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横河:中共当局如何应对107篇论文撤稿

人气: 70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6月23日讯】(按语:本文是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访谈。以下为节目实录。)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两个月前,国际著名的学术期刊Springer宣布撤销已经发表了的107篇论文,原因是“同行评议造假”,令人惊奇的是这107篇论文全部都是来自中国大陆。星期四这件事情终于在中国有了正式的结果,科技部通报调查结果,称已经查实这部分论文作者存在由第三方中介机构代写代投论文等违规现象,而且已经对相关的科研项目基金予以暂停。

中国的山寨产品其实已经恶名远播了,现在造假之风又蔓延到了学术界,这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我们今天就来分析一下。

横河先生,这件事情当时是引起了非常大的轰动的,那我们那期节目谈的是当时更轰动的郭文贵爆料,没有讨论这个话题,现在时隔两个月了,您能不能简单的再帮我们回顾一下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横河:好的,这是一个德国的出版机构,它叫Springer,有人把它翻成施普林格·自然出版集团,就是Springer后来跟自然出版集团,就是出版自然杂志的这个集团合并了,所以现在叫施普林格·自然出版集团。

他们在今年4月20日的时候发表了一个声明,就宣布撤回在《肿瘤生物学》上2012年到2016年发表的107篇论文,它是同一个杂志。这107篇学论文的主要作者全部来自中国,但不是说所有作者都来自中国,他有的和其他国家合作的。

这个出版集团的声明说,他经过调查以后,已经找到足够证据,这些论文在同行评审过程当中有造假行为,所以这107篇全部是同行评审造假。那么他们发现了哪些内容呢?就是发现这些遭到撤稿的论文,他们提供的同行评审人姓名是真的,就是这些评审人真的是有的,但是他的邮件的地址是假的,就是他们评审完了以后,发回去以后,这些地址是假的。

那也就是说《肿瘤生物学》这个杂志的编辑以为这些论文发给了真正的评审人,但是实际上去和那个真正的评审人去调查的时候,跟他们沟通以后,发现其实这个评审人没有对论文进行过评审,所以说评审是假的,这是撤稿的理由。

就今年4月份被撤稿的107篇论文,作者包括有524名中国的医生,还有在读的医学生,还有多家高校、医院、科研机构,列出来了很多学校,其中比较有名的大家知道的像交通大学、同济大学、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还有309医院、空军总院、协和医院、中日友好医院等等。

就是说造假的单位,它不是一般的学术医疗机构,也不是什么低级的医疗机构,它是中国顶级的大学和研究机构。

主持人:这里面有一个比较专业一点的术语,我想请您给我们解释一下,就是这个“同行评审”是怎么回事?然后具体同行评审它要怎么样去造假?

横河:现代的科学研究,你做了实验写出论文以后,要去发表的话,不是说你投稿,人家就能让你发的,它就有一道必须经过的程序,就是发给至少三个同行当中这个领域的专家,就是让这个领域的专家来审议你这个稿子,这篇文章值不值得在这个级别的杂志上发。至少三个这个领域的专家评审以后,他会把这个评审的意见发回给杂志。

我想出问题就出在这个环节上,杂志再根据这个评审的意见,一般来说,第一审总是有些意见的,这些意见会说你哪里没做好,哪里没做好。一般来说,会要求作者做出解释,或者是补充数据、补充实验;当作者做出回应以后,这个杂志再去决定是接受还是拒绝。

这里舞弊的这部分,就是送给专家评审以后,这个专家反馈回来的这个评审意见不是专家写的,就是不是由专家自己寄出来的,是他们代替的,如果是电邮的话,那就是说盗用了他们的名字、他们的单位,但是用的是一个假的电邮的地址,谁都可以发。杂志以为是专家评审的,但实际上是作者自己写,或者作者雇人写的。最后就是确认这些论文没有经过这些专家评审。“同行评审”就这么回事,这是一个科学论文要发表的必要途径。

主持人:那我们这里就有一个新的问题,如果这些论文它本身的内容,就是说实验、数据都是真的,它为什么不能给同行真的,就是不能真正的请同行来评审,而要去造假?是不是因为它本身论文的专业度,或者学术水平就有点成问题?

横河:从学术水平上来说倒不见得,因为他投到这个杂志的话,这个杂志最终要接受的话,很可能这个学术水平就够了。但是问题是很可能数据是假的,就是这个数据拼凑出来的这个假数据,或者编造出来这个假数据,从论文水平来看很高。但是真正的专家,特别是同行,人家也做这个,你也做这个,人家一看,这数据假的!专家就能看出来嘛。人家说这个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嘛,他就是内行,那他一看就知道这个数据不可能,就是不可能做出来,人家一看就知道了。

就是表面的学术水平是达到了,要不然那个杂志不可能接受,不可能发表,但是很可能这个数据里面很多带水分,或者是就是造假的,经不起同行评审。

主持人:那其实您的意思就是说,表面上这些退稿的理由是因为是同行评审造假,实际上有可能是他连数据整个都是造假。

横河:对,但是因为人家这个杂志只要发现他的同行评审是造假的,就足够有理由去撤稿了,他没有必要再去查他的数据是真是假。就是说那些数据要真的查到,可能107篇篇篇有问题,这也可能的,但是只是说人家已经不值得再去查了。

主持人:那您认为这个大陆学术论文造假不会仅仅是这一些被撤稿的,应该还是更大范围里头也还是存在的吧?

横河:这肯定是说这只是冰山一角,为什么呢?因为中国大陆的造假它有一个特点,就是凡是国内的,就是在国内销售的,或者是只留在国内的,它是造假最严重的;凡是要出口的,把关都会把得更严。

你就像毒食品,就是生产同样食品的,它对内对外的标准是不一样的。按照国际标准,安全的食品是出口的;而不符合标准的、有毒的,是在国内消费的。它的论文其实也是一样的,就是说既然是把这些论文投给国际上的顶尖的科学杂志,那他肯定是把关把得很严的。因此能被国际杂志发现了,揭露出来的话,那实际上是整个造假的一个非常非常小的一部分。

我们有一些证明可以证明就是说更大范围存在的造假,当然这方面资料很多啦,我就举几个大家都知道的例子,一个是在107篇论文撤稿以后,到5月26日,这撤稿是在4月份宣布的,其实真正决定撤稿还更早一些,到5月26日为止,就是这个Springer旗下的《分子神经生物学》杂志又有中国大陆10篇论文因为学术造假被撤稿。

那就是说它不仅是在这个杂志,很多别的杂志都是这样的。这方面例子太多了,我们不会去一一列举,就举一些我们最近谈过的,或者是大家都知道的,一个是今年2月份,就是国际最顶尖的综合科学杂志之一《科学》,在网站上,刚才讲了两个顶尖嘛,一个《科学》,一个《自然》,《自然》就是这个Springer,还有一个就是《科学》,发了一篇文章,介绍医学杂志《国际肝杂志》撤销一篇肝移植的论文,这个论文的作者是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郑树森。

这个论文报告了从2010年4月到2014年10月之间做的连续的563例肝移植,其实是564例,有一例失败了所以不算,在被质疑以后,而且被撤稿以后,黄洁夫,就是那个前卫生部副部长,而不是这个作者郑述森,跑出来说明,说这个同时期浙江的全部捐献肝脏只有166例。当然我们也不知道这166例是真是假,多半也是假的。那么这说明什么呢?就是向国际顶尖杂志投稿的假论文、假资料很多。

另外一个例子是,就是由于来自中国的造假的论文多到这种程度,以致于国际上现在出现了一种新的行业,就是专门或者是主要发表来自中国的付费论文,就是你只要付钱他就发。就曾经看到过一篇文章说,巴西有一个医学生物杂志,它发表的论文80%是来自中国的付费论文,它没说真假。但是你想,给了钱就能发,是这种情况。所以这个我认为就是说应该是更大范围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

还有一个就是国内杂志即使发现了,退稿了,也不会造成新闻轰动,因为不会去报导。只有在国际上被揭出来以后,才会成为一个问题,国际上因为它没有办法去阻止它变成新闻。

主持人:根据英国的撤稿观察网站统计,从2012年到现在,因为同行评议造假问题,全世界被撤稿的论文超过500篇,其中超过270篇是来自中国的,就是一大半是来自中国,也就是说中国大陆是论文造假的重灾区了。那您觉得这个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

横河:这个背后的原因有很多层次,我觉得第一,我们从最不重要的说起,就有人说是职称评定的压力,就是说医生应该是看病为主,不应该以发表论文为主,如果医生的职位评定要去看发表论文的话,那么就逼着医生造假,它就这个意思。

这个我认为是最不重要的,因为即使医生的话,你还有一个职业道德,你也不应该是为了职称去造假,而且这也不应该是最主要的原因,何况这么多被撤的论文,执业医生毕竟不是多数,就是光做医生的他不是多数。绝大部分作者是医生兼做科研的,有的本来就是纯做科研的,也就是说发表他的论文就是他职业的一部分,他的工作就是要发表论文的,大部分作者。

第二就是科研环境的问题,我们看这个文章一般都有多个作者,就平均每篇文章是5个作者,我们从分析算一下,107篇论文涉及到的是524名作者,那么至少第一作者、第二作者和通讯作者,就是最后作者,是造假的知情者,你作为一个权威,你签了字了,你能不知道吗?这就说明在中国大陆这个造假已经是公开的了,早就不是秘密了。

为什么这么多人造假?是因为互相通气的,我这篇文章已经发了,是这样的。他能够跟同行明确讲出来,就说明在这个行业里面不是一个秘密,这是在同一行当里面的同级的作者当中,这不是秘密。

另外一个,对主管部门来说的话,他们对造假实际上是公然的视而不见。你比如说黄洁夫对郑树森论文造假的反应,是批评他不能为发表论文而造假,批评一下,轻描淡写的就过去了。

在这个论文造假之前,郑树森曾经在香港移植大会上,因为论文有问题被取消发言,而且自己提前离开了。会议还说了,这个国际移植协会还说了,通知了中方,希望中方能够处理。结果这两件事情到现在都没有处理。最新消息我查了一下,6月11日,那就几天前,中国有一个首次器官捐献日,这个器官捐献日还正面报导了郑树森,就可见他在国际会议上的造假和国际杂志的撤稿都没有对他有任何影响,也就是说是有人支持的。

你看这次107篇论文撤稿,当时撤稿的时候,中国科协有一个讲话,他是责怪这个Springer把关不严。他说什么呢?他说出版集团和期刊内控机制不完善,审核把关不严格,防君子不防小人,所以也要负部分责任。你自己造假造得比真的还像,手段这么高明,你这种手段都是人家想像不出来的,你叫人家怎么防?老外根本想不出来你有这种造假方式的。这种表态明明就是在鼓励造假,这是在科研环境这个层次上。

第三个层次就是全社会造假,这个科研造假只是全社会造假的一部分。科学界它在任何国家都不是象牙塔,它是全社会的一部分,社会环境怎么样一定会反映到这个行业当中去,国内国外都一样。

过去几十年我们知道在中国大陆各行各业造假泛滥成灾,食品、空气指标、水污染指标、公路、大桥、住房建设,各种豆腐渣工程、各种造假腐败,这个大家都已经知道了,科学界不可能独善其身。那我们说国际上各种工业、各种食品毒的和造假的相对来说少很多,为什么呢?那么因为它全社会的道德在一定的水平上。

再一个,讲到全社会道德,就是中共的造假文化,中共党文化当中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造假文化。它的政治宣传教育就是培养说谎造假,上政治课、看中共的《人民日报》,那不就是灌输造假吗?历次政治运动,政治运动是干什么的?政治运动除了整敌人以外,就是逼迫其他所有人参与去整,逼迫所有人去说谎。

不说别的了,就说天安门事件,六四天安门镇压以后,叫所有单位、所有的职工都要表态,坚决反对这个动乱,有多少人是真心真意的?谁都知道是中共镇压,这种表态就是逼着人民说谎。在中国大陆,造假和说谎成为人们生存手段的时候,你怎么可能让人在专业上保持诚信?

最后一个最重要的就是,这种道德的败坏它并不是经济发展的自然后果,它是中共利用国家权力强力推行的结果。它从建政以来就系统的打击和改造宗教,改造成听它话的、说假话的,因为信神的人不敢撒谎,在神面前怎么敢撒谎?那它就要去改造,改造成能够跟着共产党说瞎话。

1999年开始对遵循“真、善、忍”的法轮功进行残酷镇压,这个镇压的结果就使得中共奖恶惩善的政策变成全社会必须遵守的规则,就是你必须做坏人、做坏事才能够生存下去;你如果要坚持做好人,坚持说真话的话,那是要被抓、被关、被杀害的,在全社会就造成这么一个样板在那里。所以在中国造假横行它就不奇怪了,这实际上是中共强制推行无神论,打击宗教信仰的一个必然的后果。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郑树森和器官移植,让我们注意到这些被撤稿的作者,很多都是来自上海交通大学、同济医院、解放军309医院、解放军空军总院、协和医院、中日友好医院这些单位,和那个被揭露出来涉嫌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单位有不少是重叠的,您觉得这里面是偶然的情况,还是说有它必然的连系?

横河:因为造假要归根结底是一个道德的问题,当然它有制度的问题,归根结底是道德的问题。这种事情在单位不可能完全瞒过去,这么多的器官哪来的?在同一个部门里面,能够完全无视人的基本道德,能够做出那样的事情来,那么学术造假就是一桩小事了,所以我想这里面多少有关系。

比如讲到器官活摘,中共以前不是一直让黄洁夫在第一线跳来跳去吗?最近他(中共当局)也亲自出马,因为有记者招待会有人问嘛,他就否认活摘。当然活摘的证据已经很多了,我们谈过很多次,这里只是说从这一次撤稿的医院来看的话,有不少是跟调查涉嫌活摘有关的医院。

刚才你举了一些例子,我们这里还讲一下,中南大学附属湘雅二院、浙大附属第一医院、中国医科大学的附属第四医院、山东大学附属齐鲁医院、浙江人民医院、上海交大附属第一人民医院、中国医学科学院附属盛京医院,这里大部分很多是被调查涉嫌活摘的。

从这里投给国际著名科学杂志的造假来看的话,我们也可以相信,这些医院关于自己移植的数据和移植的说法,包括他们的否认,都是不可信的。一个说谎成性的机构,你能指望他们在面对谋杀指控的时候说真话吗?它肯定要说假话。

主持人:您刚才分析中国为什么假货横行,包括学术界造假是起源于中共的假话文化或者是造假文化。其实学术造假也不是中共治下的首创,国外也有学术造假,比如500篇“同行评议造假”的论文里面有一小部分是其他国家的学者。那中外造假有什么不同呢?

横河:一个是范围和程度相差很大。很少有人会像郑树森那样子把人的样本从166例,当然我们说166例可能也是假的,也是夸大的,从166例直接改成563例,这种事情很少见。从科研上来说,国际上一篇论文发表以后,它的可重复性相当高的,因为它不会全部编假出去,就是绝大部分的实验结果是真的。它可能有人改一部分、一小部分,因为这个主要的实验结果,别人要去重复实验的。

很少像中国河北科技大学的基因编辑技术,论文发表于以来,全世界就没有人能够重复,这种情况比较少见。我这只是说现象,我不去评价河北科技大学基因编辑技术是真的还是假的,我不去评价它,我只是说让全世界所有的人都不能重复这种情况并不多见。像这种凭空编出来的假评审就更罕见了。你像一次性撤稿,一百多篇全部来自一个国家,这也很罕见,这是在范围和程度上来说。

还有一个就是介入调查,国外当出现这种申诉,或者被人发现有人学术造假以后,它会进行会有一个,比如美国它有国家卫生院进行独立的非常认真的调查。一个典型的案例,巴尔的摩实验室的一个人被人揭发说是造假了,这个调查前后持续了将近10年,非常非常严格的用各种方式从各个层次去进行调查。但是我们发现中国在这种事情上,至少我们没有发现过有人组织过对于学术造假的指控进行过独立的认真的调查,没有听说过。

还有一个是事后处理,美国对于学术造假的查处是最厉害的,它有多种惩处的措施,比如一旦有研究行为不端的话,被查证,这个当事人在一定的年限之内,他从1年半到10年不等,他就不能够获得联邦政府的基金,也不能在美国国家卫生部设立的任何委员会、咨询委员会、评审委员会,都不能任职。

另外,他的身份将在专业网站上要公示,你可以去查的,它有一个专门叫做“研究诚信的办公室”,它有一个网站你可以去查,一直到处罚到期,比如处罚5年,那就5年之内他的名字就挂在那里;最严重的可能会开除公职。

中国似乎这一次是唯一的一次最公开的公布处理结果。为什么中国这次会公开处理呢?可以解释的原因其实只有一个,就是说出事的是在国际杂志,而且是国际的顶尖杂志,它瞒不过去了,不处理的话你没办法交代。典型不处理的案子,我们还讲到郑树森,郑树森二次造假,结果都没有处理。

主持人:我们刚才讲到国内国外造假的不同,一般的学术造假,国内国外它有什么共同点呢?

横河:我想就是人家都会谈到很多,其实国外这一方面也有很多的报导。特别是最近这一次的学术造假的肿瘤生物学撤稿的前后,《华尔街日报》发了一篇文章,它倒是没有讲中国这件事情,它的文章题目叫做《生物医学研究之困》,它其中提到生物研究有样本的污染、实验设计很糟糕,然后就谈到了学术压力下的抄近路的心态,它就造成了生物医学研究的危机。

这里头谈到的一些学术压力下的抄近路心态就包括学术造假,他们其实调查了。当然它这个调查就是从问卷调查当中,就有一部分人承认自己曾经在某种程度上造过假。它有几种类型,一种是在实验结果很多数据当中,故意删掉对他整个解释不利的那一部分数据,就那部分数据我不用了,这种造假比较多见。还有就是修改数据,这个数据不能够和其它数据完全吻合上来解释他的结果的,他就适当进行修改。这个都是承认的,就是调查中承认了的。

这些问题有些是现代科学自身的问题,现代科学的局限它不仅仅在科学上,实际上有自身发展不合理的地方,科学可以发展,总有一天可以发展到一个很高的程度;但是自身不合理,它没有办法用外力来改变。你比如说研究基金的评审方法和晋级,这种压力就导致人性当中一些不好的东西会显现出来。

这有两种方法可以来解决,一种方法就是用制度的完善和严格的管理,中国现在只是谈得最多的,是讲西方有比较完善的制度和比较严格的管理,但这种管理只是从外部约束,就说美国这种制度和管理已经很完善了,但是它还是避免不了,因为只是从外部,不是从人心上。

整体来说,西方科学它造假为什么没有发展到中国大陆这个程度呢?不能仅仅归功于制度和管理,更重要的是很多科学家仍然有宗教信仰,他还有内心的约束。这一点包括整个社会,就是西方社会由于宗教信仰的因素,全社会对行业和职业的道德有相当高的要求和期望,至少比中国高,这个应该是更重要的因素。

就这些因素,内心的约束、宗教信仰的约束、不能造假的约束,就是这种心理状态,这些因素在中国几乎是不存在的,尤其是在中共有系统的摧毁这些的情况下,它不可能存在。这种强制性的推行无神论,也是中国全社会的道德,包括职业道德,崩溃的一个重要原因。这个我觉得在国内国外它有相似的地方,但也有不同的地方。

主持人:您刚才讲的科学本身的局限性,我觉得不光是反映在生物医学上,也反映在其它方面,比如在进化论这个问题上,目前的科学家他也是选择性的使用一些证据,选择性的忽略一些证据。

横河:进化论主要是在生命科学上,就是生物医学。进化论的问题其实也是这样的,进化论它已经形成一种宗教,尽管进化论实际上到现在为止,没有设计出一个实验来证明它。从科学上来说的话,应该是三部曲:观察、假设,然后设计一个实验来证明它。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实验能够证明高等动物是由低等动物进化来的。

这样的话就形成了一个垄断,就是凡是在这个进化论框架之外的东西它不承认,这个就是现代科学它自身的弊病,这种自身的弊病就更难用其它的方法来解决了,不过这个已经不是我们今天讨论的内容。

--原载希望之声

责任编辑:赵元

评论
2017-06-23 10: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