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分析:为何华为构成国安威胁毋庸置疑

多国担忧北京可能会要求华为在设备中插入“后门”,用于进行间谍活动。一些国家已禁止在5G网络中使用华为设备。(Getty Images)

人气: 549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1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苏静好综合报导)目前,多国开始担忧华为和中共政府的关系及其产品安全问题,一些国家已禁止在5G网络中使用华为设备。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罕见接受媒体采访,为华为辩解。美国官员则表示,华为构成间谍威胁无需再去证明。

华为公司因其与中共政府关系密切,受到西方国家的密切关注。多国担忧北京可能会要求华为在设备中插入“后门”,用于进行间谍活动。

1月22日,华为董事长梁华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向媒体记者表示,如果西方国家认为华为设备有后门,就应该提供证据。

《华尔街日报》1月24日报导,现任及前任美国安全官员均表示,美国方面认为,华为的(公司)结构非常特别,不仅与中共政府关系密切,还是是电信行业重要硬件供应商,这使得华为可能成为从事间谍活动的工具,构成国家安全威胁。

美国官员表示,作为一家中国公司,华为别无选择,只能遵守中共政府和中共的要求。更重要的是,随着无线提供商接近升级到5G技术,华为在监控方面的潜力在过去一年呈指数级增长。5G技术将使汽车、工厂零件和其它机械设备更容易连接到互联网。

美国国土安全部网络安全部门官员表示,这取决于华为设备在网络中所处的位置,市场影响力程度,以及中国(中共)政府如何利用这两方面的优势。

中国公司难以摆脱中共《国家情报法》

《华日》报导。针对中共否认美方指控,以及一些中国和西方法律专家看法,中共数据共享要求只适用于中国境内网络。大多数美国官员均表示怀疑,他们认为,中国公司别无选择,只能听从中共的指令。

2017年通过对中共《国家情报法》(National Intelligence Law)第七条规定,所有组织和公民都必须支持、协助和合作开展(中共)国家情报工作,并保护它们所知道的国家情报工作的机密。根据这条规定,中国私营及国有企业无法抵制中共当局对有关信息或知识产权的要求。

中共的《国家情报法》及其它规定突显了中共领导层控制经济的意图,以及其利用私营部门帮助实现更大的战略和经济目标的手段。

《澳洲金融报》网站(afr.com)报导,一位了解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运作的高级官员表示,FIRB认为中共的《国家情报法》已经基本上“消除了私营和国有企业之间的差别”,中共当局此举对他们的私营公司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高级分析师丹尼尔‧卡夫(Danielle Cave)和客座学者汤姆‧尤伦(Tom Uren)在接受《澳洲金融报》电话采访时表示,中共当局在《国家情报法》明示了其施加给中国企业的义务,“这是以前各界质疑的问题,现在已经正式写入法律。”

在德国,情报界人士也担心中共的《国家情报法》可让中共政府要求华为将“后门”安装在他们的设备中,并允许他们访问加密数据用于进行间谍活动或搞破坏。由于对中国网络设备的担心,德国电信最近决定对其供应商进行审查。

中共法律下 苹果不得不将中国iCloud数据转交

不仅中国公司受制于中共各种法律,在中国经营的外企也难以避开中共法律。2017年,苹果宣布将把iCloud运营权交给中国公司云上贵州。在2018年2月份,中国用户的iCloud数据被移交给了云上贵州。

苹果说,此举是为了遵守中共的《网络安全法》。苹果告诉路透社:“虽然我们反对让iCloud受制于这些法律,但是我们最终没有成功。”

中国电信下属的天翼云跟云上贵州签署协议,接管了iCloud中国业务。意味着iCloud中国用户的数据,包括电子邮件和照片,现在都由中共国营公司处理。此举令专家担忧,这将让中共政府更容易获得个人信息。

华为受益于中共产业政策 最终被中共控制

华日报导说,华为等中国科技巨头十分依靠中共,因为中共采用限制性贸易政策,令这些中国公司免受外国公司竞争,且对它们的经营能力拥有最终控制权。

2018年12月27日,“国家利益”网站刊登《华为和欧洲的5G难题》的文章表示,除了来自美国的压力,欧洲也有充分理由对华为5G采取更严格的态度。

文章说,欧盟委员会已经确定,华为通过接受中共国有银行和其它金融机构的补贴,在创纪录的时间内成为欧盟最大的电信供应商。

欧洲官员承认,利用中国制造的技术建立的关键基础设施可能会让中国公司获得大量敏感数据和工业信息 ,最终可能会被移交给中共当局。

此外,中国制造的基础设施可能使中共更容易在欧洲国家进行间谍活动,而欧洲国家也会更容易受到网络攻击,并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中企对网络安全供应链构成风险的例子足够多

2012年发布的美国国会报告显示,中国两个最大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和中兴,给中共情报机构提供机会撬开美国电信网络进行间谍活动。《彭博社》当年10月8日报导说,国会情报委员会报告说,华为为中共军队的精英网络战机构提供特别网络服务。

当年,国会报告发布后,CBS的60分钟节目报导,国会情报委员会相信允许华为大范围涉入美国电信基础设施将打开中共政府对美国政府进行间谍活动的一扇门,以及从事工业间谍活动。

《华尔街日报》报导,据知情人士透露,美国官员曾反复要求中国公司拿出具体例子,证明他们曾拒绝中共政府索取数据的要求,但这些公司一直没有这么做。

美国情报官员也多次暗示,他们对华为的看法是有确凿的不当行为案例为依据的。情报官员拒绝公开这类证据。

当被问到华为构成哪些风险,以及是否应该公开更多情报以说服美国盟友和公司放弃华为时,直到去年5月份还担任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局长的迈克‧罗杰斯(Mike Rogers)表示,公开过的有关中国企业对网络安全供应链构成风险的例子已经足够多了。

2012年在CBS的60分钟节目中,罗杰斯说:“如果我是一个美国公司,而你建议考虑华为,我将寻找另外一家供应商,如果你关心你的知识产权,如果你关心你的消费者的隐私,如果你关心美国国家安全的话。”

近日,罗杰斯在出席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于华盛顿主办的一次论坛时说:“有时候我问自己,到底还要多少数据才能让你们相信。”“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内部数据不足,而在于这些数据究竟意味着什么?”#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9-01-25 1: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