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橡树:精武梦残之霍元甲

人气: 125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10月07日讯】霍元甲曾经承载了一个时代热血愤少们的崛起梦。

曾经何时,六、七十年代的孩子,在学余课后,嘴里高歌,拳脚交加,消遣著富裕的年少时光,罕有不会“香港迷踪拳”的。

于是,身体倍棒,打架厉害,行侠仗义,热爱祖国的霍元甲自然就成了那一批孩子们的偶像。

学雷锋,都没有学霍元甲过瘾。

即便和马云一起杀鸡喝血酒,拜入王林门前的李连杰,功成名就,还是念念不忘演一把霍元甲,过足了武林大侠瘾。

尤其,李连杰扮演的霍元甲,在影片中用四种器械打败了四国高手,那份拉风,再搭配爱国爱得呕心沥血,溘然离世,让人倍增敬仰。

实际上,霍元甲何许人呢?

霍元甲是天津静海人。

传说,他的功夫源自他的父亲单传。当然,港片说是自学。总之,那时没有遍地牛毛的武馆、武校、武术队。霍元甲怎么学的功夫,无法考证。

当然,不像某人张嘴就来,说自己祖上数代,都蝉联满清武状元。霍元甲后人厚道,踏踏实实地介绍过霍元甲身世。

大致,霍元甲出身是普通农户家庭。

家境贫寒,霍元甲没读过什么书,主要营生是种地跑点小买卖。看似比较平淡。

虽然小说家也营造了霍元甲与大刀王五的江湖友情,但是,那确实当不了真。

1900年庚子拳乱,传说中大刀王五被德军当场击毙。于是,霍元甲带领徒弟,半夜飞度旗杆,夺得大刀王五遗体安葬。旧时武侠小说标配情节。

事实上,霍元甲和庚子拳乱无染。他一直本本分分在津门一家脚力行当力夫,偶尔喝喝小酒。霍元甲为人淡和,厚道,力夫们互相有了纷争,霍元甲常常居中调解。

记载,霍元甲因为小时学气功伤了肺,加之脚力行工作压力,经常咯血,时发时愈,人称黄面虎。

总之,霍元甲一直平淡地生活着。那时候,在中国北方,像霍元甲这样靠力气在脚力行工作的,较多。所以,有时候我看霍元甲,有时他会幻化成骆驼祥子的样子。

这种平淡,一直延续到霍元甲遇到农劲荪。

农劲荪是什么人?至今无人考证。有关农劲荪身世的资料目前尚无确实。唯一可证的,是两点:

一,农劲荪非常欣赏霍元甲,极力结交和推荐霍元甲。

二,农劲荪非常有钱,开了中药铺做生意不是为钱,是为了花钱。所以,他安排不怎么识字的霍元甲出任他的药方的大掌柜。

这也是只要看到有关霍元甲的影视剧,一般都不会描叙霍元甲务农种地,做小买卖当力夫的故事。而是艺术地高大上霍元甲出身富豪,在中药界当老板的由来。

农劲荪对霍元甲成为一代大侠,具有决定作用。可以说,霍元甲之所以成为霍大侠,完全在于农劲荪的运作。

然而,遍查农劲荪零零星星的资料,农劲荪此人也不尽不实。他的后人多在海外,也传出农劲荪出自江南官宦名门。但也缺乏翔实证据。

唯一可以厘清的线索,是农劲荪开连锁的中药房,去日本留学,和陈其美革命,以及在上海滩办精武馆等。

农劲荪和一代枭雄陈其美是死交情。

和农劲荪一起,牵涉筹备、运作精武馆的有三陈,即陈其美、陈公哲,陈铁生。

其中,陈其美是精武馆幕后毫无悬疑的老板。

陈其美是孙中山结交日本黑龙会的主要联络人。只有他,能够得到和动用巨额的同盟会活动款项,以及浙沪京津商人捐赠等。

1910年前后,陈其美在日本,浙沪京津间,为同盟会革命奔走。但有到处,他威望高、影响大,走到那都是陈老大。

陈其美尤其具有人格魅力,一代俊杰蒋介石也拜他为大哥。

陈其美以巨资支持农劲荪,在浙沪京津为颠覆满清的大事业,托名中药房办点连锁店,实际以备敢地下工作时联络。

当时,同盟会受海外华侨、国内志士捐赠,以及日本朝野不明数字的巨额支援,干革命不差经费。

这也合理解释了农劲荪非常有钱,在浙沪京津开连锁中药房,不为赚钱,只是花钱的原因。

也正是这样,在不清楚具体那年、那月、那日,可能在1908、9年左右,农劲荪盛情结交霍元甲。

并且,非常魄力地安排了不怎么识字,也无经商经历的霍元甲,出任了他药行的大掌柜。

这时,霍元甲就开始成为我们熟悉的霍元甲了。

霍元甲确实能打。否则,也不会在脚力行被力夫们的尊重。但又有多高的功夫,也全然不像小说、影视描叙的那么神奇。

精武会记载有一次霍元甲和日本武士技击切磋。说是“元甲反击日人,由此日人之右足在未取得主动地位时,元甲已成主动,乘势一推,竟跌日人于天阶中”

日本武士跌倒后折断右手。这篇记载,以“虽无心伤害,终不免于不怿”结尾,说明双方切磋纯属友谊,霍元甲本人也因无意伤人而“不怿”。

这个记载说明双方均是身体厚实,体重在180磅左右。由此可以估判,霍元甲肌肉结实,力量很大,身手也很敏捷。

同时,因无意伤人而“不怿”,这也可以看出,霍元甲为人比较厚道,善良。

其实当时正处于日俄战争后几年,无论政府间,或者精武会与黑龙会的渊源,无论大的社会环境和霍元甲及朋友们的心情,绝对没有非要痛殴日本武士的理由。

霍元甲一生,也绝不是后来小说、影视鼓吹的抗日英雄。

追随陈其美奔走浙沪京津,享誉黑白道的农劲荪,正是看中霍元甲的忠厚、善良以及搏击技能而盛情结交。

当时的同盟会成员大多是爱国青年学生,“文化称盛,惟武功不着”。面对满清的强大实力,学生过于书生气,同盟会尤其显得需要如霍元甲这般人才。

一个有钱的老江湖,一个厚道善良,只要认真结交,两人很自然就走到了一起。

何况,浙沪京津一带,陈其美和他的兄弟们早上了中外巡捕的黑名单。真的要抛头露面,还得依靠良家人。

善良忠厚,老实本分,有一定技击水平,生活不算如意的霍元甲正是这样走进历史的。

第一次,霍元甲在无武术专业上出名,是据说挑战俄国大力士。

这个事件,史料并无记载。更像是农劲荪向陈其美汇报的添油加醋。少有的记载说是当时一位跑江湖的俄国力士,在天津戏院卖艺。

至于,霍元甲为什么一改往日的温和,非要提议与卡洛夫“比武”,砸一位跑江湖的力士的饭碗,显得蹊跷。

电影、小说一般介绍说是因为爱国。而那时,没怎么识字的霍元甲,当时能够有多高的爱国觉悟,这也耐人三思。

反正,能够说出一番吓跑俄国大力士的气壮山河的话语,响当当记录成为电影台词的,可能只有农劲荪,有这个水平了。

其实换位思考,一个跑江湖求财的“大力士”,一旦知道,霍元甲背后的农劲荪,以及他在津门通吃黑白两道的本事,估计,看着擂台下熙熙攘攘的津门混混,心里也会打鼓。

于是,这个“大力士”很合乎情理地尿遁了。不尿遁才奇怪。没有任何一个跑江湖卖艺的,会不计后果去为“爱国”拚命的。

就在霍元甲威名吓退俄国“大力士”的传闻出现不久,农劲荪带着咯血病日益沉重的霍元甲来到上海。

当时的上海,群雄聚集。现在看历史,比霍元甲名气更大,事业更旺的牛人,不少都在上海。比如孙中山、陈其美、黄金荣等人。

按黄金荣的说法,孙中山出入上海的保镖工作,一般都是他和陈其美组织。再有孙中山有关上海的记录,也没有霍元甲的记载。

所以,霍元甲是孙中山保镖的传说,也是杜撰。

不过,在“文化称盛,惟武功不着”的革命党人圈子里,有农劲荪极力包装隆重推出,霍元甲又得到另外一个著名的党人的推崇。

此人即陈公哲。

当时陈公哲年轻,是陈其美联络上海、浙江一带诸多商团、青帮、学生、党人中的一位后进。

以陈其美为中心,拉出关于他的私人关系的人名名单,一大半都是影响中国近、现代史的大人物,或者相关的重要人物。

陈公哲不算这个量级的重要人物。但是,陈公哲和后来的精武体操会渊源很深。

筹备精武会,大概是当时同盟会以专业对接黑龙会的重要工作。辛亥革命前夕,同盟会背靠日本政府、日本江湖,其中最友好的盟友,就是黑龙会。

当时在上海,挎刀踩木屐的日本浪人、武士,绝大多数都是黑龙会成员。霍元甲也好,精武会也罢,于情于理,没有和他们作对的可能。

这些明暗帮助同盟会、精武会的日本浪人、武士,也绝无扛着“东亚病夫”牌匾,招摇过市,摆出一副“你打我啊”的姿态的可能。

于此,霍元甲亮相上海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重大事件,就是邀斗美国力奥皮音。

1910年,奥皮音来上海,在亚波罗影戏院表演赚钱。

按照陈公哲后来记载,当时,表演内容无非影戏,加插歌舞、杂技。随后奥皮音登场,表演“举重,露肌及健美种种姿态”。

后来,“最后一场言,愿与华人角力。翌日见于报端,沪人哗然。”

——上海不同天津,当时上海报媒众多,名流聚集。由此,这场缺少记载的爱国举止,在资料记载上,显得比较孤独。

按照精武会记载,以及后来传记文学、小说记载,奥皮音闻讯,为霍元甲威名震撼,当场尿遁。

其实关于霍元甲威名一说,当时无非在天津“吓跑一位俄国力士”,好消息也局限在同盟会、精武会的小圈子。

上海一地藏龙卧虎、鱼龙混杂,完全是东风吹、战鼓擂,混在社会谁怕谁的时代。如说陈其美或者黄金荣可以把人吓跑,有可能。

如说两三年前还在干脚夫,扛麻袋的霍元甲把人吓跑,于情于理都不合适。

按照精武会有关人等的记载,奥皮音被吓跑了。当天,擂台变成霍元甲的武功秀——几位上台的无名拳师很快纷纷被霍元甲师徒击败。

登台的“东海赵某”、“海门张某”若干拳师称服后,霍元甲名震上海滩。

看上去这个过程非常像极了央视选拔民间大师的流程。结果是轰动的,一时间,才筹备的精武会声名大震。

而当年张之洞的秘书,和黄遵宪、梁启超同时闻名的中国现代报业鼻祖汪康年正在上海。

他在记录里对霍元甲邀斗奥皮音的记载是,两人因为搏击规则分歧,导致邀斗未遂。没有谁把谁吓跑的事情。

平心而论,一位表演“举重,露肌及健美种种姿态”的“大力士”,就算真的被吓跑了,或者被打垮了,就显得谁更爱国了?

无疑,陈公哲搞运作和策划,比农劲荪更是棋高一著。而当时,霍元甲咯血病已经更为沉重。——有时候查对霍元甲最后时日的日程,不由得细思极恐。

陈公哲和农劲荪均是霍元甲病情的知情人。而最后阶段的霍元甲,往往成为精武会的招牌,频繁出现在相关精武会的推广活动上。

这段时间,他没有治疗的记载。

1910年9月14日,霍元甲生命最后一日。他依然没有休息。

“当年一队日本柔术家到上海表演”,霍元甲在陈公哲安排下前往观摩。看完日本武士的柔术表演,霍元甲即兴上场展示中国武术。

重病缠身和剧烈运动,霍元甲突然呕血晕倒。在场的日本医生立刻抢救,并送往医院。

途中,霍元甲陨命。时年42岁。

后来,医院的死因记述是急性肝肾衰竭死亡,并非中毒。报告保存在上海红十字会医院内。

其实,按照霍元甲一生错误练气功伤肺开始,到后来长期做力夫,以及重病后没有及时治疗的状况,他的去世,存在很大的必然。

霍元甲去世两年后,上海躲在阁楼写小说的向恺然,创作了霍元甲与日本武士切磋,摔断武士手臂,日人怀恨复仇,“毒杀”一代大侠的小说《拳术》、《近代侠义英雄传》。

霍元甲被日本医生秋野用“慢性烂肺药”毒死的故事,慢慢也就演化成影视剧霍元甲抗日的标配情节。

最初,和日本黑龙会交好的精武会,并没有类似激进的推论。毕竟,辛亥革命前后,黑龙会对孙中山支援大,感情深。

后来,陈其美、孙中山死后,精武会也就根据小说情节,写了不少回忆资料,在秋野用“慢性烂肺药”毒害霍元甲的细节上,栩栩如生做了补充。

霍元甲死后,才创办的精武会按部就班著,逐步兴旺起来。两位重要人物陈果夫和陈立夫,也随之加盟精武会。

反而,数次视察精武会和为精武会题词的孙中山,却没有提及霍元甲。

精武会幕后最大老板陈其美似乎也没提及过霍元甲。当时上海滩已经崛起的黑道大佬黄金荣也没有提及霍元甲的往事。

而在策划、操作霍元甲在天津上海,两次威吓外国大力士尿遁的农劲荪、陈公哲,在后来也和同盟会、革命党渐行渐远。

没有霍元甲的存在,甚至,农劲荪、陈公哲曾经也是同盟会风云人物的往事,也会被湮灭。

其实,霍元甲在上海的故事,更像是骆驼祥子在北平的故事。只不过,骆驼祥子遇到的是虎妞。而霍元甲遇到的,是农劲荪、陈公哲。

陈其美的这两个充满想像力与野心的手下,终于也随陈其美、霍元甲的离世,黯淡于那个闹哄哄的时代。

歪打正著的,是憨厚、朴实、善良的霍元甲,最后,却被后人当成了抗日的武神。

文章转自作者微信公众号“流浪的橡树”。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7-10-07 10:2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