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洛城720烛光夜悼 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忆亲身经历

7月20日,洛杉矶法轮功学员李俊(右)等在中领馆前举行悼念同修,呼吁停止迫害、法办江泽民。(季媛/大纪元)

7月20日,洛杉矶法轮功学员李俊(右)等在中领馆前举行悼念同修,呼吁停止迫害、法办江泽民。(季媛/大纪元)

人气: 266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6年07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绣惠洛杉矶报导)7月20日,晚上七点多,洛杉矶的日落仍耀眼刺人,市中心中国领事馆前渐渐聚集一群身穿黄色上衣、浅色裤子的法轮功学员,他们神情肃穆、行动坚毅。入夜,太阳下山,法轮功学员点起一盏盏烛光,缅怀因为坚持自己信念而遭中共迫害致死的受难者。

站在会场中央,手举“法轮大法好”横幅的李骏于1996年在东北师范大学上军训课时接触了法轮功。李骏回忆起大一时在哲学系老师白晓君的“思想锋芒”报告会听到关于修炼法轮功的种种好处,转瞬廿载,白晓君老师也因坚持信念,被中共迫害致死。

学校:修炼法轮功就不能毕业

1999年,中共开始禁止法轮功学员修炼,学校不允许李骏和其他修炼法轮大法的学生们在校内晨炼,还派了学生干部开始做思想工作,要求李骏放弃修炼以“真、善、忍”为做人原则的法轮大法,当时李骏被几个同学监控,一举一动都被会报给相关单位。

2000年,耿直的李骏希望能向有关单位说明自己修炼法轮功的亲身经历,向政府解释法轮大法好,于是他买了长春到北京的火车票,在四平上车,躲过监视者耳目,成功抵达北京。

到了北京人民大会堂,李骏发现武警根本不让人进去,他到了信访局,结果被警察扣回长春,行政拘留十五天。

回到学校,校方告诉家长:“大学不培养法轮功弟子。”并警告在校学生:“修炼法轮功就不能毕业。”李骏的父亲因此从南方到东北“看管”儿子,直到他毕业。

母亲:孩子,你没有经历过文革!

毕业后,李骏没有被分配工作,他只能暂时到餐馆端盘子。但不想荒废所学,李骏遂到上海,在那找到一份德国公司的工作。在那,李骏展开新生活,他联系当地法轮功学员,一起制作光盘、传单,澄清天安门自焚假案,每周坐车到昆山学法,就在这样充实平静的生活中,李骏丝毫没意识到,自己再次被警察盯上。

李骏被判劳教两年,期间曾同时被四个电棒袭击,李骏说:“寒毛都竖了起来。”他的耳朵也因狱警用牙刷残暴刷洗而感染,导致耳廓变形。李骏的母亲告诉他:“孩子你没经历过文革!”言下之意,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暴行犹如文革般残酷,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李骏与同学们一聊到法轮功相关议题就会被粗爆打断,绝大多数人都宁愿当鸵鸟不去正视法轮功遭迫害的事实。2014年,李骏移居洛杉矶,他表示,中共政府迫害法轮功学员,非法绑架、强制劳教的事情仍不断发生,他来到海外,希望自己的亲身经验能让更多人知道,自己就是受中共迫害的见证人。

受访时,高亚东好几次红了眼眶。1997年,高亚东在辽宁一家医院当任护理长,她回忆当时很多医师、护士都在学习法轮大法。

护理长:多年顽疾不药而愈

 

来自大连的护士长高亚东。(季媛/大纪元)
来自大连的护士长高亚东。(季媛/大纪元)

尽管身为医务人员,但高亚东却不能自医,肝炎、膝关节受损,长年胃病、头痛还有三十年的哮喘。当她接触《转法轮》,花了五天时间,一口气读完,犹如在黑暗中看见希望,高亚东说:“这本书是真正宇宙的真理,我终于找到了自己要寻找的大法。”她身体多年的顽疾也因每日坚持学法、炼功,据真、善、忍标准提升自己,很快的一扫而空。高亚东说:“多年的顽疾,就通通不药而愈。”

1999年,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政权开始大肆造谣、抹黑法轮功,作为法轮大法受益者,高亚东觉得自己有责任告诉大家法轮功真相,更有义务维护炼功的基本权利及信仰自由。于是她在4个月内三次赴北京上访。

1999年10月28日,高亚东回忆那天江泽民调度各大城市公安、便衣,北京城气氛诡谲恐怖,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被捉捕,她说:“警察一上来就抓人,一句话都没得辩解,学员们被抓到车上,车满了就开走,一车一车送,不知道拘捕了多少人。”

高亚东被送回辽宁,行政拘留15天。

她不气馁的再访北京,又再次被抓,第二次在看守所待了15天后,高亚东家都没有回,就又去北京上访。她仅想将自己朴实的理解告诉北京政府,可惜这个愿望并没有实现。

因在医院工作,高亚东看惯了人世间的生老病死,她每天都在抢救病人,同时也面临死亡。高亚东曾寻求天主教、基督徒寻求解惑,但却没能获得答案,直到修炼法轮大法,她毫不犹豫的走上这条路,寻找生命真谛。

狱警:凡是进到那里的人,没有一个活着出来的

2001年,高亚东在大连被警察非法抓捕并关押三个月,其间狱警强行逼供,抓住她的头发,使劲的往墙上撞;又将高亚东的双手反铐在后背,逼她坐在地上,两腿并拢不许弯曲或改变坐姿。这种刑求如同坐“老虎凳”, 一两小时后人就站不起来了。

狱警除了虐打,还在低温下用冰凉的水浇灌高亚东,企图用这些折磨的方式让她签下悔过书。但高亚东坚持正念,拒绝配合。隔日傍晚,还不知要受什么虐打酷刑的高亚东被转送,黑暗中,她不知道自己将被送到何方。

半路上,狱警对高亚东说:“今天送你去的地方很可怕,前几天我们送进去一个炼法轮功的,当天就被打死了,凡是进到那里的人,没有一个活着出来的,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她心想,按真善忍修炼做好人没有错,她不愿意违背自己的良心在“假”悔过书上签字,因而不为所动。

警车开了很久,终于停了下来。高亚东看到马路对面有一栋楼,门口旁边的牌子上有“武警”二字,其余部分被遮蔽无法看到。监狱警队长下车约莫半小时后回来,一脸怒气的说:“送不进去,里面的人说,人已经太多了,装不下,拒绝接收!”于是高亚东又被送到大连市看守所。

监狱警队长:人已经太多了,装不下,拒绝接收!

当时高亚东并不知道,自己躲过了“活摘器官”的死劫。

2006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在国际上曝光。高亚东才恍然大悟,自己为何在看守所要接受抽血、化验、X光检查。

在大连市看守所,高亚东因没有报出姓名,被以“无名女”登记在案。这种没有姓名、家庭住址及工作单位的人是被活摘的优先选择,因为死无查找。

验血可以收集人体免疫系统指数,X光检查,可以确定器官健康状况,这些都是做器官移植所必须要了解的资料。最为一名医务人员,高亚东当时怎么也想像不到,过去救人的医术竟被用在谋害人命上。

转送过程很隐密,不在正常的办公时间内,员警还曾两次告诫她,送进去的法轮功学员没有活着出来的。试想,那很有可能就是活摘器官,不能曝光,送进去的法轮功学员,也再没有出来的机会。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主要是在军队医院和武警医院进行,高亚东回想起来,她自己很可能是被送到武警医院或武警大队之类的地方。监狱警队长说:“里面的人说,人已经太多了,装不下,拒绝接收!”更让人不寒而栗──究竟有多少大法弟子被中共活摘器官,高峰时甚至达到已经容纳不下的程度!

高亚东说:“二十年来我没有吃过一片药。”因为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所以无论遭遇中共如何打压迫害,高亚东仍坚持自己的信念。

来到美国后,她希望透过自己亲身经历,让更多人了解中共暴行。并呼吁正义、善良的人们,共同制止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共同制止活摘器官这种反人类的邪恶罪刑。◇

责任编辑:孟灵雨

评论
2016-07-27 2:3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