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多伦多助理律师移民诈骗 180华人被骗百万

需要移民相关服务的人士,可靠的办法是找注册移民顾问,这类顾问受加拿大移民顾问监管委员会监管。(iStock)

需要移民相关服务的人士,可靠的办法是找注册移民顾问,这类顾问受加拿大移民顾问监管委员会监管。(iStock)

人气: 184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8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一名多伦多助理律师(Paralegal)被律师公会法庭(Law Society Tribunal)裁定诈骗及违反多项行业规定。该助理律师侵吞客户钱款100多万元(加元,下同),至少180名华人受骗。

律师公会法庭在2017年7月25日公布的裁决文件称,助理律师伽西亚(Victor Manuel Castillo Garcia)有非常严重的不当行为,包括使用欺诈性文件、从事超出其执照范围的业务、涉及利益冲突行为等。伽西亚并挪用了客户给他的超过100万元款项,但没提供相关服务。

法庭称,伽西亚不配合律师公会的调查,自2014年以来一直不知去向。法庭在被告缺席的聆讯后,对伽西亚施加了最严厉的处罚──吊销助理律师执照、偿还33,680元受害者赔偿金;支付15,555元法庭开支。

裁决文件称,虽然还找不到伽西亚,但此裁决对于公众对法律行业的信心有帮助。该案的受害者多达数百人。

180名台湾客户被骗100多万

向律师公会投诉伽西亚的最大客户,是在台湾代理加拿大工签及永久居民申请的A代理。A代理经熟人介绍找到伽西亚。

大约在2013年8月,西亚告诉A代理,他的公司VIPA Professionals已获得加拿大政府预先批准的若干劳工市场意见书(LMO──现已改名LMIA),并正在寻找外国劳工填补这些职位。

A代理相信了伽西亚,并让其代理A代理在台湾的180名客户,为他们在加拿大找工作。伽西亚的收费标准是:每人5,500元,其中3,000元是首付款;LMO批出后交1,500元;获得签证后交1,000元。

对于申请人来说,每人的总费用是6,500元,其中1,000元是A代理的收费。A代理负责向伽西亚提供申请人的文件,包括出生证原件、文凭和结婚证等。

这180名申请人中,一部分采用了分期付款,一部分则一次付完了全部费用。A代理在2013年9月5日至2014年3月3日间,给伽西亚支付了约110万5,000元。

提供虚假劳工市场意见书

这110万5,000元中,除了14万7,000汇入了伽西亚的一个个人银行账户外,其余都汇入了VIPA Professionals的银行账户。

不过,这银行账户的主人是Victor Manuel Castillo,VIPA Financial,这是一个储蓄账户,不是信托账户。2014年6月17日这账户被关闭时,余额是零。

A代理最后发现,伽西亚提供的LMO及雇佣合同都是假的,约160名台湾申请人收到加拿大移民部的电子邮件或信件,称他们的申请已被拒,原因是涉及虚假陈述或造假的LMO。有些申请人因此被禁止2年不能进入加拿大。

知道上当时,为时已晚。A代理后来与这些LMO上提到的至少11名雇主联系,结果发现,这些雇主对所说的LMO全不知情。A代理要求伽西亚退还已经支付给他的钱,以及已经提交给他的申请人的文件,但钱和文件都没有要回来。

2014年6月24日,A代理向伽西亚发出了律师信;2014年8月1日向多伦多警察局告发了伽西亚。

收费比律师更昂贵

伽西亚代理LMO申请的收费并不便宜。多伦多移民律师卡拉斯(Sergio Karas)认为,这已经比律师提供同样服务的收费还要高。

律师公会称,他们在调查客户投诉期间,已经很多次尝试通过电话、电邮及信件联系伽西亚,希望听到他的解释。结果只有2次有回复,一次是2014年3月21日,伽西亚给调查员的电话留言,说他在国外;4月10日,伽西亚发来了电邮,带有很多附件,但没有所要求的书面陈述。

另一次是2014年3月21日,伽西亚给调查员的电话留言,要求延长提供书面陈述的截止日期。最后截止日期延迟到4月17日,当天伽西亚给调查员发了电邮,还是没有所说的书面陈述。

相关骗案

投诉伽西亚的客户,他们与其失联的时间都是在2014年6月左右。其中A客户2014年4月16日找伽西亚代理签证延期、申请工签及在加拿大经验类别下的临时居民签证申请。总费用7,500元,首付2,000元。

A客户后来联系不上伽西亚,在2014年6月亲自上门找人,发现其办公室已经没人使用了。之后给伽西亚发电邮,也没有回复。A客户称,她只是接受过在2014年4月2日的首次免费咨询,交了2,000元后,没接受过任何服务。

B客户请伽西亚帮她在古巴的未婚夫申请工签,用信用卡付了6,000元。之后把伽西亚给的有关表格让未婚夫填,并把填好的表交给了伽西亚。

2014年3月,伽西亚去古巴与B客户的未婚夫见面,讨论有关的移民程序。2014年6月,伽西亚告诉B客户,工签申请已经到了最后阶段,但是,在古巴的签证处要求她或者交5,000元,或者提供一份宣誓书。伽西亚强烈建议她交5,000元,结果B客户给了伽西亚5,000元。

伽西亚告诉B客户,他7月份会在古巴,会见她的未婚夫,协助他做体检及无犯罪记录证明。不过,伽西亚并没有做所说的这些事。

B客户给伽西亚的办公室打电话,发现电话号已经取消。8月份她上门去看,发现那办公室已经人去楼空,没有留下任何文件。

其实,B客户和她的未婚夫都没收到过伽西亚办公室为他们递交工签或临时居民签证申请的确认信,B客户的未婚夫也没在加拿大政府找到其申请工签的记录。

按法庭文件,律师公会的赔偿基金已经分别给8名受害者支付了从1,000元至10,000元不等的赔偿金。

法律常识

助理律师属于律师公会会员,不过,助理律师牌照允许的业务范围是在小额索赔法庭、安省法院等。所代理的个案,处罚不能超过6个月监禁和/或5,000元罚金。

按安省律师公会网站的说明,助理律师如果是律师公会会员,可以代表客户出席移民和难民局(IRB)的聆讯,可以为与IRB聆讯相关的事提供法律服务。

律师公会法庭的裁决书称,伽西亚当时是律师公会注册会员,提供小额索赔法庭服务及有限的移民服务,但他不是加拿大移民顾问监管委员会(ICCRC)的注册移民顾问。但公会的调查发现,至少到2014年10月止,伽西亚在网上以VIPA Professionals的名义提供移民服务,比如工签、学签、旅游签证等,这些都不是助理律师合法做的业务。#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