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贸易战是“国运之争”还是“亡党之战”

何坚

【大纪元2018年07月10日讯】博弈许久的中美贸易冲突7月6日终于在关税上打响了第一枪,美国整体的沉稳反应与中共朝野各方的慌乱喧嚣形成鲜明对比,尤其是后者内部正在流行的“国运之战”论调,不禁令人深思,贸易战对中共而言,到底是国运之争,还是亡党之战

贸易战至今,美国经济指标良好,股市整体平稳,美元汇率上扬,反映出市场对美国经济有信心。并且美国共和、民主两党在对中国政策上现在高度一致。

相较于美国的沉稳和齐心,中国方面的声音就显得喧嚣,甚至诡异。市场对中美贸易冲突的结果,已经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中国股市今年的表现是全球市场中最差的一个,上证指数前六个月已下跌17%,再加上人民币汇率也大跌,显示出市场对中国经济信心低迷。

面对贸易战 中共反应混乱矛盾

如果说市场对贸易战中的中国经济,发出了明确的看衰信号,那么中共体制对此爆发出激烈喧嚣甚至互相冲突的声音,就颇有些“天欲其亡先令其狂”的征兆。

中共总理李克强7月7日表示中共市场化改革和扩大开放的决心不会变,被外界视为对中美贸易战态度软化,他的表态与习近平早前要求“小心应对贸易战,以免改革出轨”的言论相一致。

不过中共高层最新的表态,与先前中共宣称“坚决反击”“以牙还牙”的强硬姿态判若两人。

听其言而观其行,中共的实际行动似乎与高层态度一样自相矛盾:一边在6月底接连公布多项被视为让步的开放市场许诺,同时又开始利用海关等行政手段给美国公司下绊子。

而在民间舆论和学术界的讨论中,从“美国必败”、“不惜代价反击”、“大国崛起”到“韬光养晦”“新冷战”“国运之战”等等,众说纷纭,喧嚣激烈。期间中共宣传系统突然连续刊文,叫停了自己煽动的文革浮夸风。

中共治下,面对中美贸易战这样的国之大事,从庙堂到市井,充满混乱和矛盾,尽显党国败象。

国运之争”还是“亡党之战

无论中共混乱矛盾的贸易战政策是否有内部斗争的影子,中共朝野各方目前至少有一点共识,那就是美国这次是动真格的,贸易战已升级为全面、持续的对抗。

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6月曾说,中美贸易战全面升级,可能会扩展为金融战、经济战、资源战和地缘政治战。

吉林大学经济学院兼金融学院院长李晓教授认为中美贸易战“本质上是一场国运之战”。该观点在中共体制内迅速流行,多名体制内官员和学者先后表示,美国试图遏制中国,中美冲突是“国运之争”。

客观上讲,美国很无辜,因为在美方立场而言,这明明是场自卫战。

比如去年中国对美贸易顺差占据美国当年总逆差的一半。最关键的是,中国对美国的出口顺差来得并不公平,因为美国对中国商品打开了大门,而中共却为美国商品设置了关税和非关税的重重障碍。

而在经济的其它领域,例如金融、投资、技术合作等等莫不如此,美国遵循市场经济规则和法律、向中共敞开大门,中共却一直拒绝平等相待。

所以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才会说,美国几十年前就输了贸易战,现在是要赢回来。美国如今提出公平对等的贸易(包括投资、知识产权等)要求,并不过分。因为你不能说,我因为穷(发展中),就可以去抢钱(不公平贸易顺差或强迫技术转让)和偷钱(盗窃知识产权)。

这些事实和常识,中共体制内的官员和学者们自然也明白,因此中共现在所主张的“国运战”,暗藏两个目的:

第一,混淆“党”和“国”。

明明是中共在经济和贸易上做坏事,现在被苦主找上门,党被逼面临生存危机了,于是又开始浑水摸鱼、混淆“党”“国”,将中共的存亡危机混淆成中国或中华民族面临危险时刻,为把危机损失转嫁给中国民众做政治宣传。

第二,这一战不得不打,但非中国应战,而是中共为免灭亡而战。

因为美国的直接目的是恢复公平贸易,而中共由于体制缺陷注定做不到,所以中美之争无可避免。不过今次的中美贸易战,虽是国家层面上的全面对抗,但针对的却是中共,实质是中共为免覆亡的政权保卫战。

中美之争促进中国改革

中共体制内很多学者已经认识到,中美冲突其实有正面作用,就是可以用外力推动中国经济进一步改革。例如任泽平认为“最好的应对是以更大决心更大勇气推动新一轮改革开放”,李晓教授也提出国家间竞争的本质就是“制度竞争”。

美国提出的公平贸易是市场机制下的自由贸易,中国要做到就得真正地改革贸易、金融、行政、司法等经济和政治体制,最大的受益方其实会是中国自身,这也是经济学家们所希望的,尤其是在中国经济已危机四伏之际。

不过,中共做不到。

中共高层虽然现在也宣称推进改革不动摇。然而中共体制决定了:不改革,死路一条;真改革,立马就死。

不改革死路一条 真改革现在就死

以中国经济中最显眼的三大危机为例。

第一, 人民币泡沫(货币超发危机)

今年3月人民币广义货币供应量高达174万亿元,比美元和欧元加起来还多。货币超发的直接恶果,就是令百姓钱包缩水的通货膨胀(物价上涨),不过它带来的最大危险是催生资产泡沫:过多的人民币会流入股市、楼市,推动股价、房价远超实际价值的非理性上涨。

股市非理性上涨的后果之一,就是亿万中国散户被定期 “割韭菜”,权贵阶层在操控股价飙涨暴跌中攫取百姓财富。楼市非理性上涨,结果就是现在的房市泡沫。

因为货币超发在一定条件下能推动经济增长,但却会产生无法控制的巨大经济危机,所以在经济学中被比喻成“魔鬼”。 中共释放这个“魔鬼”,目的就是不顾后果地刺激经济增长,以维持政权稳定,所以中共不会放弃超发货币。

现在中美贸易战爆发,中共为抵消贸易战对经济增长的负面影响,开始释放更多货币流动性,客观上将人民币泡沫吹得更大。

人民币泡沫无解。

第二,楼市泡沫

楼市泡沫是中共超发货币和土地财政的必然恶果。所以房价必须得涨,任志强等房地产大佬早就下过断言。

现在中美贸易开战,加大了通货膨胀压力,再加上中共释放更多货币,都会将楼市泡沫吹得更大。

中国楼市泡沫会不会破裂?

在中共严厉调控下,房市从定价到交易都被严格管制,好像显得有政府托底、中国房价永远不会跌。但现实是,中国股市正是靠着这种谎言和假象,一次次地把股民们当韭菜收割。同为资产泡沫的楼市,结局也不会例外。

楼市泡沫无解。

第三,债务泡沫

中国债务危机有多严重,只看最近几年中共力推“去杠杆”就知道。去杠杆,简单地说就是要减少负债,因为中国债务多到中共自己都怕。

中国去年GDP才80多万亿元,企业债务130多万亿,中央政府负债近30万亿,地方政府据估算42万亿,居民负债40万亿,算下来中国去年债台高到比GDP要多出2倍。其中地方政府负债压根就是无底洞,上月底湖南常德市政府强赖地方债就是中国债务危机的缩影。

再加上债务危机与楼市、货币等相互影响,一旦爆发会引发连锁危机,导致经济崩溃,所以中共不得不去杠杆。

然而中共去杠杆,同样不是为了解决债务泡沫,只是尽量推延危机,因为从企业到个人、从中央到地方,急速膨胀的负债本来主要就是中共维持政权和腐败所致。

债务泡沫无解。

中美贸易冲突不仅给中国经济增长投上阴影,对巨大的货币、楼市和债务泡沫也将产生持续的外部压力,更是将中共逼入进退两难的绝境:

不改革,贸易战的压力迟早吹爆经济泡沫,经济崩溃,中共亡;改革,触动权贵阶层利益,内部崩溃,中共即刻亡。◇#

责任编辑:李昊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