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诗解党话词语系列(55)

伍新:解“毛泽东诗《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

人气: 101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7月06日讯】

【解体党文化】之六:习惯了的党话(上):中共盗用国家政权对民族文化和语言的深刻伤害,可以说前无古人。语言是思维的工具。被党文化严重污染的语言,严重地损害了人们反思中共、反思党文化、构思民族未来的能力。很多人都发现一个奇特的现象:人们用中共制造的语言批判中共,愤怒声讨中共的文章仍然称中共建政为“解放”,有人在“退党声明”中仍然说“我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让人简直难以分辨他到底是要唾弃中共,还是要感激中共。在中共政权摇摇欲坠、人民亟待回归正常人类文化的今天,认清附着在民族语言上的党话,清除党话,已经成为刻不容缓的任务。
——题记

钟山疯雨泣炎黄①,
白腕哄师②祸大江。
虎踞龙蟠尽废昔③,
天翻地覆开尔龛④。
义将圣勇寇穷追⑤,
布克罟命噱霸王⑥。
天弗囿情亦不老⑦,
人间正道红漂光⑧。

注:

1、钟山疯雨泣炎黄:疯雨,即疯狂发作的“共产暴力革命”之腥风血雨。泣炎黄,即炎黄泣,令炎黄悲泣。

中共在中国挑起的颠覆中华民国、篡夺政权的内战,是共产主义“在中国生根”步骤中的关键一步,而其“占领南京”则是关键之关键,是“中共武装篡夺政权”取胜的标志。毛泽东在这一得意忘形之作中,称其为“起苍黄”,实为共产邪灵附其体,借其歪笔掩盖那可能连毛泽东也不知道的“处心积虑的安排”。

“血淋淋的共产革命,看似乱哄哄无序,实则是邪灵处心积虑的安排。邪灵的目标就是‘中心之国’──中国。邪灵知道,搞定中国就能搞定世界。但是,中国五千年的文化底蕴和民族精神不可能容纳如此仇视神佛和崇尚暴力的共产主义。所以,共产邪灵的迂回阴谋就这样开始了。”

“邪灵毁灭人类的路线图

第一步:在欧洲发端
第二步:在苏俄试验
第三步:在中国生根
第四步:美苏对峙中共关起门来剿灭传统文化
第五步:苏联解体中共上位
第六步:经济暴发道德崩溃
第七步:中共用经济捆绑‘全世界的道德’”

“第三步:在中国生根”:“俄共处心积虑地扶持中共,寻找在中国的代理人,出钱又出力,终于孵出了一个中共政权。”

“表面上中共把苏联当作‘主子’,誓死捍卫苏维埃,实际上苏联和东欧不过是这场大戏的配角,中共才是邪灵培育的主体。”(《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第二章红魔阴谋毁灭人类)

2、白腕哄师:白腕,白手;哄师,“一哄而起”之师,“大帮哄”之师,即所谓“中国人民解放军”(其起初叫“中国工农红军”)。中共这个西来邪灵,主要手段是杀与骗,用“暴力革命”邪说哄骗中国人自相残杀,它也自称是“白手起家”,“从无到有”。所谓“百万雄师”,实际上是被中共红色恐怖逼迫和邪恶宣传哄骗的炮灰,也就是被西来邪灵的“白手”指挥(附体操控)的包括毛泽东在内的马列魔教信徒及其盲目追随者、被胁迫屈从者。

“共产主义的本质是一个‘邪灵’,它由‘恨’及低层宇宙中的败物所构成,它仇恨且想毁灭人类。它并不以杀死人的肉身为满足,因为人肉身的死亡并非生命的真正死亡,元神(灵魂)还会轮回转生;但当一个人道德败坏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元神就会在无尽的痛苦中被彻底销毁,那才是最可怕的、生命真正的死亡。‘共产邪灵’就是要使全人类都跌入这样万劫不复的深渊中。”(同上序言)

3、虎踞龙蟠尽废昔:喻指昔日五千文明将被毁弃殆尽。

毛贼“虎踞龙蟠今胜昔”之谈,完全是逆天的进化论无稽之谈,跟成住坏灭规律与现正处于坏灭末期的事实正好相反。公开宣布“与传统所有制与传统观念彻底决裂”的共产党,不仅对“昔”(人类文明历史)全盘否定,而且要彻底破坏、毁弃。

“在中国生根”之后,下一步:“美苏对峙中共关起门来剿灭传统文化”。

“无论是暴力扩张还是悄然渗透,‘共产邪灵’彻底毁灭人的方法就是破坏创世主为最后救人所奠定的文化。人类失去了这种文化,就失去人之为人的标准,在神的眼中成为徒具人形的兽,不仅道德上失去约束、急剧堕落,更无法理解创世主下世救人所开示的天机,也就失去了大难来时被救的机会。这是生命最大的劫数——被永远销毁,也是;‘共产邪灵‘的终极目的。”(同上序言)

“中华传统文化的各个方面都是通天的,人体、阴阳、五行、八卦、太极、河图、洛书、中医、文字、音乐……都是和宇宙全方位的构成相对应的,人称‘全息’。懂的人就能看懂内在的关联,其中有宇宙范围、有天象、有阴阳、有否泰、有善恶、魔要捣乱、恶运降至、神要救人、人要选择等等。”

“共产红魔在破坏传统文化的过程中,也从人身上开刀,把人的心灵、生活、知识一刀刀与神切断,让人糊涂迷茫,不愿看懂、甚至愿意也理解不了通天文化的内涵。红魔的目的和手法都是在切断人和神的联系。人如果无法理解传统文化的内涵,道德标准就会丧失,人类的行为就会变异下滑,直至被淘汰,这就是红魔达成其终极目的的方式。”(同上第五章邪灵篡位文化沦丧)

“中共建政后对几代中国人灌输歪曲的历史,用无神论、斗争哲学洗脑,造成了如今很多中国人对传统文化一无所知,也由此带来传统价值在人心中颠覆,道德一片空白。”(同上第六章以“恨”立国国已不国)

4、开尔龛:开设其自己的冒牌神龛,即篡取神位。

“中共篡上神位”:“神仿照自己的样子造了人,因此每个人都有神性,具体表现在人有求真、向善之心,有生命升华的需要,有返回天国家园的渴望。与此对应,每个文化在其结构中都有一个至高无上的位置,有的民族称之为‘道’,有的民族称之为‘神’。我们称这个位置为‘神位’。”

“共产党在人间篡夺政权后,用暴力毁灭了中华文物。但是,中华文化中的神位,不仅是神奠定文化时建立的结构,也是神造人时赋予人的内涵。这种通天的安排要拿掉非常不容易。在共产党长时期‘排神’的运作中,由恨和宇宙中败坏物质集合成的邪恶灵体,或曰‘共产邪灵’,偷偷附上了人心中和中华文化结构中被劫空的‘神位’,冠冕堂皇地冒充起‘正神’来。”

“在这个‘神位’上,共产党成了‘真理’和‘道德’的制定者。它推行无神论,强制人们忘掉自己的神,让人们认为自己没有根,就是这一生这一世,死后一了百了。共产党让人不把自己轮回转世的生命当作真正的生命,不承认和神的渊源关系。在神还没有放弃人的时候,共产党就强迫、诱骗人先排斥神,人类因此被推向了毁灭的边缘。这个天大的阴谋,邪恶至极。”(同上第五章邪灵篡位文化沦丧)

5、义将圣勇寇穷追:义将圣勇,中华民国将士。他们是夺取抗日卫国战争的功臣和幸存者,也是反共义士。寇,共匪军。

毛泽东所诌“宜将剩勇追穷寇”,完全是颠倒黑白。原来,史达林出于维护苏联利益的考虑,想让共军到长江北岸为止,形成中共与中华民国“分江而治”的局面。共军攻占南京后,很快占领了大陆的大部分。毛泽东也更加狂妄起来,后又妄想一举攻下台湾,结果未果。不少红色学者分析其中的原因,基本结论是共军没有“海军”,缺乏“水兵”。因为他们被无神论、唯物论的眼界框住了,目无上天。所以,一个“没有”就闷在里面了。为什么没有?老天爷没有让它有那么大的实力,并且安排中华民国的旗帜在台湾保留,并且一直飘扬至今。实际上,这是在置中共的贼寇地位于难脱。中共至今仍在寻求证实自己的合法性,生怕被颠覆,这是一个根本性的缘由。只是后来的人们不再像蒋公那样恪循天道,秉持初心,坚守反共基地了,被中共得寸进尺地钻了不少空子(其实,包括中共红朝所谓“恢复联合国常务理事国席位”,也不伦不类。红朝建立于那个“席位”产生之后,何谈“恢复”?严格地说,那个所谓“恢复”决议是无效的,也许这也是“天意”。说不定哪一天,就作废了。这是题外话,不再赘述)。更重要的是,把五千年神传文化之根留住。宝岛,宝岛,留住珍宝。

6、布克罟命噱霸王:布克:即布尔什维克,这里指毛泽东、中共。罟命,网罗生命,将生命一网打尽,群体灭绝。噱,嘲笑、戏虐。毛泽东所言“不宜沽名学霸王”,是其流氓嘴脸的大暴露。说白了,西楚霸王项羽是人,有情有义的大丈夫,人中豪杰(北宋著名女词人李清照有诗赞之“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而毛泽东是妖,披着人皮的妖孽,被邪灵附体的“非人”。如果因其披有人皮而也把其算个“人”的话,充其量也不过是个无情无义的势利小人(其妻杨开慧说其是“生活流氓、政治流氓”;江青言其“在政治斗争上,谁也搞不过他,连斯大林也没有办法对付他。在男女关系的个人私生活上,也是谁也搞不过他。”)项羽,当年在鸿门宴放走刘邦,有顾忌个人名声的因素,但是,包括这种顾忌在内,主要是基于道义上道德上的考量。这是无道无德的毛泽东们所理解不了的,毛只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前面说了,其实说毛是小“人”都算抬举了),只是以“势利眼”把那视为和释为“沽名(钓誉)”。而这不仅是中共和毛泽东“贼喊捉贼”,藉以“沽名”——标榜自己的“超限战”、没有道德底线的所谓“战略眼光”、“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和极端自私的实用主义,并且借此歪曲历史,毒化人心,败坏道德。但这也暴露了所谓“毛泽东军事思想”的邪恶本质和流氓本性。

“杀,有几重目的。一是消灭被制造出来的敌人;二是让杀人者手上沾满鲜血,与党共同犯罪,有了原罪,不得不和共产党一条心,变成共产党的杀人工具;三是打造红色恐怖的环境,震慑所有人。这一切的‘杀’,都是为其破坏文化、败坏道德开路的。”(同上第三章暴力杀戮恶贯穹宇)

中共的所谓“解放战争”,其实是绑架一部分炎黄子孙去杀另一部分炎黄子孙。这次被杀的是,夺取抗日卫国战争胜利的功臣、幸存者。而杀人者,在糊里糊涂地当屠夫、犯下罪恶的同时,灵魂也被污染了、染红了。

7、天弗囿情亦不老:天神不囿于人情,但却有远远高于人情的永恒的洪大慈悲与威严。天,这里是指“上天”,老天爷、创世主。“中华传统文化是通天的。中华传统里,‘天’远不止是现代人所理解的‘大自然’。‘天’是有生命的,天地间万物被称为‘造化’,亦即被创造化育的。而创造化育者乃是宇宙天地之主宰,称为‘天帝’、‘昊天上帝’,民间称为‘老天爷’──至高无上的神。中国人把自己的家园叫‘神州’,中国人称皇帝为‘天子’。人的归宿,是通过道德提升回归神的天国。”(同上第一章中心之国神传文化)

“茫茫宇宙中,任何生命都无法逃出神的掌握。”(同上第五章邪灵篡位文化沦丧)
毛泽东在其歪诗中,引用“天若有情天亦老”这一唐诗名句,是在所谓“古为今用”,对“天(神)”表示蔑视,不屑一顾,张扬的是其无法无天的无神论、唯物论狂妄。

对此,蒋介石先生当时即有非常清醒而明确的认识,在事后其著述中,可以看到不少振聋发聩之警言。

“谁都知道,宇宙是无一时一刻不在运动的;然而宇宙虽在不断地动变,惟其有一绝不动变的法则与规律,同时存在其中,而无法否定的。这法则和规律,我们可认之为天体的轨道,所有宇宙星体都是循着这轨道运行,而且是永不‘越轨’的。由此可见‘天行有常’、‘周行而不殆’了。”(蒋介石,《解决共产主义思想与方法的根本问题》,一九五五)——摘自《【千古英雄人物】蒋介石(43)共产邪说》(大纪元2017-02-16)

8、人间正道红漂光:红漂光,把“红”漂洗净光,即彻底漂除红潮,彻底漂除共产主义的红色毒素、红色污染。在历史长河中,在中华五千年文明过程中,共产红潮的泛滥,不过是邪恶倡狂一时而已。

“人间正道是沧桑”,毛泽东歪诗中的这句结束语,可谓其点睛之笔,于得意忘形之际,抖露出了共产主义的邪恶底细。“人间沧桑”,世间的沧海桑田更替之说,本来讲的是成住坏灭规律与人类历史循环往复现象。毛却反其意而用之,用来宣扬其“造反有理”的逆天歪理邪说,即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历史唯物辩证法)、阶级斗争学说和“对立统一”、“否定之否定”邪恶哲学观点。

蒋公指出,共产主义的核心学说唯物论是邪说:“共产匪徒们因为相信‘否定之否定是自然、社会和人类思惟具有最普遍最扩大作用的发展法则。’(恩格斯语)因此肯定:‘自然界中一面始终有某种东西在产生和发展,一面始终有某种东西在败坏和衰颓’(史达林语)。基于这一思惟法则,共产匪徒遂视自然界的一切事物,都是彼此斗争,互相残害,一个否定一个的。在他们看来,‘否定’是本质发展的契机。”(蒋介石,《解决共产主义思想与方法的根本问题》,一九五五)——摘自《【千古英雄人物】蒋介石(43)共产邪说》

(大纪元2017-02-16)“走回传统路通天传世主在就穹苍”(李洪志大师《再造》,2017年4月25日——摘自明慧网)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邪不胜正,看似猖獗的所有邪恶表像都是暂时的,一切都掌握在神的手中。2004年,《大纪元时报》发表的《九评共产党》开启了中国的‘三退’大潮,数亿人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组织,这是中国人驱除共产邪灵附体的自救之举。人只要主动‘三退’,神就会将邪灵附体瞬间清除,这个生命就将属于未来!”

“对中国人来说,只要能让善良的本性战胜邪灵的诱惑和陷阱,坚决地脱开魔的轨道,人们就会看到,山还是中华的山,水还是中华的水,国还是中华的国,中国人却不再是共产邪灵掌控的马列子孙,而重新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人!中国人不仅可以拥有神赐予的富裕生活,更有内心的平静、祥和与幸福;中国也会真正繁荣强大,享有神授予的力量和荣耀,再现历史的辉煌。天地永固,生生不息。”“彻底解体共产邪党,清理人间的共产主义邪恶因素,全面反思近二百年来人类社会的堕落和魔变,成为今天人类的当务之急。归正人心,净化社会,回归传统,重建信仰,重新体认与神的联系,找回与神的纽带,这是每个人的责任,也是每个人得救的希望所在!神的慈悲与威严同在!神在看着每个人的内心。一个人在此时此刻的抉择和所为,就会决定他。(她)的未来。”(《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结语)

附:毛泽东诗《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

钟山风雨起苍黄,
百万雄师过大江。
虎踞龙盘今胜昔,
天翻地覆慨而慷。
宜将剩勇追穷寇,
不可沽名学霸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
人间正道是沧桑。

责任编辑:萧明

评论
2018-07-06 4: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