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再谈华为与中国IT业:华为的绝境(一)

作者:王尚一

近期,具中共军方背景的华为公司,因技术、产品与服务涉及间谍与情报搜集,受到欧美国家严正关切。图为示意图。 (WANG ZHAO / AFP / Getty Images)
人气: 9000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1月06日讯】

前言:

孟晚舟被捕的消息传出时,我正在撰写《美国政局与中共投降: 川习会全景简析》,其中一小节涉及到华为。由于华为代表中国IT业,是中共发展战略的关键组成部分,孟晚舟被捕事件对中共产生进一步的致命打击。我先从孟的被捕展开,宏观分析下华为和中国IT业的绝境。

近年,华为作为中共体制的敢死队,表面上实现快速增长。2014年,我在《华为:去日无多的红色私企》(又名《教你看透华为》,下文简称《红色私企》)中,对华为有过基础模式分析以及预测华为灭亡的结果。不过,华为当时正处于大规模扩张的前夜,中共在全球范围开始实施超级规模的技术偷、盗、抢。华为作为中共的国际扩张之矛,全面负责中共在技术收购和偷盗方面的工作,在中共的外在扩张中起到独特作用。关键是,华为设备制造出的漏洞,为中国黑客大肆网络攻击和网络偷盗,大开方便之门。华为在体制中的作用,短期内提振华为的成就感,忽略即将灭亡的必然结局。

孟晚舟被捕是标志事件,表明美国开始实施系统的打击行动。在川普上台后,美国战略系统快速转向,从奥巴马时期软弱卖国的状态,重新开始维护美国的利益和安全。2018年7月,我强调美国战略系统启动和升级,不仅准备全面打垮中共,还将直接打击中共系统的个人。8月,美国签发对孟晚舟的逮捕令。孟晚舟被捕是个信号,美国随时可以采取行动,让华为休克和破产,引发中国IT业的垮台,对中共产生连锁性的毁灭打击。

华为是中国IT业的代表,集中反映中国IT业的特点。中国IT 业和华为一样,依靠中共提供的特殊环境,靠着模仿、抄袭、偷盗和组装起家,打着爱国和本土化的旗号,将国际IT巨头挤出中国市场。随后,中国IT业依靠中国市场造血和中共的各类补贴,积极进行国际扩张,成为中共国际扩张的敢死队。华为遭到西方国家的打击而陷入绝境,意味着整个中国IT业也陷入绝境。

本文再度对华为和IT行业系统分析,正本清源。过去我在《红色私企》和其它相关文章中曾对中国IT业有过宏观系统的分析。孟晚舟被捕,各种评论涌出,但是都流于表面,或者过度关注支离破碎的细节。本文延续《红色私企》的内容,结合孟晚舟被捕,明确中美关系的大背景,揭示华为、中国IT行业以及中共面临的绝望处境。

一、华为模式与中国IT

孟晚舟被捕全面印证《红色私企》的内容。我在文中对华为的基本商业模式和破产前景做了全面分析,孟晚舟的被捕作为必然中的偶然,既证明《红色私企》的内容,也是华为穷途末路时的关键事件。

《红色私企》明确总结,华为的基本运营模式:华为=血汗工厂(低利润率)+ 卖方信贷 (依赖中共体制)+庞氏骗局(内部虚拟股份)。现在回顾,当时总结的华为模式,仍然有一定的表述缺陷。 如果更准确的话,华为的基本运营模式可以总结为:华为 = 血汗工厂 + 中共体制敢死队 + 庞氏骗局。

这个基本运营模式,决定华为的根本角色以及华为庞氏骗局的破产。华为做中共敢死队的核心定位,决定其所有行为。当中共需要实施全球范围的技术偷、盗、抢时,也意味着华为进行最积极的行动。华为过于凶猛的扩张行为引发欧美日的高度重视,当欧美日国家开始打击中共,必然重点打击华为,进而引发华为的庞氏骗局暴露,即华为破产。

具体分析华为的基本运营模式,华为 = 血汗工厂 + 中共体制敢死队 + 庞氏骗局。根据这个模式,可以明确三部分,一是华为的内在特点,即生存基础;二是华为对于中共体制的作用,即发展动力;三是华为绝境的关键,即未来灭亡的主因。

华为的模式构成代表几乎所有中国IT企业的模式。对于具体的IT企业,由于行业和自身特点不同,差别只是上述三部分的比重不同,状态不同。因此,具体分析华为的三部分状况,也等于宏观分析中国IT行业和企业状况。

1、血汗工厂的低利润模式:华为的生存基础

华为无论表面如何改变,其血汗工厂的实质一直不变。 从建立之初,华为即缺乏技术能力,更别说技术创新能力。 因此,华为虽然口号上高喊自己是高科技企业,但实际是高科技行业的血汗工厂。

作为典型的血汗工厂,华为的对外销售主要依靠三个手段:一是技术方面,主要依靠模仿、抄袭、偷盗行业领袖的方案,而进行硬件组装的方式,生产产品;二是市场策略,积极打价格战,以低于国际竞争对手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甚至更低的价格,吸引对价格敏感的客户;三是具体销售手段,包括行贿销售等投机取巧方式。由于西方对手受制于美国《反不正当竞争法》,在销售中处于不利地位。

血汗工厂的特点在内部管理上突出表现出来。由于华为的低价市场模式和投机销售模式,华为从销售中的获利极少。为了从极少的获利中,榨取更多的利润率,华为只能采取血汗工厂操作,才能生存下去。血汗工厂包括,整体工资低、工作时间长、工作和竞争压力极大,生活条件差,迫使华为员工不分昼夜地工作。在对外扩张时,与竞争对手相比,华为员工在海外的工作和生活条件艰苦,甚至面临人身危险。

为了维持华为的利润率,华为强调“狼性团队”的文化,并且成为绝大多数中国企业的文化导向。狼性团队的意思是,华为员工不仅需要被迫接受华为的血汗工厂模式,甚至要以血汗工厂为荣,充分发挥自身的积极主动性,最大潜力为血汗工厂贡献力量。当然,每个人的精力有限,不可能承受永无休止的血汗工厂压榨。一般来说,大学生毕业进入华为后,10年后已经不适应华为的血汗工厂,包括身体无法承受,以及需要成家、照顾家庭。对于这些无法继续“狼性”的员工,华为实施相应操作,对35岁以上员工大裁员,保持血汗工厂的战斗力。

任正非家族对华为拥有绝对控制权是血汗工厂的另外一个特点。虽然华为号称全员持股,任正非只有1%多点的股权,但实际上任正非家族完全掌控华为。任正非负责内外宣传和决策,孟晚舟在运营中大权独揽,尤其掌控财权,另外还掌控后勤与采购权。在华为搬到东莞后,华为开发房地产卖给员工,同样掌控房地产开发的权力。而且,华为大规模裁员,对35岁以上的员工大砍大杀,华为内部无法形成与任家抗衡的力量,保障了其绝对控制权。 通过对财务、后期采购以及人员的绝对控制,任家可以任意从华为经济运作中揩油。

任正非家族的绝对控制也保障了血汗工厂的机制。任正非家族的特点是,既不懂技术,又不懂现代管理,还不懂世界形势,其操作模式保持过去的轨迹,不断强化与中共体制的捆绑,不断强化血汗工厂模式。任家早期打压李一男的港湾,后来挤走孙亚芳一系,为孟晚舟大权独揽扫清障碍。2017年初,早已二次离开华为的李一男被送入监狱两年半,为孟晚舟正式执掌华为大权而立威。如果孟晚舟没有被捕,以其个人的超级强势,从任正非手中接班后,预计将更坚定贯彻华为的血汗工厂机制。

2、体制敢死队,根据时代变化而产生显着变化

由于时代的变迁,华为的角色可以总结为进口替代、出口包工头、中共体制的国际扩张之矛等几个阶段式功能。这几个阶段的功能,在IT行业的其它企业也得到充分体现。

A、早期,中共主要执行进口替代的战略。华为作为山寨机代表,通过抄袭和盗版侵权,主要仿制思科的产品。华为降低中国市场的电话交换机价格,帮助体制实现进口替代,节约大量外汇,并且让体制官员分肥。

华为所代表的进口替代,是中国IT行业起家和发展的基础。当时,中国积极支持IT业对西方IT业的盗版,支持今天中国IT行业的格局。可以说,当今所有的中国IT行业领导者,都是当时受到体制支持,抄袭外国巨头,实现进口替代的模式。

随后,中共利用各种方式,将国际IT巨头排除出中国市场,让中国本土IT业占据统治地位、成功实现局域网的目标。新浪、网易和搜狐等门户网站、百度搜索、淘宝、腾讯和微信、新浪博客和微博、各网络游戏网站等网络企业,均是以此方式建立和发展。

在早期,中国IT业也出现过少数自强不息的企业,希望以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实现自身的成长。不过,进口替代IT企业发展起来后,挤垮了这些自主知识产权的IT企业,实现了中共对IT业的完全主导局面。

B、中期,华为以包工头的身份,实施中国的血汗出口的政策导向。《红色私企》中,对华为受到卖方信贷支持,实施国际市场的迅猛扩张有过系统分析。

中国加入WTO之后,以血汗工厂产品,淹没整个世界,外汇获取能力急剧提升。中共体制通过外储政策,从出口企业手中截取外汇。随后,中共体制通过外汇援助和交易,对落后国家和地区实施国际经济扩张。

华为依托卖方信贷,以包工头的身份在世界范围全面扩张。在此阶段,华为不仅实现进口替代,而且进一步扩张出口,为支持中共的长期扩张做铺垫。

在IT行业的其它领域,其它企业也纷纷开始国际扩张,支持中共体制。其中,阿里巴巴是最为知名的成功者,通过国际扩张,支持中国产品通过网购向世界扩张。另外,中国无人机行业是典型的抄袭美国,低价进行国际市场销售,甚至超越美国的代表。在民用/商用无人机领域,大疆成为代表;在军用机领域,中航成飞研究所的翼龙无人机,仿制美国MQ-9收购者的外形,按照MQ-1捕食者的尺寸建造,沈飞的彩虹和暗剑系列更是全面模仿。这些无人机以超低价出口,获得不少订单。

C、后期,随着中国体制向发达国家全面扩张,华为成为体制的国际扩张之矛,在发达国家进行大规模的技术收购和偷盗。

华为心怀壮志,要成为5G电信的技术和市场领导者。考虑到未来10年5G市场多达数千亿美元的广阔前景,而且围绕5G电信设备,预计将产生数万亿美元的扩展和周边设备市场空间,全面实现5G改变人类生活的目标。华为展望未来,可以比较容易拿下千亿美元以上的5G设备市场份额,并且在扩展设备和周边设备上,获得更加丰厚的收入,领导世界IT行业的市场。

展望未来,中国IT行业积极行动,从不同领域,为占据行业制高点而快速布局。例如,以BAT为代表的网络企业,积极介入人工智能,希望从软件突破,实现中国IT产业与美国竞争的目标。

3、庞氏骗局以累加的方式不断扩大

最初,主要以内部虚拟股权为主,后期则依托华为手机业务,形成新的庞氏骗局。

华为虽然目标远大,而且狼性团队勇猛前行,但是资金无法跟上华为的步伐,成为制约华为的主要瓶颈。中共体制虽然从政策上支持、在贷款上优惠、从补贴上慷慨,但是无法完全满足华为的扩张需求。

《红色私企》中,分析过虚拟股权的庞氏骗局。 华为的虚拟股权,并没有真正的股权保障,其主要目的是从员工手里圈钱,并且激励员工更疯狂工作,构成典型的庞氏骗局。如果按照中国的金融管制条例,华为的虚拟股权属于非法集资的范畴。但是,由于华为是中共捧起来的标杆,因此虚拟股权被说成是员工持股,公司属于所有员工。

随着4G设备市场逐渐饱和,5G市场尚未启动,华为需要大量资金,支持5G技术的收购和研发,并且为5G设备生产筹措资金。这个资金的规模无法通过大规模外部融资实现,因此华为通过手机业务的迅猛发展,产生大量现金流,形成新的庞氏骗局。

简言之,从宏观角度,华为是中国实体企业的标杆,是IT行业的代表。从基础上,华为是中共体制经济的一部分,中共实施经济扩张的关键环节,在不同阶段起到不同的重要作用。 不过,在市场层面,华为作为表面上的民营企业、实体企业、IT企业,仍然需要通过市场机制生存。

华为陷入绝境,代表着中国实体企业和IT企业陷入绝境。在《中国实体经济走向末日》一书中,考虑到结构和篇幅,我没有收录华为的内容。不过,我在网上对华为进行全方位分析后,单独整理发表《红色私企》,将华为走向破产作为实体末日的典型。在现实中,华为虽然充满狼性,业务迅猛增长,似乎否定我的所有分析。不过,孟晚舟被捕后,华为突然发现,自己随时面临破产。

大势不可挡。我的所有文章都在阐述大势以及大势带来的一系列后果。中国人习惯人定胜天,喜欢一己之力对抗大势,华为作为典型,充分表现出人定胜天的信心。但是,当华为似乎在突然之间陷入绝境,再次明确,无论人多么努力,只要逆大势而动,必然到时灭亡或者提前灭亡,并不能显着延长自己的寿命。华为的绝境,既代表IT业的绝境,也显现中国实体末日,说明中共已经无计可施。(未完待续)

公告:

《中国实体经济走向末日》、《川普风暴》、《中国经济分析合集》推出电子版,有意购买请联系邮箱iocecs@foxmail.com。《中共灭亡在即》将于近期推出电子版,请关注后续通告。

原标题为:再谈华为与中国IT业:中共敢死队的绝境

文章转自看中国#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9-01-06 9: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