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河南三门峡兄弟俩一家人的遭遇

中共酷刑演示图:毒打。(明慧网)

人气: 441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1月13日讯】河南三门峡法轮功学员陈少民陈孝民兄弟俩,多次被非法劳教、诬判,遭受酷刑折磨。陈氏兄弟一家人相继遭到迫害。

据明慧网报导,兄弟俩于2016年6月初被绑架,2017年7月,被非法判刑,被劫持到河南新密监狱遭受迫害。他们在河南新密监狱的遭遇,因中共信息封锁,无法知晓。

陈少民曾两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诬判。第二次被非法劳教前,他被非法关押在洛宁县看守所,每天被戴上手铐、脚镣,被逼在看守所院内来回走。

下面是法轮功学员陈少民被非法劳教期间遭受迫害的片断。

在洛阳劳教所

在洛阳五股路劳教所,每天都有包夹(专门监管法轮功学员的刑事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四人包一个,不准法轮功学员之间说话。

有一次,陈少民与法轮功学员袁相干说了一句话,包夹就把陈少民拉进号内殴打。

一天晚上,陈少民在炼功,包夹发现后,将他扒光衣服,按在床头,用厚厚的竹板毒打,将他的屁股打得肿紫。

在许昌劳教所

遭受“上绳”、抽脸等“转化”迫害

2004年9月,陈少民被强制送入位于许昌市的河南省第三劳教所,当时是中午1点左右,三大队一中队的狱警都政涛正在值班。都政涛强迫陈少民蹲下谈话,他拒绝,站在那儿向其讲法轮功真相。

都政涛使眼色,叫劳教犯聂勇、李战奇按住陈少民,但陈少民还是稳稳地站在那儿讲法轮功真相。这时,一中队的狱警闫磊、徐祖盛吃完饭过来,二话没说,就把陈少民强拉到一中队车间隔壁的谈话室里(实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先上绳,再用皮棍浑身上下打他。

中共酷刑演示:上绳。(明慧网)

当其他人再见到陈少民时,他走路已经一瘸一拐的。

狱警都政涛再找陈少民谈话时,陈少民已经蹲不下去了。都政涛强迫他双腿跪地谈话。其他警察都没有出面制止的,反而在一旁帮腔“转化”(逼其放弃修炼)陈少民。即使这样,陈少民仍然耐心地讲真相。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在押人员都就寝了,一中队中队长把陈少民找去“谈心”。第二天,只见陈少民的脸上红一块紫一块。听说狱警不仅给他“上绳”了,还用皮鞋抽打他的脸,逼他“转化”。

酷刑演示:鞋底打脸。(明慧网)

遭暴打、击打、抽打

2004年11月23日,刚被劫持到该劳教所的陈少民,因不“转化”,三大队长师宝龙用脚狠狠地踩着陈少民的脖子。狱警谭军民、徐祖胜、闰磊三人用警棒暴打陈少民的敏感部分,用电棍击打其全身,用皮带抽打他全身,致使陈少民血肉模糊,皮肤焦糊。

中共酷刑演示图:毒打。(明慧网)

一顿暴打后,狱警师宝龙唆使两包夹犯人穆俟东、王大磊,对陈少民继续行恶。穆俊东用手狠狠地掰撇陈少民的大拇指,让他跪在狱警都正涛面前,逼他说诬蔑法轮功的言词。陈少民拒绝后,又遭一阵暴打。

“背铐”逾三十次、电击、侮辱

为强制他放弃修炼,三大队一中队长许水旺、许祖胜、阎磊等长期对他施酷刑,上背铐三十余次,电击,用拳头大的橡胶疙瘩打伤其左脚。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明慧网)

 

狱警还经常指使犯人聂勇毒打、谩骂、侮辱陈少民。一次、聂勇竟毫无人性地将自己的生殖器硬塞进陈少民的嘴里,并狂叫“再不‘转化’,我让你喝尿”。

陈少民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受尽警察、犯人百般折磨与摧残,左脚被打伤化脓,左耳由于被注射有毒药物导致流脓,骨瘦如柴,常常头晕。

2005年的11月,陈少民的非法劳教期满,但他并没能回到家中,而是又被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加期一年多继续迫害。

据悉,2017年以后,在河南新密监狱里,陈少民兄弟俩也遭受了很严酷的迫害,至今不知详情。

陈氏一家的遭遇

陈氏一家共兄弟四人,其中大哥陈跃民、妻子李发英、老二陈少民及老四陈孝民,都相继修炼法轮功。

陈跃民曾是本地区的法轮功义务辅导员,中共迫害开始后,他曾两次被非法判刑,在监狱受尽酷刑折磨,并被打了不明药物的毒针,回家后毒性发作,全身瘫软,四肢无力,腰部疼痛。两年后,大约是在2010年,不幸离开人世。

中共酷刑演示图:打毒针。(明慧网)

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陈少民及四弟陈孝民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抓捕。年迈的父亲承受不了沉重的打击,四处奔走,打听儿子们的下落,受尽了煎熬,在两年后含冤离世。

大哥陈跃民的妻子李发英在张贴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于2014年被非法判刑四年,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新乡女子监狱,他们唯一的女儿孤零零一个人在外地打工。#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9-01-13 10: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