国《时代》(Time)周刊的大篇幅封面报导,到《新闻周刊》(Newsweek)的“中国世纪”;从《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U.S. News and World Report)的“中国挑战”到《经济学人》连篇累牍的“中国深度报导”;媒体提及“中国”的频率不下于提及“白宫”。

在不知不觉中,中共为中美外交政策定下了游戏规则,并用利益驱使美国政府中的部分政客遵守游戏规则。这就是为什么,川普打破规则与蔡英文通话后,美国政府和部分体制内人士、主流媒体惊慌失措、比中共还要着急的主要原因。

奥巴马政府中的许多官员,都与中共江泽民集团有着多年的经济政治利益的联系与纠葛。习近平上任后,这些美国政府官员与其背后的大财团,仍然为了利益与江泽民集团暗通款曲,给习近平执政施政和反腐打虎制造障碍,客观上在帮助江泽民集团延续罪恶。这也就是为什么美国政府至今仍然不敢面对中共迫害人权的本质问题,特别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习近平开启中美外交新局

在习近平执政之前,中共政权一向就对领土不感兴趣,从毛泽东到江泽民,中共出卖了大量的国土。中共在国内与国际上的所有动作,可以说大都是围绕着维持政权稳定而运作。在外交上,美国是中共树立的一个理想的假想敌,是中共在统治遇到重大危机时,转移视线与转嫁危机的对象。中共媒体几十年来不遗余力地反美宣传和对美国的妖魔化也都是如此。

前几年中共军方鹰派抛出影片《较量无声》,该片时长100分钟,充斥着美国阴谋论及冷战思维。一直以来中共都用“中美终有一战”来对国内民众进行恐吓、洗脑。早在2005年7月14日,中共少将朱成虎就曾放言,美国如果介入台海冲突,中共将不惜牺牲西安以东所有城市而使用核武器。

由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破产,没有道统和执政合法性的中共政权,利用领土争端和民众的爱国热情,把挑动民众的民族情绪当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这种长期对美国的敌对宣传和对美国的经济利诱,这样的流氓外交必会遭到反弹,如今川普当选总统后已经开始对中共连续释放强硬的信号,就是证明。

从根本上讲,习近平在外交和领土争端等诸多方面,都继承江泽民时代留下的种种遗祸。在中共的现行体制下,习近平当局正在承担着江时代的苦果,但是习近平也正在试图改变。

在外交方面,习近平上任之后,在国际上展开的外交活动,使用柔性外交手段,向世界展示和平意愿,使得中国与周边国家,及欧美在内的世界多个国家关系走向友善,发起“一带一路”、建立亚投行、会见具有国际民主人权象征的昂山素姬等等,对亚太地区和世界局势的稳定起到了正面作用;习近平打破中共惯例,与台湾总统马英九会面,此前中共以斗争为主的对台外交政策被打破,改变了中国的外交格局,显示出习近平正在突破中共框架走出自己的路。

习近平在外交方面的种种举措,与此前外界普遍认为中共对世界和平造成威胁大为不同。但是,在维护中华主权方面,习近平并没有软弱,上任三年多时间,特别是在领土问题上不妥协,比如在南海问题上不轻易退让等等作为,但也没有采取中共此前那种狂热的排外和扩张做法,让人看到了他想要让中华民族立于世界顶峰的愿望。

在习近平政治生涯的三十年中,已经七次出访美国。习近平在美国人眼中,不同于一般的中共官员。

1985年春,时任河北省正定县县委书记的习近平率团访问了美国农业大州爱荷华州,一行人在小城马斯卡廷待了两天,这是习近平第一次访美。他借宿的美国农场居民埃莉诺·德沃夏克说“他是个彬彬有礼、热情但又不乏严谨的人。”在以后习近平的多次访美中,一些美国官员、学者和媒体大都给予习近平正面的肯定评价。

中美两国应如何交往

川普当选美国总统,创造了美国历史上的政治奇迹,打破了美国的政治潜规则,并将对中美外交和中美关系走向产生重要影响,此次与蔡英文的通话只是小试牛刀。

从目前川普公开言论以及对未来政府组阁的情况来看,川普对中国的外交政策显示出刚柔相济的特点。一方面,川普公开呛声中共操纵汇率和南海扩建军事设施,川普选定的国务卿候选人罗拉巴克在采访中称“若任国务卿,首先促中共停止活摘”等,显示出川普在意识形态和人权方面对中共的强硬态度;另一方面,川普在外交上将推出非干预型军事政策,同时任命习近平的“老朋友”、爱荷华州州长特里·布兰斯塔德(Terry Branstad)出任美国驻华大使,这展示出川普柔性外交的一面,释放出与习近平当局开展良性沟通的愿望。

习近平当局对川普与蔡英文通话的低调反应,其实质是习近平开启中美外交新局之举。习近平将会改变此前中共以斗争为主的外交策略,以更加务实柔和的风格,在宽阔的视野和格局下,与美国展开外交事务。

中国的执政者要想赢得世界的尊重,融入这个世界并扮演更大的角色,就必须尊重世界的主流自由人权普世价值、尊重民众的基本权利、秉承中国的传统价值、抛弃中共党文化的思维与行事方式。

川普和习近平,作为全球最大的两个国家的领导人,在世界处于大变局的背景下,都在打破原有的政治规则和框架,走出自己的路。同时,在中美两国之间大国博弈的背景下,未来川普和习近平两人之间的互动,将会对中国、美国和世界的局势发展产生重要作用。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6-12-08 8: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