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揭中共活摘黑幕:天差地别数字背后的大屠杀

最新报告揭中共大规模活摘器官黑幕

6月24日,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加拿大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中国问题专家兼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活摘器官(Bloody Harvest)的更新调查报告,曝光系统性的、由中共驱动的大规模强摘活体器官的黑幕。(梁耀/大纪元)
人气: 426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6年06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梁耀渥太华报导)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King Leopold)曾被看作最早期的群体灭绝罪犯。据维基百科介绍,1885年被欧洲列强承认了的刚果自由邦,实际上是利奥波德二世领导的殖民地,奥波德二世统治手段很残酷,对于不听话的黑人奴工会将其妻儿的手砍断作为警告,有指近1500万刚果人惨遭屠杀。所作所为与希特勒等独裁者残暴统治无异。

而奥波德二世奴役刚果人的事最初是被一个叫Edmund Morel的航运线职员发现的。

“航运线职员艾德蒙•莫瑞尔(Edmund Morel)得出结论,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在刚果奴役百姓。他是从刚果与比利时之间的货物运输中得出的结论。运至刚果的货物有枪支、弹药和爆炸物。来自刚果的货物是比运出货物更值钱的象牙、橡胶等。刚果当地人不准使用钱。”

“艾德蒙•莫瑞尔问到,被运到比利时的象牙和橡胶是如何在刚果被购买的?他在研究中得出结论,并在1901年第一次发布,答案是,他们没有购买,生产象牙和橡胶的人拿不到工资。他们是奴隶。”

“结论是惹人注目的,因为没有任何人亲眼目击到刚果奴隶制的存在。(推断)只是来自航运记录。他的调查工作最初遭到官方否认。然而,结论是准确的。”

“当时很多人担心坚持这一说法会得罪比利时。英国政府还是委托他们在刚果的领事,Roger Casement,于1904年进行了独立调查,并写出一份报告。Casement在三个月里走遍刚果,带回来一份报告,毫无疑问的确定,刚果的奴隶制确实存在,尽管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自始至终否认这一点。”

天差地别数字背后的大屠杀

2016年6月24日,加拿大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在加国首都渥太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讲述了这个故事。

同样是由于看到两个天差地别的数据,让麦塔斯先生发现了一场大屠杀、一场反人类的群体灭绝的存在。

他说:“在中国,器官移植的数量和中共政府准备好承认的——来自死刑犯和自愿者的器官的数量天差地别,就象二十世纪初,运到刚果和运回比利时的货物价值上的差异一样巨大。当今中国这种因人权践踏所产生的差异,就象昨天比利时因人权践踏出现的差异一样,正是这种差异让Casement深入调查。同样,无论我们走到哪里,我们都推荐,做自己的独立调查,我们做了自己的合理调查,并通过自己和他人的证据材料,得出自己的结论。”

麦塔斯说:“我们现在的证据显示,在中国实际进行的器官移植的数量比中共公布的数量要多得多,这两者间的巨大差距让我们得出结论:法轮功学员被摘取器官遭屠杀的数量比我们原来估计的要多得多。”

这个故事也出现在麦塔斯、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联合撰写的活摘器官(Bloody Harvest)的更新版的调查报告中。这份长达817页的报告,翔实地曝光了由中共驱动的大规模强摘活体器官的黑幕。

中共宣称每年一万 实际十多年来达百万量级的器官移植

报告披露,中国官方一直宣称每年器官移植约一万例,但最新调查报告表明,仅仅几家医院的年移植量就已超过该数字。

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在新闻发布会上以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和解放军309医院为例表示:在乔高-麦塔斯的2006年活摘报告发表之后,这些医院仍在大规模进行器官移植手术: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在网站上刊登英文广告,招揽外国患者,病床从五百增加到七百张,专门做器官移植。该院在内部资料中透露,其实际病床使用率扩展到131%,许多病患被安排在旅馆里等待手术。如果按照等待时间二十到三十天来算,这家医院每年至少做五千台手术。解放军309医院有400多张床,每年可作四千多台手术,两家加起来就有上万台手术了。

报告称,2007年向中共卫生部申请许可的移植机构有上千家。按照卫生部对器官移植机构的最低床位要求,其中仅146家获准移植机构自2000年以来的满床位肝肾移植总量就达百万量级。绝大多数医院移植数都远远超过规定的最低标准,因此,整个中国器官移植总量惊人。

最新调查发现,在中国,器官移植是“按需”进行的;虽然缺乏有效的器官捐献系统,却一直有着充足的器官供应;自2006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曝光后,中 国的器官移植容量仍在持续扩张,报告揭示了器官移植业背后的发展驱动因素,以及中共、政府部门及个人在活摘器官中所扮演的角色。

大规模活摘是中共驱使的 主要针对法轮功学员

麦塔斯接受采访时说:“活摘器官是由中共驱动的,(迫害以来)中共不断将器官移植作为经济增长点,放在‘五年计划’的最优先考虑之中。大家都知道,除了极少数死刑犯,中共几乎没有其它器官来源,除了那些被关押的人员。他们在优先考虑活摘器官的时候,也同时在优先考虑杀害法轮功学员。”

葛特曼先生对此解释说,中共政府驱使是毫无疑问的。电话调查员在打电话调查时,经常得到回答说是,“这不是我的决定,是上头的决定。”还有人反问,“为什么不用秘密电话(了解情况)?”

他说:如果没有上面的支持,从北京的解放军309医院到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不会有财政资金。他表示,如果将医院的新闻发布、网页上的信息、官员讲话等证据结合起来,你会看到一个清晰的画面。

中共活摘器官是群体灭绝、反人类犯罪

葛特曼先生说:“有人曾对我说,这是关乎法轮功的问题。不是的,这是我们所熟悉的群体灭绝的问题——只是披着现代的外衣。”“当今人类最大的敌人是群体灭绝。”

麦塔斯先生说:“(活摘器官)这种犯罪不只是针对法轮功的,也是针对人类的犯罪。反人类犯罪会让所有人遭遇不幸。反人类犯罪,也是对我们(每个人)的犯罪。”

在三位作者的最新报告中称:中国古语有云,“纸包不住火”。如此长期持久的、全国范围内的大屠杀不能永远被掩盖。今天需要做的是,在Morel研究发表后,以及在Casement报告出版之前,那些关心奴隶制的人们所做的,要求问责并呼吁调查。

责任编辑:杨亦慧

评论
2016-06-27 7: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