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从世界第一到消失 新竹玻璃亟待关注

洪瑜鹤(右)和母亲周彩怡(左)表示,因有感于玻璃产业的没落,创办仟庚企业想要帮新竹玻璃找出路。(赖月贵/大纪元)
人气: 22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赖月贵台湾新竹报导)新竹玻璃于1960-80年间大放异彩,大约兴盛了20多年,当年由于劳工成本低、产品品质稳定,加上来自日本的加工技术,全世界玻璃制品约有4成来自台湾,玻璃工艺外销欧美曾风光一时,如今却被称为“夕阳产业”,仟庚企业经理洪瑜鹤说,翻开一页新竹玻璃史,让人不胜唏嘘。

洪瑜鹤说,众所周知,除了米粉、贡丸之外,玻璃也是新竹三大特产之一,某种产业的发生、存在与发展,必然与当地的天然环境资源有关,新竹得天独厚同时拥有制造玻璃必需的两种原料,即硅砂和天然气,因此玻璃产业在新竹生根迅速发展,产量独步全台,台湾有9成的玻璃制品都产自新竹。

张炳钧(中、穿白色上衣、双手比赞者)在众人期盼下,承接“新竹竹堑玻璃协会”理事长重任,将带领团队找回新竹的骄傲,让玻璃工艺再创辉煌。(赖月贵/大纪元)

其后由于劳基法的实施,台湾人力成本提高,随着人力技术的移转、工厂西进大陆,玻璃传统产业逐渐没落,1994-99年间新竹市政府见到危机,成立玻璃协会、玻璃工艺博物馆及举办两年一次的国际玻璃艺术节等,希望帮助玻璃产业从纯工业转型到文创艺术,然而结果并不如预期。

洪瑜鹤说看着母亲和父执辈在玻璃工厂的身影,感触良深!玻璃师傅们在40多年前还是20多岁的小伙子,就跟着老师傅学艺,2至3年才能出师,高温环境与久坐的工作条件非常辛苦,如今平均年龄都已超过60岁,有的退休、也有的转行,目前真正在做的只剩下30多人,老一辈凋零、年轻一代不愿承接,再不想想办法恐怕后继无人,5年后玻璃工艺将在新竹消失。

清华大学推动USR计划助产业,在竹北新瓦屋为艺术家举办特展,右2为艺术家许钧渊,左为USR计划团队成员萧芸嬿。(赖月贵/大纪元)

洪瑜鹤忧心的说,台湾玻璃当年是世界第一名,以后只剩下日本制、印度制或大陆制,而没有台湾制,将是多么的令人惋惜!母亲周彩怡创办仟庚企业,也是有感于此,想要帮新竹玻璃走出一条路来,他本身是学行销管理的,希望能运用所学帮助长辈们再度发光发亮,也让年轻人愿意投入,为产业注入活水,不致于因温饱问题而却步。

老师傅简陋的工作室,生活在高温一千多度的环境中,那种辛苦让人心疼,他们是需要被关怀与看见的一群。(赖月贵/大纪元)

洪瑜鹤看到新竹玻璃工艺存在的两个问题,即创新能量不足与欠缺行销通路,老师傅的技术很好,连日本人都佩服,但普遍存在设计能力不足,需要补充美学素养与线条构图等专业知识,未来将会与中华大学、清华大学的艺术设计相关科系合作,为老师傅添加正能量,用设计为产业注入活水。

至于行销方面,仟庚将与专业合作,系统性的帮艺术家及其作品曝光,也计划到海外参展,透过观摩与交流开拓视野,提升艺术家的境界,不过,如何在传统与现代派艺术之间取得平衡点,对他和老师傅们将是另一个重要的考验。

位于“新竹玻璃工艺博物馆”2楼的展览室,展售14位艺术家的作品。(赖月贵/大纪元)

另外,仟庚企业董事长周彩怡也在“新竹玻璃工艺博物馆”2楼,争取到一间展览室,展售14位艺术家的作品,为艺术家提供一个固定的展出场所,对店面租金昂贵负担不起的艺术家而言,具有很大的意义,只是展览室位于2楼后栋,指标告示又不明显,很怕游客不知道、擦肩而过,仟庚企业希望竹市文化局能体恤民情给予方便。

各人头上一片天 不断精进是关键

在新竹玻璃产业被大陆打趴,一片哀鸿遍野当中,也有例外的成功典范,他们靠的是不断的学习精进,今年8月才接任“新竹竹堑玻璃协会”理事长的张炳钧,与艺术家许钧渊都是成功的例子。

文创首重研发与设计,张炳钧从事艺术创作近40年,不断的创新求变,喜欢尝试应用各种媒材,包括玻璃、陶艺、铜雕、树脂等,他也是台湾硕果仅存的工艺设计师,当今台湾会雕塑的工艺师仅他一人,不断创新求变,接受具挑战性的客制化服务,是他醉心工作的乐趣之一。

张炳钧说,艺术家不能天马行空、孤芳自赏,只做自己喜欢的,而是要做出别人喜欢的作品,让它具有被珍爱收藏的价值;长年在国外为台湾的玻璃文创产业奔波,他看到台湾工艺师傅长期存在的问题,就是“有做法、没有想法”,亦即不懂得创新,这也是他未来要带领大家努力的方向。

另一位艺术家许钧渊,自国中毕业即投入玻璃行业,跟着老师傅学习,累积约40年的经验,他说大环境的改变很无奈,但也让他体悟到,由传统产业转型文创艺术是生存的必要关键,他不断的到大学进修学习艺术与美学理论,并加以实证创新,他说,不能只会一种技法,空心、实心、拉丝等技法要能融合运用,才能创作出独一无二的作品,获得收藏家的青睐。

虽然来自海外的订单接不完,不过,许钧渊却非常的谦虚,他说玻璃艺术的领域博大精深,他的程度只能算高中毕业,还有大学和研究所更深奥的内涵等着他去探索,艺术的领域学无止境。

文化艺术向下扎根,小朋友专注的学习。(清华大学USR计划团队提供)

清华大学推动USR计划 助产业一臂之力

清华大学推动USR(大学实践社会责任)计划,关怀牛埔地区高温产业-新竹玻璃,透过地方政府之协助,促进产业之再生,希望翻转产业夕阳之命运,助他们一臂之力。

清华计划团队透过经济部统计处与新竹市玻璃工艺博物馆,取得厂家名录及老师傅名单,展开联系与产业关怀,目前已完成18家产业访谈、15家产业盘点调查及2家企业健检(电力检测)。

在产业盘点调查分析结果出炉后,计划团队随即举办产、官、学三方座谈,共同讨论产业发展困境及各单位所能提供之协助,包括新竹市政府产业发展处处长吴甲天及文化局副局长李欣耀等人,与30多位新竹在地玻璃产业代表出席,共商解决办法。

计划团队也详细访谈玻璃从业人员,了解现阶段他们所遭遇的困境,聆听老师傅经验分享,并由老师傅亲自示范并指导,在实际参与玻璃制作的过程中,体验工艺传承之艰辛,团队并媒合推荐老师傅到校教学,国小、国中及高中各阶段都安排玻璃工艺课程,让学生认识在地产业,进而爱上玻璃文化艺术。

萧芸嬿是USR计划团队的成员之一,她表示,计划团队也结合清大艺术设计系,将设计理念带给老师傅,将既有的技术加上创新理念,才能为产业注入活水开创商机,看到老师傅简陋的工作室,生活在高温一千多度的环境中,那种辛苦让人心疼,他们是需要被关怀与看见的一群。

美丽的玻璃艺术品都是来自艺术家的心血结晶。(赖月贵/大纪元)
美丽的玻璃艺术品都是来自艺术家的心血结晶。(赖月贵/大纪元)
美丽的玻璃艺术品都是来自艺术家的心血结晶。(赖月贵/大纪元)
美丽的玻璃艺术品都是来自艺术家的心血结晶。(赖月贵/大纪元)
美丽的玻璃艺术品都是来自艺术家的心血结晶。(赖月贵/大纪元)
美丽的玻璃艺术品都是来自艺术家的心血结晶。(赖月贵/大纪元)

责任编辑:郑桦

评论
2019-10-14 10:4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