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气: 6447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9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报导)美媒近日发表长篇调查报告,不仅指出美国大学在中共问题上存在自我审查,更披露中共使用招术转移视线,用台湾、西藏等敏感问题来掩盖中共最为敏感问题,即“曝光中共领导人所做的坏事”、“党是否配得上统治中国”等问题。

中共转移外界视线 掩盖其最核心的敏感问题

这篇在美国杂志《新共和》(The New Republic)上发表的调查性报告,是由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的资深研究员、记者费什(Isaac Stone Fish)在进行了大量采访和调查后所写。

费什发现,为了让任何对中共不利的观点噤声,稳固其统治,北京采取了一个转移视线的招术。这个招儿旨在将外界视线从中共最核心的敏感问题上转移出去。

中共宣传机构会弄出一些话题,比如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进行大肆宣传,让很多人误认为这是中共最敏感的问题,中共同时也以取消签证,发表声明谴责“说错话”的外国人是“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等手段加大影响,以此来掩盖一些最敏感问题,比如,“这个党是否配得上统治中国”(Whether the Party deserves to rule China)。

费什认为,这一招数的第一部分是中共让外国人和外国机构,特别对中国经验不足者相信,他们在谈论各种问题上有可能会冒犯到中国(共)及其14亿人口,将会带来后果。

例子之一就是今年4月,中共民航管理局向40多家外国航空公司发信,要求它们不要将中国、香港和台湾相提并论。这封信规定,台湾必须被称为“中国台湾”或“中国台湾地区”,地图上必须将台湾和中国大陆用同样颜色标示。否则他们将会面临惩罚。一些美国航空公司屈服了。

美国政府谴责了中共将其政治观点强加于美国公民和私人公司的做法,称其是“奥威尔式胡言乱语”。

费什认为,北京决定采取行动的方式、时间及原因都不可预测,而且不均衡(Unevenness),导致个人与机构都过于谨慎,结果反而使得中共的招术更有效。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卡塔尔分校的中国历史学家Max Oidtmann说,“中共没有为我们能说什么,不能说什么制定手册”,中共审查制度不透明,旨在让人最大限度的进行自我审查

费什在介绍中共这一招数的第一步中还指出,中共希望美国学者将“三T”,也就是台湾(Taiwan)问题、西藏(Tibet)问题和天安门(Tiananmen)事件视为中共最敏感的问题。费什在“小分心”战术的第二部分解释了中共这样做的目的。

而这一招数的第二部分更加复杂更加有害。中共的战略是,美国人一旦将“三T”固定为中国(中共)的最敏感问题,就会更有可能忽视什么才真正是中共的最敏感问题:“曝光中共领导人所做的坏事,批评(中共的)具体政策”,鼓励在中国的其它政治组织,“呼吁政权改变”或建议“中共不应该统治中国”。

费什说,在所有上述问题中,最最敏感的就是提出建议:中共及统治者因其“无能、腐败或罪孽,因此不配统治中国”。很多人都没有看到,中共领导人和基层政治活动的相关问题代表了中国(共)未来的存在问题,这些才是真正重要的问题。

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研究中国外交政治的助理教授艾森曼(Joshua Eisenman)也认为,中共的核心敏感问题是中国由谁来统治。他说:“最重要的问题是谁掌控着地球上这个(人口)最多的国家,”控制着其广阔的资源,西藏、台湾及其它所谓的“敏感”话题都是外围的。

费什引述了去年哈佛大学教授Gary King、斯坦福大学助理教授Jennifer Pan和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副教授Margaret E. Roberts所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

这份名为“中共当局如何编造社交媒体帖子转移公众注意力、不参与争论”的研究报告显示,中共在庞大网络评论员(五毛党)队伍的帮助下,用亲共的宣传冲刷中国网络。

研究发现,中共政府每年编造和发布4.48亿个社交媒体帖子。五毛党替中共当局工作。当有批评党的声音出来时,五毛党就会回应。但不只是驳斥批评声音或为中共政策辩护,而是分散公众注意力,转移话题。报告作者称之为“反向审查”。这正好符合中共这一招数的“价值”:将辩论从根本性问题转移到微不足道的问题。

中共为何采取分散注意力,而不是直接反驳的策略?报告作者之一Roberts说,中共意识到,政治就是控制话语权和制定议程。中共政客和政府官员希望人们谈论对当局有利的话题。它们的算计很简单:如果它们反驳批评,那只会扩大人们对这些事情的注意力。因此它们的策略就是,忽略批评,转移注意力到其它话题上。

被中共列入黑名单 学者反倒放下担心

费什的研究还发现,一些人在被中共列入黑名单后,反而觉得自由轻松起来。他列举了号称中国通的林培瑞(Perry Link)的例子。

林培瑞是加利福尼亚大学河滨分校校长特聘讲座教授,美国知名的汉学家,曾担任美国科学院中国办事处主任。自1995年以来,他就被禁止再进入中国。他曾说:“我不知道为什么不准我进中国,原因可能是:我常常发言、撰稿支持中国的人权运动,又常批评中共当局。但是从没有一个中共官员明白的告诉我,我犯了什么错,逾越了哪一条界线?”

林培瑞说,之前他总是在担心“自我审查”,但在上了黑名单后,他不再担心了。#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09-17 6: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