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仲维光:共产党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政权(下)

图为仲维光(摄影:曾妮/大纪元)

图为仲维光(摄影:曾妮/大纪元)

人气: 73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7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易如采访报导)今年是俄国“十月革命”100周年,日前《纽约时报》中文版刊出题为“列宁真是德国间谍吗?”的文章,揭底了当年列宁发动十月革命的鲜人未知的背景。该文引发对列宁间谍身份以及共产政权的热议。对此,大纪元记者专访了旅居德国的著名政治学家仲维光先生。

许多证据显示,当年流亡20年的列宁,在得到德国后勤及财务的支持后,于1917年秘密返回俄国,发动了十月革命,而这一革命不仅让俄罗斯民众饱受布尔什维克长达数十年的独裁统治,也令欧亚多国同样遭受共产政权荼毒。

记者:中共常以爱国煽动制造仇恨,但从列宁的所为,可以看到一个现象,共产党人都不是一个真正的爱国者,而是一个叛国通敌者;而由他所建立的共产国际输出的革命,无一不是颠覆各国现政权、阻挡民主进程,而且在建立政权后又残酷奴役本国民众,这是为什么?共产政权到底是怎样一个政权?

仲维光共产党政权到底是怎样一个政权?曾经做过南斯拉夫共产党集团第三把手,后来反叛出来的吉拉斯在《新阶级》一书中说过,“共产党是人类史上最残暴的一群人,他们是一群最无耻、最卑鄙、最不择手段的一个集团。”为此,可以说共产党政权是历史上最残暴、最卑鄙、最无耻、最不择手段的政权。用一般人的语言说就是,一个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政权。

为此,大家也可以看到,在这个政权下,只要你顺从他,甚至帮助这个政权,它是可以让你富裕、供你物质享受的。但是如果你显示出任何不同于它的个人或者家庭意愿时,它就会毫不留情地迫害、镇压你。它可能做所谓一般人看来的“好事”,因为这个时候它感到对于巩固它的权力有利。但是,它随时可能为了它的权力,杀个二十万,死个几亿人,可能出卖国家和民族的利益。但是前提只有一条,那就是维护其一党专制,一个集团的利益。

而对于这个特点,共产党是毫不隐瞒的,它们在历史上不止一次地毫不犹豫出手进行血腥镇压,甚至在全世界的电视镜头下,威胁恐吓也都是直接的、不掩饰的。所以,迄今为止,谁看不到这点,谁就是弱智,就是为了眼前的利益自欺欺人。所以,谁如果以为共产党是在为民众做好事、是为了国家,谁就大错特错了!

列宁在1917年前后和自己祖国的敌对国——德国的关系,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案例,它充分地说明了共产党集团的这些特点。

记者:历史学家们认为,俄罗斯从未像二战结束后审判纳粹那样对列宁、斯大林和共产主义下定论做出评价,一些宣传仍然像过去那样美化列宁和斯大林。为什么?人们应该怎样来认识、并作出评价?

仲维光:历史还没有像审判纳粹战犯那样审判共产党、审判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原因很多,但是,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纳粹被彻底打败,出了局,而共产党没有被彻底地出局,所以那些实用的政治因素在现实中起了很大作用。

大家知道,如果纳粹不曾战败,大约审判及对他们的公开否定也不会如此彻底。但是这是否意味着纳粹的罪行就不是现今我们认识的罪行了呢?绝对不是。

其次,大家也知道,对于纳粹战犯的审判,不是胜利者对于失败者的审判,而是人性和正义对于残暴的反人类罪的审判,对此德国社会是经过了40多年,及80年时代后期后才逐渐作为共识接受了的。而对于东德是否是个合法的国家,即是否是个有法可依的国家,柏林墙倒塌后又是经历了25年的辩论才基本上成为德国社会的共识,即它是一个非法的、无法可依的一党独裁国家。

共产主义、共产党,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等都是人间社会的具体产物,这类思想、这类性质的人在人类社会中随时都可能再次产生发展起来。事实上大家已经看到,就是希特勒、纳粹,已经被彻底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可在德国、欧洲,乃至美国还是不断地产生新的崇拜希特勒、亲纳粹的极右翼集团及个人。更何况现在在俄国、乃至东欧国家掌权的不是受到过共产党迫害的人,而是共产党的后裔。所以,现在德国社会,那些经历过这段历史,并且为之付出过牺牲及努力的人不断地强调:人权、民主及和平生活并不是白给的,需要每时每刻地警惕并且对抗各种相反的倾向。

此外,共产党国家的存在为那些在西方必须按照法律和规则要求赚钱的商人政客提供了比在西方更加容易便利的形式,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和为了换取自己的利益而和迫害本国民众的专制统治者勾肩搭臂。这一百年来的历史一再重演这一幕。

在人类社会中,没有一劳永逸、不劳而获的幸福生活。我们需要的是在有病的时候,能够有治疗它的方法,即能够找到,或者建立一个可以接受起诉共产党集团的地方,在这里能够公开地、不受政治干预地对它们的罪行进行辩论、判决。我们同时需要能够有一个监督、投诉民主国家的商人及政客,在自己国家外,或者和践踏人权的政府合作,或者在自己的企业中就违背人权和工资标准,无视环境保护的法庭。如果这样两种机制建立了,世界上的那种变态现象就会少一些,公正就会占据主导地位。

简介:仲维光先生,1988年来到德国,后在波鸿鲁尔大学研究当代中国知识分子和思想问题。90年代中期,开始研究当代极权主义思想问题等。

责任编辑:叶梓明

评论
2017-07-01 11: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