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庆霖“知青英雄”悲剧是如何造成的(下)

作者:古玉文

云南知青率先喊出了“我们要回老家去”。(网络图片)
人气: 110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4月10日讯】李庆霖,这个曾令中国2000万知青命运翻身大逆转的小学教员,在文革时代叱咤风云,几乎是家喻户晓。1994年他坐牢十七年后被释放出狱,不到十年,2004年2月,76岁的他病故离世。离世前生活凄苦,基本靠募捐治疗疾病。著名作家徐志耕曾这样描述李庆霖:“先生一生坎坷,一个人的历史是时代的缩影,一个人的不幸其实是社会的不幸。”

(接上文)

开罪邓小平 被判反革命无期徒刑

1975年8月,福建省委领导廖志高在京向主持中央日常工作的邓小平汇报工作,反映了李庆霖在“批林批孔运动”中的所作所为。邓小平说:“这个人入党不久,尾巴翘得那样高,要好好教育他、警告他,公开对他讲,你这样搞是要垮台的。”

姚文元立即做出反应,《人民日报》社再次到福建调查李庆霖的问题,结论是:李庆霖“保持反潮流战士的革命精神,对于错误倾向和不正之风,别人不敢说他敢顶”。此后,王洪文、江青、张春桥都发话对李庆霖进行“安抚”。

1975年11月,毛泽东发动了文革中最后一个运动“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福建省作为执行邓路线的省份自然是问题省了。李庆霖到处宣讲,支持造反派,把各级当局领导当作邓小平之流批判、打倒,俨然是福建全省的一个“派头”了。

1976年2月,李庆霖在莆田县城接连贴出《公告》、《问》、《清醒头脑、坚持斗争》等大字报,将斗争矛头对准莆田县委、莆田地委领导直至中共中央。福建省委两位书记的被抄家、两位书记病倒住院。莆田地委书记萧文玉被迫做检讨并遭到谩骂和殴打,跳楼自杀。

1976年10月 “四人帮”垮台后不久,经邓小平同意,福建省委廖志高、军区皮定均、朱绍清司令员决定将李庆霖等几个帮派头目隔离审查。1977年11月1日李庆霖被正式逮捕。当日全省有二百万人收听了实况广播逮捕大会。

1979年6月18日,莆田地区中级法院在莆田侨联电影院以反革命罪开庭审判李庆霖,其中一段李的自辩如下:
李:“说我追随‘四人帮’,我不承认!”
法官:“铁证如山!”
李:“我追随毛主席,听毛主席的话怎么会错?”
法官:“你追随‘四人帮’,也叫听毛主席的话?”

李庆霖继续为自己辩护,法官们感到李庆霖这人不但愚忠,还有几分狡黠。其实李并非狡黠,他的辩护词与江青在法庭上的辩护词异曲同工,江青也坚称自己执行毛的指示。的确,没有毛泽东,四人帮能做什么?敢做什么?毛泽东、四人帮、中共,谁又能把这三者区分开来呢?否定了毛泽东就等于否定了中共,四人帮必然是替罪羊。

根据 “(79)莆法刑初字第00l号的《刑事判决书》”,李庆霖被判无期,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后因表现好,获减刑。

党给的晚景出路:每月210元

李庆霖被隔离审查后,其妻张秀珍从四中被开除公职回家,戴上“反革命”的帽子,对她“监督改造”三年,平反后通知久久不发, 1997年8月她死于严重的肺积水,没有恢复公职。大儿子李良模直到1982年最后一批安排回城,后在仙游糖厂下岗。

李出狱后生活困苦,1995年写信给莆田县委书记郑海雄:“当年,当过汉奸、卖国贼的伪满皇帝溥仪和血债累累、罪行不小的敌伪战犯,他们在被释放后都能在党的‘给出路’政策实行中得到了妥善安置,都能安度晚年。因此,党和政府对我也实行‘给出路’政策,是切合情理和深入人心的……”

郑海雄则用硬笔书法潇洒地批道:“……‘给出路’的政策是我党的一贯做法……”1995年4月起,莆田县委经过慎重研究,按当地最低生活水平每月210元发放给李庆霖。

1996年1月5日李庆霖给《历史的玩笑:李庆霖20年沉浮录》一书作者徐志耕的一封信中提到:“每个月发给我社会救济款210元,解决晚年最低限度的生活费用问题。至于年老多病需求医服药的医疗费用问题,至今没见解决。因此,我就依赖这区区210元钱过日子。倘若生病,医疗费用就全无着落。现顽疾缠身长久,头昏、耳鸣、心慌意乱、魂不附体,随时便秘、举步不稳诸多病症,都不敢上医院求医,原因是阮囊羞涩,去不得!”

“我孩子中,在国营糖厂、林场、粮店做工和当差,都是低工资待遇,每个月收入只有120元左右,维持自己小家庭过日子尚且为难之期,再负担我老俩口的医疗费用,其为难情况不言自明。”

李庆霖去世前饱受帕金森症和哮喘病折磨,医药费多是社会各界和老知青的募捐。2004年2月19日,在福山殡仪馆,他的火化及骨灰盒由和李有一面之缘的阮军区长免费提供。

痴迷的毛粉 受骗的一生

1972年底、1973年初,毛泽东接到李的御状信后,看了三天,决心回信。并在对八大军区司令员的谈话中,赞扬 “写得相当好啊”。毛还建议把信编入学生课本。李在信中对毛和毛的上山下乡运动政策吹捧有加,只是对地方执行力表示怀疑。

这是粉丝对偶像的倾诉与求救。

李庆霖在土改的时候,就开始挂毛像了,每遇再版必更新。在李居住的囚室里,墙上、桌面上,满眼尽是毛的各类大小画章、画像。他十七年出狱后,看到堂屋的墙上落满灰尘的毛像依然悬挂在那儿,不禁眼圈湿润,拿了块干净布擦了又擦。

在狱中,李对毛的膜拜达到了宗教式的迷狂。每天面对毛像,闭眼、冥想、叩拜,口中念念有词。逢毛忌日,如丧考妣,悲痛欲绝,大有为教主献身之神情。一套《毛选》五卷他读了五遍,书法研习之。

他曾向狱中邓姓狱警索求一枚毛的纪念章,央求他出差到北京时代他向毛纪念堂献花。当邓带回纪念堂的纪念册给他时,他如着魔一般久久不能自持。

在监狱里,他认错不认罪,自称“钦犯”。 他说毛是他 “皇恩浩荡”的“君主”,他理应“尽忠守节”。1987年他曾拒绝减刑,作诗一首:“世风臭又污,我幸身牢墙;早断减刑念,敬还裁定书。”落款“朝廷钦犯——李庆霖”。

1993年,出狱的前一年,他的年终思想改造小结中,依然写道:“这是我为伟大领袖毛主席坐牢以来的第十六个年头。我是替毛主席长期坐牢的。”

他说:“我是毛主席信任的人,‘文革’执行的是毛主席路线、方针,判刑坐牢也是为毛主席而牺牲。”“我是听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号令,执行他老人家的指示办事才被打成反革命的。如果我的反革命罪名成立,那么我们这个反革命集团首犯就是毛主席,我不过从犯而已。”

李的愚忠换来的是受罪受骗的一生。

结语

有人把李庆霖的致毛信和彭德怀的万言书对比,感叹李庆霖比彭大元帅要得宠,实则不然。在中共治下,无论你是草根还是士大夫抑或党魁,当你一旦“政治不正确”的时候,你就是被打倒被专政的对象,政治正确的标准取决于政治斗争的胜负,可翻手为云,亦可覆手为雨。而党本身却在这种斗争狂潮中滋养着它毁灭人类的邪恶能量,不断地制造著一起又一起的人间悲剧。

没有中共,中国人才会真正太平。#

责任编辑:李天琦

评论
2018-04-10 3:0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